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k0c精华言情小說 我要做秦二世 獨愛紅塔山-第481章 在戎狄的土地上,鐵鷹銳士再一次拔刀!閲讀-nzohs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
“诺。”
点了点头,铁三朝着司马师一拱手,语气凝重,道:“我等存在的目的便是保护嬴将,自然不会忘记我等的职责。”
“更何况,铁鹰锐士天下第一,我等自然也不会损害铁鹰锐士的荣耀!”
無盡超維入侵
闻言,司马师微微一愣,整个人神色变得极为的复杂,对于铁鹰锐士的了解,他不下于任何人。
铁鹰锐士是秦国大将司马错借鉴了吴起训练魏武卒的方式,从秦军中挑选精锐士兵训练出来的一支精锐中的精锐。
司马师清楚,铁鹰锐士不单剑术超凡,且要马战步战一样精通,任何兵器到手也都是一样娴熟。
当时的步战士兵以魏国武卒最为精锐,天下呼之为“魏武卒”。骑战则以赵国的“胡刀骑士”与齐国的“技击骑士”并称精锐。
秦国变法后的新军在收复河西的大战中横空出世,被天下惊呼为锐士。
司马错便借这个名号创立了铁鹰锐士:下马步战以超越魏武卒为准,上马骑战以超越赵齐骑士与与匈奴胡骑为准。
铁鹰锐士的简拔方法极为苛刻:首先是体魄关。
吴起当年训练魏武卒手执一支长矛、身背二十支长箭与一张铁胎硬弓、同时携带三天军食,总重约五十余斤,连续疾行一百里还能立即投入激战者,方可为武卒。
而司马错则在此之外又增添了全副甲胄、一口阔身短剑、一把精铁匕首与一面牛皮盾牌,总重约在八十余斤;此关通过,方能进入各种较武。
步战较武要在秦国新军的步军中名列一流,骑战较武要在秦军新军的骑兵中名列一流;个人简拔过关后,还要过以各种阵式结阵而战的阵战关,过各种兵器的较武关。
如此一一下来,凡能成为铁鹰锐士者,便几乎个个都是无敌勇士!
田園小當家
当时的秦国新军二十万,铁鹰锐士却堪堪只有一千六百人。
所谓精兵,不过如此。
后来,大秦精锐越多,铁鹰锐士的数量也在增加,但是司马师心里有数,这个数量绝对不会超过三万。
因为铁鹰锐士不光是护卫秦王,更需要在大秦三军之中,作为精兵,作为护卫。
正因为如此,当初秦王将两千铁鹰锐士派遣给公子高,才会在大秦朝野上下造成了巨大的影响,甚至于整个大秦高层为之震动。
因为大秦锐士除了在大军征伐之时会护卫主帅之外,从来都只是护卫秦王,这一点,已经成为大秦朝野上下的共识。
就像是一种约定亦或者一种没有明文书写的规则。
心中念头落下,司马师拍了拍铁三的肩膀感慨 道:“我从未没有怀疑铁鹰锐士的战力 因为我不会怀疑先祖,只是嬴将身份重要 诸位拜托了!”
说罢 司马师朝着铁三等人深深一躬,然后起身离去 走了十步以后,司马师突然停下脚步 转头对着铁三等人一笑。
“忘了告诉你们 先祖名讳司马错!”
………
“司马错将军?”
一时间,整个铁鹰锐士都愣住了。
他们自然是清楚,司马错这三个字在铁鹰锐士之中的分量。
司马错便是铁鹰锐士的创立者,他们都没有想到 司马师竟然是那位的后人 这一刻,铁三心中生出了一个念头。
只要是还有一口气在,他就会让嬴高安然无恙。
这些年以来,因为嬴高的存在,他们的生活比了其他的铁鹰锐士要过的更舒服 而且他们的父母妻儿都有足够的财物。
毕竟在大秦,嬴高对于手底下人的亲厚大方 人人皆知。
走出幕府,见到一群愣怔的铁鹰锐士 嬴高疑惑了一下,直接开口 道:“都愣着干什么 准备撤离 奔袭番和!”
悍匪夫人刁九爺
时不我待!
在这个时候,嬴高已经没有时间去探究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让铁鹰锐士如此的失神,他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番和支援皇卫军。
龍鳳石 玄雲
相比于皇卫军的生死,铁鹰锐士的失神只是小事,这件事可以在支援皇卫军之后再行探究。
“我等见过嬴将!”
……..
“驾!”
大军奔袭,在戎狄的土地上,铁鹰锐士再一次拔刀。
纵马而行,迎着夕阳和晚霞,这让嬴高想到了他第一次进入九原,由于年龄太少,不得不乘坐轺车在草原横行。
时隔多年,他早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小屁孩了。
若说是九原一战,只是嬴高的出道之战,是一场牛刀小试,那么这一次将会是嬴高的荣耀之战,因为他心里清楚,这一战一旦胜利,将会为大秦开疆扩土近乎三分之一。
而且将会打通河西走廊,将战争的视角望向中亚,甚至于欧洲。
这对于大秦才是最重要的。
更何况在这里,还有一座巨大的铁矿脉以及石油矿脉,更有数不尽的战马与牛羊,只要是拿下这里,不光是大秦的战马不在稀缺,同样的耕牛以及羊肉也将会遍地供应。
这一战,战略意义以及实际利益都很大。
这便是嬴高非要亲自出手,聚集数十万大军先行征伐西北的原因。
……..
“将军,消息已经探查清楚,这里的部落叫做番和,族中青壮大约有两三万人,是一个六万人左右的部落!”
嬴煌看了一眼嬴河图,心中有些担忧:“将军,这戎狄人自幼出身在马背上,他们是天生的骑兵,一旦双方交战,三万青壮便是三万骑兵。”
“我们只有五千不到,一旦两军相遇只怕是凶多吉少。”
“这里是戎狄,更是番和部落附近,他们对于这里的地势了如指掌,一切的一切我军都不占优势,而且中军远在土楼山方向,其余各部也没有消息。”
“一旦我们的踪迹被番和部落的人察觉,对于我军而言将会是巨大的灾难,末将以为还是先行撤退,等找到其他各部之中的任何一部,就可以吞噬掉番和部落!”
情迷法醫 fan君
闻言,嬴河图眸光幽深,他自然是清楚嬴煌的意思,但是他不能退,皇卫军的特殊性,就意味着他只能铤而走险。
“不能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