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1jf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愛下-第七章.小石頭熱推-4srb9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提国阿兰若法菩提场中,始成正觉,其地坚固,金刚所成,上妙宝轮,及众宝华…”
玉佛寺中,一长须花白,头点戒疤,神色庄严的老僧正盘坐在佛前蒲团之上,带领着下方几位僧人诵经。
不过下方那些僧众,却只能断断续续的应和上几句,神色也颇为的呆愣,说是诵经,却更像是梦呓一般。
盏茶功夫过后,上首的老僧不禁有些泄气的睁开了眼睛。
溪沈閣
“你们这些人,怎么那么笨?我都教了你们这么多次了,却还是连一段经文都背不下来,如此怎能成佛?!”
他本是心情烦闷之下的牢骚之语,也未想到会有人应答,但偏偏却有人答道。
“你以迷神惑心之法,将这些村民迷魂惑心,他们连清明的神识都没有,又如何能背诵经文?”
老僧顿时悚然一惊,神色大变道:“谁?!”
他赶忙起身,四下张望,正见一黑袍青年人一步跨进大雄宝殿中。
“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不知为何,在见到陆植的瞬间,老僧心中便猛地一突,无由来的一阵心惊肉跳,只觉得大事不好,怕是要有什么祸事降临。
陆植看了一眼那老僧,说道:“贫道陆植,此行专为你而来。”
“为我而来?”老僧面色变了变,说道,“贫僧与你素不相识,况且你是道士,贫僧是佛门僧人,又有什么交际?”
“你赶紧离开本寺,贫僧这乃是佛门净地,不欢迎牛鼻子!”
陆植只是摇头ꓹ 然后走上前,抬手往身旁一名神色呆滞的僧人头顶一抚ꓹ 那人瞬间像是从噩梦中惊醒一般,顿时惊呼一声,跳了起来ꓹ 眼神也恢复了清明之色。
“我..我这是在哪?”那人目光惊疑的转头四望,朝陆植问道ꓹ “你是什么人?我..这是怎么了?”
感受到头顶那凉飕飕的怪异感觉,他下意识的抬手摸了一把头顶ꓹ “我的头发呢?!”
随后ꓹ 他才看到了上首方的老僧:“智修大师?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还..还变成了一个和尚?”
看到身上的灰色僧袍以及手中的念珠时,他整个人都是懵的,还好在场之人当中有智修大师这个熟人,可以问询一声。
而智修大师也不答话,只是神色不善的盯着陆植:“你这牛鼻子,干嘛要来坏贫僧的事?”
陆植也不搭理他ꓹ 而是先抬手按住了那清醒之人的肩膀,说道:“居士ꓹ 勿要惊慌ꓹ 已经没事了。”
说着ꓹ 只见陆植抬手一拂衣袖ꓹ 那些盘坐在殿中的僧人们,也都清醒了过来ꓹ 惊呼连连。
也不管那智修大师越来越难看的脸色ꓹ 陆植一一解开了那些村民们身上的惑心之术ꓹ 安抚了他们,让他们自行回去村子之后ꓹ 才又转头看向了那位所谓的智修大师。
见陆植看来,那智修大师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怒火,沉声道:“你这牛鼻子,竟私自将本寺的弟子遣散,当真无礼!”
血誕日
破滅至尊 青山白羽
他虽然怒急,但却是毫无办法,毕竟他虽然能解尸毒,能迷惑村民,完全是靠的自身的佛光之能,真要让他动手什么的,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更何况陆植如此轻易便破解了他的佛光迷魂,可见定是个有手段的,他自家人知自家事,若果与陆植动手的话,恐怕瞬间就要露了怯,只能任凭其行事。
陆植说道:“那你以惑心之术,迷惑这些村民出家为僧,不是为害一方吗?”
“贫僧可没有害人!贫僧让他们出家,也是为了让他们成佛,岂能说是为害?皈依我佛的人死后才不会下地狱,还可以到西方极乐世界,有何不好?”
“你这佛珠,倒也挺能说会道的,但为害就是为害,可没有好心还是恶意一说。”
“你?!”
听到陆植一口就道出了自己的真身,智修大师终于慌了,脸色一番变化之下,瞬间便转身化作了一点佛光,想要遁形而逃。
“贫道在此,你还想逃到哪去?”
