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6d45火熱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討論-第664章 你見過我的丈夫嗎?讀書-zccxi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几日后的下午,李恒宇在海滩上玩沙子。穿着粉白色、下方带褶子的平角式泳衣的姚可馨则光着双脚,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小铲铲半蹲在一旁辅助他。
“恒宇哥,这里这里,”她兴奋的提示李恒宇,试图让眼前这座巨大沙堡变得更为完美。
李恒宇点头,随手抓起一把沙子按在她刚刚所说的地方,略微修正一番,城堡的高塔顿时就出现了。
哪怕是沙子做成的,看起来也是异常的气势磅礴,惟妙惟肖。
“差不多了,回去吃饭吧。”他拍拍手,望着眼前已经基本成型的作品。
不止是今天,甚至就连前几天都是一样,每一天他几乎都是跟姚可馨在沙滩旁利用堆沙堡消磨时间。
当然,这还是姚可馨自己提议的。
若非是她,恐怕李恒宇现在还在屋子里躺着。
“好。”姚可馨乖巧的把地上使用到的工具收拾到一个袋子里,交给李恒宇,自己则提起自己先前脱下的小凉鞋。
随即,不知想到什么,她小巧可爱的脸庞上闪过一抹担忧。
“恒宇哥,都好几天了,咱们一直在这边玩,真的没关系吗?”
就在她们俩堆了几天沙堡时,郭子衿以及武清欢两个小组可是一天都没停歇,一直都在外面跑来跑去的搜寻线索。
她虽然不如郭子衿那么在意输赢,但是如果可以,她也希望李恒宇是几人里最优秀的那个。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自从散会后就待在房间不出来,怠惰的玩着手游,若非姚可馨叫,他恐怕已经在房间里发霉了。
“没事。”只听见李恒宇神色平淡的说道,“不要心急,线索很快就会送上来。”
“送上来吗……”姚可馨小声到,心中徒然升起一抹期盼。
此时他俩已经快要走出沙滩的范围,她连忙将自己小脚上的沙子拍掉,换上凉鞋后确认手中没有残留的沙子,这才重新牵上李恒宇的手。
海风习习ꓹ 脱离了城市的喧嚣,放眼望去ꓹ 此处除了他们俩以外,似乎便不再有任何人存在,他们便是这世界的唯一!
就仿佛伊甸园内的亚当与夏娃ꓹ 他们两人当初应该也是这样的感觉吧,能自由自在的漫步在天地之间。
想到这ꓹ 姚可馨不由偷看眼身旁的李恒宇,却发现对方比自己要高出不少。
哪怕她已经开始长个子ꓹ 但前面拉下的时间毕竟太长ꓹ 再加上女性先天上大多也不如男性长得高,所以她目前与李恒宇相比,还是要差上不少。
(恒宇哥,)她心思一动,悄咪咪地踮起脚尖,海拔瞬间便缩小不少。
(这样的话,或多或少也更接近恒宇哥一些了吧?)
(要是谁看见ꓹ 是不是也会率先认为我们是情侣呢?)姚可馨心想,白嫩的脸庞上宛若夕阳西下的天空ꓹ 布满红霞。
可惜ꓹ 两人之间这份静谧并没有维持多久ꓹ 刚一出沙滩范围ꓹ 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呼声。
“恒宇,看样子ꓹ 你今天还是去玩沙子了!”
“都第四天了ꓹ 再这样做ꓹ 是不是想要将胜利拱手相让?”
“我肯定是不介意的,就怕你到时候不服输。”
洪荒大聖之縱橫異世
“还是说ꓹ 打从约定定下,你就从心底暗暗祈祷能输掉比赛,被身为美少女的我随意驱使?”
