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7lc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撿漏 金元寶本尊-4309 有一種勝利叫做裝逼推薦-ifhhk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我,已经输了这一局。我承认。”
“我想知道的是,从一开始你是否就已经知道,老帕特从未背叛过你,背叛过神圣之城,背叛过他的信仰?”
Michael大长老沉默数秒,毫不否认:“没错。是的!”
一个问得直溜,一个答得干脆。
这话出来,老帕特如遭雷亟身子剧震。
金锋平平静静看着老帕特静静说道:“我的问题问完了。谢谢。”
老帕特并没有背叛他的信仰和神圣之城,但现在已经无足轻重。
这个人,已经沦为弃子。
自打他被金锋爆出来做代言人的那一刻起,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这是金锋的借刀杀人。
Michael大长老的话将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老帕特打入地狱,再没有比这样的打击更戳心戮骨。
慢慢地,老帕特抬起头来看着Michael大长老。眼里里尽是无边无际的绝望。
“嗯!”
老帕特闷哼出声,口鼻发出急喘粗重的呼吸。身子如同散架一般揪着胸口慢慢坐了下去。
Michael大长老的话叫老帕特彻底丧失了最后那一点点的尊严和信仰。
自己曾经最维护神圣之城的坚贞被打成齑粉。
只见着老帕特慢慢从自己无名指上取下大枢机权戒,抄起自己权杖,将那枚大枢机权戒砸瘪又再成一坨,再接着砸烂。
周围的人见到这一幕不由得露出忿色和不屑。更多的是愤怒和对老帕特的鄙视。
在神圣之城中,只有在大枢机们死后才会销毁权戒。老帕特这一举动,毫无疑问就是在向每个人证明,自己已经死了。
老帕特是个悲剧人物。
不仅被金锋当做棋子,也被Michael大长老当做弃子。从今以后,这个人也就废了。
对于老帕特这样的人最残酷的不是折磨他的肉身,也不是折磨他的精神,而是,让他失去信仰!
没了信仰,老帕特连人都不是了。
如果他能投靠金锋效忠金锋,那他还会有一线生机。但是,他选择的是另外一条路。
金锋拍拍张老三的肩膀:“准备下,参加圣降。我已经和上帝和圣子通了电话,他们已经明确的答应了我。”
“你是代言人!”
这话落在现场几百号人耳朵里,无疑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西斯科特走过来笑着说道:“尊敬的金先生,这是我第一次听你说笑话。可惜,这个笑话一点儿都不可笑。”
金锋冷冷回应:“希思科特先生,我没在对你讲笑话。我是认真的。”
西斯科特皱眉冷笑正要说话间,诺曼毫不客气的挖苦讽刺:“让我们的破烂王过过嘴瘾。输都输了,还不准许破烂王装装逼么?”
这话出来,众人不禁哄堂大笑。各种嘲讽打击声音不绝于耳。
“诺曼先生大人大量。”
“金先生的电话可是真够传得远。都出了银河系了。”
“神说,说谎者将会被鄙视和唾弃!”
“有一种胜利叫做装逼,有一种失败叫做强撑。”
“金先生您的精神胜利法真是叫他们大开眼界,自叹不如。”
话说得越来越难听,罗恩、骚包和佳宁阴沉着脸,当即就要跟对方撕逼斗嘴。
这时候金锋上前两步扔了一张卡给老帕特曼声说道:“行了。你们神圣之城和隐修会的嘴脸你现在也看清楚了。”
“现在,我宣布,你的任务完成。”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要留要走,随你的便。”
诺曼在旁边冷冷说道:“金先生。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你倒是说说看,你能创造出什么奇迹?”
慢慢地,金锋回头过来,轻轻瞥了一眼诺曼,忽然咧嘴笑了:“你猜!”
看到金锋那精厉绝伦的眼神,腾的下,骚包就要跳将起来,却是硬生生绷住。一颗心狂跳不止。
这个眼神,这个眼神……
反击的信号!
金总要反击了!
一瞬间骚包心头掀起惊涛骇浪,热血沸腾狂飙。
在这个至关重要的节骨眼上,金总反击的话,绝对会让对方神魂尽丧。
这时候的反击,对于四大势力打击最大。
“我猜?我猜你个王八蛋。”
诺曼不客气的骂着,沉声叫道:“这回你要能翻盘。老子手心煎鱼给你吃。”
Michael大长老拉住诺曼,轻声说道:“金先生。圣降将会在一个半小时后开始。我建议张林清先生去洗漱,穿戴整齐。”
“这是对神的尊敬,也是对你的尊敬。”
“谢谢。我知道。”
冷冷回了这话,金锋对着老帕特叫道:“不留就滚!”
老帕特慢慢站起来无视地上的钻石金卡,将权杖和砸成一坨的权戒放在地上,缓缓摘下自己的帽子,解开自己的枢机法袍。
他的神情极为庄重,眼前似乎又回想起当年自己晋升大枢机时候,前任代言人和Michael大长老为自己戴上冕冠,权戒,授予权杖的过往。
一切的一切,宛若就在昨天。
脱下这法袍的那一刻,老帕特径自生起一种解脱的轻松。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是时候,告别这个肮脏丑陋的世界。再不用沾染这些红尘是非。这场关于信仰的战争,就留给他们
朦朦胧胧中,老帕特听见了一个很奇怪的声音。
“帕特叔叔!”
“请留下来!”
冷不丁,这个金属摩擦的难听声音传入老帕特耳畔。老帕特在过了足足五秒之后身子微微一滞。
这个声音非常熟悉,但又如此的陌生。让老帕特不由自主的睁开眼来。
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他赫然就是张老三。
张老三的整张脸被两道歪曲扭斜的疤痕扯得变形,叫人恐怖。一张两只黑色的眼睛呆板如死鱼,毫无生气。
“你……”
“你是……”
“感谢主的保佑,您老没变。无论是心还身!”
嗡!
这声音沙哑得比鬼音还要恐怖,老帕特露出绝不可能的目光,语音发颤,身子打抖。
“你,你是……”
“请你不要走。帕特叔叔!”
张老三静静凝望老帕特。僵硬呆板的脸色露出完全与之不符的邪异丑陋的笑容。
老帕特脑海里闪动无数念头,突然定格在某一处。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眼睛爆出两道精光直射张老三,整个人都不好了。
慢慢地,张老三双举高扯掉自己的假发。露出光秃秃的惨淡雪白的硕大脸盘。
张老三的这个奇怪的动作出来,立刻引起了周围人的警觉。
Michael大长老和诺曼已经转身走了人却又扭头回望。
人们都对张老三怪异动作充满了好奇。
这时候张老三又探入自己的长袍,缓缓的从长袍里扯出一块人皮!
这哪是人皮,这是一块仿真度近乎完美无瑕的硅胶头套!
这一刻,现场所有人都变了颜色,急速靠拢过来。好些人径自生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和征兆。
Jeff大枢机和coco屏住了呼吸。而心灰意冷的老帕特却是打起了摆子。
罗恩一帮人面露疑惑,却又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张老三。
这个人……
这个人……
他……
当张老三硅胶头套慢慢解开的那一霎那。无数大枢机顿时炸毛,齐齐倒退。
Jeff大枢机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尖叫:“无头骑士!”
那头套之下是一个露在颈部上方的支撑杆子。
而那硅胶头套却又握在侍从的手中,这不是令西方世界闻风丧胆的无头骑士又是什么?
这一幕出来,好些个大枢机吓得老命都去了半条。嘴里妈呀神啊上帝的叫着,当场就在原地跳起了踢踏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