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yut有口皆碑的小說 《皇兄萬歲》-263.再戰老祖(第二更)相伴-ljufn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冬雪飘落了,如冰冷大手覆压在这片红色的焦土上。
夏极恢复的差不多了,他掀开因火劫高温而依然生着的绿藤。
藤外,是漫天沙沙的雪白。
白雪落劫地,有的会堆积成过膝的积雪,有的则因为地面高温而直接化作蒸汽冲上穹宵,若从高处俯瞰,整片大地宛如白色斑点的狗,不时还有怪异的叫声。
夏极此时不得不承认吕妙妙实在是“躲猫猫界的无上至尊”了,因为老祖们的追捕明显弱了许多,事实上也是…
整片区域依然还在搜索的只有吕婵与太上,还有太上殿的几名成员了。
吕婵要取回定海珠和吕妙妙。
太上是铲除异类专业户。
吕妙妙说:“老风,你既然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趁夜跑吧。去了北方后,你可得抓紧突破十一境。”
她并不知道夏极那一指定住老祖的能力叫神通,也不知道那是十二境…
夏极仰头看着此时的天色,摇摇头道:“我们白天赶路,晚上休息。”
“听你的。”
夏极一抓吕妙妙,直接丢在了自己背上,然后隐匿气息开始继续往北而去。
跑着跑着,忽然听到远处传来打斗声,同时还有熟悉的声音。
夏极神色动了动,背着吕妙妙跑到一处高崖上,俯瞰而下,只见一个身形巨大的女胖子正与面戴太极的灰衣人打成一团。
那女胖子正是自己诸多弟子里的大师姐——许铃铃。
她一个人正压着两个灰衣人在打,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吕妙妙也认得许铃铃,轻声道:“老风,是你徒弟。”
寒风卷来,雪如刀割在外露的皮肤上,吕妙妙颤了颤,如是小野猫般瑟缩了下。
夏极帮她裹了裹绒绒的斗篷,心底也是奇了怪了,因为无论他怎么帮吕妙妙修行,吕妙妙根本连真气都无法修炼到大成,换句话说,如果打斗,她的真实实力属于可以被随意秒杀类的。
可以说,对于夏极来说,便是连杂兵都算不上。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有着不老的容颜,有着能够躲开老祖层次追捕的神奇本事。
高崖下的打斗还在继续。
很快,又来了两个太极面具的灰衣人,这么一来,许铃铃也撑不住了。
但未几,便是一道白影从远处掠来,他才一出现,四名灰衣人顿时谨慎地进行防御,来人是风吹雪。
吕妙妙用手指戳了戳夏极:“还是你徒弟,他们是来找你的吧?”
夏极心念一动,估摸着也是。
无论风吹雪还是许铃铃,对自己都是有着很深感情的。
风吹雪那天逃离后,定然是强忍着不立刻来找自己,而是过了些日子,养好了伤,这才与许铃铃一起来劫地附近寻找自己。
但他们没想到,老祖们竟然会寻找了自己这么久,所以这才交手起来了。
高崖下,有了风吹雪的加入,那太极面具的灰衣人是根本就不敢上了。
如果许铃铃还属于那种能和你过上几招的人,风吹雪就是“一刀秒杀”型选手。
他出刀,直接就是带来死亡。
不多的落败,也是在面对夏极,以及面对吴家老祖。
风吹雪的出现,带来的不是激烈,而是静止。
但这静止里却蕴藏着杀机。
太上殿的灰衣人显然都是识货的,也共享了之前风吹雪对战苏瑜的一些信息,此时竟转身直接跑了。
许铃铃无奈地拍了拍脑袋:“师兄,好久没一起打架,又被你比下去了,桀桀桀桀,真是没办法。”
风吹雪对自家人倒是没有社交恐惧症,直接道:“铃铃,看这情况,老师应该没事,而是陷入了‘老师重伤,他们在搜索’的地步,那我们需要早一步找到老师。”
许铃铃奇道:“师兄,我从没看你这么认真过…对手很强吗?”
