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陽而生》大部分是熊頓生平真事


《向陽而生》大部分是熊頓生平真事

2015年,改編自同名漫畫的電影《滾蛋吧!腫瘤君》引爆全民淚點。五年後,由其主人公熊頓的真人真事改編的電視劇《向陽而生》播出。與電影不同,這部40集的長篇作品不僅“記錄”了熊頓(蔣欣飾)抗癌的全過程,也豐富了對其成長經歷、環境,身邊朋友的故事描寫,更全面展現熊頓積極樂觀的精神來源,以及她正能量的影響。但也有觀衆認爲,劇中熊頓與林醫生(高偉光飾)的感情戲略多。該劇導演劉家成在接受新京報獨家專訪時坦言,拍攝這部戲最大的挑戰是“度”,如何拿捏“悲痛”與“樂觀”的分寸,“抗癌故事無法避免要展現熊頓的痛苦,她最後的離去,但如果只有這一面,觀衆會感到非常沉重。我們還是希望呈現溫暖和希望。”

改編

曾前往熊頓家鄉,熊爸熊媽言無不盡

接拍《向陽而生》,劉家成感受到不小的壓力。電影版珠玉在前,觀衆難免將二者進行比較。但實際上,《向陽而生》並非根據電影改編,而是與電影同樣來源於熊頓的真人真事以及漫畫《滾蛋吧!腫瘤君》,只是電影更多受到篇幅限制,“劇版是全新的創作,有充分的空間展現熊頓生前的方方面面。我們更偏重於生活流。”

爲更真實地展現熊頓的人生,開機前劉家成曾兩次前往熊頓家鄉,拜訪熊頓的父母和朋友。第一次去熊頓家的老宅,劉家成有些擔憂,不知道應該如何向兩位老人談及去世的女兒。但熊爸很早就在家門口熱情地迎接,旁邊的廣場正有一羣老年人在跳廣場舞,其中穿着最豔麗的就是熊媽。“熊頓的性格有一部分就是遺傳自父母,熊爸熊媽都非常豁達樂觀,他們以自己女兒的精神爲自豪。熊頓最後一次畫畫,最後一次接受採訪,包括復發時候的情況,我有所問,他們一定有所答,毫無避諱。這也讓我們一下打開了心結。”

在老宅裏,劉家成看到了熊頓的臥室,屋內打掃得乾乾淨淨,擺放的東西幾乎跟她生前一樣,除了一張醒目地掛在牆上的遺照,很難想象住在這裏的女孩已經故去。房間裏有一張非常大的雙人牀,熊爸跟劉家成說,熊頓每次回老家,閨蜜們都會過來找她,玩到半夜都不走,然後大家就擠在一張牀上睡覺。

從熊頓老家的宅子,熊頓上過的幼兒園、小學,到她生前最喜歡的餐館,劉家成把熊頓短暫一生中最珍貴的回憶都梳理成故事脈絡,以閃回的形式加入到劇情的後半段。 “我們這部劇大部分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

演員

國安VS上港首發:傲骨PK胡爾克 比埃拉巴坎布缺陣

有流量只給80天檔期被拒

在《向陽而生》中,蔣欣突破了以往成熟、幹練的職業女性形象,剪短了頭髮束到耳後,飾演了性格大大咧咧,樂觀堅強,嘴裏總是時不時蹦出腦洞大開金句的抗癌女孩向陽,筆名“熊頓”。劉家成第一次見到蔣欣是在另一部劇的片場,她私下總是嘻嘻哈哈,很快就能把大家融合到一起,性格也非常直爽大方,沒有任何扭捏做作的姿態。“這種清新自然的感覺,就是我腦海中的熊頓。”

在蔣欣之前,劉家成也接觸了不少女演員,其中不乏有流量的年輕演員,但很多條件令他無法接受,例如《向陽而生》需要拍130多天,但對方只能給80天的檔期,“我覺得作爲領銜女一號這麼重的戲份,只給80天,拍出來的一定是‘行活兒’。熊頓這個角色需要體驗,需要沉浸,需要在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受任何干擾。”

