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yqb引人入胜的小說 非洲酋長-第三百七十五章 回國分享-f3pjd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曹沫再次拨通佳颖的手机,并没有立即将事情真相告诉她,而是先问她们的应对策略,“泰华现在的盘面有点混乱,你们接下来计划怎么应对?”
“上证指数已经跌破一千九百点,虽然经济层面都很悲观,进出口数据很不理想,也看不清次贷危机还要蔓延多久,但单纯就国内的股市,交易已经是非常的萎靡了,连着好几天都没有什么量。上证指数是有可能会持续阴跌,也有可能会猛的下跳一下,但再次腰斩的可能性极低。在泰华上的操作,我们也不会太保守。我们目前初步做了一些预案,但主要还是依照明天的分时走势进行对应的操作,不忙着去猜测华茂、新泰华以及野蛮进场的第三方到底是什么意图——这主要也是最后三分钟的盘面有突发性的异动,能给我们提供的信息太有限了,”佳颖在电话里说道,“哥,你那边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吹草动?”
“我刚得到消息,确实是泰华的大股东,今天正跟一家公募基金公司的经理接触,尾盘异动就是这家公募基金搞的鬼——我们现在有几个猜测:第一点这家公募基金很可能还是韩少荣给泰华大股东挖的坑,第二点是泰华大股东还没有跟这家基金正式展开合作,这名基金经理才要搞这次异动,向泰华的大股东证明一下自己的手腕。而就泰华的基本面来说,目前都还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曹沫说道,“我们现在要保护好信息来源,木象在接下来的几天操作上,还是要照既定的策略去安排,不要根据这条消息刻意的去进行调整,要避免韩少荣觉察出异常——考虑到这家公募基金正式进场会很快将泰华的股价托起来,你们可以先准备一份应对的预案,别马虎了!”
“木象能不能翻身,在此一战,你要信任我。”佳颖很是振奋的在电话另一头说道。
曹沫打开天悦投资的专用投资账户看了一眼。
这几天在佳颖她们的操作下,已经吸了三分之一的仓位,这时候有公募基金被收买插脚进来搅局,不管韩少荣藏有什么心思,也不去管陆家能不能应对接下来的危机,单纯对天悦投资放入专用投资账号里的两亿资金来说,则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实在是有太多机会可以从中浑水摸鱼。
然而能不能完成他们在盘面之外的真正目的,则还是很有多的变数。
在之前的牛市里,木象资本竟然没能实现盈利,曹沫知道佳颖耿耿于怀,也就不去破坏她的好心情。
曹沫挂给佳颖的电话,看到周晗秀眉深蹙的坐办公桌对面,问道:“你在想什么?”
周晗蹙着秀眉说道:“倘若说新易华的这名基金经理,是韩少荣安排过去了,之前跟泰华也没有什么牵涉,那必然要有一个人居中牵针引线……”
“……那就是郭建吧!”曹沫刚听恩桑格说过他们今天的会面,只有恩桑格、郭建跟陆彦三人参加;而这件事又是陆彦回国后直接插手,曹沫知道周晗也是猜测郭建很可能已经被韩少荣收买过去了。
而他们猜到这点,韩少荣接下来想干什么,也就一目了然了。
周晗点点头,说道:“也亏得你当机立断,直接掉头赶来卡奈姆找斯特金合作,恩桑格这才能成为我们的眼线,能及时发现这点。要不然的话,泰华今天的尾盘异动,即便你妹妹那里能猜测到一定的真相,但局面也不可能像这样清楚。”
“怎么,现在觉得我英明无比了,出国前看你还不情不愿的啊?”曹沫后靠到椅背上,伸了一个懒腰,舒缓一下酸痛的老腰,又忍不住要打哈欠,却被站一旁的斯塔丽打了一下肩膀,哈欠也被打断掉。
想想也是,他们昨天夜里吃过烧烤,稍微聊了聊就回房休息,这会儿都早上八点多钟,他怎么都不应该一脸睡眠不足的样子。
曹沫立马正襟危坐起来。
周晗美眸横了曹沫一眼,站起来说道:“你们再休息一会儿吧,看你们忍着要打哈欠的样子,也真是够操劳的;别忘了今天还有正事要做就行了。”
…………
…………
远在万里之外的新海,一艘中型游艇正从长江口缓缓驶出。
凉爽的秋风吹来,端着酒杯坐在甲板上的陆彦,也觉得好不惬意。
新海虽然靠着海,但近邻的东海水域浑浊。
除开冬季、初春天气潮湿寒冷以及夏季多台风,也就深秋时节适宜出海。
因此,新海富豪云集,玩游艇的人却是不多。
陆彦当年回国时,新海正筹建游艇城,提供游艇停泊码头,他才赶时髦花了五百多万买了一艘中型游艇玩,但真正出海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次为了款待施明德,他特意将这艘很久都没有用的游艇拉出来。
郭建原本还想着从施明德经常玩的东方魅力,花钱找几个女孩子陪游,但陆彦觉得排面不够,他亲自联系一个模特经纪人,约了四名年轻模特上游艇当玩伴。
虽说已不是适合穿比基尼的季节了,但四名模挺个个身材高挑、胸挺臀翘,打扮着精致的妆容,脸蛋迷人,穿着性感而飘逸的裙衫,又早就收了陆彦给的小费,莺莺燕燕的围在四周,既开放又热情,又有美酒佳肴相佐,当真是好享受。
这艘游艇虽然谈不上奢华,没有资格跻身超级游艇之列,却也有宽敞的豪华客房、起居室,也有一些娱乐设施,很适合小规模的开“无遮”舞会。
“还是彦少你会享受啊,这才是我辈应该享受的人生!以后这样的活动可以多搞!”
