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d9s超棒的言情小說 小閣老 txt-第一百零二章 不娶何撩?閲讀-gd6e0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腊月二十九,皇家海运的船队平安返回三沙港,标志着今年的航运工作圆满结束。
董事长陈怀秀因为参加集团大会的缘故,此次出航并未跟船,但一直很挂念他们。
她今日早早等在码头,迎接返航的船队。
“怀秀姐!”当平江号靠岸,张筱菁英姿飒爽的走下舷梯。
她头戴碧色昭君套,外罩件莲青色斗纹大氅,内里穿着件竹青色短袄,下身也没穿裙子,而是穿了条利落的白色收脚裤,裤脚扎进鹿皮靴子里,那英气勃勃的的玉容,让码头的人们看得一呆。
没办法,倾国倾城的人儿,穿什么样儿都格外好看
“妹妹一路辛苦了。”陈怀秀笑着迎上去。
“这一趟跟牛爷爷学了很多呢。”小竹子开心笑道:“他说明年我就可以掌舵了呢。”
重生女配合歡仙 謝欣緹
“那可真厉害……”陈怀秀赞一声,心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大学士的女儿跟我这学开船。就是学开车也好啊。
两人相携离开平江号,码头上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这是干什么?”看着每条船上都开始放鞭,张筱菁不解问道。
“这是沙船帮的习俗,放了鞭,收起橹,就要封船过年了。”陈怀秀解释道:“往常都是进了腊月就封船,今年除夕前一天才封船,还是头一回。”
“明天就除夕啦……”小竹子闻言一阵恍惚。
“你真不去苏州啊?”陈怀秀轻声问道。
“明月邀过我,但我不想去。”小竹子轻咬着下唇道:“我喜欢一个人待着……”
陈帮主却全当没听到她后一句,揶揄笑道:“那……换了别人邀呢?”
“还有什么人会邀我?”小竹子闻言凄然一笑,心酸的快掉下泪来。她都把自己送上门了,别人也没放在眼里,还要她如何轻贱自己?真不顾爹爹的脸面了吗?
正自艾自伤,却听陈怀秀幽幽问道:
“那他邀你呢?”
“谁?”小竹子闻言,下意识抬头看去。
便见前方,一个眉清目秀、笑容迷人的白衣公子,正含笑向自己招手。
“筱菁,欢迎回家。”赵昊摆出最自然的笑容,说出斟酌良久的台词。
“哪里来的孟浪子?”小竹子脸一红,装不认识他的样子,挽着陈怀秀的手臂就往前走。“姐姐,我想去你家过年,可以吗?”
進擊的巨人出墻 笑青橙
“当然欢迎了。”陈怀秀笑道:“只要你不嫌寡妇门上清冷。”
“那可不行ꓹ 咱们说好了,筱菁是我的ꓹ 怀秀姐你不能抢。”赵昊忙道。
“瞎说什么。”小竹子闻言脸色更红了,绝美的面上浮现羞恼之色道:“赵公子请放尊重点儿。”
说完挽着陈怀秀的胳膊就往前走。
當炮灰遇上反派boss 天涯無居客
被甩在后头的赵昊,不由一阵尴尬ꓹ 忙挥挥手,示意护卫将看热闹的人撵走。
然后他赶紧追上去ꓹ 求助的看向他的怀秀姐。
陈怀秀哑然失笑,轻轻抽出胳膊ꓹ 对小竹子歉意道:“我得主持封船仪式去了ꓹ 你们先聊着。”
“我跟你去……”张筱菁还要跟上。
赵昊却伸手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臂。
“赵公子,请自重。”张筱菁挣扎起来,委屈的瘪着小嘴,快要哭出来了。
“我不。”赵昊耍起赖来。“我今天非要接你回去过年。”
“你这样只会让我瞧不起你。”张筱菁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便低头落泪道。
“唉……”赵公子长长一叹,只好出绝招了。
他攥着张筱菁的手,语调深沉的吟起诗道:
“不是樽前爱惜身ꓹ 佯狂难免假成真。”
字字直击小竹子的命门,她爱赵昊的诗词简直爱得发狂ꓹ 就受不了这个。小竹子可是赵公子的头号粉丝啊……括弧女。
“曾因酒醉鞭名马ꓹ 生怕情多累美人啊……”
听到这样的解释ꓹ 小竹子终于回过头来ꓹ 泪珠滚滚、哭得稀里哗啦的看着他道:“你现在说这些,不觉得有点欠揍吗?当初作那‘不须日报平安ꓹ 石仙湘妃曾见’时ꓹ 你怎么不这么想?夹在书里送那‘落红不是无情物’时?怎么就不怕‘情多累美人’了?”
