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tfi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九天仙緣》-第三千三百一十二章 魔目龍珠閲讀-wha8y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一棵高大的古木树冠之上,立着一个一脸冰傲的洁白身影。
她,一直婷然在树丫间,苍白的脸色之上,长长的睫毛下闪烁着一双美目,异样的注视着柳牵浪的举动。
端庄而冷傲的脸上交换着无比复杂的神情,时而震惊,时而兴奋,时而又似愠怒。
是千梦!坐在斗宝台上的絮空大师,正一脸惑然的注视着柳牵浪这个有些另类的小辈。
突然感觉到一丝熟悉的视线一直落在柳牵浪身上。
絮空大师抬头,斜里看去,竟然发现是新收的爱徒云千梦立在一棵古木之上,一股怜爱之情油然而生。
对于这个徒弟絮空大师又是爱又是无奈。
这孩子聪明绝顶,天资绝佳,就是有些太过孤僻,平日专拣无人处独自一人落寞寂寥,要么清修苦练,要么睹物凝思,几乎不和同门来往,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这一刻她如此执着的看着眼前的小子,这种现象还真是头一次看到,难道爱徒也喜欢这个弱弱的小辈。
一时间,絮空大师对这个柳牵浪蓦然多了几分兴趣,不由放出神识仔细打量了起来。
这一打量不要紧,絮空大师暗暗吃了一惊,以自己超人的强大灵力神识竟然探析不清楚这个小辈的真实实力的情况,但有一点可以可定,绝不像他表面那样的儒雅孱弱。
不由得微微点头,暗暗赞叹爱徒有眼光,不过终究还是遗憾的叹息了一声。因为这小子是个天生阴脉之体,是个短命的坯子。
正当台上台下众人凝神观望仙目龙珠,各自神思驰骋的时候,方天迎芳收了法诀,笑道:
“呵呵,仙目龙珠在此,是不是公子也该拿出九颗亿年夜明珠啊!”
说完伸手一探,仙目龙珠便稳稳落在了她的纤掌之上,倏然形成一幅仙女托宝图。
文阳公子闻言,方才从仙目龙珠的珠光宝境中恢复清醒过来,也笑道:
“那是当然。”
说完,伸手一按胸口,九颗亿年夜明珠已然闪烁在了他的眼前虚空的位置。
随即,其另一只手朝台下一招,蓦然飞上一位绣衣美女,看打扮正是文阳宫门下。
文阳公子命其双手托着九颗亿年夜明珠闪退一旁,权且做一位拖宝仙奴。对面,方天迎芳也后退了数米。
这时斗宝场中央就只剩下了柳牵浪和文阳公子,而两人身后各立着一个大美女。
文阳公子审视着柳牵浪,显得极是悠闲,手摇裂云扇,嘴角丝丝浅笑,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
而柳牵浪正在左右为难,进也不是,退也不能。
这场赌注,方天迎芳从自己怀中取出了仙目龙珠,明摆着是在告诉在场的所有修仙界朋友,自己是她的意中之人,早已芳心暗许,送了如此贵重的定情信物。
而现在,拿出此等之物来赌,将自己作为情花宫少主的身份和仙目龙珠同时置于了筹码的位置,简直就是验明正身一般。
西遊之問道諸天 椒鹽可樂
逍遙小農民 關外飛雪
殺手毒妃 夏暮有煙
柳牵浪无奈至极,自己若是输了,岂不是等于在说自己输了老婆,令天下人耻笑。
若是侥幸赢了,赢的不只是文阳公子的九颗亿年夜明珠,同时也要顺理成章的接受方天迎芳。
方天迎芳这么做的动机在外人看来无非就是向所有人公开她和柳牵浪的关系。
但柳牵浪虽然对方天迎芳有几分喜爱不假,而此刻又多了无限感动,但眼下绝无任何接纳她的想法。
尤其是失去水儿和杳无音信的妙嫣之后,对于儿女情长,早已心灰意冷,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方天迎芳的美意。
看到柳牵浪一脸为难之色,文阳公子,更加一脸坦然,心下早已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一脸嘲讽的看着曾经和自己买宝时还有几分潇洒大气的冷峻面孔。
突然想到对方似乎很有一些财富,于是笑道:
“哈哈,小天峰代峰主迟迟不出手,莫不是瞧不上我的赌注?
也罢,咱么就再增加点刺激,那天去我的鉴宝阁已然看到了此次斗宝大会带来的十大仙宝,除了那块银晶和雪域龙睛被你买走之外还有八大仙宝,皆是我文阳宫非比寻常之物。
分别是一片熔岩火龙鳞片,一把穿云箭,一驾九龙飞天撵,一座千旋魄罗山,一株亿年赤血参,一颗永青丹,三粒天洋神珠,还有一颗万年妖丹。
索性本公子全压在这次赌注里了,只是不知柳代峰主意下如何?”
