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r8b人氣連載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834章:大員糞堡相伴-88wbn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郑芝凤选择在距离热兰遮城堡以南约六十里处的海面上列阵待敌是有原因的。
距离太近,就无法给大哥的人马提供预警及撤退的时间,一旦遭遇红夷舰队炮击,势必将会造成极为严重的人员损失。
距离太远,又发现不了从其他方向绕行而来的红夷战舰,更无法给大哥的人马给予必要的掩护。
六十里折合海里便是约二十海里,即便眼下北风盛行,舰队向北航行约四五个小时即可赶到大员。
郑芝龙已经事先制定了一套可进可退的策略,首先便须要郑芝凤的舰队最好可以拦截住红夷舰队。
其次,倘若拦不住抑或是红夷舰队从其他方向发动偷袭,大军当须立刻放弃炮击城堡,向对岸迅速撤退。
最后,己方舰队能打赢红夷舰队,便再好不过。否则,舰队可返回厦门固守,大军会在内陆扎营,保存实力,舰队择时择地向大军运输给养物资。
作为老牌海盗,“未思进先思退”是看家本领,郑芝龙早就想好了大军的撤退路线,就是向原先红夷修筑的赤嵌城那边跑路。
具体要看红夷舰队是否会发动偷袭,而且是白天偷袭还是夜晚偷袭,陆战反而是郑芝龙最为放心的事情。
根据俘虏交代,东印度公司最多也就能向大员加派一千五至两千名士兵,而郑芝龙此前已经将大员两边的兵力增加到了三万。
己方具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其中还有五千骑兵,这是极大的优势,也是红夷所完全不具备的陆上突击能力。
让骑兵埋伏在树林里,一旦目标靠近树林,便可迅速杀出,能给以步兵为主的红夷队伍造成极大的杀伤。
或许打海战,郑氏没有绝对优势可言,与红夷是五五开。但换成是陆战的话,红夷可是连半点获胜的机会都不会有!
除了留守厦门、泉州、福州等地的守军之外,此番出战,郑芝龙志在必得,故而让人马倾巢而出,争取一战而定。
红夷舰队能来给热兰遮城堡里的残敌解围,对郑芝龙来说,或许还是件好事,起码不用成天到晚担心敌军的援兵何时能到了。
成败与否,就看此番厮杀之结果了!
得益于这段时间以来的“风暴高师”的特殊训练,郑军上下已经对从大员沙洲向对岸撤退驾轻就熟了。
因为海上预警很早,留给陆师的时间还算充裕,整个撤退过程严禁而有序,完全没有出现慌乱的模样。
“约翰!那群矮人又开始溜了!”
步兵团长文森特扬森上校在城堡里的窗口用望远镜看到了对方的行动,还不忘提醒一旁的勃尔格。
“难道风暴又要来了?”
今天可是晴空,虽然不是完全无云的天气,可也差不了多少,反正勃尔格是没看出来又要刮风的迹象。
“再不来我们就要被熏死了!”
尽管军人都不怎么爱洗澡,而且忍耐力很高,但扬森上校实在忍受不住身上散发出来的汗臭,而且外面都是屎,在高温的发酵下,苍蝇已经成群结队了。
整座城堡就跟掉进一座巨型厕所里差不多,只有用尿来遮住口鼻,才能冲淡从外面冲进来的一阵阵恶臭气味。
风暴来临那几天,几乎是城堡里所有人的狂欢节,不管男女,都会不顾一切地冲出去,用雨水来洗澡。
这也是收集淡水的好机会,只要节省一点使用,大家就不会被渴死,至少可以坚持到下个风暴再次降临到大员。
“上次风暴不是才过去五天么?”
“……没错!”
“下个风暴会这么快?”
“也许吧!不然就没法解释外面的敌人的行为了!”
对此,扬森上校也想不明白,不过敌军能够撤退,终究是件好事,要不然他们只要围困城堡一天,就会持续向城堡发射椰子炮弹!
光是椰子就好了,关键是椰子里面全是粪便,数量多到上万,足以把人给活活熏死,这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为恶心的行为了!
扬森上校认为此举有违骑士精神,然而对面那群家伙就是海盗,不认可西方的交战规则,更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踏破虛空 妒風流
大员长官约翰范德勃尔格还想派人送信,对这种恶心行为表示强烈抗议,要求郑一官停止使用粪便武器,然而抗议信却石沉大海……
开始还是几千个,不抗议还好,抗议之后,椰子弹数量增加到了上万个!
