nc3yx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笔趣-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各有謀算熱推-31a49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当长孙冲抬着高任武的尸体回到大莫离支府,有那么一刹那渊盖苏文的确想着干脆纵兵杀入王宫,将高氏王族上上下下屠戮干净,然后自己坐上那梦寐以求的王座,才不会管它接下来高句丽亡不亡、平穰城破不破……
但冷静下来之后,他想的却是拔出宝剑,一剑将长孙冲这个混账给宰了!
眼下大敌当前,平穰城上下自当团结一致、共同御敌,纵然高任武说了什么大逆不道之言语,何以却当宗府之内将其当场斩杀?
如此以来,势必激起高氏王族之强烈反弹!
这是素来桀骜暴虐的渊盖苏文也一直压着性子的原因所在,他不仅不想在这等紧要时刻破坏平穰城内权力之结构,更不愿背负“篡位”之骂名。
滄瀾浮生
杀荣留王,他乃是不得而为之,当时荣留王密谋将他剪除,总不能引颈就戮吧?
但是弑杀荣留王之后,渊盖苏文没有自己上位,而是扶立高宝藏登基为王,自己只有拥戴之功,便是不愿背负篡位之恶名。
权臣与奸贼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
渊盖苏文忍着滔天怒火,冷然注视着长孙冲,一字字道:“高任武乃是王子,汝何敢以下犯上、弑杀王子?此举乃是大逆不道之重罪,按高句丽律法,当夷灭三族之内男丁,女眷发配军中,沦为军妓!”
闻讯而来的渊男生与渊男建两兄弟看着高任武的尸体,也忍不住目瞪口呆。
渊男建又惊又怒,“呛啷”一声拔出腰间佩刀,怒吼道:“奸贼!汝欲置吾父至不忠不义、弑王篡位之乱臣乎?早便看你奸狡阴险,今日定要斩杀你这禽兽不如之奸贼!”
说着,就待上前将长孙冲一刀捅个对穿。
一旁的渊男生急忙拉住他,劝阻道:“二弟息怒,此事自有父亲决断……”
無敵神鋤 漫步的烏龜
渊男建却暴跳如雷,怒道:“此奸贼要将吾家陷入不忠不义,到了这个时候大兄还护着他?莫不是非得等到这个贼子将吾家害得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方才罢休?大兄速速让开,让吾一刀结果了他!”
渊男生哪里肯放手?他素知这个二弟性格莽撞暴虐,深得其父之风,那是真的敢一刀杀了长孙冲……
面具嬌娃
渊男建奋力挣扎,他心里是真的想一剑将长孙冲这个祸害给捅死,如此一来大兄身边便没有了出谋划策之人ꓹ 更没了大唐顶级门阀的支持,父亲废黜他的世子之位自然轻而易举。
“行了ꓹ 都是自家人,这般喊打喊杀,成何体统?”
渊盖苏文面色阴沉的跪坐在案几之后ꓹ 呵斥了一句。
渊男建登时好似猫儿一般温驯下来,愤愤然将腰刀丢掷在地上ꓹ 反身坐回自己的位置,闷声不语。
渊男生松了口气ꓹ 瞅了一眼云淡风起似乎毫不在意的长孙冲ꓹ 心底又是佩服又是埋怨……
渊盖苏文制止了渊男建犯浑,盯着长孙冲道:“别说汝不知杀掉高任武的后果,王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眼下大敌当前,若是王族意欲因此惩罚吾,必将造成局势动荡,给唐人可乘之机。”
长孙冲没有一丝做错事的态度ꓹ 反问道:“若是末将不杀高任武,难道王族就能与大莫离支同心同德、共御外侮?”
渊盖苏文噎了一下ꓹ 面色不善。
一旁的渊男生心里再松口气。
渊男建却是怒哼一声ꓹ 一双眼睛狠狠盯着长孙冲。
高氏王族怎么可能与渊盖苏文同心同德?大唐出兵之初ꓹ 便曾名言乃是为了清楚高句丽朝堂之叛逆ꓹ 维护高氏王族之统治。所以一旦平穰城破,高句丽亡国自然是一定的ꓹ 但大唐也必定谨守诺言善待高氏王族ꓹ 甚至继续将高句丽交给高氏王族治理ꓹ 只是如同西域那般在高句丽故地设立都护府,由大唐直接管辖。
所以只要战败ꓹ 渊氏一族必将成为“罪魁祸首”,死无葬身之地乃是一定,但高氏王族却极有可能得到善待。
校園驚魂:隔壁寢室有只女鬼 伊筱貓
这等情形之下,高氏王族岂能与渊盖苏文同心同德、同进同退?