风吹雪道:“和老师一个层次的。”
许铃铃被震住了。
风吹雪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还差得远。”
许铃铃沉默着…
虽说如此,她在北地这么久,除了师兄,也没见一个能打得过她的。如今北地不知多少地下门派的头领看到她都要恭声喊一句“妈妈”。
刚刚对那些灰衣人,她也是没动用法身而已。
“师兄,我们需要及早找到老师,我在北方有一个秘密地点,绝对不会有人可以发现,找到老师,我们可以带老师去那里稍作安顿。”
风吹雪思索了下:“不要留下尾巴,小心行事。如果你遇到一个白袍道姑,不要打了,直接逃,就当是老师在追杀你。”
许铃铃看他说的认真,点点头,“师兄,你也小心。”
夏极看的有点尴尬。
这俩徒弟不是成累赘了嘛。
自己又不可能看他们送死。
但忽然转念一想,这俩徒弟出现的时机不是刚刚好吗?恰好他可以借此完成一个早就做好了的计划。
于是,他看向了吕妙妙。
妙妙刚好也在盯着他。
两人视线触碰,妙妙伸手抹了抹他的脸,若无其事道:“老风,你脸上有灰尘。”
夏极忽的抓着她的手。
妙妙脸一红,低头若不胜凉风般娇羞道:“干嘛~~呀。”
夏极认真道:“妙妙,听我说,无论发生什么情况,相信我…我不会死。你不可以做傻事。”
吕妙妙道:“怎么忽然说这个。”
夏极道:“答应我。”
吕妙妙道:“你如果是编了个自己死了,却骗我活下去的谎言呢?”
夏极道:“那我就是小狗。”
吕妙妙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是小孩子啊…”
夏极无语,这不是你的风格吗?
他想了想道:“我不骗你,即便在你认为我必死的情况下,我也不会死。你如果觉得我在骗你活下去,你等最多两年,我一定出现在你面前。我们可以约好暗号。”
吕妙妙道:“暗号就是老风是一只白白的大笨猪。”
夏极嘴角抽了抽:“怎么个对法?”
吕妙妙歪头想了想:“先说的人说‘老风’,之后接‘是一只白白的’,然后另一人再接‘大笨猪’,这样好不好?”
夏极模拟了一下场景,怎么看都像是自己在骂自己啊。
不过他也不争这个,点头道:“好。”
夏极深吸一口气,尽管已经做好了计划,但是否能顺利达成还是未知的。
一道传音向下而去。
“小风,铃铃,我在这里。”
悬崖下两人顿时停下脚步,旋即两团电光亮起,再显时,两人已经出现在了悬崖上,看着那银发飞扬的男子和他身侧的女子,两人露出激动之色,然后齐声道:“见过师父,见过师娘。”
吕妙妙笑的甜甜的,太开心了。
夏极道:“快离开这里。”
风吹雪和许铃铃也不废话。
许铃铃传音道:“老师,我有一处秘密地点,算是一个隐蔽空间了,您可以与师娘在那里暂避风头。”
夏极随意道:“铃铃带路。”
其实,无论去哪儿,他都无所谓了,因为…无论是哪儿,都已去不了了。
当四人聚集到一起时,注定了无法再隐匿行踪,注定了会被发现踪迹。
唯有这一件事是确定的。
但布局之中,最重要的就是“确定”。
因为只有确定,才能成为引子。
四道身影在飞雪里转道往南而去。
不知为何,一路上倒是传来不少火妖火兽的嘶嚎声,
在这茫茫劫地雪域的旷野里,糅杂入穿过千洞万孔的山风,而制造出令耳膜极不舒服地怪异声。
不时还有一些岩浆从无法压抑的地面喷射而出,带着黑云成血,紧接着又是一阵儿随风成潮的红绿毒雾。
气温一阵冷,一阵热,无论怎么看都不是适合人生活的地点。
夏极抓了一颗解毒丸往后。
妙妙乖巧地张嘴,从夏极的双指间咬下那解毒丸。
许铃铃注意到这细节,欲言又止。
夏极知道她的意思,直接道:“妙妙境界不高,只有七六境的样子,如果为师不在了,你们定要守护好她。”
许铃铃愕然了一下,旋即如宣誓般重重点了点头:“老师放心。”
她为人暴虐,甚至偏向于邪恶阵营,双手染满鲜血。
但“尊师重道”从来和“是正是邪”没有关系。
四人明明身后没有什么,但却仿有怪物在追着,没有丝毫停歇。
黄昏时分,雪停了,空气极寒,好似要扒开人的毛孔往里疯狂钻入。
夏极取了雪白厚绒斗篷把吕妙妙裹成了个瓷娃娃,再一抬头,只见雪后夕阳已出,如汪洋恣肆的血河伫立在这异域的天空尽头,照耀的万千里雪地反射白光。
“找个地方休息,入夜不赶路。”
“是…”
四人很快寻了个悬于半空的山洞洞窟。
妙妙冻得成爪子的手恢复了些温度,她抓出铁锹开始挖土。
夏极要来帮她忙,却被她推开了…摆出一副“只有她挖了才有用”的模样。
