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xf8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劍仙在此 線上看-第八百六十二章 兩神對面展示-lq5mh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千草神的确是携盛怒而来。
虽然主人并未责罚,但北海京城的事情,都是他安排布置,本以为万无一失,所以才追随主人前往中央区域。
谁知道半路上噩耗感应传来。
不但初建的千草神殿被毁,最重要的是主人的父亲也罹难于此。
也许那个一心想要做皇帝的老男人的死,对于主人来说,并不重要,但千草神却还是很愤怒,很自责。
主人被打脸。
他也被打脸。
这样的罪恶,不可饶恕。
杀!
鎮仙 紅塵小蝸牛
杀光这座罪恶城市中的一切。
最強醫生 半城煙沙
狂暴的杀意,充盈在他的脑海之中。
在神灵的眼中,凡人就如尘埃蝼蚁一般。
不值一提。
所以在距离北海京城不足百里的时候,他直接释放了自己的湮灭火焰神力。
恐怖的能量风暴,将天空撕裂,将大地颠覆。
他所过之处,死亡的烈焰在燃烧。
疯狂澎湃着的火焰之海,掠过大地,将这条路线上所有的生物,瞬间燃烧为飞灰。
已转绿色的青山,化作焦土。
已经解冻的河湖,蒸发为灰地。
动物植物、花鸟鱼虫在一瞬间,焚为飞灰。
他所过之处,便是死亡之地。
十几个呼吸之后,北海帝国的京城已经遥遥在望。
远处的天边一轮如血的夕阳,半沉入地平线之下,仿佛也被他愤怒的杀意所震慑,不敢再睁眼看这座即将沦为亡者之域的城市。
铺天盖地的赤红色火焰,朝着华灯初上的京城席卷而去。
也就是在这时——
千草神突地眉毛狂跳。
一抹奇异的警兆,在他脑海之中疯狂滋长。
视野之中,一抹奇异的银芒乍现。
下一瞬间,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心脏处传来一抹凉意,旋即身体撕裂一般的剧痛,瞬间几乎将他淹没。
一柄亮银色的标枪,将他直接刺了一个对穿。
神的血液,顺着枪身流淌。
滴答滴答。
朝着下方的虚空,一滴一滴地坠落。
千草神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这不是剑之主君的神力神术。
而是凡人天人级武道强者的投掷杀招。
好快。
怎么北海京城之中,还隐藏着一位这么快的人?
至少也是五极天人奋力一掷的杀伤力。
而且这柄标枪之上,不知为何还携带着一种罕见的野性之力,竟然可以洞穿自己的神力领域,刺破自己的神体?
这,就是剑之主君暗藏的杀招吗?
那就真的是太愚蠢了。
雲端的次元漫步
千草神眼眸之中,怒火越盛。
他伸手朝着银色标枪抓去。
但就在这一瞬间——
嗡嗡嗡。
银色标枪急骤地颤动。
轰!
千草神直接被震荡为漫天血水齑粉炸开来。
咻!
银色标枪仿若有灵,倒飞回去,没入到了京城中神殿山的方向。
“找死。”
千草神的声音响起。
诡异的画面出现了。
宛如时空倒溯一样,漫天炸开的鲜血和白骨,在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的牵引之下,竟是重新汇集在了一起,化作了千草神的模样。
等到最后几滴鲜血粘合在脸上,他全身上下所有的伤势都消失了。
“这种可笑的凡人之力,是杀不死我的……蠢货,死吧。”
火光一闪。
他的身体上覆盖了一副火焰神甲。
一道神力火焰凝聚的长枪,出现在他的掌心中,振臂一挥,投掷出去。
火焰长枪破空袭出。
来而不往非礼也。
京城神殿山上,林北辰姿势优雅,手握银色标枪,身形如山岳,欣长屹立。
“不出所料,凡人的武道之力,想要杀死一尊神,有点儿难度。”
他若有所思。
银色标枪是他从白月界蜥蜴龙人族的长老手中夺来,已经算是天外的武器。
但还是无法杀死一尊得到了信仰的神灵。
不过,倒也无所谓。
因为从一开始,林北辰只是想要打个招呼而已,并不是真的要杀死千草神。
眼前虚空中,波纹一闪。
这一瞬间,林北辰清亮的瞳孔中,倒映出一颗火星。
那是破空极速袭来的火焰之枪。
带着千草神的怒火和杀意,极袭而来。
林北辰没有挡。
也没有闪避。
因为下一瞬间,火焰之枪的运行轨迹上,出现了一只纤白柔美如羊脂白玉精雕细琢一般的手掌。
白玉般的手指,轻轻地捏住枪尖。
火焰熄灭,杀机消弭。
长枪如烟,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剑之主君一袭月白色的教袍,出现在了林北辰的身边。
“凡人,杀不死神。”
她看向千草神的方向,道:“现在你该明白了吧?这不是你能解决的战斗,所以,还是速速离去吧。”
向前一步踏出。
虚空中涟漪一闪。
下一瞬间,她已经来到了京城之外。
青天高,白云淡。
日未落,月已高悬。
日月同天。
剑之主君衣袍飘摆,眸光清冷,盯着千草神。
圆月清辉一般的无边神力瞬间铺开,遮蔽身后京城上方的整个天穹,化作一片银色神力汪洋。
与千草神身后那漫天席卷而来的湮灭火焰汪洋相抗。
“你果然变强了。”
千草神冷笑,道:“这就是你这个枪下亡魂,胆敢又与我对抗的可笑底气吗?”
“不用废话,出枪。”
剑之主君手中幻现一柄月色长剑。
冷月冰雪般的剑意瞬间弥漫在了天地之间。
“呵呵……”
千草神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拉,赤色神纹流转之间,一柄通体赤红,有蟠龙幻影流转缠绕的神兵长枪,幻现在了其手中。
“可惜,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被那逆魔剥夺信仰数百年,如今京城中的信徒又死伤过半,根基已绝,如何与我相抗……”
絕世仙妃:神尊,從了我
话说到一半,他神色突地一变。
因为不知道何时,一个身穿白袍的俊美少年,手中拎着一柄双头尖刺的标枪,出现在了十米之外,正一脸好奇,仿佛是看戏一样。
“是你?”
千草神看到银色标枪,眼中杀意瞬间凝如实质。
“嗨……”
白袍美少年抬手打招呼,笑容温暖纯真,天真无邪的模样像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他笑眯眯地道:“啊,没事,没事,我不介意的,就当我不存在,你们打你们的,我就路过,凑凑热闹。”
说完,又小声嘀咕道:“还真的没有见过神灵打架呢……”
千草神的心中,突然有一种荒谬感。
这种荒谬感来自于林北辰。
是的。
他当然认识林北辰。
姐妹花的貼身保鏢
作为数次坏了千草行省大事,一次次不自量力地自命为主人宿命之敌的家伙,他看过很多次画像,又怎么会当面不识?
千草神没想到,这个跳蚤一样的家伙,竟然出现在了京城中,还让自己受伤了。
而且还敢如此不知死活地靠近神灵的战场。
联想到刚才银色标枪一击的力量,他突地意识到了什么,道:“原来破灭千草神殿,击杀卫公的人,竟然是你。”
“宾果,答对了。”
林北辰笑了笑,道:“不过,没有奖励哦。”
“你会死的很痛苦。”
千草神目光牢牢地锁定林北辰,眼中杀机森然。
“呵呵。”
林北辰一脸不屑:“你以为我厦门大学毕业的吗?”
——–
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