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硯輝:演員背後,我過的是老百姓的生活

王硯輝:演員背後,我過的是老百姓的生活

2020年《封面故事》第13期:王硯輝(來源:本站娛樂)

想必看影視劇的小夥伴們都會有一種感覺,就是經常會看到某一類演員,他們演技出衆,會在各個影視劇中出現,或許角色戲份不多,但都承擔着很重要的戲份,讓人過目難忘。可能有些觀衆不會特意去搜索他們,但是會打心底裏認可這些戲骨們。今天本站《封面故事》對話的主人公,就是這樣一位演員,他叫王硯輝。

我這樣說你一定會想起來他:在電影《烈日灼心》最後的片段中,飾演殺人犯拍攝“實錄”,角色的真實感溢出屏幕;在電影《我不是藥神》中,他是那個江湖騙子張長林,展現了真實的人性;他還是電視劇《小歡喜》中的區長父親季勝利,慈父形象溫暖細膩。這一次,王硯輝在電影《風平浪靜》中則飾演一位“亦正亦邪”的父親,我們也因爲這部電影,與王硯輝老師進行了一場獨家對話。在採訪過程中,對王硯輝老師最大的感受就是“真實”,有大智慧。他沒有什麼架子,偶爾也開幾句玩笑,聽到誇獎自己的話笑得特別開心,眼睛眯成了一條線,真的是一位很親切隨和的演員。

壓力拋給對手 這樣的中期改款寶馬5系你們喜歡嗎

————“拍完《風平浪靜》,我差點想改行了”

電影《風平浪靜》是由黃渤監製李霄峯執導的劇情犯罪片。章宇、宋佳、王硯輝領銜主演。影片中章宇飾演的主人公宋浩,18歲時因爲高考保送名額被頂替,以爲自己失手殺人後流落異鄉,隨後命運就此改變。他15年後重返故里奔喪卻意外發現當年真相,身邊的人和事也逐漸走向失控。圍繞在宋浩身邊的愛情、親情、友情,糾葛纏繞,如同海面席捲的浪潮般要將他吞噬。而王硯輝老師在這部電影中就飾演宋浩的父親——宋建飛。這是一個有點“亦正亦邪”的父親,一方面他爲一己私利拿兒子前途換自己的晉升,而另一邊他也在利益與親情中抉擇難斷。王硯輝坦言剛拿到這個角色時,認爲對自己來說是個極大的挑戰:“其實每個父親都是愛孩子的,但這個父親他很獨特,他的愛更特殊一些,我在創作時要想辦法把這個角色立體起來。”

雖然演起來有些挑戰,但在王硯輝最初接觸到劇本的時候,他還是很堅定地想要來演:“這個劇本很有力量,電影類型也相對獨特。如果這種類型的電影票房好了,之後電影工作者們也多多嘗試,藝術就應該百花齊放,我認爲還是個很有意義的事情。”

這部電影可謂是衆多工作人員的心血,在片場,每個人都非常認真嚴謹。監製黃渤也很有親和力和組織力,推動大家一起完成這部作品。算起來,這是王硯輝與章宇第三次合作了,前兩部也是章宇最重要的代表作《我不是藥神》和《無名之輩》。這次合作,兩人的對手戲相比之前多了許多。有人說,王硯輝和章宇每一次組合都非常“有勁兒”,在這部電影中這股勁兒則是體現的更淋漓盡致了。兩人有許多場十分精彩的對手戲,比如接近尾聲時,兩人在碼頭對話,最後章宇飾演的宋浩拿起刀捅向了自己,讓觀衆看得驚心動魄也無奈嘆息。王硯輝老師回憶起拍這場戲的場景還忍不住感慨:“我那場戲演完了真的是眼前什麼都看不見,下面就是大海,差點掉下去,連劇組工作人員都嚇到了。我之後應該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拍完這部電影無論是生理上還是精神上都太累了,我當時就差點準備改行了。”我笑問他準備改行做什麼,他開玩笑道:“就做你們這記者也不錯。不過說真的,每一行都不容易,我希望能做一個好一點的手藝人吧。”

其實在片場,王硯輝和章宇都屬於那種十分認真較勁的電影工作者,創作起來十分忘我,所以兩人經常會因爲一場戲怎麼演、甚至是一個字詞到底該不該說爭論得很厲害,從而導致無法繼續拍攝,眼看天黑了就只能收工。但第二天又會繼續討論,但當大家碰撞出非常耀眼的火花時,所有人都會很興奮。

“這是一個痛並快樂着的過程。”王硯輝坦言道:“但是我和章宇都是對事不對人,我認爲這種認真也是作爲一個電影工作者應該有的態度吧。不然演不好拿去給觀衆看,我真丟不起那個人。”

————“我覺得這一聲肯定對我來說更重要, 紅與不紅,現在這個年紀,我並不會考慮。”

