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brv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一把砍刀平大唐-第一千八百二十章聰明的隋韋斯相伴-i749z

一把砍刀平大唐
小說推薦一把砍刀平大唐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聪明的隋韦斯
隋韦斯逃命过程中,其实是经过了千辛万苦,同时他还说服了许多人。
那个隋韦斯就是有一种说服那个陌生人的能力,这个能力是他天生的,否则他不可能被大唐的商人,和大唐的军官毕恭毕敬的对待。
不得不说,这个也是一个本领,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许多人都会有自己的长处,只是他们没有发觉而已。
那个凯瑟琳她就擅长于训练佣兵,和野外生存,只是许多人他们现在都认为那个打击黑梅梅的海军舰队是重中之重,所以参加那个围猎黑梅梅海军舰队的人很多,相反参加那个凯瑟琳佣兵学校的人不像以前那么多了。
隋韦斯本来准备和那个凯瑟琳合作的,可是现在那个凯瑟琳的佣兵学校不怎么样了,他只能自己想法子。
隋韦斯回到了那个汤章威的阵营中之后,那个汤章威的盟友郑花花想叫他回去,可是那个隋韦斯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回去了。
他决定在那个大唐的土地上住下,隋韦斯觉得在海上漂泊的日子太可怕了,大唐的贵族们他们可以利用那个盖亚大陆的资源发财。
汤章威对隋韦斯不错,他给了隋韦斯土地,因为他要对隋韦斯好一些,这样其他替汤章威卖命的人,他们才会感觉到自己是值得的。
隋韦斯在那个盖亚大陆上有自己的土地,他还招募了许多徒弟,不过他知道如果自己被那个土地上琐碎的小事所绑住了手脚,那他将什么事情都办不成,因此那个隋韦斯就让自己的部下帮助他将农民招募来,替他耕种那一千多亩土地。
隋韦斯对这些农民说:“你们的肥料只管下,那个种子也要用最好的,爷有的是钱,我只想看到那个高产量,你们别的事情都不用管,只要能够将那个产量提高就行。”
那些在隋韦斯土地上耕作的农民,他们因为那个隋韦斯赚到了钱,所以他们可以在那个土地上用那个最好的肥料。而这些东西,那个普通的农民他们是用不起的,因为那个隋韦斯土地上的农民他们得到了补贴,而那个普通的农民他们却只能汗珠子摔成八瓣,然后在土里刨食。
这个世界就是那么奇妙,每个人都有有着自己的命运。
那个替隋韦斯做工的人,他们得到了命运的青睐,他们嗅到了命运的玫瑰。在隋韦斯的眼里,那些鼓吹粮食重要的人他们只看到了事情的一面,另外一面是那个经商的人,他们可以将粮食均匀的分到所有人的手里,那些人都可以得到他们该得的那一份口粮。
隋韦斯之所以自己能够发家,和他聪明的头脑,和超强的意识是分不开的。
隋韦斯觉得自己不比其他人笨,他相信自己也可以,事实上在那个隋韦斯在大唐也确实分到了一些产业。
那个隋韦斯开始在自己的土地上经营生意了,因为他知道土地虽然是财富的根本,可是只懂得那个土里刨食那是一辈子没有出息的。
汤章威给隋韦斯分了一千亩土地,和一个豪华的宅院。
那个宅院附近有那个费雪纯开发的宅院综合体,这个意思就是许多人共用那个景观池,和一个私家园林,当然这一切都要花钱的,有些购买那个费雪纯宅院综合体的人是因为自己有钱,有些人纯粹是跟风。
在那个宅院综合体里,那个绿化做的确实不错,许多人都在看着那个池子里的锦鲤和假山,同时他们这些人还盯着那个歇息的板凳和桌子发呆。
当那个费雪纯他们这些人看着那个宅院综合体力的绿化感到高兴时,其实那个宅院综合体里的绿化也带来了问题。
因为,那个绿化会给那蚊子,以及苍蝇,还有老鼠带来藏身的机会。
那个蚊子铺天盖地而来,那些在农村里喝水的水牛,他们会碰到这种情况,现在是那个普通人碰到这种情况了。
当那些坐在宅院综合体板凳上的人,想休息的时候,他们就受到了这些蚊虫的打扰。
那个宅院综合体里的仓鼠,褐线鼠,以及各种各样的大灰鼠,一共一百多种老鼠都有可能藏身于那个绿化景观池里。
那个隋韦斯感到机会来了,他立刻开办了一个灭鼠营。
同时,他还弄了一个射击训练营,那个盖亚大陆上战争很多,许多人他们都行参加那个射击训练营,可是要想将那个农民和小市民变成射箭高手,那个也是很费力的。
所以,那个隋韦斯就让自己旗下的人将那个这些人拉来,然后让他们射箭。当这些人他们射箭的时候,那个隋韦斯就将他们拉来射击老鼠。
当然,那个隋韦斯将那些人放到了宅院综合体之后,他会让人拉出一条警戒线。
当那些人他们看着那个老鼠被射杀之后,他们有一种别样的满足。
在那个老鼠被射杀的时候,那个隋韦斯雇佣的那些医生,和郎中们也开始行动起来了。
这些人,他们将那个可能被死老鼠传染的人隔离起来。
当然,这些人的住宿,他们吃的饭都是要收钱的。
那个隋韦斯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在这些人住的地方周围,用生石灰撒上一圈消毒,然后他们这些人再将那个这些人住的地方给彻底封闭,只留一个送食品和水的通道。
这个隋韦斯还是很聪明的,什么钱都被他赚了。
事实上,那个常知明作为一个大唐的将领,他的智力肯定要比那个胡兔兔这样一个家庭妇女高许多。
只是那个胡兔兔就是不肯承认那个常知明的聪明头脑罢了。
那个隋韦斯,他靠着那些各种各样的生意发了大财,修建了自己的城堡,现在他的生意红火,让那个霍子伯他们这些人都十分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