不用抬头看,李恒宇也知道能大庭广众之下肆无忌惮的说出如此虎狼之词的人,除了郭子衿以外,大概也不会有第二个。
也多亏葛莱蒂丝几乎将周围人驱逐完,临近傍晚的沙滩附近除他们以外,根本看不见第二人。
菊開天下 令留春
就连居民楼中基本也漆黑一片,不见人烟。
若是胆子小一点的,夜晚恐怕都不敢独自上街。
但郭子衿显然并不属于这类人,有人时她是“完美女神”,没人时,喜欢恶作剧的小恶魔本性便暴露无疑。
这不,趁着四下无人,就臭美的大声说明自己是美少女这一事实。
“子衿,你脸皮越来越厚实了。”他无语道。
可是,这点程度的攻击对已经习惯与他对话的郭子衿而言,只不过是不痛不痒的程度,甚至根本就不能让她感到羞恼。
“哼哼,”她混不在意的得意地笑着。
“现在就暂且让你嚣张两天,等我确认手中这条信息的准确性后,胜利必然是属于我的!到那时,我可得好好的命令你一番,以回报你今天大言不惭的态度,居然敢如此对我说话,真的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在这之前,恒宇,你就清洗干净身子,享受自己最后的时光吧!哈哈哈哈!”郭子衿双手叉腰,表情异常的嚣张。
前两天还不是这样,看来可以肯定的是,她确实如她所说,通过某种手段获取到某个重磅的信息。
“那么,你所谓的这条消息是什么?”李恒宇顺势问道。
“那当然是……”说到这,郭子衿看似得意的表情立即消失,抬起头,不屑的看了眼李恒宇,随后又冲他做个鬼脸。
“怎么可能告诉你!”
“没用的,恒宇,这一招已经过时了,对我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说完,眼见李恒宇威胁式的举起手,郭子衿连忙一扭头,居然也不等他们,便率先朝旅馆跑去。
她也有自知之明,越担忧李恒宇会恼羞成怒,不讲武德的直接对自己出手。
攜美向仙 剪刀石頭布
“略略略,笨恒宇,打不上我!”
类似的事情之前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吃一垫长一智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平日若类似情况下她继续在李恒宇面前嚣张,其实也都是故意为之,纯当是在玩。
可现在,为了取得最终的胜利,权衡完轻重的她可得节省时间,节省精力,杜绝意外发生。
等她走远后,仍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姚可馨有些担忧地望向身旁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李恒宇。
“恒宇哥?”她欲言又止。
郭子衿欢快的简直都快要飞上天,这就说明,她对自己手中的讯息可以说是自信至极。
相比较之下,自己两人这几天却几乎是毫无进展,每一天就光在沙滩上玩沙子了。
但是,李恒宇并不心急,不如说,目前为止的一切都算在他的掌握之中。
拥有“完美女神”作弊的郭子衿,能够从旁人处获得线索,并不是意外的事。
豪門閃婚之老公兇猛 鴻無
而且,如果他没有猜错,武清欢那边差不多也要有些收获了才对。
即便林落雪尚且稚嫩,可武清欢仍旧不能小窥。
“小心点,她来了。”李恒宇话音刚落,附近空气仿佛都开始凝结。
她?
姚可馨没理解对方的意思,下意识朝四周看去,还以为是又遇到除郭子衿以外的谁。
袁術天下 銀苑書生
可惜她想错了,李恒宇口中的她,并非是她认识的人,而是一位穿着雪白睡裙,神色迷茫的长发女子。
“恒,恒宇哥?”想到某个传言,再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阴冷气息,姚可馨红润的脸蛋瞬间变得煞白。
她情不自禁朝李恒宇靠拢,似乎只有待在他身边才会感到安全,浑然忘记自己现在也是一位ss级的强大异能者。
刚看到这位女子时,对方似乎距离自己两人还很远,可是,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女人便来到两人身边。
与此同时,一股诡异的恶臭伴随着海水的腥味直扑姚可馨的鼻子,熏得她立即用空闲的手捂住口鼻,躲在李恒宇身后瑟瑟发抖。
“请问,”女子的声音尚且清脆妩媚,虽然脸庞被长发遮掩,但从睡裙下曼妙的身材也能令人对她的面孔产生无限的遐想。
“你看到过我的丈夫吗?”
“他走丢了,我找不到他了。”
看不到脸,自然也看不到眼睛,但李恒宇能够感受到,被黑发遮挡的脸庞下,有什么东西在若有若无地盯着自己。
跑男之娛樂生活 夢想的時光
“没有看到。”李恒宇摇头。
听到这话,女人身上突然爆发出浓郁的哀伤,这股情绪,仿佛能引起她周身人的感情共鸣,让人忍不住对她产生怜惜。
她伸出双手捂住面庞,小声的呜咽起来。
这双手手指纤细,骨节分明,可肌肤的颜色却有些不正常,充斥着一股不健康的惨白。
“好心的人,你能帮我寻找我的丈夫吗?如果找到,我一定会给你合适的报酬!”
