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osw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886.九曲黃河陣熱推-fyakd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886、九曲黄河阵
混沌边缘一开战,诸天大能便有所察觉,这样的团战模式,便是有心也不好近前观看,否则被当作某一方势力外援那就真没法解释了。
积雷山上空,玄都掐了一阵法决,一个镜像出现在几人身前,让刘浩心中一震,以他能力,却难以做到这点;
非是实力问题,而是他发觉自己和传承有序的修士相比,似乎缺乏了某些系统的教育,有些看起来与自身战斗力不相关的技能较为缺乏,比如眼前玄都这种镜像窥视。
好在虽做不到这点,也能在他人窥视自身之时察觉,倘若窥视者非圣人修为,自己也能强行阻断之。
刘浩心中还是有些念想的,自己倒也无碍,可自己儿子弟子之类,却需要好好算计一番才行,一般的生活技能倒也罢了,这般情报类的技能倘若和他人拉开察觉,很可能在未来某一件大事之中吃了暗亏。
刘浩却不知,玄都这技能却也不是谁都有的,或者说,能做到这点的,在洪荒之中还真是少之又少,它的来源也十分有名,那便是‘昊天镜’,从‘昊天镜’这个先天灵宝之中悟道而来;
除去紫霄宫中客,当真没几个能学到的,也就是玄都做为老子嫡系弟子才轻松得之,便是云中子想要做到也需要耗费不少力气。
说来,洪荒之中的道法技能,脱胎源头,也多是这些灵宝,而做为道祖的鸿钧,却是这些灵宝的最初拥有者,故而,玄门正宗道法被广为流传,也是因为此理,也是后来准圣多了,知晓了从灵宝之中参悟道法之后,洪荒的道法技能才越发居多起来。
这也是为何这些准圣一听到不周山巫妖战场开启之时,迫不及待的前往其中抢夺灵宝的缘故,要知道,对准圣而言,什么中下品先天灵宝已经作用有限,争夺之,若非为了其中禁制道法,当真没有多少价值可言。
打个比方来说,‘捆仙绳’是一件先天灵宝,在先天灵宝之中,也不过是下品而已,作用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对手‘捆住’而已,这件灵宝,在洪荒之中也不过一个罢了,可为何如今‘捆仙绳’泛滥?
道理很简单,不过是其中禁制被参悟多了,流传广了,将其中灵宝的作用技能化,甚至灵宝化,炼制了后天属性‘捆仙绳’灵宝,看起来地仙界之中随处可见一般,感觉是个大神的腰带都有了这种作用。
以刘浩为例,他从‘玄武印’之中参悟得来的印诀也同样是不可多得的技能,越是参悟精深,日后法决打出的‘玄武印’技能也越是威力巨大,甚至到了极限,同‘翻天印’实体对抗也不在话下。
同样,以‘周天星辰珠’参悟得来的‘星辰坠落’、‘群星坠落’技能,一旦发动,摧毁数百万里大地也不过是小事尔。
镜像之内,截教四大准圣逮住佛门四大菩萨群起而攻之,打得普贤几人姐姐败落,非是四大菩萨合起来实力比无当圣母几人低上许多,而是佛门四大菩萨士气已落,更恐惧着冥河老祖等人的威能,一身实力发挥不出,心中更有了众多退意,阻挡居多,反击绝少,再加上精力不得集中,哪能挡得住截教四大准圣的全力作战。
可别以为截教四大准圣就弱了,四人之中,金灵圣母和赵公明虽刚刚斩尸不久,一身修为却十分凝实,云霄和无当圣母更是老牌准圣,殷商封神堪堪结束之后便已经斩去一尸,如今更是两尸皆斩,比之如来也差不了多少,一身实力更是强于观世音普贤几人,加上截教本身就偏向阵法之道,合力之下,战斗力更上一层,直面四大菩萨,根本不在话下。
此消彼长之下,逐渐形成一面倒局面,四大菩萨准圣化身如今已经岌岌可危,法身已经被逼出,千手观音之上,已经有着不少被打断,落得一身狼狈不已。
另一头,冥河老祖也是发了狠心,两大准圣化身齐出,配合着四大阿修罗王逼得燃灯上古七佛化身抱成一团,若非二十四定海神珠所化的诸天抵挡,如今早被破开,说不得身死要身死几个。
燃灯上古七佛多番传音沟通之下,也是发了狠心,几乎所有的法力都投入到防守之内,几不反击,一力拖延,且战且退,过不多时,两个战场就拉开了不少距离,使得镜像之内只能看到一方。
玄都控制着镜像左右扫视一圈,最终将话面锁定在截教四人组战斗画面之上,刘浩见了也能理解,相比于冥河老祖与上古七佛之战,截教和四大菩萨之间,更能展示此番积雷山战役的影响来。
“千万年怨恨,一遭爆发,截教几人也算是发了狠心!”
