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nqd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 愛下-第753章 心態崩了(萬更求訂閱)展示-0zool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去捞人,捞老万。
苏宇知道老万的大道在哪开,只要自己把他捞上来了,就能救活他。
如此一来,人就齐了!
至于走了的,走就走好了,谁在乎啊。
当然,如今这群人也都很凄惨,一个个意志海漂浮,大晚上的看到了,还以为是鬼火呢。
鬼火就鬼火吧!
苏宇最后叮嘱了一句:“大家都在这待着,别乱跑,我去去就来!鸿蒙前辈,无命,你们在这守着,别出了事,百战那家伙若是现在跑回来了,忽然闯进来,把我一网打尽……那就真完蛋了!”
众人不寒而栗。
通天侯忍不住道:“好的不灵坏的灵,宇皇,我跟你一起走,保留火种!”
此刻的他,这才知道居然全活着。
难怪苏宇被人打成这狗样,照样淡定,一点悲伤都没,通天侯现在觉得,在哪都不安全,人族太坏了,还是跟着苏宇一起好了。。
“你?”
苏宇一愣,你跟着我干嘛。
不过想了想,笑了,“行!刚好,我还想着,我大道断裂,可能会有点麻烦,你来了最好!”
通天侯忽然有些不寒而栗,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是不是不该和苏宇说,我要跟他走?
“走了!”
天渊界也可以开时光长河,都是无所谓的事,现在还没沉入死灵界域,在这开也一样,反正都得一路往前走,走到老万的人道那边。
……
时光长河开启,苏宇瞬间消失。
無限之穿越最強 我上灰太狼
等他走了,一群鬼火漂浮。
而人群中ꓹ 还有活人。
琪蓉忽然道:“他走了,我现在走ꓹ 无命、鸿蒙,你们会拦我吗?”
两人看向她。
鸿蒙微微凝眉:“琪王妃要离开?”
说着,鸿蒙迟疑了一下还是道:“琪王妃ꓹ 要不还是等他回来了,你和他说ꓹ 他应该不会拦……”
琪蓉无语,“我说了ꓹ 他说我欠他一条命ꓹ 先还命,还了再走!”
七煞碑
“……”
这……这就没办法了。
鸿蒙轻咳一声道:“王妃……为何要走?如今,别人恐怕也容不下王妃,作为第三代人主的道侣,百战未必欢迎你,王妃除了在这,好像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了。”
琪王妃沉默一会ꓹ 开口道:“我也不是非要走,但是我想去看看ꓹ 我当年留下的一些东西ꓹ 可否还在。”
“什么东西?”
鸿蒙笑道:“若是王妃不介意ꓹ 我可以代劳ꓹ 帮王妃取回来。”
琪王妃看向鸿蒙,半晌才道:“老乌龟ꓹ 当年我找你ꓹ 想让你帮岳刚ꓹ 你几次推脱,说上古职责所在ꓹ 不得擅离职守!如今,你倒是巴巴地跟着他,他在几方势力中最弱,难道岳刚不如他?”
鸿蒙陷入了沉思中,许久,微微点头:“大概是不如的,岳刚这人……还是差了点。”
“为何这么说?”
鸿蒙笑道:“岳刚此人,天赋不弱,九代人主,不,十代人主,无一弱者!不过岳刚没苏宇狠,没百战强,不够果决,终归还是家养的,而非野生的!”
琪蓉皱眉。
老乌龟轻叹道:“若是换成苏宇,在第三潮汐,恐怕有很多选择!当年琪王妃被处决,若是苏宇,可能会带着王妃离开,遁走,或者干脆反出人族!若是换成百战,哪怕和岳刚一样,让王妃假死,假死之后,百战也会想办法坑杀那些老家伙,而不是最后一刻,还和万族厮杀同归于尽……”
老乌龟摇头:“岳刚此人,每次到了关键时刻,都有些优柔寡断!每次都错过了最好时机!岳刚喜欢谋而后动,一旦稍有风吹草动,瞬间会终止所有计划,缺乏冒险精神……”
老乌龟评价了一下岳刚,最后道:“所以王妃若是想着寻回岳刚,或者找到他的死灵身,再次扶持他争霸诸天,还是算了吧!”
他感慨道:“有百战在,有苏宇在,说句难听的,大家可以选择的人选很多,为何要选岳刚?十代人主,就算不选这两位,选武王之子,都比岳刚强!”
