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9i2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序列玩家 ptt-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就在這裏啊-u8dtr

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
在李长河一行人往北岸西侧边境靠近的同时。
郎來啦 言安
北岸南侧,某条街道上,爆发了激烈的枪声。
陈余拉着一位妇女和几位民众从翻倒的车辆后快步走过。
“还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能出去了!快!”她低声催促着,言语中有些焦急。
下一秒,枪声断绝,其中夹杂着几声闷哼和嘶吼。
“她去了!”
陈余的脸色一变,拉着中年妇女快速滚到一边。
‘嗖’几乎同时,身边翻倒的车辆被整个切开,一旁的几位民众被直接掀翻。
一道红色的身影出现在陈余的眼前。
从体型上可以分辨出是一位女性,身披红色兜帽斗篷,兜帽下可以看到她那金黄色的眼睛,以及一张绘有锋利可怖牙齿的口罩。
而那红色的兜帽披风上,滴落着鲜红的血滴。
那是阻拦她的特遣队员们的鲜血!
“畜生!”
见掩护的队友生死不知陈余双眼通红,快速起身对着那道红色的身影施展了【心灵代码】,想要干扰其行动,同时快速提起一把冲锋枪。
鬼馬喜劇之王
身为主精力的【玩家】和攻略组成员,陈余的正面战斗能力的确不强。
但也只是相对来说,她精通枪械。被她狙杀的罪犯可不少。
更是系统性的学过近身缠斗、巴西柔术。
别看她个子小小的,一般的壮汉她能轻松甩飞。
可红色身影几乎没有任何停留,手中镰刀仅仅只是一抬,陈余就感觉到左手手臂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同时手中的冲锋枪被切成两段。
若非陈余也听到过汽笛声,被斩断的恐怕就不止是冲锋枪了。
但也仅此而已…这个家伙打算将所有听到汽笛声的人都斩掉双腿。这样一来,他们便无法撤离了。
就在红色身影举刀的瞬间,苍老却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混蛋,当我不存在啊!”
最後一個陰陽鬼醫 馮字
那是曾说要将李长河一手一个的老人,手握一根不知道哪里捞出来的钢筋,末端还有一块碗口大的混凝土块。拼尽全力的砸向红色身影的脑袋。
他没有撒谎,他的确是老兵,也的确上过战场。是对越自卫反击战!
看着那些特遣队员和陈余这个女孩艰苦战斗,这让老大爷异常愤怒。
怒火自然不是朝向陈余他们,而是对自己。
自己一直撅着脾气认为自己还没有老,还能上战场。
可到现在危险出现,自己却只能在女孩后面…
这对于老兵来说,才是最大的悲哀!
兴许是处于极度愤怒的情况下,老人抡起了这二十多公斤的钢筋。
但这也仅仅是让红色身影稍稍回首,一道寒芒闪过,便将老人手中的钢筋切断。
数位特遣队员围攻,都拦不住她的步伐,一个年老体衰的老兵自然也拦不住他。
但….老人争取到了那至关重要的一瞬间。
因为就在此刻….四周的气温急速下降!
拯救完美總裁gl 漁戲
红色身影放弃了攻击老人的想法,而是瞬间暴退数十米。她感受到了更强大的敌意!
歡喜冤家:野蠻小嬌妻 瘋狂的狐貍
一道身披黑色风衣的身影,在出现在她原先所在的位置。四周的空气变得冰冷,人们颤颤巍巍呼出的热气化作白雾。
“对不住,我来晚了。”
……
另一边,背着女生行动的刘涛忽然听到了无线电中传来的声音。
“这里是第六小队张乙,附近的队伍收到请回答!”
“我是第十九小队成员刘涛。”刘涛快速回复:“准确报告你的位置和情况!”
“地点家具城!有三位群众受伤,我一人无法带他们撤离,请求支援!”
“收到,请坚持片刻。”
“家具城离这多少距离?”刘涛看向李长河。
“百米左右,很近。还算顺路。”李长河回应着,随后问道:“为什么忽然就能联系上了?”
“可能是距离原因,怪异的干扰能力并非无懈可击。”刘涛快速说:“对方有三位伤员,我们能带走他们。”
“可…可我们的速度会更慢啊。”另一位学生说:“我们也无法带走三位伤员吧?我可没什么力气啊。”
多情皇後:皇後不壞皇上不愛 冰山.
寵婚 蘿蔔兔子
他是在担心对被对方拖累了。
此刻刘涛背着女生,李长河拉着老赵。还能正常行动的,也只剩下的他和另一位特遣队员了。
加上那位求救的张乙,三个人都得带着伤员。速度会被大大拖累。
“家具城啊朋友,我们不一定要用背的。”李长河自然看出了他的担心,便说道:“我们或许能在家具城找到一些购物车。这可比我们现在快多了。要是能找到一辆多人自行车,速度还能更快。”
刘涛等人自然不懂李长河为何说起自行车,老赵则是脸色一抽。
他是李长河的同桌,自然知道李长河的骑乘技术。
要是真的找到什么多人自行车,以老李这能追上汽车速度的马力….
“那我还是被放在购物车里好了。怪慌的。”老赵心里泛着嘀咕。
諸天紀
“走!带上他们,我们就立刻离开。”一行人在小巷中拐了个弯,便向着家具城跑去。
很快,众人看到了漆黑一片的家具城。
“张乙,我是第十九小队成员刘涛,我们已经赶到。你们在哪里?”刘涛一边呼叫对方,一边推开了家具城的大门。
进入家具城后,众人的脸色却是一变。
血腥味!漆黑的家具城内有着十分浓重的血腥味。
刘涛放下背着的女生,让李长河等人留在门口。
和队友对视一眼后,都提起了手中的枪械。他们察觉到这不对劲,一般的伤势可不会有这种血腥味,反倒像是大动脉出血。
“张乙,你在哪?你说的三位伤员在哪?”刘涛将战术头盔放下,夜视仪启动。谨慎的向前靠近。
他并没有看到任何活物,只能看到那些人型模特摆放在四周。
但他能隐隐感受到,有东西就在这个大厅内。
这时,距离刘涛最近的铁片模特忽然转身,阴冷的目光看向刘涛。
它胸口处还有都一个大缺口,里面一枚血淋淋的心脏正在缓缓跳动。
心脏中传出阴冷的声音:“我,就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