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eke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大明之雄霸海外 起點-第2010節 海鎖堡壘的城牆看書-y444i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仗打到现在,东南军上上下下都很清楚这是一场不义之战。
他们的老大怀着征服世界的信念,穷兵黩武,向着与东南国本土相隔重洋,本来与他们是风马牛不及的奥斯曼帝国发动了血腥的战争。
但东南军必须奉陪到底!
除了颜常武给予的报酬丰厚之外,关键是颜常武与他们同在。
身先士卒的好处尽显无遗,他的无敌光环笼罩下,官兵们卖命冲锋,让悲愤交加的包头佬铩羽而归,尽尝当年他们给予各国、各族的绝望时的噬心痛苦!
东南军战列舰的炮弹与炸弹不断袭来,他们的攻势异常凶猛,炮弹和炸弹象泼雨飞射,象是要把堡垒给掀翻一般。
但海锁堡垒在炮轰的颤抖中依旧屹立,并还以颜色!
哈立德·奥利夫帕夏下令开炮还击,早已经按捺不住的包头佬炮手们怀着对东方来的异教徒的深仇大恨,点燃了导火索,炮弹纷纷出膛。
按照军官的指示,他们集中火力轰击冲前的东南亚36号舰,
炮弹在追逐着它,水柱在它前后左右爆起,更把它轰得船身象发羊吊般颤抖。
要说到包头佬的炮手也有本事,炮弹打中得很多。
打得东南亚36号舰这里穿洞,那里破孔,有的地方被轰坍了一块。
最危险的是一枚炸弹击中了舰身接近水线位置,立即打出了一条一米长的裂隙,海水争先恐后地想涌进来,但由于舰上的损管部队相当出色,他们使用亚麻布、油灰和脱水堵住了裂隙,不让水进来。
东南亚36号舰没有退出战斗,与堡垒展开对轰。
双方居然平分秋色!
战列舰上火力强大,他们用一分钟一发的速度发射,至少同时有十条战列舰在轰击堡垒,炮弹与炸弹覆盖了海锁堡垒,到处是炮弹和炸弹,包头佬觉得哪里都不安全。
他们努力地轰击着海面上的敌舰,让他们感觉气恼的是东南军战舰依旧活蹦乱跳,大炮似失去了威力一般。
海锁堡垒装备的32磅大炮在过往显示出强大的力量,演习时一炮可以击沉普通舰船的炮弹落在了战列舰的身上似乎给它们挠痒痒一般,当然不会这么轻松,但战列舰的防护能力确实不同于普通舰船,累轰不沉,依旧四平八稳地浮在海面上。
战列舰的截面面积大,装甲厚实,小小的实心炮弹难以摧毁它。
打下去的话,还是堡垒有优势,毕竟石头坚硬胜过木头,目前则你来我往的。
包头佬在东面挨揍,自西面的头顶上落下了二枚冒着烟气的火油弹,那是岸上的东南军在发威了。
哈立德·奥利夫帕夏与副将阿拉法特·谢赫·帕夏在堡垒各处走动,鼓励士气,哈立德·奥利夫帕夏冷笑道:“别看他们的炮弹多,但他们休想对我们的城墙造成损坏。”
海锁堡垒自公元1452年建造,修建时下了本钱,仅鸡蛋就用到了百万只之数—把鸡蛋清打在泥浆中用来粘合砖石,直到现在1660年经历了二百多年,不断地修繕,往东临海的那一边城墙异常坚固,战列舰的炮弹打在上面,只留下一个印记。
众包头佬连连称是,正在得意的时候,只见得敌人一枚炮弹飞过了东面城墙,落在了西面城墙,重重一击,把城墙的城垛给击塌一角!
顿时,众包头佬作声不得!
东面城墙临海,用来封锁海峡,当时的苏丹想的是自己军力强大,对于后防线根本不作提防,不怕别人抄他的屁股。
后来因白皮舰队进攻达达尼尔海峡,这才把海锁堡垒给围了起来,但西面城墙不甚坚固—包头佬自大惯了,始终不相信自家的堡垒会遭遇进攻,对修建西面城墙不上心,加上腐败的官吏克扣工程款,肆无忌惮地侵吞公帑,造的城墙不甚坚固。
其实伊斯坦布尔对于加固海锁堡垒是认真的,毕竟这是咽喉要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拨下了不少的工程款来。
可惜在执行的时候计划走样,导致了今人制的城墙不如古人造的城墙坚固耐用。
哈立德·奥利夫帕夏的脸上变色,不由得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上午他们凭借着东面城墙力拒敌人强大的战列舰编队,下午他们就在西面城墙下方见到了东南军摆出了三门伊城大炮令所有见到的包头佬为之心惊!
伊城大炮口径超过800mm,威力强大,正是攻坚利器。
哎哟,我们堡垒小身材,怎么能够经受得起这样巨炮的轰击!
阿拉法特·谢赫·帕夏二话不说,大叫道:“集结部队!”
被哈立德·奥利夫帕夏止住他道:“你干什么?”
“出去破坏他们的大炮!”阿拉法特·谢赫·帕夏说道。
哈立德·奥利夫帕夏悲哀地道:“你出不去的!”
是的,东南军早已有备,他们在外面挖了深深的壕沟,放置了火枪方阵以掩护大炮,冲杀出来的包头佬必将有是有去无回。
包头佬唯有眼睁睁地看着东南军把巨炮架到了四个倾斜的水泥炮座上,炮口端抬高,指向海锁堡垒。
他们设置了两种方案,一种是坐地,即地上挖坑,把巨炮后端入坑,另一种则水泥座顶着巨炮后端。
军工们就象辛勤的蚂蚁般忙碌着,使尽全力,想让大炮早点就位。
是夜,东南军点起了篝火,大堆的火让包头佬心生嫉妒,他们整个堡垒都没有这么光亮过!
东南军还发射了烟花,发射上天,就有小降落伞带着灯火晃晃荡荡地落下,照亮下方。
到了今时今日,军用烟花造得非常粗壮,带出的小降落伞更大,留空时间更长,照得更亮。
一夜无话,第二天,东南军以密集的方阵聚集在海锁堡垒的西面城墙外,等着与包头佬开派对!
“轰!轰!轰!轰!”三声巨响,三颗炮弹拖着长长的烟气,如天外游龙,矢矫而至,射向了海锁堡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