“所以,哪怕王妃真找到了岳刚的死灵身,我劝王妃还是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吧!倒是王妃,现在宇皇用得上王妃,若是用不上……王妃如此徘徊,恐怕很快就会和暗影侯他们一样,被宇皇抛弃!”
琪王妃还有些消瘦的脸上,露出一抹异色,看向他,再看看命皇几人,最终叹息一声:“原来岳刚在你们眼中,如此不堪吗?”
“不!”
天師問 燕若
老乌龟摇头:“所有人主,都是一时俊杰!都是一个时代的精英,他们短短时间内,纷纷踏入天王之境,甚至天尊之境,这不是那些上古侯可以比拟的!能站出来,当这人主的,岂会不堪?然而,正因为都是天骄,才有区别,才有更妖孽的存在,遮掩他们的光辉!”
所有人主,无一不堪。
都是人中精锐!
琪蓉无言,许久没有出声,最后,却是依旧抬头看向他,“还是让我出去一趟,我会回来的,我的确要去取一些东西。”
鸿蒙皱眉。
苏宇在这的时候你不说,现在不在这,你说这话,我怎么好做决定?
放走了你,你要是告密去了,或者带着人杀来了……这里一大堆还没恢复的强者呢,一锅端了,苏宇大概能哭瞎,说完蛋,结果真完蛋了!
“王妃要去取什么?”
琪王妃沉默一会,有些心累,还是开口道:“一些伪道。”
“嗯?”
鸿蒙皱眉,什么意思?
琪王妃沉声道:“一些我当年自己收集的伪道,我要去拿回来,免得丢失了,现在还在不在都不好说了。若是在的话,可以制造一些伪道强者出来,这些伪道,都经过我的培养,相当强大。”
这不是苏宇收集的伪道可以比的,苏宇那是初始状态,没经过后天蕴养,其实都不强,大道,也需要人来培养的。
可是鸿蒙真的不好做决定。
苏宇不在的话,相当信任万天圣,万天圣要是在这,倒也可以做主一二,关键是,万天圣也不在啊。
鸿蒙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看向肥球,肥球正在扑击着豆包,光球豆包,玩的起劲。
“肥球道友,琪王妃要出去,肥球道友觉得如何?”
肥球正把光球豆包按在了爪子下面,正要咬一口,闻言抬头,狗眼中带着一些茫然,半晌才道:“啥?”
“琪王妃想出去拿点东西,肥球道友觉得可以吗?”
“……”
肥球懵了,我不知道啊。
你为啥问我?
好吧,尽管不知道情况,肥球思考了一下,还是道:“好啊,那我跟她一起去吧!”
億萬繼承者,帝少的甜妻
“……”
琪王妃看了一眼肥球,再看看鸿蒙,暗骂一声!
一群混蛋!
鸿蒙笑了起来,传音叮嘱了几句,很快,肥球摇晃着还没长全的尾巴,跟着琪王妃一起离开。
等他们走了,无命这才轻笑道:“琪王妃是不是留下了一些后手,说是取什么伪道,我倒是觉得,更大的可能是找她自己的大道,或者说……找恭王之道?”
苏宇说了,琪王妃现在修的石化之术。
而恭王,真道就是这条道。
当然,恭王的归元刀也是一绝,不知道琪王妃是不是有一些安排。
鸿蒙倒是不太在意,而是轻声道:“不知万府长能否回归……若是不能,那结仇就结大了!”
至于和谁结仇,百战、混沌一族都仇怨大了去了!
其他人都不吭声,化为光圈,四处游荡。
本尊没恢复,这些人也懒得说什么。
……
同一时间。
苏宇带着通天侯,迅速朝时光长河深处走。
通天侯絮絮叨叨的,有些不太乐意,苏宇懒得理会他。
一直走了很远,直到走到笔道那边,苏宇朝笔道看了一眼,之前自己融合的部分,此刻全部炸开了,笔道有80%的区域,现在都很混乱。
苏宇其实可以再次融道,前提是,把这乱糟糟的规则之力,给他捋顺了!
需要耗费一些时间,但是有星宇印在,先镇大道,再去梳理,其实不算太难。
足壇松鼠先生,請問要來點堅果嗎?
毕竟本就融合过一次,大道感悟在这。
“也许半个月,我就能理顺了,再次成为一位具备准王战力的强者!”