偏偏福尔摩沙南部,特别是大员一带还是热带地区,椰子还极多,简直就是为该死的尼古拉斯一官量身定做的武器!
我的明星小嬌妻 筱筱鎂
一天发射一万枚椰子弹,半年就是一百八十万个之多!
这么多椰子弹打过来,不说把热兰遮城堡给埋了,看上去也挺像。
中國共產黨歷史簡明讀本(1921-2016) 張士義
一个椰子弹里装一斤粪便,一百八十万个椰子弹便是一百八十万斤粪便!
在这种丧失人性的攻击下,城堡里的每个人还都在自行生产这种东西。
外面是粪便,里面也是,让大家每天都活在对粪便的恐惧之中!
冷王的叛逃醜妃
被憋得实在没有办法,勃尔格只得下令实施更为严格的口粮规定。
不是害怕粮食不够吃,而是因为粮食吃多了,就要排便……
外面海盗排便,可以打过来。
城堡里的人排便,就只能拉在里面。
想要打出去是不大可能的,最多向外面倾倒而已。
于是城堡的守军和平珉都生活在一个无比恶心的环境里。
外面每一寸平地上,都浦满了厚厚的一层椰子弹,从里面流出的粪便随处可见。
城堡里的雇佣兵开玩笑说,热兰遮城堡是他这辈子所见过的最大的一座“粪堡”!
只有在刮风暴的几天里,城堡明面上的粪便才会被一扫而空。
所以众人也会不计代价的冲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只要不被大风刮跑就好……
这则好消息很快便传遍了城堡的每个角落,每个人都变得亢奋起来。
对于即将来临的这场风暴,大家早就做好了洗澡的准备。
勃尔格作为最高长官,仍然要求固守,不得投降。
青春無故事 未知
尽管援军遥遥无期,可扬森上校还是本着军人的本能,遵守了命令。
只不过作为交换条件,守军可以完全无须出击了。
外面的敌军是己方的十倍不止,出去就是送死,这谁都明白。
如果可以逃过这场浩劫,大部分雇佣兵这辈子都不打算再在这个该死的地方服役了。
在欧陆打仗,至少不会碰到这么恶心事情。
面对阵阵恶臭攻击,很多人连吃饭的胃口都没了。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与盘踞在福尔摩沙北部的西班牙人联手抗敌。
或者干脆投靠西班牙人也是好的,只要能活命,且不被熏到就足够了。
外面那群该死的海盗就不觉得这么干是非常不道德的么?
西方的海盗是绝对不会做出如此行径的!
果然是神奇的东方文明!
“援军应该快来了吧?”
勃尔格比城堡里任何人都期望巴达维亚能派援军赶来为自己解围,否则被郑一官逮到,恐怕他是第一个被处决的人。
“最多二十天,否则,巴达维亚就是不想救我们,或者他们根本没接到求救信!”
扬森上校只想到了这两种可能,前者比后者更让人感到绝望,那就等于整个大员地区连同守军在内,被东印度公司给刻意抛弃了。
“不会的,上天保佑我们!”
此时此刻,勃尔格还能相信谁呢?
哪怕公司象征性的给自己派来二十艘战舰也好啊!
鬼知道舒尔斯贝克上校带着他的舰队跑到哪去了,说好是进行海上游击作战,结果呢?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消息,这是指挥舰队游到某个安全的港湾,全员度假去了吧?
勃尔格早就想要大发雷霆,可发了又有什么用呢?
贝克那家伙听不见,巴达维亚的评议会更听不见。
郑一官倒是愿意听,可勃尔格却不敢出去跟他说……
一般来说,人处在逆境之中,希望与失望成反比。
失望到了极点,那就是绝望,只有在绝境之中才会有这种想法。
勃尔格坚信公司一定不会抛弃自己和手下,派出的舰队也一定会到来。
原因无他,毕竟建造热兰遮城堡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公司那帮贪婪而又吝啬的家伙,是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收回成本的办法的!
东印度公司虽然拥有强大的武装力量,特别是在海上,实力几乎堪比西班牙帝国海军。
但说到底,还是一家以贸易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必须注重营收金额,避免亏本。
大员地区就是公司在整个东亚的最大项目,一旦亏损,会发生很不利的连锁反应。
固守大员,击退郑一官的进攻,就能继续让这个项目保持盈利。
如果可以让明帝国开放港口,那么这个项目便会变成整个公司里最为赚钱的项目。
反之,大员失守,热兰遮城堡被攻克,上千守军被歼灭,公司也会颜面扫地!
