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v28有口皆碑的小說 唐朝貴公子 txt-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鑒賞-v52k8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陈正泰现在也没心思去找太子。
只能让人四处寻访,现在搜索的范围,已经不再是二皮沟范围了,而是长安城中也要开始暗中搜索。
这太子许多天没有音讯,是挺让人着急的。
陈正泰只能派人出去寻,他暂时无暇顾及太子,对于陈正泰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长孙家绝对是一个十分不容易招惹的家族。
至少在贞观年间,长孙家族已至如日中天的地步。
所以……想要对付他们,就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因此陈正泰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分心。
次日……
钢铁的价格开始骤降,随即……疯狂的暴跌。
这疯狂的暴跌……瞬间引起了交易所里的恐慌。
陈家的钢铁股一泻千里。
当然……其他相关的股票也好不到哪里去。
长孙家族早在一个多月前。
就拿出了一半的股份在二皮沟上市。
毕竟……有钱拿……而且一旦挂出,还可以让自己的身价水涨船高,谁不稀罕这样的好事?
这个世上无论谁,对钱财的诱惑力还是很心动的,钱财的诱惑可以说很多人都是无法抗拒的。
长孙铁业……一度在交易所中揽金不少。
可就在一日之间,长孙铁业的股票便掉出了发行价。
这一下子……许多人疯了一般开始抛售钢铁股票,而随即……整个长孙家族的人都懵了。
要知道,长孙家族的铁业价值可超过了六十多万贯,乃是非陈氏上市股票中的翘楚。
这长孙家发行了近三成的股票出去,手中还握有七成,而且前些日子钢铁的行情好,股票一直都水涨船高,不少长孙家族的人都挣了不少钱。
原本这都是令人高兴的事。
可一日之间……这股票开始大量人开始抛售。
卖出的人相互践踏,以至于开市到收市,价格竟跌了两成。
这对于许多人而言,是极可怕的事。
而对于整个长孙家族而言,也被这当头棒喝,打懵了。
上市的时候……所有的股票并非是掌握在长孙无忌一房手里,毕竟长孙家族虽为一个整体,却是分了许多房,单单长孙无忌这一支,就有五房,何况……还有其他的族亲,涌现出来的人才更是如过江之鲫。
现如今,长孙无忌虽为家主,可长孙家的股票,却分散在各房的手里。
现在市面上都在抛售长孙家的股票,市场上的传闻……往后只怕还要继续暴跌,在这种情况之下不少族亲手里握着大量的股票,他们现在俱是慌了,已经想要抛售了。
自然,长孙无忌预感到了这种风险,一旦自己的族亲也跟着抛售跳船,到时……只怕长孙家的铁业将更加一钱不值,而且……大量的股票出现在市面上,是极有可能被人暗中收购的。
真到了那个时候,人家握有的股票比长孙家的人要多,这岂不是自己的祖产要落到别人的手里。
他开始有些急了。
若是换做从前,长孙无忌一定会采取其他的措施,长孙家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又有长孙皇后作为靠山,可不是闹着玩的。
只是现在……他是有苦难言,陛下刚刚狠狠敲打了他长孙无忌,这个时候任何的举动,都可能遭致皇帝的反感。
现在……只能先顶一顶。
“想办法,回购市面上的股票,拉台一下。”长孙无忌将各房的人都叫了来,随即看着这些叔伯兄弟,神色冷峻地说道:“我们阖族俱为一体,铁业乃是我长孙家的祖产,乃是家族的基业,谁若是这个时候敢出清家中的股票,家法伺候。”
各房的兄弟叔伯们一个个噤若寒蝉。
他们此时心里也急,就怕继续跌,若是这样跌下去,手中的股票就越来越不值钱了。
可是从情理上来说,他们是不能卖的,只能咬牙坚持。
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长孙家族的人此刻要团结一致,度过难关。
果然到了第二日,铁业继续暴跌,原先七十万贯的市值,居然只短短两天,只剩下了四十余万。
市面上人们抛售的更加厉害,哪怕是长孙家开始拿出钱来回购……也无济于事。大量的钱财送进了交易所,可结果却依旧无法止住颓势。
更可怕的是……长孙家的铁业生产和销售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了。
先是销售。
陈家那边在贱卖钢铁,大量的商贾蜂拥跑去那里收购。
而长孙家的钢铁价格高,自然无人问津。
可是一旦降价和陈家的钢铁进行血拼,直接和陈家那样,价格暴跌三成兜售,这就是亏本啊,卖一斤铁还得倒贴你钱。
这种事情谁愿意干?