融道80%,其实只是永恒,但是笔道还是很强的,苏宇并非真正的准王,准王,一般情况下,都是融道95%以上,甚至融道99%的存在。
他融道80%出头,就具备准王战力,可见笔道还是很强大的。
到了90%,一定具备天尊战力。
95%以上,也许就具备百战这些人的战力了,堪比弱规则之主的那种。
苏宇的路,有很多,只是他不太愿意走罢了。
“笔道……”
苏宇笑了笑,这条道,自己还是可以掌控的,文明志中,也缺支笔呢!
没再多看,苏宇继续朝前走去。
走了一阵,总算看到了老万开的道了。
天门开启,一看,老万的大道,跟个活人似的,别的道是支流,老万的道,倒是有点像一个葫芦挂在树藤上。
苏宇迅速抵达,看向那大道支流,露出笑容,转头看向喘息的通天侯:“你的用处来了,老通天,来,给我搭个脚,你躺下,我踩着你去万府长的大道中看看……”
是的,当桥梁!
老万的大道,毕竟不是自己的,苏宇对人道也不算太了解,他未必可以跨过去。
有通天侯在,可以给自己当个踏板。
通天侯脸色难看:“宇皇要踩我脸过去?”
过分了!
苏宇轻咳一声:“你可以屁股朝上……”
“那我和武皇有何差别?”
通天侯愤怒:“不可以,这是羞辱我!”
“……”
苏宇无语,算吗?
有那么难堪吗?
懒得搭理他,苏宇取出文明志,考虑了一下,准备用文明志搭桥过去,刚准备搭桥,通天侯忽然愤怒道:“宇皇怎么不说话了?”
“不开个价吗?”
“……”
苏宇愣了一下。
转头看向他,通天侯比他还要愣,“宇皇为何不开价?”
星空大
“……”
开什么价?
通天侯心累,“宇皇,我为你兢兢业业地开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你要踩我过河,你若是开个王位……我可以考虑的!”
不懂吗?
我现在是侯,你允诺我一个王,我就答应给你踩过去啊!
结果你就说了一句,然后你就自己干了,都不带讨价还价的,我觉得我很亏的。
通天侯苦口婆心道:“宇皇府以后肯定还是缺个门面的,所以我想,宇皇要不允诺一个通天王给我,如此一来,我干什么都有动力了!”
苏宇失笑:“你要王位做什么?你族,就你一人,你是侯是王,有区别吗?”
“当然!”
通天侯无言了,“宇皇,你看我如今,我是侯,还是文王册封的侯!所以,我地位很高的,你看我,看到了定军侯他们,给他们面子吗?给他们脸吗?他们地位又没我高!若干年后,若是宇皇府也灭了,我作为门户,不死不灭的存在,也许,近古之后还有一个时代……那时候,我就是通天王了!后来者看到我,我都不用给他们面子的,我是新宇时代的王……”
乌鸦嘴!
“那时候,我就说,我是新宇时代,万族之皇册封的王,尔等都是低等存在……宇皇觉得,这样是不是更有面子?”
他喜滋滋道:“就像现在,我若是说,我是人皇册封的王,是不是就更有面子了?”
苏宇想了想,点头,有道理!
你要是王,别说,地位的确高。
关键是……你他么都考虑到我新宇时代灭亡的事了,是不是想太多了?
就在苏宇想这些的时候,通天侯忽然叹息一声:“其实,我想和天门、地狱之门一样,各自封印一个时代!成为那个时代的标志!”
苏宇愣了一下,忽然,头有些炸裂的感觉!
汗毛都竖起来了!
什么玩意?
他陡然看向通天侯,而通天侯也是脸色一变,忽然化为门户,躺倒在支流上,急忙道:“宇皇快过去吧……”
苏宇脸色铁青,看向他,低沉道:“你说什么玩意,刚刚的话,你再重复一遍!”
“没……”
“通天!”
苏宇冷冷道:“我听到了!”
“没有,宇皇听错了!”
他急忙道:“真的听错了!”
苏宇头皮发麻,看着他,咬牙,“天门……地狱之门……地狱之门是存在的,天门是人修炼出来的,你却是说,天门封印了一个时代,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宇皇听错了啊!”
通天侯几乎是哀怨嚎叫了,“真的没什么意思啊!”
苏宇却是脸色一变再变,咬牙道:“若是,地狱之门和天门都真的存在!地狱之门,封印了混沌时代!那天门,若是有这个天门存在,我问你,这天门,封印了什么时代?”