更别说无论胜败,渊盖苏文都必定屠戮高氏王族然后登基为王,这一点任谁都看得清清楚楚……
长孙冲长身如玉、文质彬彬,侃侃而谈:“故而,无论末将是否斩杀高任武,王族都必定在背后搅风搅雨,试图拖住大莫离支的后腿,使得唐军可以轻易突入平穰城。末将之所以斩杀高任武,一则此人狂悖,对大莫离支毫无半分敬畏之心,再则亦是警告王族,若是胆敢与大莫离支作对,甚至暗中勾结唐人,那高任武便是他们的下场!”
他潜伏高句丽多时,甚至不惜“认贼作父”,所求便是能够建功立业,得到李二陛下的特赦。
既然料定高氏王族会在唐军攻城之时拖渊盖苏文的后腿,甚至直接在城内起兵打开城门迎接唐军入城,长孙冲又岂能坐视不管?
那可都是他的功勋啊!
所以他绝对不容许高氏王族在背后另有谋算,危及他即将到手的功勋,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将高氏王族挑拨起来,硬撼渊盖苏文的权威。
以渊盖苏文的暴虐性格,即便不会纵兵将高氏王族屠戮干净,也必定会派出重兵严加防范,使得王宫里的那位宝藏王就算有心搞事,也完全没有机会……
渊盖苏文闻言,面颊上的肌肉一阵抽搐,心中恼火更甚。
兩個老公一億情 小說番外
这就是你杀高任武的理由?若是单纯如长孙冲之言,那完全可以去斩杀高健卫,一个宗伯再是威望卓著,与一个王子的份量也全然不同。
杀了高健卫,可以使得王族上下噤若寒蝉,可是杀了高任武,必然极其王族同仇敌忾之心!
現實與夢想 吻痕
我不小心復活了神話 80檔
若非他心中之谋划尚需长孙冲来完成,那么他此刻必然命人将此子推出去,枭首示众!
狠狠压制心中的火气,渊盖苏文缓缓颔首:“你倒是忠心耿耿……罢了,不过一个王子而已,正如你所言,或许可以凭此警告王族,使其不敢轻举妄动,不过,亦要谨防王族狗急跳墙……二郎,你即刻抽调一部分‘王幢军’精锐,进入王宫监视王上,同时监控城内所有王族,若有人肝胆铤而走险,格杀勿论!”
这件事原本最应当长孙冲去办,毕竟高氏王族在高句丽百姓心中尚有几分崇敬,对其这般苛待,难免引起非议,由长孙冲承担正合适。
可是眼下他哪里还敢让长孙冲去监视宝藏王?
这人看似文质彬彬,实则心黑手辣,可千万别一刀再将宝藏王给杀了,那可就天下大乱了。
至尊女藥神
他一定会对王族下手,但那必须是在大局已定之前,无论胜或者负,但绝对不希望是现在。
所有人都以为此战必败,平穰城挡不住士气正盛、直扑而来的唐军,可他渊盖苏文偏偏不信邪。
有长孙冲这枚棋子在这里,便一切皆有希望。
所以对于长孙冲擅自杀死高任武,他即便心底再多愤怒,也只能暂且忍耐。
世人皆说他渊盖苏文残酷暴虐,容不得任何人的挑衅和错误,这回他便让所有人都看看,他并不是不会隐忍,而是很多时候并无必要。
真正需要隐忍的时候,他比绝大多数人都能忍,底牌不至最后一刻,绝不会让任何人知晓……
想到自己的谋划,渊盖苏文明白自己只能隐忍,绝不能惩罚长孙冲,否则此人说不定害怕自己加害于他,干脆收拾收拾跑路,那可就麻烦了。
故而,他和颜悦色对长孙冲道:“此事虽然有些鲁莽,但到底是对吾忠心,吾自然不会计较。汝暂且退下吧,回去安鹤宫,敦促兵卒操练,切莫疏忽大意。等到唐军来袭,吾还要倚重长孙公子。咱们上下一心,定能够重演前隋三度征伐高句丽之故事,杀得唐军铩羽而归,共创不世之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