顿时,姚可馨的颤抖更加严重了,结合前面看到、感受到的一些东西,她几乎已经可以确认,面前女子便是几天前孙长瑛口中所说的那个人!
没想到,在郭子衿跟武清欢尚且没腾出手找对方的时候,对方却抢先一步找上李恒宇。
由此看来,或许当初郭子衿提议让李恒宇去当诱饵的建议也有不少可行性。
感受到身旁姚可馨内心的惊慌与恐惧,李恒宇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面前女子的问题,而是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姚可馨的小脑袋,给予她无言的安慰。
人总是有擅长与不擅长应付的东西,对姚可馨而言,她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东西了,所以会表现的如此不堪,也情有可原。
似乎是发现李恒宇没有搭理自己的想法,女人身上的悲意越发沉重。
“好心人,你可以帮我寻找我的丈夫吗?”她再度开口恳求,声音中没有一丝不耐。
“没有时间。”李恒宇冷漠地拒绝。
那女人明显一愣,根本没想到李恒宇居然会如此果断坚定的拒绝自己。
要知道,她可是具备蛊惑的能力,能够让他人情不自禁地遵循自己的话。
“这样也不行吗?”女人拨开自己的头发,露出一张看上去也就27.8岁成熟御姐的精致面孔,即使因为刚才流泪导致眼睛有些红肿,脸色也并不是那么好看,但她底子很好,看上去反而更有种梨花带雨的怜惜模样。
本以为凭借自己美丽的容颜便可成功诱惑到身前的男子,可没想到,李恒宇还是坚定的摇摇头。
“我说过,没有时间。”
女人手中动作一顿,她抬起眼,终于是第一次正式打量起李恒宇。
綜漫之只要有妹妹就夠了 懶楊
当她的眼睛落在李恒宇脸庞上时,能很明显看出她整个人都陷入一阵短暂的痴呆之中,紧接着,一股夹杂着震惊、喜悦、悲伤与难以置信的复杂情绪从她脸上爆发,让人根本看不清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有一点很确定,那就是李恒宇可能要被缠上了。
“老公!”一行清泪从眼中流出,女人对着李恒宇发出哀怨却喜悦的呼喊声。
她伸出双手,没穿鞋子的脚忍不住向前迈动,似乎想扑入李恒宇的怀中。
不论是神态、动作还是表情,此刻的她无疑是一位重新见到可能已经抛弃自己的丈夫的模样。
但是对这样的男人,贤惠的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责备,只有重逢后的浓浓喜悦。
与此同时,她身上莫名的那股力量也越发强大,若非是面对李恒宇这种开挂玩家,她可能已经成功了。
可惜,李恒宇只是带着姚可馨轻轻一侧,便轻松躲开她的扑击,随后,他扭过头,朝某个方向看一眼后便重新收回目光。
眼前的女人在被李恒宇躲开后,便背对着他呆立在原地,身躯微微发抖,仿佛受到某种极其严重的打击。
就算看不到表情,可猜也猜得到她脸色不可能会好看。
身后姚可馨抓住他衣服的手再度用力,精神力强大,感知敏锐的她已经发觉现场气氛的再度变化,原本只是略微有些凝滞的周遭空间,此刻却充斥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海腥味,并且随时间流逝变得越发浓重起来。
滴答,滴答。
水滴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忽然传来,可现在分明没有下雨,不止如此,夕阳还挂在天际,正缓缓的准备下沉。
“老公,你不要我了吗?”女人原先清脆妩媚得声音此刻变得有些沙哑,嗓子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就连说话都感觉有些困难。
“我并不认识你,也谈不上要或不要。”李恒宇淡淡道,哪怕气氛已经变得诡异起来,可他神态却一如既往,内心也根本没有产生丝毫的恐惧。
类似的感情,他早在几百年前融合源石后便已经彻底消失了,不论是谁,不论是何种诡异恐怖的场景,都不可能唤醒他这种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