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z70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無雙庶子笔趣-第一百三十六章 連哄帶騙展示-bgxf8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赵奕顺利进入京城,看起来十分顺利,但是背地里是李信在京城的暗部,冒着暴露的风险才把他送进去的。
这些年李信有差不多十年的时间,都是住在京城里,京城里的暗部也是他花费心血最多的地方,这些暗部之中有的是酒楼掌柜,有的是古玩行的老板还有一些是被李信动用关系,安排在各衙门里当差的差人,甚至……
还有一些是当年壬辰宫变之后,从羽林卫升迁到各衙门之中的“羽林卫一系”。
毕竟朝廷也不是耳聋眼瞎,朝廷有天目监,有梅花卫,还有不知道多少藏在暗处不为人知的耳目,这个时候安排人进入京城,是冒了天大风险的。
这也是李信本人,没有进京城的原因。
赵奕在不知道多少人的努力之下,才终于进入到了柳树坊,见到了想见的人。
这个人就是眼前的这个老者,贺菘,贺将军。
贺菘,早年是大将军叶鸣麾下,镇北军的都尉,军帐之中功劳无数,后来因为追杀侵扰边境的鲜卑部族人,右手小指被鲜卑人射了下来,从此握不稳兵器,拉不稳弓弦,便从镇北军前线上退了下来,进入到了陈国公府,坐了陈国公府的家将。
太康元年的时候,太康天子与李信谋划掌控禁军,最终成功的把裴进抬进了大都督府,李信本人也如愿以偿的坐在了禁军右营将军的位置上,不过那个时候,李信才十八岁的年纪,也没有什么带兵的经验,不太好掌控禁军,老公爷叶晟,便从陈国公府的家将之中,遴选了八个“借”给李信,帮着他打理禁军。
贺菘就是其中一个。
当年八个陈国公府家将之中,他最早一个做到方山折冲府折冲都尉,后来跟随李信西征之后,便成了禁军右营的副将,帮着李信打理禁军右营。
当年李信领着禁军右营西征,并且成功打下了西南,因为功劳太重,需要避嫌,叶老头也让他敛藏锋芒,因此那些年里,李信虽然挂着禁军右营将军的职位,但是很少真正去禁军右营处理军务,真正在禁军右营主事的,便是这位贺菘贺将军。
后来李信从禁军右营将军的位置上退了下来,贺菘也理所应当的接过了这个位置,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右营将军,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他都是禁军右营的主事人。
一直到元昭年间,他仍然任禁军右营将军。
一直到去年年底,西南军正式出蜀,贺菘才因为与李信“有旧”,又是陈国公府出身,被天子借机拿掉了右营将军的位置,让他在京城赋闲。
不过当年他跟着李信的时候,就已经四十岁了,十几年过去,他已经有五十五六岁,也到了“退休”的年纪。
如今,陈国公府里已经没有了叶家人,他也就不可能再回去,再加上这些年贺菘也算是自立了家业,便在柳树坊里住了下来,享受自己的“退休”生活。
当赵奕这么个少年人,站在他面前口称“贺将军”的时候,贺菘先是愣了愣,然后开口问道:“小郎君是?”
赵奕对着贺菘恭敬行礼,拱手道:“晚辈自西南而来。”
这一句话,贺菘脸色立刻就变了,他本来是在柳树坊那颗大柳树下面坐着,闻言立刻站了起来,先是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附近有什么人盯着之后,缓缓朝着自己家中走去。
“老夫不认识什么西南之人。”
贺菘咳嗽了两声,声音有些沙哑。
“时辰不早了,老夫要回家去了。”
对于这种情况,赵奕并不觉得意外,毕竟这个当口,京城里人人自危,大家都谨慎一些,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他朝着贺菘迎面走过去,然后不声不响的取出李信交给他的印信,递在了这位老将军的手里。
这个印信并不大,只有成人拇指大小,是碧玉所制,上面刻着四个阴文。
长安私印。
这个年代,一个男人常常会有很多印信,除了公印之外,还有用姓名,表字,雅号的印章。比如说当年李信在京任职的时候,因为头衔太多,他有十多个印章之多,但是这块印比较特殊。
李信的表字长安,是老公爷叶晟给他取的,这块印也是叶晟送给李信的,这么些年李信一直带在身上,甚少离身。
拿到这块印章之后,贺菘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把印收进了袖子里,声音低不可闻。
“日落之后,来我家后门……”
说完这句话之后,老将军飘然而去,把李信的私印也带走了。
…………
日落之后,赵奕垂手在贺菘宅子的后门等候,等到天色黑下来一些之后,才有一个贺家人,把他引了进去。
在贺家后院里走了一会儿之后,赵奕才被带到了一处书房门口,领着他的那个下人,对着书房恭敬低头:“老爷,人带到了。”
“知道了,你下去罢。”
下人连忙退了下去,而赵奕,则是伸手敲了敲门,得到允准之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这里是贺菘的书房,但是又不太像是一个书房,书房里摆了一把长弓,还有长枪,刀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兵器库。
赵奕进去之后,贺菘指了指书房里的凳子,开口道:“坐下来说话。”
赵奕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
贺菘这才上下打量了一番赵奕,问道:“李侯爷是小郎君何人?”
赵奕恭谨欠身:“是晚辈义父。”
“哦。”
贺菘点了点头,开口道:“英雄出少年,小郎君这般年纪,敢在这个时候潜入京城,着实难得。”
说到这里,贺菘顿了顿,继续说道:“记得当年第一次在陈国公府见到李侯爷的时候,李侯爷差不多也是小郎君这般年纪。”
他感慨了一番岁月如梭,叹了口气之后,开口问道:“小郎君冒这么大的风险到京城里来见我这个老头子,不知道所谓何事?”
赵奕心里有些紧张,但是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他抬头看向贺菘,沉声道:“小子是替义父带几句话给老将军。”
贺菘微微皱眉。
“不知道侯爷有何吩咐?”
赵奕深呼吸了一口气,咬牙道:“现在京城外面是什么态势,老将军心里也应该清楚,禁军非是西南军的对手,前几天出城迎敌的四个折冲府,尽是禁军右营的将士,都是老将军的旧部,再打下去,禁军会死更多人,义父的意思是,请老将军顾全大局……”
“老夫在李侯爷麾下近十年,本来侯爷有什么吩咐,自然是应该照办的……”
说到这里,贺菘苦笑道:“只是在去年年底,老夫就从禁军右营卸职了,现在只是京城里一个普普通通的草民,就是想帮李侯爷,也是有心无力啊。”
这番话显然是推辞了,李信也知道贺菘已经不在其位,但是他在禁军右营坐了十几年实际上的将军,积攒下来的人脉,已经超过了朝廷的文书。
所以,李信才让赵奕冒险进京来寻他。
一旦他开口,就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禁军右营,不说让他们倒戈相向,只要他们按兵不动,李信就有足够的把握进入京城。
赵奕低着头,语气幽幽:“老将军,禁军左营的侯敬德,已经与义父联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