陆植周身骤然腾起道道金光,瞬间凝型化作一只金光巨掌从大殿半空一扫而过,一颗泛着淡淡佛光的碧玉佛珠顿时被巨掌握住,朝陆植而来。
億萬公主vs天降美男傭 菡貝兒
“啊啊!道长饶命啊!”
陆植抬手托着佛珠,笑道:“怎么?现在不念佛经,改求饶了吗?”
佛珠中传来一道稚嫩童音,说道:“道长,我真不是妖魔啊,我原是达摩祖师手中所持的佛珠,名叫小石头,经历了多年的佛法熏陶,才终于诞生出灵智,又修行了九百多年,才化出了人形。”
“而且我也没准备害那些村民啊,我只是想要他们和我一起皈依我佛,念经修行,绝无害人之心,还望道长怜悯,饶了我这一回吧。”
陆植说道:“贫道早便与你说过,为恶可不分好心或是恶意,错了便是错了,没有任何借口可以开脱。”
“不过贫道也没想打散你的灵性,你也不必如此害怕。”
听闻陆植不准备将他魂飞魄散,小石头这才松了一口气,卖乖道。
“道长真乃仁义侠士,您的恩情,小石头一定不会忘记了,今后也会谨记道长的教诲,不再强逼别人剃头出家了。”
末世唐僧 四季盡花顏
“贫道也没说会放了你。”陆植淡淡道。
小石头:“…..”
“道长,您不会是想把我封印起来,或者是拿去炼丹吧?!”
“行了,别瞎猜了,贫道找你,原只是为了向你询问那赤鬼王的所在,不过看你颇有几分造化,你日后便跟着贫道吧,自有你一番造化。”
说罢,陆植便抬手一抛,将手中佛珠抛向半空,一阵光华流转,一小沙弥模样的少年人落到了场中。
“多谢道长饶恕。”
陆植点了点头,又说道:“好了,你既在此地修炼多年,定然知晓那赤鬼王的所在吧,且带贫道去平了那尸妖之祸。”
小石头赶忙点头应是,说道:“道长,那赤鬼王便在此地以北百里外的一座乱坟岗中,那乱坟岗下,有一座隋朝将军墓,后来那赤鬼王潜入了墓中,占据了墓穴修炼邪法,他就在那。”
“嗯,那你便随贫道一同去看看吧。”
陆植心念一动,身上的金光便将小石头笼罩在内,光芒一闪之下,两人的人影便已经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乱坟岗。
陆植与小石头站在半空之中,看着下方那荒芜一片的乱坟岗,只见即使是白昼,那乱坟岗中仍旧是一片阴气弥漫,死寂无声,周边数里之内,连一声鸟兽虫鸣都听不见,当真是一处极阴凶地。
小石头说道:“道长,那赤鬼王便藏在这乱坟岗下方的墓穴之中,在墓穴的底部,有一血池,赤鬼王就在其中。”
“对了,那墓穴之中,阴气甚重,还有诡异尸毒弥漫,等会我化作玉佛珠原形,道长只需将我配带在身上,便可为你抵挡墓**的阴气尸毒。”
陆植却是说道:“不必了,贫道已经找到他了。”
小石头不解其意,疑惑的看着陆植,陆植也不解释,心念一动,一块玄火宝鉴便从他脑后金光之中遁出,飞上高空。
下一瞬,无穷烈阳之光汇聚而来,玄火鉴镜面之上骤然绽放出阵阵不可直视的强烈神光,然后瞬间射出一道凝如实质般的烈阳神光,如同一柄天剑一般直射而下!
只不过一瞬之间,下方那荒芜的乱坟岗瞬间消融汽化,璀璨的烈阳神光刺穿大地,直射入下方的坟茔墓穴之中。
墓穴中,地底百米之下,有一座由粘稠血浆汇聚而成的污秽血池,一双眼赤红的中年男子正浸泡在血池之中,借助污血修炼邪法。
但突然之间,他感觉一阵心悸,下意识的抬头往上看去….正见墓室一寸寸龟裂破碎,一抹抹金红色的烈阳神光瞬间穿透了墓穴,直射进血池之中!
恐怖的炙热高温,几乎是顷刻间便将血池蒸发殆尽,赤鬼王双眼瞬间被灼瞎,惨白的脸上也如同那破碎的瓷器一般,崩裂出道道细碎裂纹…
绝望之下,他忍不住要张口高呼,但还未等他发出声音,头顶上的墓穴便已经消融汽化,炙烈的烈阳神光瞬间淹没了这座大墓,湮灭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