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5w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線上看-第145章 一個時辰攻下西陵閲讀-se0pb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引诱敌人越你塔的最嚣张姿态是什么?
在己方一塔面前狂浪乱晃,固然是不错的选择,但还够不上最浪。
最浪的选择,应该是连己方一塔都不屑于守,直接嚣张跋扈冲上去单杀对线的敌人、拔掉敌人的一塔,在敌人一塔的废墟上立个太阳圆盘,然后守那个太阳圆盘。
最好还允许敌人在通往这个太阳圆盘的所有交通要道上插满真眼,咱也不排眼,就大大方方告诉敌人:我附近没队友,赶紧来越老子!
吾家小妻初養成
而此时此刻,关羽面前的西陵城,就是荆南宗贼们的一塔。
再深入的夷陵城,才是敌人的二塔。
华容贼贝羽,就是一塔的对线之敌。
杀了贝羽,推了西陵,前进到夷陵附近浪,一定可以把目前还在担忧“关羽究竟有多少部队、后续三峡峡口里有没有埋伏着援军”的敌人主力,逼出来速战速决。
大大方方告诉你:我就五千人,没有援军。
……
既然调整了方略,决定对西陵实施展示肌肉性质的快速攻杀,关羽军也一改之前出峡后闲散修整的姿态,进入了全力攻城的冲刺。
幸好,关羽前几天的驻扎也没闲着,一边招揽人才,一边就在伐木打造攻城武器,所以现在想动手了随时就可以动手。
西陵毕竟只是一座县城,尽管处在“长江三峡出口处”这个战略要地上,防御比普通县城强不少,但也就达到一般郡治的级别。
特工狂妃大小姐 聽子
此处防务的最大优势,还是靠山城的地形来获得的。
看看后世宜昌的地图,就知道这地方西南边濒临长江,北面则是三峡的群山,东北方还有一条小河流过来,从城南汇入长江,所以整个城区是处在一个江河交汇的半岛上,只有南侧的沙洲地比较松软,适合登陆后排兵布阵攻城。
(注:汉朝的“西陵”是后世的宜昌夷陵区,汉朝的“夷陵”是后世宜昌代管的宜都市(县级市)
不过,也正是因为山城地形复杂,所以建造城防的施工成本也很高,木料石料运到高处很费力,城墙也就比普通郡城还矮,只有区区一丈六尺,也就是三米五。
完全靠夯土而成,没有包砖石也没有掺糯米汁夯三合土ꓹ 连女墙垛堞都是用土简易堆的。没有斜面没有射孔,城楼也没有房顶ꓹ 只有一个二层高台,跟烽火台似的。
考虑到接近城墙之前要爬坡,山路上还有乱石无法推车ꓹ 所以云梯车、木驴车和攻城车等一切需要靠轮子的重型器械,都难以推到城墙根。防守方才有信心指望这区区一丈六的矮城墙固守。
对付飞梯和人力扛的撞木ꓹ 这点城防工事已经够用了!
西陵守将贝羽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关羽决定直接上投石车:反正那些近距离重型器械推不上去ꓹ 那就索性别推了。
投石车可以隔着两百步发威ꓹ 不用推到近处。
当然了,使用的过程中还是要注意保密的。
幻境·聖靈石
因为配重式投石车和传统的人力拽发力的投石车,都是杠杆原理的。只要把发力部分的配重、击发部件替换掉传统的砲梢,别的军阀就可以模仿了。要是明着大规模敞开用,不用一两年其他军阀就纷纷仿制了。
而如今距离刘备彻底出关东图天下,还有至少几年的时间差,为了如此区区小城过早暴露显然不好。
所以ꓹ 关羽严格控制了使用规模,只造了两台配重式投石车ꓹ 而且非技术敏感部分ꓹ 还是按照旧式投石车结构、就地取材打造的。只用水路战船运来的配重发力机构替换掉砲梢ꓹ 用完后再拆了运回去。
投石车的重量级ꓹ 也只是按照一千四百汉斤配重、模拟七十人拽砲梢级传统投石车,发射五十斤重的石弹ꓹ 平射射程三百步ꓹ 西陵这种以低打高的战场可射两百步。
……
宇宙之匙
十一月初三ꓹ 夜。
