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tlv精华都市小說 唐末戰圖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熱火朝天看書-i5aug

唐末戰圖
小說推薦唐末戰圖
金陵城内,所有人都在为新朝开立一事忙碌,甚至于这股风气还直接传到了徐州等地新运河的开工现场,不论是增援的天策军将士,还是普通的民工,三班倒吃住在工地,浑然没把外边纷飞的大雪放在眼里。
“指挥使,兵部调拨的十万件新式棉衣已经到了,全都是陈家作坊内生产的最新加厚样式,兵部急件,要求我第三都立即协助将其发到所有民工手中。”因为时间紧急,第四卫的兵马还没有集合,而且陆明本人还在灵州那边未归,所以陆盛这个新任的统军大将军此刻还是带着自己的第三都住在萧县附近,帮着陈悦管理徐州北部的运河开凿点。
“赶紧的带人去发,让老李抓紧时间,这该死的天气,怎么才十一月份就下雪了?”陆盛自己都是忙的脚不沾地,匆匆在接收单据上签了字之后,迅速指挥人手下发。在山东统一之后,水师就汇集了所有的商船队兵分两路,一路沿着海路在山东各大港口建立货站,然后将大量江南的物资输送到各地,另一路则是沿着运河北上,就近输送建材物资,并且对已经下发了许可证的各大商家颁布最新命令,要求他们在运河总计十八个施工点附近建立作坊,就地就近生产建材物资,以便于尽可能在明年开春之前将大运河修到黄河岸边。
任务重,工程量大,而且天气恶劣,这对于陈悦领导的这个长达千里的庞大战线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以至于虽然聚集了沿途上百万人,分点开工,但是进度却比不得平时,整个工程十有八九要延期。
这是任何人所不允许的,包括所有的普通民工在内,全都卯足了劲在冰天雪地里开沟挖渠,并且很多天策军士兵甚至于直接在大冬日里跳进了冰冷的河水之中。
大家的心思都一样,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抢在开春之前将运河修到幽州。因为新朝开立之期就在眼前。百年战乱,打破了所有人代代传承的天朝上国的梦想,而这次统一是带着几代人的血和泪才铸就的,没有人愿意因为自己而耽搁了新朝建立。
或许在金陵那边,对于薛洋建都莽荒之地还存在很多疑虑,甚至于时至今日,很多人还想不通,但是在这里,在这千里大运河的修建工地上,所有的百姓和将士却没有时间去思索这些,他们才不管薛洋的这个设想合不合理。对于他们来说,建立新朝才是梦想,是他们几辈人的梦想,更是这个中原大地百年以来所有人苦苦等待的梦想。
所以,在如今这个时候,即使因为没有考虑到大雪突然降临,很多民工甚至于还没有足够的御寒冬衣,但是依旧挡不住他们的热情。只要天下一统,新朝建立,那么他们就有足够的信心,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出一个新的盛世。
百年的战乱打断了百姓的脊梁,但是传承在他们心头的大唐盛世的热血和记忆却未曾泯灭,尤其是在如今这个时刻,全天下所有人都知道,这条大运河的修筑就是为了新都输送前两物资,就是为了重新建立一个盛世王朝的时候,整个天下所有人都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大队的物资从江南等地启程北上,几乎是不计代价和成本的送到前线。
甚至于徐家为首的江南商家豪门一口气承包了上百万件御冬棉衣,还联手岭南那边的种植大户,搜罗了上百万石粮食全都一股脑的送到了前线。
他们,是跟随天策军起家的商家,更是在此时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薛洋对于工商业的包容和支持,让昔日的贱业拥有了和别人一样的平等地位,家族弟子出仕为官,行商天下,带着的是无比的自信和骄傲。因为他们的身后,有一个正在迅速崛起的政权,有一支强大到横扫天下的战队,在不断支持他们将自己的足迹遍布整个天下,甚至于远赴海外,和其他地方的商人争锋。
所以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拿出了海量的钱财补贴军前,没有人考虑需要花费多少,大家关心的就只有一个问题,还需要多少物资人手,还需要多少多长时间才能够修通运河,需要他们继续做些什么。
这是一项史无前例的大工程,金陵那边调动的人手丝毫不次于百年前隋炀帝修凿大运河时的数量,但是所不同的是,当年炀帝耗尽民力,丢掉了整个天下。但是在如今,却几乎没有人有怨言,所有人的目光都前所未有的坚定无比,一路往北,昼夜不停。
工程量不迅速当年的大运河,而且规格却远比当年更加严格,一段运河所需的建材数量更是数倍于百年前,但是却没有人在乎这些。有过一次经验的陈悦为首的工部各级官员和前来承包开工的商家都明白,运河一旦修通,流淌的将是金山银海,是一个王朝最大的希望,更是这些百姓期盼数辈子的梦想。
“陈尚书,我们已经投入了几千台大型的机械,包括新制作的一千多台最新的不曾使用过的大型挖掘器,兵部那边还准备了大量的火药,足以在关键时刻炸开沿途山体,按照下官等人推算,出了山东沿线各州郡存在不少山地之外,至少在开春之前,可以让新运河抵达黄河岸边。”陈悦身后,徐宁等人朝着眼前这个满身征尘的女子拱手行礼,也道出了自己这些人的计算结果。
“那应该是赶得上的。”陈悦回头一笑,这一刻的她带着满脸的自信,她在整个整个天下人的心里有着卓绝的声望,这些年,遍布南北各地的交通几乎全都出自她手。这个当年在闽西南山区的女孩,在这方面走到了所有人的前面。也成了薛洋实现自己理想最重要的助手,对于交通的重要性的理解,超越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