陈家显然是支撑的住。
可长孙家哪里有这么多钱。
钢铁卖不出去,便只能堆积在库房里,那么生产该怎么办呢?
这铁矿还是源源不断的采掘出来,匠人们可是每日都在炼铁的啊。
难道全部停工?
一旦停工,匠人们和劳力失去了生计,势必要被人雇佣走,等将来开工的时候,哪里还去寻人?
何况……现在市场疯狂的被侵蚀,又哪里还有翻身之日。
几乎所有的商贾,都已看出来了,长孙铁业要完了。
因为生产一天就亏一天的本,不生产依旧还是亏本。
每一天……都得拿出大量的钱去填入这无底洞里。
而股票这边……又是一个无底洞,想要将股价拉台起来,填入多少都无济于事。
可一旦放任……价格又是暴跌。
长孙无忌这个时候有些慌了手脚。
因为他发现……长孙家储存的现金也开始出现了问题。
长孙家附近的土地,开始大量的见面佃租。
长孙家在各地的铺子,但凡是做买卖,对面立即开一家同样的铺面,同时激烈的竞争。
甚至是长孙家想要卖一些田产补回一些资金,似乎也无人问津,因为很多人开始回过味来,这似乎是京中两大家族的竞争,这个时候,千万别掺和,到时殃及了鱼池,在双方没有分出个胜负来,还是事不关己为好。
长孙家虽然是豪族。
可问题在于,二皮沟也很不好惹啊,谁不清楚,陈正泰这二皮沟的背后,有大量皇家的股份,鬼晓得是不是陛下在背后的操盘,或者……可能是太子……
宫闱之中的事,你去掺和,这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长孙家人已经慌了。
到处都需要开支,可是进项一丁点都没有。
原先日进金斗的所有买卖,现如今都在亏钱,偏偏你又不能关门,一旦关门,则是灭顶之灾。
可怕的是……越是在这个时候,各房之间已经开始有私心了,不少人开始私下里储蓄钱财,因为谁也不清楚,到时长孙家会不会遭受重创,留着一点钱,以防万一更好。
结果便是更加的雪上加霜。
府库中的钱财已经一空。
而股价继续暴跌,市值竟只剩下了二十多万贯。
想当初,这长孙家何至于到这个的地步,就算不上市,这偌大的产业,也不是这个价啊。
“撑不住了。”此时找上门来的,长孙无忌的四兄长孙安世,长孙安世脸色铁青,他已经察觉到……陈家对长孙家动手了,因此他焦虑地对长孙无忌说道:“现在每日……咱们都需拿无数的钱填进窟窿里,可怕的是……这个窟窿,根本看不到头啊,再这样下去……真要散尽家财不可。无忌,都到了这个份上,这陈氏欺人太甚,理应立即给予一些教训。”
长孙安世义愤填膺,他所谓的教训,当然不是指矿业这一方面,而是指在其他的层面,长孙家族的人不是吃素的。
长孙无忌此刻却显得很谨慎:“四兄,你看这陈正泰如此气势汹汹,气焰如此的嚣张,才是愚弟现在最担忧的事啊,老夫算是看透了,陈正泰敢这样做,一定是有所凭借,那么……站在他背后的人是谁?愚弟现在不想去想,更不敢去想。前些日子,陛下当众狠狠敲打了愚弟一番,相较于从前,显得很不客气。”
长孙无忌是个心思很深很缜密的人。
他当然不会觉得这个事是这样的简单,他陈家算个什么东西,面对权势滔天的长孙家,难道只是大力出奇迹,莽就对了?
不对,不对……或许……陈家只是站在了台面上,那么台面下的人又是谁?
他不敢想,这个时候,在其他方面对陈家任何的动作,都可能曝露出长孙家的底牌来。
譬如……发动无数门生故吏对陈氏进行打击。
一旦发动了这么多人,那么陈正泰背后的人一定会想……好啊,原来你们长孙家笼络了这么多人,你们难道还想造反吗?
长孙安世急了,一双眼眸里满是担忧之色,他捶胸顿足,很不甘心地说道:“难道就这样听之任之?无忌啊……我实话和你说,现在各房都已慌了,已有不少的子弟,开始暗中售卖手中的股票了,再这样下去,这祖宗的家业,岂不是要葬送在你我的手里?”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