西陵城头的守军非常松懈,因为关羽军抵达后的这几天ꓹ 一直都没有发动骚扰性进攻,甚至连一边弓弩压制、一边破坏外围城防设施的举动都没有。
而且西陵城本来就造在江边的高坡上,高度带来了优势,也导致南侧城外并无护城河,也不需要护城河,攻城一方也就不同提前填河。
所以守将贝羽在最初的紧张之后,反而笃定觉得关羽就是来相持围城、需要慢慢准备。
对一般将领而言,这个时代攻城战的节奏,要么就是刚到就立刻发动突袭、就靠简易的撞木、飞梯打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免得援军反应过来。
要么就立阵稳固,慢慢打造重型器械。
很少有人会来了之后消停你三四天,然后又突然发力的。
明器 npwxg
结果,这天夜里,贝羽就被城头的轰鸣声惊醒了。
贝羽当时都不在城楼上,而是在城内的县衙,听到南城的响动,才匆匆带兵过来加强防守。等他赶到的时候,轰响已经持续了快半刻钟。
两部投石车以每分钟一点五发的速度,发射了二三十轮石弹,每枚都是四五十斤的石弹。最初三五轮射程有些没算好,石弹有远有近,但随着城头火把照耀、守军严防偷偷蚁附之后,投石车有了照明指引,反而越打越准了。
史上最強贅婿 沈默的糕點
防守方却丝毫没觉得“帮敌人提供照明”有什么不对,因为同时代其他的投石车,射程都是很随机的,根本无法精确控制,就算给你照明,你也只能瞄准个大方向,却控制不了远近——
用人力拽砲梢发射的投石机,每次选的砲手臂力大小有误差,而且发力的瞬间同时性、爆发集中度,都不一样。所以人力拽砲梢前一发射两百步远,后一发只有一百五十步远,也是很正常的。
逍遙小閑人
用了配重之后,省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标准化、去除误差”,说好了射两百步,就是两百步。如果发现射两百步后观测认为射远了,下次发射时从配重筐里拿掉两三颗每颗二十汉斤的砝码,就能把射程降下来。
拿掉多少砝码就降低多少射程,精确可控。就算有十几步的误差,也是因为石弹本身形状不规则、气动阻力有细微差异,但误差肯定比同行低一个数量级。
于是乎,贝羽来到城头的时候,就看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
守城门的小校哭喊着诉苦:“贝帅,关羽军的投石机太邪门了!已经连续十几发石弹都砸得差不多远!都是正好砸在城门西边二三十丈那个位置,墙高大约一半到三分之二高!这墙已经塌下去几百斗的夯土了!”
花都兵雄
纏情密愛 素顏歡
顺着小校的指引,贝羽亲眼目睹那处城墙已经塌下去六七尺高,关键是塌下来的土在墙根外也堆起了最高处有三四尺高的土堆缓坡。
至尊獸皇
此消彼长之下,一丈六尺的城墙,在那个薄弱位置只剩下七八尺的相对有效高度,也就等于一个壮汉的身高,稍微垫几级梯子就能冲上来了。
砸出来的缺口附近,还有十几个头破血流的尸体——这些士兵一开始是听从命令过去堵漏、用土石加固城墙缺口的。命令刚下达时,执行任务的士气也挺不错,因为士兵们都被告知“不会有两发石砲落到同一个坑里,所以去填已经砸出坑来的位置是很安全的”。
但谁知关羽的投石车根本不讲规则!就算没有落在同一个坑,最多也就区区十步误差,还是砸死了不少抢修的,结果士气狂泄,没人再愿意去抢修了,最多随便在旁边抠抠缩缩倒点土意思一下。
“顶住!顶住!不能松懈!越是这种时候,关羽越是会派人冲锋登城!”贝羽好歹是一方宗贼豪帅,稍微有点战场经验,看着己方的颓废,就知道事情要糟。
果不其然,关羽觉得把城墙砸成这样“三段式”的落差,已经很完美了,立刻发起了冲锋。
再砸下去的话,固然可以把缺口砸得更低,但想从缺口爬到旁边正常城墙上的落差也会变大。
最完美的砸墙,就是把一段一丈六的城墙,砸成三等分各高五六尺的“台阶”!