刘浩幽幽一叹,眼前截教四大准圣攻打,大有不死不休之局,也是趁此时机,将心中殷商封神的怨恨一股脑的发泄而出,当真斩杀了几个菩萨,其他人也就罢了,赵公明和金灵圣母二人,说不得要趁此时机将另一个三尸斩出。
论积累,赵公明和金灵圣母或许还差了些许,然也差不了太多,一旦神清气爽,再斩一尸也不是不可能,相反,倘若心中这口恶气不出,想要再斩一尸还真是难上加难,也怪不得几人拼尽了全力,大有一种不斩杀敌人不罢休之感。
刘浩这边话音刚落,就看到云霄将手中‘混元金斗’抛出,在虚空之中一道天河闪过,滔滔黄水瞬息铺展而开,咆哮着将四大菩萨席卷入内。
“九曲黄河阵再现!准圣之能的云霄,已然将这阵法发挥巅毫,四大菩萨今日有难了!”
云中子叹息一句,许是想起了殷商封神期间阐教十二金仙厄难,又或者是对自己能逃得那劫感叹之意。
“阐教十二金仙在九曲黄河阵之内被削去顶上三花,虽得师尊九转金丹修补,到底还是损伤不小根基,慈航几人判教,也有着这方缘由其中!”玄都跟了一句,引得刘浩好奇不已。
许是看到刘浩表情,云中子解释起来。
“九曲黄河阵非同小可,三花本是精气神具现,一旦被削,一身资质势必要下降不少,虽有大师伯九转金丹修补,却也需要时间来补上缺憾,慈航几人便是对此耐心不足,被佛门金身大法诱惑之下判教!”
玄都微微点头,补充一句。
“佛门金身大法是其一,更重要的还是信仰之力!须知众生之念本就蕴含天地意志,只不过成也信仰败也信仰,一旦尊位失去,那些被强行修补的资质也势必要跌回此前,到底是旁门左道之术,不为也!”
云中子叹息一句:“他们岂能不知?不过是等不得罢了!”
玄都点头:“是啊!一步慢步步慢!到底还是信心不足!”
信仰之力,刘浩也颇多了解,本身也得了女娲娘娘赐予的信仰法则种子,平日里也多加研究,哪能不知?