苏宇倒吸一口凉气:“如果,地狱之门后,是混沌时代的缩影,之后,有开天时代,有太古时代,有上古时代……上古没有终结!太古没有被封印,而是依旧存在一些痕迹,比如太古巨人族,比如武皇,都属于太古时代,唯独开天时代,几乎毫无存在感……”
“时光大道的主人,封印了混沌时代,那是谁,终结了开天时代?时光长河的主人在哪?死灵大道的主人在哪?”
苏宇吸气不断:“传说,人祖终结了开天时代,那人祖又在哪?开天时代,为何一点传说都没留下!唯独一点点痕迹残留……天门,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
通天侯的一句话,让苏宇瞬间联想到了无数东西!
傲嬌酷妃:本宮要跳槽 晴凰
而通天侯,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哀怨无比:“没有,真没有,误会,宇皇听错了!”
“你说,你想成为第三道封印一个时代的门,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和缩影!”
苏宇冷冷道:“我听到了!我在想,若干年后,是否有人可以开通天门?就如我开了天门,而混沌一族,好像在开地狱之门!我们开的门,到底是什么?就是单纯的一道门?”
“……”
通天侯要疯了,急忙道:“宇皇,不能再说了!”
“哼!”
苏宇冷哼一声,“传说,天门出,圣人出,伟人出!这个天门,到底是我们勾勒的天门,还是什么?地狱之门,连接混沌,那天门在哪?连接了什么?”
苏宇眼神闪烁:“不对,文王他们到底在哪?”
苏宇忽然想到了什么!
震动道:“人皇在时光长河中,这个我知道。地狱之门后,是混沌古兽,这个我有猜测,我之前想着,文王他们是否在那门后?”
“毕竟诸天万界,就这么大!”
“可是,你说天门……文王、武王、时光师一定都开启了天门,开天门……他们到底去追逐什么,去寻找什么,遭遇了什么敌人?天门……难道他们去追逐天门之后的开天时代吗?”
“……”
通天侯几乎崩溃了,一句话而已。
我就是有感而发的一句话罢了!
结果……结果这一代人皇,疯了啊,一瞬间联想到了无数的东西,他是疯子吗?
他脑袋怎么长的?
通天侯哀怨无比:“不要再猜了,再猜……我要倒霉了,倒大霉了!”
苏宇冷冷道:“为什么?”
为什么要倒霉?
通天侯崩溃道:“宇皇,门……也是有种族的!门族啊!我在门族地位不高啊,上面压着大佬啊!我瞎说话,我要完蛋的!”
“除非我也能封印一个强大的时代,让这个时代,化为通天门,我才有资格和大佬们平起平坐啊……宇皇,你别坑我了,我不能再说了!”
通天侯哀怨无比:“真的不能再说了!”
苏宇吸气,许久,笑了:“有意思了!若是我猜测的没错,天门是真的存在的,而且的确封印了一个时代,开天时代!地狱之门,封印了混沌时代!那太古时代、上古时代包括现在,其实都是一个整体,还没断绝传承,起码从太古到现在,还有种族存在……那就是说,你通天侯的存在,其实是为了封印这个时代,终结这个时代的,对吗?”
通天侯想哭,可怜巴巴道:“我要打门栓!”
嘴上没个把门的!
偏偏又遇到了苏宇这样的妖孽,他只是有感而发,一句话罢了,很多人都容易忽略过去,苏宇居然瞬间推导无数东西!
我他么服了啊!
我错了!
我再也不敢瞎说话了!
苏宇冷笑一声:“少废话!我就问你一句,你回答是还是不是就行!我问你,文王他们,是不是进入了真正的天门内,是还是不是?”
通天侯想哭,不吭声。
“行,不回答就是默认,我知道了!”
苏宇点头,又道:“那狱王,是不是进入了地狱之门?”
他还是不说话。
苏宇点头:“这个不好判断,也许是在和人皇那边一起……”
通天侯疯了,我他么一样不说话,你为何得出了两种结论?
你猜测的逻辑是什么?
“门……”
此刻,苏宇笑容灿烂,没有了之前的紧张,而是意味深长,“无意中,我居然知道文王他们在哪了!”
我什么都没说!
通天侯心如死灰,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我就说了一句话,半个字都没提文王!