“我……”赵昊一阵大是尴尬ꓹ 得,马屁拍在马脚上了。
“把人家撩得神魂颠倒ꓹ 为了你大过年的丢下爹妈兄弟,跑到举目无亲的江南来……而且还连续两年。你、你却理都不理我,把我当成空气。姓赵的,不娶何撩啊你……”她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心酸。到最后哇得一声大哭起来,像是要把这两年心里的难过绝望都发泄出来一般。
“我的错我的错。”赵昊心疼坏了,伸手想要抱住张筱菁,她却拼命挣扎,就是不让他如愿。
他只好长叹口气,大声道:“是,我就是在撩你,因为我被你迷得把持不住啊!”
张筱菁一下子愣怔在那里,心中块垒哗啦啦的塌了大半,便被赵昊趁势紧紧搂在了怀里。
“放开我。”小竹子赶紧挣扎。
“不放,坚决不放!”唯恐她挣脱掉,赵昊手上加劲,却怎么使劲儿也没法让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他吃惊的低下头,旋即明白过来,居然还有安全气囊,这个确实没想到。他赶紧死死环住她道:“这辈子都不放!绝对!”
小竹子腾地红了,放弃了徒劳的挣扎,只双手撑在他胸口避免尴尬的接触道:“你不要一错再错了,我们没结果的……”
“不会的,张筱菁我要定了,佛祖也留不住!我说的!”赵昊这时候哪能怂?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搞掂偶像?
“你小声点儿!”张筱菁的脸腾地红了,声如蚊蚋道:“这种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赵昊却昂然道:“筱菁你放心,这些事情就交给我发愁吧,我保证,一切都会好好解决的!”
“你真有办法?”筱菁不禁生出一丝不该有的期冀来。
“真的,因为我可是赵昊!”赵公子斩钉截铁道。
“……”筱菁如梦似幻的眸子里,多了一丝身材,整个人身上那种禁欲系的凌厉登时烟消云散,终于又恢复了怀春少女的娇羞。
如果别人说这话,她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但他可是赵昊啊……
却不是因为他是曾经上过天的奇迹男孩,而是因为赵昊是她心里边儿的那个人儿。
哪个女孩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心上人?就是知道自己可能被骗,可能伤痕累累,也愿意傻傻相信他一次,甚至很多次……
这就是那该死的爱情啊,让人冲昏头脑,变得傻里傻气,连不谷都不顾了……
她轻轻捶了赵昊一下,低声道:“放开我。”
“我不。”赵昊使劲摇头,双手下加劲儿。听人说前凸则会后翘,果不其然。
“这么多人呢,你要让人家看猴戏到什么时候?”张筱菁也才发现,原来码头上船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人。
虽然大明如今世风日下、民风开房,却也还没到宋朝那种当街上演爱情片的程度的……括弧夜市上。
意识到自己被人家围观了这么久,她也顾不上撑着赵昊的胸了,双手捂住滚烫的俏脸。
“都怪你……”小竹子娇嗔的声音荡人心魄,配上那含羞带露的模样,就是女人见了也没法不动心吧?
有人把持不住,竟噗通跳到了水里。
“怪我都怪我。”赵昊赶紧赔笑道:“那你答应跟我回去过年了?答应我就放开你。”
不答应就继续抱下去,反正赵公子的面皮之厚、无人能敌。
“不行。”小竹子却还是摇头。
“啊?”赵昊心说这难啃的馒头唉……咦,不是骨头吗?为什么要说馒头,饿了?肯定是饿了。
“除非……”
陰陽道上的術士
“除非什么?”
“除非你再送我一首好点儿的诗。”小竹子提出了她的要求,那两眼放亮的神态,简直是剃了头就是雪浪啊。
赵昊却没有要把她丢到水里的冲动,反而耐心问道:“难道之前三首不好吗?”
“好是好,就是调调未免都是把人往外推的。”小竹子仰头看着赵昊,轻咬着朱唇,勾人射魄道:“人家要你一首往里引的嘛。”
“好说!”赵昊痛快答应,略一沉吟道:“词行吗?”
“当然可以。”张筱菁幸福的点点头,诗言志、词言情,送女孩子当然词更合适。
要是雪浪在场,肯定会痛心疾首得大喊:‘赵施主,你太偏心了!我哪里不如张小姐啊?!’
~~
調頻未來 夢入紅豆
江风轻抚,芦花飘荡,不知不觉已是西风去了东风至。
赵昊放开张筱菁,踱两步,然后沉声吟道:“东风无一事,妆出万重花。”
筱菁听得专注极了,痴痴看着他,连赵昊伸手勾住了自己的下巴都没察觉。
“闲来阅遍花影,惟有月钩斜……”只听赵昊长声道:“我有江南铁笛,要倚一枝香雪,吹彻玉城霞。清影渺难即,飞絮满天涯……”
赵昊仰天望着飘飘芦花,紧紧抱住了筱菁,激昂道:
“飘然去,吾与汝,泛云槎。
东皇一笑相语,芳意在谁家?
难道春花开落,更是春风来去,便了却韶华!
花外春来路,芳草不曾遮。”
说完,他牵起已经神魂颠倒的筱菁的手,走向自己的科学号。
ps.再写一章去,嗯,今天生物钟调整很成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