关羽麾下的三员副将,分别披坚执锐,亲自督阵冲城。
徐晃居中负责带人撞击已经挨了两枚石弹、有点残破的城门,并且吸引敌军主要火力,同时他带的部队也都装备大盾,以顶住城头火力压制破门为主。
左右两翼那两个城墙缺口,分别由周泰和甘宁负责带人架飞梯冲击。
周泰照例顶了两面大铁盾、口衔古锭刀。甘宁则是单手持盾,另一只手挥舞链枷,背负一柄铁戟。
关羽亲自带着弓弩队,一一千张蹶张弩压制城头,其余人用弓箭。
荆南宗贼哪见过一千张蹶张弩齐射的场景,第一波箭雨中就有不少城头的弓箭手猝不及防中箭倒地,惨叫声不绝于耳。随后就被压制得根本不敢露脸观察,只敢随便抛射盲射。
徐晃的撞门队大喝连连,昏暗中很有迷惑性,吸引了大多数的火力,而且拿一下一下撞木锤门的声势,也确实很威风。城头倒有八成的弓箭往徐晃那些大盾铁甲的士兵身上招呼,收效甚微。
相比之下,周泰和甘宁的攻击完全可以用“静悄悄的猎杀”来形容,他们麾下的丹阳兵也都闷声不吭,只是目光冷厉地往上冲,为了冲得快,他们也不会穿铁甲,以求纵跃轻灵。飞梯一下子架设了二三十套,为的就是分散敌军注意力,让敌人不能全部堵到最矮的那个缺口处。
就是这么一点迟滞,立功心切的甘宁第一个莽上了城头——周泰比甘宁更稳一些,毕竟他不是第一次立这种先登之功了,他知道身上每一道伤口都有多不容易,能稳就稳。
但甘宁,加入刘备阵营后,还没捞到过哪怕一次破城的先登之功呢,此前只有水战建功,年轻的甘宁非常急于证明自己。
他把链枷头部的流星锤挥舞得旋转如风,拨开了七八根向他射来的箭矢,浑身只穿了一套水战时用的轻质皮甲,像跑酷高手一样蹬着墙面缺口往上猛蹿。
两柄守军的长矛往甘宁攒刺而来,他把流星锤的链条往上猛然一挥,铁链就缠绕住了矛杆,甘宁用尽全身力气把链枷往下猛拖,那两个守兵立足不稳,连人带矛摔下城墙去。
但甘宁已然借着把敌人往下踹的反作用力,彻底在高处站稳。
只是他的链枷缠在摔死者的矛杆上,一时抖落不开,甘宁为了防止被拖下去也只能弃链,并瞬间反手拔出负在背上的铁戟继续作战,连连杀了十余名贼兵。
贝羽在甘宁没登城之前,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危机,急吼吼带着亲兵过来堵漏。距离战场还有几十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甘宁用铁链惯性锁人兵器甩下去的一幕。
虽然惊骇于甘宁的灵敏凶悍,但贝羽心中也是一喜:这敌将应该是个善于使用软兵器的高手!但他的链枷被迫放弃了!现在只有一柄单手铁戟。
说不定这不是他最趁手的兵器,更有可能他原本是个双持的高手,现在只能单手了!
遇到这种捡便宜的机会,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趁你只有单手戟要你命!”贝羽觑准了一个机会,挺着长枪刺杀过去。
哼哼,双持之人,只剩单手短兵还如何跟长兵作战!
甘宁只觉劲风袭来,知道遇到了敌将,猛力往旁边一闪,铁戟横削架开长枪,这才看清来人。
甘宁当机立断,把手中残破的盾牌也弃了,随手挑起一柄别的战死士兵丢下的环首刀,双手双持跟贝羽接战起来。
贝羽心中大定:“呵呵,用锤、戟之人,临时改用刀?兵刃必不趁手,先杀了你,再去堵西边那个咬着环首刀冲城的猛将!”
可惜,仅仅三五招之后,他就左支右拙起来,心中骇然:不对啊!这敌将明明用的是不趁手的兵器啊!怎么会……
“呃啊……”随着贝羽得一声惨叫,他的咽喉被甘宁一刀划过,血如泉涌,他双手无力地抓着喉头,眼神不甘地倒了下去。
“哼,短刀确实不是我最擅长的兵刃,不过杀你还是绰绰有余了。”甘宁补了一刀,同时说出了一句帮助贝羽尽快瞑目的催眠语。
贝羽眼神中的不甘果然在最后一瞬间化作了无神,闭上了眼。
甘宁一边大呼酣战、旁边士卒也都鼓噪贼将授首,很快就横扫了城头,把另一侧的周泰也接应了上来。西陵城内还剩下的三千多宗贼武装,很快在半炷香之内就被彻底杀崩投降。
“一个时辰,这就攻下来了。把投石车上的配重都拆了,砸碎丢到江里去。”关羽满意地捋着胡子,一边吩咐毁灭证据,反正后续作战不能再用到投石车了,否则真没法保密了。
——
PS:已经四千多字了。上一章有修改,马良的戏份暂时挪给向朗。投靠关羽的人也从马良改成马良的大哥二哥马玄马康,因为马良现在还年幼。
今晚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