而苏宇,再次俯视他,笑了,“你不说,是担心天门找你麻烦?还是说,文王让你不说的?古怪……你这家伙,到底是文王安排的,还是天门安排的?还是地狱之门的同伙?”
通天侯一脸悲哀,这一次,不是屁股朝上了,而是脸面呈现在躺倒的大门上,苦兮兮道:“文王当年找到我,说让我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他说,一个时代的终结,都有一道门,那门中,无数的故事,无数的传说!”
“他说,他和他的同伴们,开启了一个新时代,若是这个时代结束了,可以让我来封印这个时代,将这个时代,化为传说!”
通天侯一脸悲哀道:“可是,到现在还没终结,我很沮丧,看样子,我成不了这个时代的标志了,我想着,也许宇皇可以封印了这个时代,终结这个时代,开启新的时代,重新再来……那我,也许就可以成为一道时代之门了!”
苏宇吐气,笑了:“你怎么又愿意说了?”
通天侯苦恼道:“我怕你把我打碎了!”
“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苏宇笑了,“时代的终结,难道是人都死光了?”
戰略之父漢尼拔的軍事生涯 杜普伊
“也不一定!”
通天侯沮丧道:“具体怎么样算时代的终结,其实我也不知道,可能有什么大事发生,或者其他……我只知道,太古到现在,都没终结掉!”
苏宇笑容灿烂:“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个世界,真神秘啊!天门……居然可能真的存在,真的有一道门,也许,我该发掘一下天门的其他作用了,而今,好像只有观大道的作用,感觉还没地狱之门强,看看人家,还能封印文王的靴子。”
通天侯老脸耷拉着,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啥也没说!
都是苏宇自己联想的,和我无关。
老天爷,劈死这个脑补怪物吧!
苏宇不再理他,一脚踩在他老脸上,实际上脸只是投影,这家伙就是一道门,也没脸可言。
但是,此刻通天侯还是露出了老脸扭曲之相,好像在告诉苏宇,你看,你踩我脸了,我都没说话,随便给你踩,你别找我麻烦了!
苏宇嘿嘿一笑:“咱们慢慢来,放心,以后真把上古终结了,我给你当上古时代的标志,成为通天门!到了下一个时代,大家不开天门,不开地狱之门了,都开通天门!”
通天侯忽然有些想入非非,而苏宇更是眯眼笑道:“不开在额头上,开在屁股上,你看如何?”
“……”
通天侯半晌无言,这……很不对劲!
苏宇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星宇印浮现,镇压朝苏宇袭来的人道规则之力。
踏入人道的瞬间,苏宇好像看到了很多东西。
这道,是万天圣开的。
才开不久,而且还在用。
此刻,苏宇一瞬间看到了许多东西,看到了当日读书的万天圣,看到了教书的万天圣,做实验的万天圣……
哪一个才是万天圣留下的残念?
苏宇四处看着,张望着,他刚想喊一下看看,忽然一愣,他看到了愤怒的万天圣,悲伤的万天圣,哭泣的万天圣,还有……正在和妹子干坏事的万天圣!
苏宇眼睛瞪大!
卧槽!
什么鬼?
老万居然不是处!
呸,老万居然和女人勾搭过,这家伙没救了啊,难怪越混越差!
“辣眼睛!”
苏宇呸了一声,很快嘟哝道:“我去,那个女人不会是蓝天变的吧?太可怕了!不寒而栗!”
打了个冷颤,苏宇急忙转头看其他的万天圣。
很快,又看到魔气滔天的万天圣,看到了慈眉善目的万天圣。
见鬼了!
老万的人道,居然是这鬼样子!
“众生相?”
苏宇脑海中忽然浮现这个词!
蓝天是苍生道,老万是众生相,那我……我好像也差不多,若是将文明志比作自己的分身,其实,自己也是众生相,苍生道,万道齐全。
有魔有圣!
“果然,大道同归,都一个样!”
简单看了一眼人道,苏宇忽然对大道多了更多的了解。
人有百面,有恶人,有善人,有好人,有坏人……
人生来就是如此,只是看恶多还是善多。
人不可能天生就是圣人!
哪怕老万,其实心中也有恶,此刻,他就看到了一个恶人万天圣,在这个恶人万天圣的影像中,苏宇看到了凶神恶煞的万天圣,正在杀人,欺负弱小!
很快,又看到善人万天圣,正在拯救苍生。
接着,又看到了武夫万天圣,正在冲杀……
什么鬼!