據悉,蔣欣在《向陽而生》劇組待了近四個月,而熊頓這個角色也極大考驗了演員對演技的把控力——樂觀面對病痛和生活,但不能過於大大咧咧,好像不拿生死當回事兒,那就太假了。這種快樂不能“裝”出來,而是自然而然才能令人信服,“蔣欣把這些點拿捏、把控得特別準確,一點也不過分,這是她這次最大的成功。”

細節

痛苦要“適度”展現

《向陽而生》也在一定程度對《滾蛋吧!腫瘤君》進行了改動和再創作。首先是熊頓的“滬漂”身份,該劇用兩集左右的篇幅,詳細講述了熊頓患病前在上海艱難打拼、被前男友劈腿、漫畫不被重視的經歷。

劉家成希望通過熊頓“滬漂”,映射當下年輕人節奏快、工作忙、生活作息不規律的現狀。“我們這一代習慣性認爲,年輕人吃不了苦,受不了罪,比上一代人差遠了。但實際上年輕人的生活工作壓力,要遠超過過去一代。”劉家成不希望所有的筆墨都着重講述“病”,而是通過生活多方位的展示,讓觀衆看到年輕人對待生活就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態度。

《向陽而生》的第二個改編則是爲熊頓“實現”了美好愛情。在《滾蛋吧!腫瘤君》的漫畫中,熊頓真實記錄了她與主治醫生的日常,也把自己生前對愛情最美好的憧憬,寄託在這位全力救治她的“白衣天使”身上。而在劇中,劉家成把熊頓的憧憬變成了現實,讓她真正和林醫生談了一場短暫卻甜蜜的戀愛,且整個感情線幾乎貫穿整部劇始終。

“這個戲是一個抗癌的故事,無法避免要展現熊頓的痛苦,她最後的離去。但如果光展現這一面,肯定會讓觀衆感到非常沉重。我們還是希望呈現給觀衆的是溫暖和希望。所以把愛情美好一面也加以詳細的展現。”

煽情

刪掉一些過度悲傷的戲

劉家成在片場曾經“失控”過。那場戲,熊頓的癌症又復發了,她去一個巨大儀器裏做放療。她的身體變得很虛弱,已經走不動了,只能由爸爸揹着她。鏡頭裏熊爸瘦弱的身軀揹着女兒,在醫院走廊塌着背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熊頓在爸爸的背上唱了一首小時候常聽的兒歌,劉家成一瞬間酸了鼻子。

以信息安全合規驅動 墨跡天氣大數據集羣通過工信部信通院測評

《向陽而生》有很多這樣觸及淚點的情節。例如熊媽剛得知女兒患癌,在店裏讓店員挑最好的滋補食材,回去給女兒熬湯。全程熊媽面無表情,但失焦的眼神裏是無助和悲傷。不少觀衆被這個情節打動,但也表示有些不敢看這部劇,擔心接收到過於悲傷的情緒。

曾經平臺方也向劉家成提出同樣的疑問,但劉家成表示,《向陽而生》主題是“溫暖希望”,而並非製造煽情和悲痛,“在後期我們剪掉了一些戲,也是希望這部劇不能過度娛樂化,也不能過度悲傷,避免讓觀衆越看越難受,生活已經那麼不容易了,我們必須得考慮到這一點。”

中國房屋租賃人數超2億 外來務工人員租房需求旺盛

在最後一集的下半集,劉家成將劇組去熊頓父母家探訪的過程,剪輯成了一段小的紀實片。最後一個鏡頭聚焦在熊頓的墓碑,她的父母摘抄了熊頓漫畫裏一句話,當作女兒的墓誌銘——我願用微笑爲你趕走這世界的陰霾。

(記者 張赫)

大衆邁騰價格多少錢 家家戶戶出行必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