信仰,实在是天地之间最大的万金油,在功德难以取得之时,信仰就成了诸多仙神最大的觊觎,道门尚好,知晓其乃是旁门之道,治标不治本之策,又因玄门道法自然,故而多鄙视之,哪怕取得,也多以炼器填补之,比如定海神针之内,就蕴含了人族诸多信念。
佛门却相反,越是往后,也越是将其视为根本,这也是为何越到后世灵气浅薄,佛门修士相对而言越发修为高深之意,凝聚了众生信仰,使得他们资质普遍要高于道门修士,两相比较下来,佛门总能脱颖而出,百姓不明其故,以为佛门佛法更为高深便是此理。
然一旦这份信仰坍塌,佛门就会被大为原型,一身修为散失不说,强烈差异之下,心中魔念爆发,沦为地狱来客,甚至堕入魔界常客,故而才有了佛魔一体之说。
相反,道家却没有这种说法,虽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说法,然这份对立也仅仅是对立,转化却是绝少,说到底,道家修士一身修为资质皆靠自身、道法自然而来,对魔道也无惧之,区区静心咒便可将之阻挡在外,也难怪玄都和云中子对此相当不屑。
慈航几人判教,在佛门的帮助下,都入了准圣,可留在阐教的二代弟子之中,准圣同样不少,虽如今尚有着几个如清虚、黄龙依旧在大罗金仙阶层,可他们一身修为同样凝练极致,一旦机缘到来,踏入准圣便是自然而然之事,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实难预料也。
在刘浩看来,慈航几人却是亏了,最根本的一个就是他们未来被透支了,根基虽被信仰之力弥补,但这份根基到底不是来自自身,准圣尚可,想要踏入混元大罗金仙,却难上加难,甚至到时候比之清虚、黄龙等人还要困难不少。
当然,这也只是未来,洪荒之内,想要证道混元本就艰难万倍,众多修士看来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不说放弃,但绝大多数修士对此已经少有念想,不过是为了更高一些的修为,争取更多一些修炼资源罢了,到了那时,一身实力带来的权势足矣,其他的都是其次了。
倘若刘浩现在在‘玄武宫殿’之内,就能看到中庭沙盘洪荒之中,佛门诸多准圣挣扎其内,说到底,还是心性没有跟上,教派大兴,致使佛门庞大,更使得其中争权夺利之心更足,诸多权力纠缠之下,哪怕再不想沾染,心灵也被玷污许多。
相反,玄都之所以如今本体在刘浩面前出现,就是他早早就打穿了‘玄武宫殿’的关卡,一身修为如今甚至已经超越了如来等人,只不过他本就低调,少有人知罢了。
云中子也是此理,在玄武宫殿的沙盘洪荒这关,他轻松而过,什么权力欲望,诸天之上根本没有想过;
有那时间,还不如自己研究研究炼器为好,到了雕刻桌面挑战之时,也不过找了和自身对应的云朵雕刻挑战一番作罢,相比于自身战斗力多番提升,他反而对自己的爱好更为关注,更是早早就确定了自身大道的修士,外物对他的影响可谓绝少,不说这些,便是元始天尊这个师尊,他也能以平常心对待便是此理。
否则,元始天尊这种对尊卑看得比谁都重的圣人,岂能对云中子高看一眼?岂能对云中子多番容忍之?说到底,只不过是元始天尊早早就知道了云中子心中大道的追求,心中满意之余,放任罢了。
镜像之内,云霄九曲黄河阵一出,四大菩萨文殊、普贤和观世音三人面色大变,脸上更是露出惊恐之意,他们哪知道如今云霄早不比当初,根本不需要琼霄和碧霄配合,更不需要诸多棋子摆设,随手就能激发九曲黄河阵法,等他们反应过来之时,已经被卷入其中,不见踪影。
刘浩三人以镜像窥视,也难见九曲黄河阵内状况,那滔滔黄水席卷,倒也让他们心惊不已,云霄之旁,无当圣母三人收束自身灵宝,警惕而为,更是让刘浩感觉这阵法之恐怖,也难怪在殷商封神时期,云霄三人直面阐教十二金仙坦坦荡荡,丝毫不将对方放在眼里,这番自信更能衬托这阵法之强。
刘浩以此想到了诛仙阵法,抬头对着云中子发问起来;
“据说诛仙四剑尽在阐教,你们师叔就没有取回之意?”
云中子笑笑:“贫道哪知师叔想法?不过诛仙四剑贫道也多番研究,当真是恐怖凶器,我那些师弟至今也不过是参悟十之一二罢了!”
玄都:“通天师叔倘若想要取回,却废不了多少气力,不过是为了师尊等圣人放心罢了!”
刘浩:“哦?圣人们还是担心通天教主发狠吧?”
云中子嘴角一扯,没有接话,玄都却根本没有忌讳之意:“正是如此,本就是他们默契使然!倘若无当圣母几人身陨,通天师叔可不会再管这些!”
“哈哈哈!道友这番分析却是实实在在,更符合他们性格!”
刘浩哈哈大笑,惹得云中子也跟着笑了起来,几人都知道这番话势必会被圣人感应,却依旧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