苏宇越看越是无语,这是幻想出来的,还是真实发生过的?
老万说,他的道,是他的感悟,是他的阅历,是他的人生。
这么说,老万可能真的做过这些!
真可怕!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很快,苏宇又看到了一个死气沉沉的万天圣,这好像是死灵之道的一种演化,生死之道,万天圣其实也没感悟过死亡。
而这一次,他算是真的死亡了!
苏宇看向那个死灵万天圣,忽然若有所悟,这……也许就是万天圣留下的本我!
他死了!
但是,他留下了自己的死灵身,向死而生!
苏宇摸着下巴,看着那个呆呆的死灵身,忽然,一声暴喝,如洪钟大吕,喝道:“醒来!”
这一声暴喝,夹杂着大道之韵!
哪怕苏宇断了大道,这一声暴喝,依旧是道蕴十足。
他的道,从未断过,断的,只是外道,他的道,在文明志中!
那死灵万天圣,忽然睁眼!
夹杂着死气!
这一刻,人道中,一个愤怒的万天圣朝苏宇陡然杀来!
一个悲伤的万天圣,也一脸哀怨地看着苏宇,一个欢喜的万天圣,正在鼓掌,一个贪婪的万天圣正看着苏宇,好像想吃了他!
而下一刻,那个死灵万天圣,睁开眼,陡然,所有万天圣忽然合一,朝他合拢而去!
生气,开始勃发!
渐渐地,生机取代了死气。
而整个人道,开始颤动,好像又朝前蔓延了一些,通道中,渐渐地,只剩下了一个万天圣,和平日里见到的万天圣无差。
此刻,万天圣眼中还带着一些茫然,很快清醒,化为清澈,再看苏宇,淡漠道:“出去吧!”
苏宇瞥了他一眼,感觉很陌生,很快,嗤笑一声:“装,继续装!我都看到了!居然是众生相,这就算了,还有色相!府长,人设崩了,挽回不了了!”
万天圣清冷的脸上,陡然露出一抹恼火之色,咬牙切齿:“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闭嘴吧你!你说出去,有人信吗?”
万天圣此刻再也绷不住了,艹,苏宇居然钻入了自己的大道,窥探自己大道,这就算了,这混蛋……看到啥了?
他愤怒道:“你以为都跟你似的,见个女人就以为是蓝天?这苍天,造了男女,男女就是区分开的,就是为了男女相合……当然,你很悲哀!”
万天圣骂骂咧咧道:“你就嫉妒去吧,你被蓝天折磨的有心理阴影了,别想我,我不怕!老子找女人的时候,蓝天还没出生,我比他大了30岁,抱歉,老子30岁之后专心修道,不玩了!”
“你这个悲哀的家伙,诅咒你遇到一个女人都是蓝天变的!”
“老子那个时代,还没蓝天呢!”
“……”
苏宇脸都绿了!
这话……好像也没毛病!
万天圣那是恼羞成怒,呵,小家伙,还跟我斗!
平日里懒得搭理你罢了!
居然还刺激我?
来啊,谁刺激谁啊?
谁怕谁啊?
你这个注定单身狗的家伙!
很快,万天圣一甩衣袍,一脸潇洒道:“行了,走吧!这地方,呆久了不好,咱们出去后,你不说我,我也不说你,都是小事,刚刚的事情,都遗忘了吧!”
苏宇郁闷,心情不好,忽然觉得看到的八卦不香了!
“府长,你这到底算不算死了?”
万天圣见他不提了,松了口气,笑道:“算吧,死道的一种感悟,向死而生!上次蓝天开道,发现少了死道,后来我发现,我其实也如此!”
“你说众生相,我说情之道,生死是情,喜怒哀乐皆是情……少了死,大道是不圆满的!”
他看向苏宇:“死灵大道的主人,把死道抽走了,其实万道现在被拆分了,不过时光长河中,我觉得还是蕴含死道的!”
苏宇微微点头。
算了,不八卦老万了,直接说正事,他很快道:“那府长你现在……算是意志海状态?”
“不是。”
万天圣摇头,笑道:“我现在,算是噬神族状态,我化大道,大道为我!脱离了肉身,由死亡而新生,之前我就在准备,只是你的计划,让我提前一步感悟了一下死亡……死亡,是摆脱肉身桎梏的一种好办法,当然,肉身有肉身的好,我现在,状态有些特殊!”