就像前面提到的,說起王硯輝這個名字,或許有些網友並不是特別熟悉,但是當你看到他的臉,絕對會驚歎一聲“原來是他啊!”本以爲聽到這樣的評價,王硯輝老師會有一點點不舒服,但是他卻笑着說:“我覺得很開心啊!不是裝的,我覺得作爲一個演員應該是把角色留給觀衆。而在戲外,我就是個普通老百姓。我真的是很隨意的一個人,你在見到我之前我臉都沒洗呢。”

他很享受現在的生活狀態,在工作之餘,還有時間去陪伴家人,約上三五好友喝上一盅酒,開心的去聊藝術和創作。“不過現在有點火了,還真是有點不適應和小煩惱,不太想被打擾到我的正常生活。”王硯輝老師笑道,眼睛眯成一條線,無比親切。“現在在外面吃飯經常被認出來要求合影,我就說吃完了再拍照,別在我吃飯的時候打擾我。”我問他曾經有沒有想過自己要紅起來,然後爲自己去爭取更多的選擇,他笑言 :“主要是我年輕的時候沒紅,也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不過年輕的時候肯定是想紅的,各種鮮花簇擁着,誰不喜歡呢?但現在可能年紀到了,我不是很在意紅與不紅。我現在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差評,然後觀衆們同行們很認可我的演技,就足夠了。我覺得這一聲肯定對我來說更重要。 ”

談及最近很火的演員演技與流量市場時,他也表示不太在意這些。他會在創作過程中交到一羣好朋友,這個過程纔是最開心的。他也不會特別的去關注自己在一部作品當中的戲份,無論是一場戲還是一百場戲,對王硯輝而言,更重要的是去認真創作,讓角色更加豐富立體。

王硯輝說自己不是一個特別主動的人,因爲自己性格的原因,可能不太會去爲自己爭取一些角色或者其他什麼東西,雖然有時會很困擾,但他卻認爲自己很幸運。現在有點名氣以後,有越來越多的好項目找到自己。同時,王硯輝老師還是個十分低調的人,有一次,和徐崢導演一起參加《嚮往的生活》時,他就在一旁勤勤懇懇的搭竈搬磚,也不爲自己爭取鏡頭。他笑言:“我不是低調,有時候就是找不着調。”自己的這份低調有時候也讓經紀團隊很頭疼,他談及自己不參加綜藝節目的原因時說:“主要我這個人熱鬧不起來,上了綜藝也不知道說什麼,索性就不去了。”

進博會累計意向成交726.2億美元

————“好的演員要學會獨立思考,要有是非觀念。”

提起王硯輝,最令觀衆印象深刻的角色之一肯定少不了在《烈日灼心》的最後一個片段實錄中,他所飾演的“殺人犯”。當時演完這部電影,很多觀衆還以爲是在真實的警察局罪犯影像,即使有人澄清,這壞人是演員演的,還是有網友不死心地說:“請公安幹警們好好查查,我不相信演戲能演到這種境界”。後來有一次王硯輝和朋友們去吃飯,還被周圍的“吃飯羣衆”舉報過。聽起來真是令人哭笑不得,不過這也側面反映了王硯輝老師是演的真好。 回想起這段經歷,王硯輝老師笑言:“其實真的還是挺開心的,當時也沒什麼名氣,我覺得這是一種肯定,我真的特別喜歡被觀衆和同行們表揚。 ”

因爲“壞人”演得太像了,王硯輝之後很多戲都是在飾演所謂的反派。逐漸地,他變成了人們口中的“反派專業戶”。他覺得自己長得並不壞,還是更想演一些父親、警察、農民之類的角色,我誇他這是“整容式演技”。其實在他心中,他並不認爲自己演的是“壞人”,他都把他們當成好人來演,每個人其實都有人性展現的一面。

作爲一個演技備受肯定的男演員,在王硯輝老師眼中,好的演員要學會獨立思考,有是非觀念,保持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這對他自己來說,也很重要。比如在創作角色的時候,雖然有着普遍性,但他也要爲其融入自己的思維,保持獨特性。

“我認爲作爲電影工作者,一定要弘揚好的東西、弘揚愛,並不是簡簡單單火與不火的東西。”他語重心長道。

在採訪的最後,王硯輝老師回想起他的北漂生活。那是1994年的時候,24歲的他來到北京電影學院進修,在北京呆了5年,放棄了一些演戲的機會。就在採訪的前一天,他還與當初一起北漂的幾個同學見面。

“當時大家都是小夥子,現在都成了老漢子了。”他感嘆道,“但我覺得這也是人生很難得的經歷。我們一起合照的時候,我覺得大家眼睛裏面還是很乾淨的,有一種童心在裏面。”我問他怎麼保持這種少年感,王硯輝老師笑言:“就少想一點唄,別想太多,對待每個角色都有新奇感。”

這就是演員王硯輝,一個認真創作的電影工作者。目前電影《風平浪靜》正在熱映中,讓我們一起走進電影院,看“全員狠人”風起雲涌,向觀衆奉獻一場極具震撼力的“年度羣戲”!

4K紀錄片《而立浦東》首發

王硯輝:一人千面,教科書式演技


百度飛槳獲2020年服貿會“科技創新服務示範案例”

上期《封面故事》:劉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