然后,四个人莫名其妙地都成了泥人…
但夏极知道,其实已经没用了,因为四人一天的气息足以让细心的老祖追踪到。
只是,如果可能,他真不想在晚上交手。
尤其是此时…星光灿烂,宛若河流。
那从无数光年外的恐怖星球上投落至此的光华,竟变得如此美,当真也是奇迹了。
夏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而站起身,
风从洞外来,让他银发飞扬。
他忽然毫无预兆地抓出了白刀。
风吹雪一直抱刀调息,此时听到动静,猛然睁眼。
许铃铃也有了警醒。
夏极看着洞外漫天的星光,那已变得不正常的星光,道了声:“带着妙妙逃,有些话我已经与妙妙说过了,她会告诉你们的。”
许铃铃也不废话,小山般的身高顿时耸起,比起她,吕妙妙真的是个瓷娃娃。
她向吕妙妙道了声:“师娘,我带你跑。”
然后,直接把软软的吕妙妙揣入了她左臂弯里,右手抓起巨刀。
吕妙妙显然也察觉了什么,道了声:“老风,小心…”
夏极回首,灿然一笑。
下一刹那,他抓着白刀,以手掌压着刀柄。
刀尖压着洞窟。
一瞬间,三十六万法相周流不息,萦绕成球。
哚。
一声轻轻的敲响。
压下天地一切的声响。
白刀的刀鞘碎了,
刀尖压着的洞窟碎了,
洞窟所在的小山碎了。
山如烈日绽放出光华,泥石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同时弥散开去的还有茫茫的白雾。
就在这时,许铃铃揣着吕妙妙往夏极所立的相反反向激射而出,她周身的气罩震开了所有冲撞来的石碎,而风吹雪则是抓着刀柄,紧随在她一侧。
若是连师娘都保护不好,那也是真的是愧对老师了。
他于奔行之中,微微侧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
便如看到了世界末日。
也看到了自己根本未曾走到的路。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但此时展现在风吹雪面前的何止是一层楼。
他双瞳瞪大,热泪盈眶。
远处,无穷剑海化出滔天的金属海啸,跨越漫长空间,铺天盖地拍打而来,卷向老师,
每一把剑都有着近乎于十一境的力量。
这样的力量,只是一个拍打,怕是就可以直接摧毁一支血脉军队,而即便自己也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
除此之外,金属海啸之上的天穹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色,
若细细去看,那不是血红色的天,而是一个不知扩大了多少倍的血红色大幡,大幡一卷从外如包饺子般包向老师,
而大幡之上,风地水火宛如有生命般飞速流动着,
这究竟属于何等层次的力量,又是何等形式的攻击,根本无法判断。
大幡外的天穹上,隐隐屹立着一个白袍道姑的身影。
而那高高在上的身影背后,星光不正常地扭曲了,黯淡了…
很淡很淡,淡到好似是被神明吹灭了光。
而在这极度的狂暴的交锋中,呈显出了刹那的静谧。
浓郁雾气,炸裂的山峰之中,那银发飞扬的男人右手抓白刀,左手则是往着虚空一指点出。
这一指,玄奇地穿过了剑海,穿过了声势浩大的血红色大幡,而点在了那屹立半空的道姑身上。
风吹雪能明显看到,那道姑忽然之间静止了。
虽然她原本也没动,但此时却如是冻结在了这空间里,躯体的力量仿如衰减成了普通人。
下一刹那…
老师左手五指轻轻一握。
那道姑周身的空间顿时形成了一道道粼粼银光,
银光包裹住道姑,
宛如天地的虚空里爬出了一只巨兽,这巨兽突兀地张开獠牙,向着那无法动弹的道姑咬去。
可以预想,如果被咬实了,道姑会死。
但就在此时,一道红影包裹住了道姑,那是一个浮腾着焰光的红色旗子。
旗卷而起,好似护卫着那道姑,而作为抵御,应对向巨兽的獠牙。
再一刹那。
陷向道姑的十二境天地之力已经落实了,撞上那飞快旋转的焰光红旗。
红旗的光泽在缓缓黯淡,但却完美地守护住了道姑,至少在光泽彻底黯淡之前,那神通之力别想伤害到道姑。
同时…
夏极也已经被剑海化作的海啸扑打上了,尖锐刺耳无比的鸣响响彻天穹。
那是三十六万法相与无穷剑涛碰撞发出的嘈杂声响。

PS :周五六日是2更,周一二三四恢复3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