苏宇凝眉:“是好是坏?”
“不好评判!”
万天圣笑道:“有肉身,我觉得还是好处多一点,我这种状态,实力倒是不弱,但是,一旦遭遇对大道有针对性的地方,我就麻烦了!比如说,在一个封印大道的地方,你有肉身,你还是顶级强者,而我,大道被封禁,代表我本人被封印,就彻底没了战力了……所以,还是寻机恢复肉身吧!”
苏宇点头:“我看死道的感悟,好像让人道更近一步,难道府长达到天尊境了?”
“那没有!”
万天圣摇头,笑道:“之前只能算是初入准王境,弱天王罢了,现在感悟更多一些,稍微更强一些,但是不如天尊是必然的!现在的我,可能不输于那些老牌天王……要说天尊,那不可能这么简单的!”
苏宇笑了,“倒是不错,看来,死亡也是一种新生……这也为我接下来复苏一些死灵提供了一些思路!”
万天圣点头:“死灵当中,我觉得河图最容易复苏!他是有肉身存在的,可以拿他当小白鼠,我觉得河图复苏,简单的很!”
河图化为死灵,老乌龟是开了后门的,杀了他之后,直接见他肉身化为死灵了!
河图是没去过死灵天河的,直接就去了死灵界!
万天圣笑道:“河图的状态,其实在我看来,更像是半死人!要是河图成功复生了,就可以积累更多得经验了!我,蓝天,你,其实都走上了这种生死合并之道……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开道,再复生!你不开道,你感悟还是差了一筹,如此状态下复生,难度很大!”
苏宇若有所思,点点头:“没错,也许我该开道了!我之前将虚拟道,丢入各个大道中蕴养,若是百战回来了,被他看到了也不好……也许可以收回来,为我开道做准备了!”
苏宇说到这,忽然笑道:“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多窃取一些大道之力!府长,我先去修复笔道,耗费一点时间,然后再融笔道,融了笔道之后,我再把我掌控的笔道之力,全部给抽走,塞入文明志……这样,我笔道一页就能极其强大了……对,就这么干!”
万天圣也是点头:“好主意,只是,我担心笔道被你给抽崩了,真崩了的那种!”
“那没关系,反正文王不要了,我去试试看……”
苏宇和万天圣一脚踏出人道,踩在通天侯身上。
通天侯带着一些茫然,看向万天圣,再看苏宇。
貴妃起居註
卧槽!
怎么回事?
不是说死了吗?
这么大个活人,居然能藏在大道中?
活见鬼了!
今日的通天侯,有些毁三观。
还真是什么怪情况都被自己看到了,遇到了。
这苏宇不正常就算了,这万天圣也不太正常啊!
这人族,就没几个正常人吗?
下一刻,两人踏空而行,通天侯急忙追上,喊道:“带我一个,二位别走那么快啊……”
苏宇不理他,他想试试,能不能平定笔道的波荡,再融一下试试,然后抽走笔道的力量,融入我的文明志中,嗯,就这么干!
……
片刻后,抵达笔道。
然后,苏宇用星宇印镇压,再次梳理笔道力量,然后开始融道,从最开始开始融!
……
这一刻。
无尽黑暗之地,正在逃跑的白衣男子愣了一下,“嗯?”
又过去多少年了?
感觉就在刚刚发生的,我的传人断了道。
结果……又有人融道了?
是之前那个,还是新时代开启,新人来了?
古怪!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下一刻,脸色一变,“咦!”
又断道了?
什么鬼!
……
而苏宇,融道了一点点,掌控了一点点规则之力,然后疯狂抽取那些笔道之力,封入了文明志。
很快,一页书页,内部呈现一个箭头!
苏宇大喜!
还真行!
我去,这么说,我完全可以抽离笔道力量啊!
至于抽崩了,关我啥事!
……
无尽黑暗之地。
白衣男子再次一愣,又过去多少年了?
又有人融道了!
过了一会,又断了道,我的传人又死了?
又死了!
又死了!
“啊啊啊!”
白衣男子忽然疯狂了,艹,什么鬼啊?
我感应错误了吗?
不可能啊!
一会融道,一会断道,艹你祖宗,什么情况!
难道,一瞬间,外面就是千万年过去了?
“我要崩了,我死了多少传人了?”
他一声大吼,真有些疯狂了,到底什么情况?
时间流速,到底差多少啊,外界是不是过去了几千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