三十三岁就在这个行业混出些名堂的施明德,也可以说是金融界的青年才俊了,坐在陆彦的面前也丝毫不犯忤,将一名胸大臀肥的模特搂在怀里,谈笑风声的感慨陆彦的这次安排。
虽说施明德进入基金公司,也没有少享受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生活,在东方魅丽也算得夜夜笙萧,平素不乏结交奢阔之人的机会,却罕有机会见识超级富豪的排场。
在新海,不同的层次跟圈子,还是泾渭分明的;施明德也暗感自己是稍稍差了那么一点层次。
陆家找到施明德,是想买他动用管理的基金买入一部分泰华股票,托住泰华的股价;而施明德又何尝不是想傍住陆家这棵大树,或者跟陆家有更密切的合作,以便自己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有控股大股东的全力配合,他在新易华管理的基金,最多可以在单支股票买进两亿资金,施明德也不觉得将泰华的股价托住,有什么困难的。
施明德拍拍怀里那女孩子的丰挺肥-臀,让她也去甲板上玩,毫不介意的跟陆彦、郭建说道:
“虽然形势什么时候能好转难以判断,我也不在彦少面前冒充什么专业人士,但现在大大小小的投资人、机构,成交意愿都非常低,这是事实。不仅我们公募基金有最低仓位限制,我所认识的一些大投资人,要么锁仓,要么也适量建一些底仓。这种情况下。我现在能肯定的,只要泰华不捅大的负面-新闻,其他人不管有多少财力,想要将泰华从高点已经跌去三分之二的股价再往下打,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即便拼命砸盘,在今天这种交易量下,又能带出多少恐慌盘出来?A股都跌快一年了,股民的抗性可要比想象中强。更关键的一点,就是在中国没有什么做空机制,他们想要砸盘,没地方融券,只能自己先吸筹,而吸筹本身就会将股价往上抬——这也叫他们有多少实力都使不上劲。我这人也特别高兴能结交到彦少、郭经理你们这样的朋友,接下来的事情,你们放心都交给我。还有一个,彦少当然不会在乎这点小钱,但要是郭经理手里有个三五百万闲钱,也可以跟进来喝喝汤,我保证你这口汤绝对鲜美!”
“我这是工作,再说我哪里有三五百万的闲钱啊?我跟施总你可不好比……”郭建笑着说道。
郭建不是不想跟着摸一把油,但他知道这油不好摸。
施明德他自己也多半会在新易华基金之外,私下里再会拿些资金出来玩老鼠仓。而等到韩少荣那边部署好,施明德案发必然会将对泰华的股票交易牵涉进来,到时候新易华基金公司内部,甚至证监、经侦部门都有可能彻底清查涉及到泰华的老鼠仓等一切内幕交易行为,他怎么可能蠢到这时候往自己脖子套绳索?
当然,郭建手里没几个钱也是事实。
想到这里,他心里泛起一股出卖陆家的快感来,这时候却不能在陆彦面前动什么声色。
施明德以为郭建是谦虚,但为避免已经喝得有些醉意的施明德在这个问题纠缠,郭建借给恩桑格翻译的机会,将施明德的注意力岔开掉。
“这几个女孩子还不错吧?”
陆彦这时候也彻底放宽心,认为已经成功完成他父亲、小叔交给他的任务,高兴的聊起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来,将注意力放回到那四名陪游模特身上。
陆彦跟国内证券投资行业接触很少,虽然跟施明德认识的时间非常短,算上这次仅仅就见过三面,其他两次还是在东方魅丽这样的场合,大家左拥右抱,都没有机会说上几句话,但施明德今天的举止,叫他笃信施明德是靠谱的。
施明德为了赚他们的佣金,将自己的底细都清清楚楚摊在他们面前、丝毫不加掩饰,陆彦自然不会怀疑他会跟别人合谋来害陆家。
而泰华现在从上到下认定就曹沫及天悦投资与他们为敌,又怎么可能会想到跟曹沫积怨最深的郭建早已经暗中被人收买?