“传我将令,舰队以两路纵队方式阻拦红夷舰队,大船在前,小船居后,务必将红夷拦截在于此水域。待敌舰靠近,我方每舰须舰首迎敌,待进入我方射程,再行横置船身。”
考虑到红夷战舰上重炮居多,射程远远超过己方火炮,郑芝凤便下令先将对方的去路堵死。
用舰首迎敌,这样可以减少中弹的面积,先让红夷的战舰轰上一阵子也无妨,反正远距离红夷也不是那么精准。
通常来说,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即便是大规模的海战,只有在半里地之内的对射,才最为致命。
半里地之外的对射……
鬼知道炮弹能打到甚子地方去!
郑氏舰队也不是没跟荷兰红夷交过手,对方也是以近战为主,只有炮击岸上目标才会远距离开火。
用太子爷派给大哥的反舰部队官兵的话说,这叫“海上拼刺刀”!
郑芝凤觉得此话所言不虚,而且形容的恰如其分。
先是靠近目标,开始互相对射,或者放纵火船。
一旦发现还无法击沉,那就直接脸贴脸,派兵跳帮厮杀。
从战术上看,海盗与海军几乎别无二致,只是后者比前者更有纪律性,而且着装一致且更为美观,仅此而已!
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样,郑芝凤的舰队算是占全了。
现在刮北风,郑氏舰队可是占据上风优势。
这便意味着郑芝凤麾下战舰的航速远高于红夷战舰,拦截成功的几率非常之高。
其次,郑氏舰队上下对眼前的这片水域非常熟悉,夸张地说,闭着眼睛都知道该怎么走。
最后,打红夷不像打海盗,海盗算半个自己人。红夷就不是了,也就无须手下留情了。
莫相棄:下堂皇妃要出閣
郑芝凤表面上镇定自若,可心里非常清楚,红夷在火力、防护、单舰战力方面占据绝对优势。
别看对方就那么七八十艘船,真正打起来,就会发现这七八十艘船的战力相当于己方七八百艘之多!
虽然很多都是商船,但无论是船体结构,还是火力配备,都是按照战舰的标准来建造的。
上面水手的素质也高于己方,郑芝凤已经做好了牺牲掉舰队里大部分战舰的准备。
力争牺牲三百至三百五十艘战舰,拼掉红夷三十艘左右的战舰。
等郑芝莞带着防御厦门的舰队赶到战场,再行重创甚至歼灭整个红夷舰队。
这是在装备了大量反舰导弹的情况下,郑芝凤才干如此大胆的预测战果。
哪怕在料罗湾这种半开放的水域,大哥郑芝龙已经准备好了大量的纵火船,都很难困住红夷战舰。
而在开阔的洋面上,想要击沉一艘航速高、火力猛、船板厚的红夷战舰,没有反舰导弹的话,哪怕用二十艘船都拼不掉对方一艘!
这是多么悲壮啊!
可事实就是如此残酷!
当年在料罗湾,面对不下三四十艘郑军战舰的围攻红夷的“赫克托”号。
这艘战舰仍然可以横冲直撞,几乎毫发无损地杀出重围,途中还击沉郑军十余艘战舰。
正因为有了此次深刻教训,大哥郑芝龙才会下令建造一批仿自红夷战舰的夹板船。
虽说不如“赫克托”号那般厉害,可也能匹敌寻常的红夷快艇了。
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这批夹板船的数量远远不足。
尽管大哥已经再次下令建造数量更多的夹板船,可远水解不了近渴!
哪怕手里有二十艘装备“捕鲸叉”反舰导弹的夹板船,郑芝凤也不会如此担心。
现在他就必须利用手里所有能动的舰船,来阻挡这支杀气腾腾的敌军舰队。
“这是什么战术?”
想用横置的船队来拦截己方强大的舰队?
郑一官这是疯了还是压根就不会打海战?
己方战舰完全可以凭借强大的吨位和火力优势,强行冲破这条虽弱不堪的防线。
被一点突破,必然导致全线崩溃,郑一官难道连这点都想不明白?
普特曼斯用望远镜看了一眼远方的敌军舰队,低头想了想,却没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