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農民眼中的尼瑪扎西:他是紮根田間的“青稞博士”


西藏農民眼中的尼瑪扎西:他是紮根田間的“青稞博士”

圖爲1994年,尼瑪扎西在西藏農科院工作時的照片(資料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題:西藏農民眼中的尼瑪扎西:他是紮根田間的“青稞博士”

“2013年是我第一次見到他,衣着打扮看着不像農民,但每逢春種、秋收時節,他比農民還準時,總會出現在村子的青稞地裏。”談及不久前意外離世的西藏自治區農牧科學院院長尼瑪扎西,西藏扎囊縣扎其鄉孟卡榮村村民嘎瑪歐珠說,忘不了這位時常在本子上寫寫畫畫,在地裏一蹲就是幾個小時的“青稞博士”。

圖爲2014年,尼瑪扎西(講臺發言者)在阿里地區普蘭縣推廣“藏青2000”種植(資料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第一爐香》全陣容角色海報發佈

據悉,青稞是西藏種植面積最大的糧食作物,2020年種植面積達215.06萬畝。西藏和平解放前,青稞平均畝產量僅約百公斤,20世紀60年代,平均畝產量也只有200公斤左右,1966年出生在扎囊縣普通農民家庭的尼瑪扎西有過走街串巷,用土陶製品換糧食的經歷。

圖爲尼瑪扎西(左二)在阿里調研時和農民聊天(資料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帶着讓青稞豐收的心願,尼瑪扎西考入當時的西北農業大學(今爲西北農林科技大學),一步步成長爲西藏首位藏族農學博士,隨後放棄了位於尼泊爾的國際山地綜合開發中心提供的高薪工作,受邀回到中國支援西藏農業發展建設。

圖爲尼瑪扎西(右)與西藏農民聊天(資料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迎“疫”而上 數字經濟蓄勢崛起

歷時30餘年,尼瑪扎西主持培育了“藏青2000”等多個適於青藏高原不同生態區的糧草雙高青稞新品種,發起並牽頭完成了青稞基因組測序,繪製了全球首個青稞全基因組精細圖譜,成果整體居國際先進水平,其中在高原雙高青稞新品種選育技術等方面居國際領先水平。


煤價漲至十個月新高 旺季上行動力不減

圖爲尼瑪扎西(左)和禹代林在日喀則考察時的合影(資料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既是尼瑪扎西同事又是大學同學的禹代林說,相較在青稞基礎理論研究方面取得的成果,已成爲國際知名青稞專家的尼瑪扎西更在意農民是否通過青稞增產增收致富。“他常說一句話,‘論文寫在大地上,成果留在農戶家’,事實上他也是這麼做的。”


臺灣舉辦“承功——新秀舞臺”推動傳統戲曲傳承

圖爲尼瑪扎西(右一)從事青稞育種創新工作(資料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愛下鄉。”是尼瑪扎西的同事對他的一致評價。據估算,他每年的下鄉時間在100天以上,遠到阿里,近在拉薩,行程2萬多公里。即便到內地出差,在機場候機的空閒時間,尼瑪扎西也要去到附近的田間地頭,查看農作物長勢、土地墒情……哪裏有問題,當場就幫農民指導。


蘋果推出低價智能手錶吸引更多用戶

圖爲尼瑪扎西(左)在青稞種植地調研(資料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跟農民講農藥用量時,尼瑪扎西不會說多少毫升這些術語,而是直接講用幾瓶蓋。”禹代林說,解釋土地墒情時,尼瑪扎西會把手戳進土裏,再拔出來,講到哪個指節土是乾的才需要澆水,農民一聽就懂。“一來二去,很多地(市)的農民都認識了這位總是笑眯眯,留着小鬍子的尼瑪院長。”

圖爲尼瑪扎西在試驗田內觀察青稞長勢(資料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日喀則市白朗縣農民次仁貢覺說,大夥尊重尼瑪扎西不因他職務高,也不是看重他“青稞博士”的技術,而是他和農民之間沒有距離感,“他會和大夥一起坐在地上吃糌粑,關心村裏的莊稼、牛羊,我們有問題找他幫忙,不用打電話,不用預約,他的辦公室沒有‘門檻’。”


孤獨政客的“權力黃昏”感言

圖爲尼瑪扎西(右)參與西藏扶貧直播(視頻截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2020年8月30日,尼瑪扎西又一次帶隊前往阿里下鄉,參與西藏新一輪農作物種質資源普查。9月5日在前往阿里日土縣途中遭遇車禍離世,出事前發給同事的一張照片裏,還是沿途的一片青稞田。作者 張偉


臺企臺商持續捐資捐物支持大陸抗擊疫情

圖爲尼瑪扎西(右三)在下鄉途中與指導農民種植(資料圖)。西藏農科院 供圖


車險綜合改革要來了,現在買還是改革後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