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rgg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四百五十章 爺爺讀書-dzeyc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老大,救护车已经快到巷子口了。”
“……屋后面厕坑旁边的埋尸地点,已经根据指认开始挖掘,现在已经挖掘出一具尸体。初步尸检,尸体是位老人,尸体已经高度腐败……腿部骨骼严重变形,损坏,初步判断生前受到过多次伤害……”
“……先不要动伤者,等医生过来处理……屋后面继续挖掘吧,小心着点……”
一名警察从院门外走进,对着领头的中年警察汇报了些情况后,再重新踏出了院子,往着屋后绕了过去。
领头的中年警察看着,再转过了身,朝着一旁,站着的,之前那老乞丐走了过去,
“……老人家,救护车到了,你要不也跟着救护车,去趟医院吧。”
中年警察看了看老乞丐,出声说道。
老乞丐闻声,转过了头,先是看了看中年警察,又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的腿,
腿上,依旧扭曲着,干涸的血迹混杂着腐烂的血肉,粘连在裹在腿上的一层层布上,往外浸染着,
一些白色的蛆虫,就在那布下,烂肉里蠕动着,不时拱起裹着的布。
张了张干裂沾着脏污的嘴,老乞丐摇了摇头,
“……不去了,我已经……”
说着话,老乞丐没再说下去,只是再摇了摇头,
“……那老人家……”
中年警察也再看了看老乞丐的腿,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我能走了吗?”
老乞丐转过头,看着中年警察,出声问道。
“……可以。不过老人家你……”
看着老乞丐,中年警察点了点头,又再出声说道。
“……要不老人家你在这儿,再坐一会儿吧。”
“……谢谢,不用了……”
老乞丐说着,转过了头,再看了看那正被审问着的孙子,浑浊的眼底有些恍惚出神,
紧随着,又转过了身,挪开了脚步,
先是踉跄了下,又重新站稳,往着院子外走了去。
中年警察朝着老乞丐伸了伸手,又重新放了下,只是摇了摇头。
……
年轻乞丐眼眶红着,看着手里那块布,看着那沾着些水汽,已经空了,但依旧紧紧攥在手里的那袋子,
“……唔唔,呜哇,哇哇哇……”
嘴里发着些声音,年轻乞丐似乎在叙说着什么。
年轻乞丐身前,那女服务员听着年轻乞丐的声音,愣愣着,看着年轻乞丐手里那块布,恍惚出神着,
“……以前,我总是在想,等我找到她,我要带她去医院,我要供她读书,我要让她好好长大……我要告诉她,姐现在有钱了,姐能养活的起她……跟她说,没事儿,有姐在……”
说着话,女服务员又眼眶有些红,脸上痛苦着,伸出手,似乎想要去触碰下,那块布,只是手伸出,又顿了住,
“……唔唔,唔唔唔……”
年轻乞丐缓缓抬起了头,看向了这女服务员,伸出了手,将手里紧攥着的那块布,递向了女服务员,
女服务员见状,愣愣着,再将手往前伸了些,轻轻触碰到了那块布上,
触碰着那块布,轻轻摩挲着,女服务员愣愣站着,眼泪紧随着,再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谢谢……”
……
看了眼这年轻乞丐和这女服务员,再看了眼屋里忙碌着的警察,和涌进屋里,和警察一同转移着伤者的医生。
廉歌转回了视线,再看向了屋子通向后院的门边,
门边,女孩垫着脚,看着自己哥哥,还有女服务员,抿着嘴,干净的眼底带着笑容,
又转过头,看了看站在她身侧的两位鬼差。
“……两位哥哥,谢谢……我们是不是要走了……”
眼底笑着,浑身怨气已经消散,女孩看着两位鬼差说道。
闻言,两位鬼差相继低下头,看向了这女孩,紧随着,又转过头,看向了廉歌。
再看了眼两位鬼差,和那小女孩,停顿了下目光,廉歌转过了视线,看向了旁侧院门外。
“……那天师,我等就先下去了。”
两位鬼差会意,躬身朝廉歌说道。
闻声,廉歌没转过头,也没应声。
两位鬼差伸手擒住了女孩的肩膀,往后退了两步,
女孩转过头,眼底笑着,再看了看自己哥哥。
紧随着,两位鬼差连带着那女孩,消失在屋子里。
……
再顿了下,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之前那处,
又转回目光,看向正低着头,望着那块布的年轻乞丐和那女服务员,
也没出声再多说什么。
清风透过敞开着的院门,屋门,吹进了屋子里。
一众警察正忙碌着的屋子里,却愈加显得安静。
……
踉跄着,踩着坑洼的水泥路,老乞丐往前走着,低着头,失神着,
“……爷爷,你看那个老爷爷好奇怪啊。”
“……不要伸手去指别人,这样不好……”
“……哦,我知道了,我不指了。”
“……真懂事,晚上想吃什么啊,爷爷给你买……”
沿途的行人避让着这老乞丐,远远地便绕了开。
一对爷孙从路对面,说着话,走过。
老乞丐闻声,停下了脚,抬起了头朝着那处望去,
浑浊的目光透过散乱的头发,看着那牵着自己爷爷手的小孩,目光恍惚着。
“……老爷爷,你饿么,这个给你吃。”
就在这时候,老乞丐身旁,一个牵着自己父亲手,从旁边走过的个小孩踮起了脚,往老乞丐伸着手,
手里提着个小塑料袋,袋子里装着几个热气腾腾的包子,
孩子父亲在旁边,笑着,看着自己孩子。
“……谢谢,谢谢……”
没有伸手去接那袋包子,嘴里一遍遍念着,老乞丐踉跄着,再往前走了去。
小孩在身后,伸着手,有些奇怪地看着老乞丐。
……
“……警察同志,我们能去看看,看看我妹妹吗……”
屋子里,年轻乞丐和女服务员走到了警察身前,女服务员出声说道,
“……这位先生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
领头的中年警察闻声,先是转过头,看了看年轻乞丐和女服务员,又再沉默了下,
“……两位节哀……”
“……如果两位想再看看自己亲人的话,我可以让人带两位过去,只是……毕竟已经被埋在地下这么长段时间,可能已经……”
“……不管她怎么样,我都想再看看她。”
“……行。”
……
“……小心着点。”
屋后,几名警察小心着,从坑里往外移出着尸体。
年轻乞丐和女服务员望着地上摆着的那具尸体,目光恍惚出神着。
看着那熟悉的衣服,年轻乞丐眼眶红着,愈加攥紧了手里的东西,
女服务员望着,眼神有些恍惚,
“……和我想得一样,是该长这么大了,是该长这么大了……”
呢喃着,女服务员一遍遍重复着。
紧随着,又再渐渐沉默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