陆彦这一刻也是心情大好,心头最大的那块阴云可以说是一扫而空,顿时有阳光普照之感。
因为天悦投资这几天吸筹的缘故,泰华的市值还维持在三十七八亿左右波动,并没有被大盘带下来太多。
在泰华还算可观的市值里,有一半股份是陆家通过新泰华投资持有。
不论是为了稳定股价,陆家多次做出不减持的承诺,亦或是实际上都已经抵押出去,这一半的股份都已经直接锁死。
除此之外,泰华管理层以及其他持股5%以上的主要股东,也不可能随便在公开市场减持泰华的股票,这差不多又锁死八亿多市值的股票。
再扣除掉陆家暗中通过分散账户掌握的股票,泰华真正意义上的流通股,目前都不到九亿市值。
这九亿市值里有大量亏损严重的散户,他们很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在亏损严重时会躺平装死,会死死守住泰华这支股票,等遥不可及的反转、回本,很难被所谓的震仓动作引发抛售,实际上也相当于锁住一部分股票。
这也是交易量不断创下新低、以及施明德仅用五百多万资金就能在尾盘撑住涨停的主要原因——10%的涨幅,还远远不够深陷其中的投资人解套。
这种情况下,施明德答应动用新易华旗下他管理的基金,遵照承诺买足一个亿,陆彦不仅不怕泰华股价会被打穿,甚至相信他们配合多发几个利好消息,股价都有可能重新拉到一个高位,为泰华后续的资本运作腾出更大的操作空间来……
…………
…………
曹沫这次没有在非洲滞留太久,除了一些琐碎事务外,主要还是对塔布曼安全事务顾问公司的骨干人员进行梳理、整顿。
考虑到在非洲扎根发展的特殊性跟复杂性,即便是名义上斯特丽全权负责塔布曼安全事务顾问公司,科奈罗安保公司曹沫他个人也仅持有少量的股权,但曹沫从来都不会忽视对这两家公司的掌控,甚至苔雅、大小库士斯、杜甘杰等人都会轮流到国内负责安保工作。
曹沫这么做,主要也是为跟这两家公司的核心人物,维持密切的联系;他在非洲或国内的保镖,几乎也都是精英骨干轮流担任。
不过,塔布曼安全事务顾问公司及科奈罗安保公司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大,一方面难免会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另一方面通过以往的方式,曹沫也无法再做到面面俱到。
而有一些人并不是说被外人收买,或者说有其他危害公司核心利益,更多是自身地位发生变化,以及从以往单纯的环境里出来后,接触到更多的复杂事务以及物质及精神上的诱惑,心态会发生微妙的变化;团队内部也会出现分化跟不可避免的矛盾、冲破。
将这两家公司内部的关系理顺之后,曹沫才不用特别担心非洲是不是有谁暗中盯住他,是不是有什么陷阱正等着他撞进去。
说到底,策略也好,阴谋诡计也好,都需要建立在相应的实力之上。
这一次他也是有了足够的实力,才能轻易说服斯特金转头跟他们合作,才有能力火中取栗,去夺韩少荣盯上的肥肉。
而同时也是绝对实力的缘故,曹沫这次有把握给陆家以重创,但就算最后能成功将这块肥肉从韩少荣嘴里夺下来,他也不指望这次能真正打击到韩少荣什么。
这次回国从新加坡转机,飞抵新海时,是凌晨六点钟。
曹沫本不想成希太早从暖和的被窝里爬起来,但抵达机场还是看到不停打哈欠的成希,站在大厅里翘首相望。
“夜里才睡几个小时,还赶到机场来?”曹沫抓住成希要捂嘴巴的小手,看着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笑着问道。
“昨天夜里跟你通过电话,我就上床睡觉来着,想着睡六七个小时怎么也够,却失眠两点钟才迷迷糊糊睡着!”成希说道,“你说你今天都有工作安排,我要不来机场,岂不是要等到夜里才能见到你?现在见到你了,我可以回家睡回笼觉了!”
“我约了沈济还有陈畅她的老总葛军一起吃早饭,你也陪我过去吧——”曹沫拽住成希的小手说道。
他这次回非洲待了都不到一个月,但这一个月的形势变化却比过去三五年还要波澜诡谲。
国际原油期货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就比最高点跌去一半都不至,每桶从最高一百五十美元回落到七十美元以下。
铁矿石、铜精矿以及棕榈油、可可粉等几乎所有大宗商品指数,都呈现不同程度的大跌。
全球航运指数更是暴跌到就剩高点时的三分之一,但都还没有止于下跌的趋势,这也导致全球造船业率先陷入危机的泥坑之中。
一家家船东都宁可放弃订金,也都纷纷撕毁合约,大批新船出不了厂,已经使得一批造船厂陷入经营困顿的危机之中。
这些都是曹沫以及其他天悦系各公司管理层能直接感受到的寒流。
而其他行业也都初露狼籍迹象,曹沫这次回来就会特别的忙碌,沈济、葛军、钱文瀚都等不及他歇一口气,已经约好他到新海下飞机后,就直接找个地方一起吃早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