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ddk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 愛下-第九百二十九章 逃之夭夭讀書-49kdi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广田到了苏州,胡孝民得知之后,又去见了他一面。当然,这次也没空手,提了两盒点心,里面装满了日元。
胡孝民诚恳地说:“广田君,我是来报告横林镇的调查情况的。这是苏州的特产点心,请务必尝尝。”
广田问:“横林镇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坊间说什么的都有,说新四军要进攻南京的准备啦,说农民抗售军米啦,也有说赵仕君纵容土匪,还有说渝方人员策动的。
錦色年華:皇後莫出墻 拂兒
胡孝民说道:“其实很简单,就是老百姓受到政府压迫过深,被迫的反抗。他们的粮食,以六七成的价格被收购,而得到的洋皂、洋油、食糖不仅数量不够,价格又贵得惊人,他们没办法生活了嘛。横林镇属于模范清乡区,绝无新四军和土匪,只不过当地的官员,严重违反了清乡条例罢了。”
广田蹙起眉头:“你的意思,还是吴冠高的省政府不作为?”
胡孝民叹息着说:“休止是不作为,简直就是与中央对抗,与清乡工作背道而驰。”
胡孝民走后,广田打开点心,想看看江苏的点心到底有何不同。看到里面满满的日元后,他很是满意。苏州的点心,果然不一般。
几天之后,大公周刊发表文章,详细说明了横林镇抢米事件的原委,将全部责任,都推到了江苏省政府身上。
文章发出来后,南京维新派的老大,急忙赶到日本大使馆和兴亚院华中联络部疏通。然而,均遭到拒绝。
无奈之下,吴冠高只好向南京行政院引咎辞职。
胡孝民得知消息后,迅速赶到赵仕君的办公室道贺:“部长,恭喜。”
赵仕君脸上挂着笑,嘴里却很谦虚:“还没到最后胜利的时候。”
一日高官的位子没到手,他就不能放松。
这次能逼得吴冠高主动向行政院请辞,胡孝民居功至伟。从刚开始抓住汪春元索贿开始,胡孝民一路穷追猛打,逼得吴冠高不得不请辞。
特别是胡孝民找到广田,让大公周刊出面ꓹ 给吴冠高以致命一击。就算现在吴冠高还是高官,也成不了气候。江苏省下面的各级官员ꓹ 纷纷倒戈相向。已经有很多县长,向赵仕君表示了忠心。
胡孝民不以为然地说:“也是早晚的事,吴冠高已经不足为虑。”
赵仕君得意地说:“行政院已经下令ꓹ 免去吴冠高江苏省保安司令一职,由我接任。同时ꓹ 驻防在苏南地区的和平建国军第一方面军,也归我指挥。”
胡孝民诧异地说:“任道行的第一方面军?”
任道行比赵仕君还要大几岁ꓹ 早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后赴日本留学ꓹ 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11年归国。此后,历任步兵第四十团团长、第五十五旅旅长、山东兵工厂厂长、津浦路北段交通司令、京汉路警备司令、平津警备司令等职。
南京沦陷时,任道行收编了太湖里的部分游击部队和国民党的散兵游勇一万多人马,投入到维新派帐下。先任绥靖部长,后任“苏浙皖三省绥靖军”总司令,下辖7个师ꓹ 1个独立团。
南京政府成立后,任道行担任第一方面军司令。这种手握重兵的人物ꓹ 怎么可能轻易听从赵仕君的指挥呢?
当然ꓹ 胡孝民内心希望看到这种局面。敌人内部越是争权夺利ꓹ 越是有利于我党我军的活动。
赵仕君冷笑道:“我们手里必须要有军队才行ꓹ 任道行如果服从命令也就罢了,要不然ꓹ 嘿嘿。”
任道行资格确实比他老ꓹ 而且带兵多年。可现在ꓹ 江苏是他的天下。如果有人不听号令,后果会很惨。
胡孝民说道:“我马上派人盯着第一方面军ꓹ 任道行也就是资格老点,在部队没什么威信,部长振臂一呼,第一方面军立刻前来效力。”
赵仕君突然说道:“孝民,以后省政府的民政厅长非你莫属。”
胡孝民的表现甚合他心意,他与吴冠高夺标江苏省的权力,胡孝民出力甚多。如果任道行不听话,也得胡孝民出面才行。
戰寵異時代 一葉舞水
虽然特工总部在苏州有分区,可许均鹤办事,还真没胡孝民这么体贴。
胡孝民忙不迭地说:“多谢部长,以后我会帮您把民政厅管好。”
任道行对突然多出来的上司,自然极为不满。赵仕君如果是带兵出身也就罢了,一个只会在暗地里使坏的特务,有什么资格指挥他?
既然对赵仕君不满,任道行就得干点什么才行。他的私人秘书高观蠡给出了个主意,在上海的小报写文章骂赵仕君。任道行觉得,赵仕君不敢拿他怎么样,就同意了高观蠡的行为。
高观蠡身为秘书,还是有点文笔的,很快就炮制出一篇文章:《愚园路某公馆的秘闻》,影响赵仕君夫妇荒淫无耻的生活,发表在上海的小报上。
剩女嫁豪門:婚後別樣
特工总部情报处,每天都有专人搜集各大报纸的消息。文章登出的当天早上,胡孝民就接到了报告。他马上让人查封报社,抓捕写文章的作者。
胡孝民随后第一时间赶到赵仕君的办公室,送上手抄的文章:“部长,任道行的私人秘书高观蠡在报纸上写文章攻击我们。我已经让人把报社砸了,让情报处去爱棠路爱棠新村抓人。”
爱棠路爱棠新村也是任道行在上海的住处,那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他儿子任祖萱也住在那里。
天可汗
我的群聊通諸天 一問天荒
赵仕君看到文章后,勃然大怒:“抓到人之后,先把他的腿打断!”
胡孝民冷笑道:“还要把他的手砍下来,让他永远也写不了字。”
赵仕君正要说话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上海打过来了。高观蠡早知道文章登出来后,会引起特工总部的强烈报复,已经逃之夭夭。任道行父子,也都不在上海。
赵仕君一愣,怒声说道:“家里搜了不少白粉鸦片?这是违禁品,全部带走!”
胡孝民等赵仕君挂了电话后,微笑着说道:“这下,任道行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赵仕君杀气腾腾地说:“你随时盯着任道行,他要是再敢胡来,就不要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