说完,文阳公子一脸得意的扫向台下数万观众,引来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闻言,正在为难的柳牵浪,突然面色坦然了起来,不由也笑道:
“哈哈,文阳公子果然大气,那好,如此,我身为小天峰代峰主也不能失了身份。不知在下提一个建议如何?”
“哦?本公子洗耳恭听。”文阳公子手持裂云扇朝台下一压,待渐歇的掌声平息之后,假意客气道。
心里料想就算你再有财富,也不会抵过自己如此仙界罕之又罕的异宝,摆在对方面前的路,只有赌不起,主动放弃得分儿。
如此自己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白得了个大便宜,顺便打击打击玄灵门的士气。
柳牵浪岂会看不出对方的用意,刚才因为顾忌方天迎芳,所以有些忐忑不安,但眼下听到对方加了筹码,反而突然眼前一亮,有了主意,笑道:
“依在下愚见,既然是你我二人斗宝,自然就该是拿出各自的宝物才是,所以我认为我用方天世家的家传宝物天目龙珠作为赌注,实在是有些不妥。
天目龙珠之所以在在下身上,实属偶然,因为一次意外,方天迎芳修炼入魔,正巧在下碰见,施以援手之后,方天迎芳恢复离去之时,遗落了装有仙目龙珠的锦囊。
当时,在下只好暂时拾起,以便日后奉还,但琐事缠身,修炼日短,转眼竟然在在下怀中保管几月有余。
期间托人告知过方天迎芳,有锦囊奉还,本次斗宝大会在下正打算物归原主,不巧还没来得及,就发生了今日的事情。
在下虽揣在怀中数月,但绝不知此锦囊之中就是仙目龙珠!如今物归原主,皆大欢喜才是,实在没理由成为在下的赌注。
在下非常感激方天少主对自己的信任和支援,但如此深情在下实在是不敢接受!”
说完回身朝方天迎芳深深一揖。
柳牵浪此言一出,顿时台下一阵骚动。
各门各派同门弟子,甚至各门派彼此之间都议论纷纷起来,皆是感叹,原来是一场误会。
他们还以为这位儒味十足的俊美青年是方天少主的如意郎君呢,怪不得敢拿自己和门中无上宝物做赌注,八成是看上人家文阳公子了。
而台上,闻听此言,也是一阵议论声声,尤其是不远处的情花宫主一脸怒容顿时烟消云散,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不过,对柳牵浪的为人却是打心眼里头赞叹不已。
身后,方天迎芳本以为传给柳牵浪仙目龙珠诀,凭着仙目龙珠的无上法力战胜文阳公子,从此可以让他扬名立万,而自己也可顺理成章的和他走在一起。
没想到,他几句谎言竟然竟然说得真有那么回事是的,将所有人说得心服口服,而且和自己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心下甚是不满,秀眉紧锁。
不过仔细一思量,自己这么做似乎太过冒险了些,万一那位文阳公子赢了,岂不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所以心里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只好默认了。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也罢,那就以柳代峰主之意,你我公平一赌,只是在下已然亮宝在先,那你的宝物又在何处?”
文阳公子听到方天少主和仙目龙珠不做赌注了,多少有些遗憾,不过心里有底,既然亲眼看到了仙目龙珠的存在和心动的美人,以文阳宫的实力,将其纳入怀中,那是早晚的事
倒也不急于一时,于是文阳公子故作释然的摆出无所谓的神情。
反而眼下,对方竟然提出拿出自己的赌注和自己来斗宝,倒是出乎预料之外。
文阳公子实在想不通,当今地仙界有几人能一下拿出比自己还霸气的赌注,尤其对方还是个新界弟子,而且没什么仙界家族的背景。
这样想着,不由好奇的注视着柳牵浪,看他到底会拿出什么宝物。
柳牵浪此时显得极是轻松,拱手朝台上诸尊和台下观众施礼后,双目两道璀璨神光,头上三尺的地方立刻出现了十样光华烁烁的东西,引来台下一阵欢呼。
文阳公子从左到右依次仔细看去,竟然有几种叫不上名字的,不由心中一阵诧异,暗道这柳牵浪到底是人是鬼,到底哪里得来的如此多的神奇之物。
看到两眼发直的文阳公子,柳牵浪微微一笑道:
“请文阳公子过目,熔岩火龙鳞三片,龙丹一枚,熔岩火龙睛一颗,洪荒醒魂果种子两颗,浣情泪一颗,九天仙缘甲一套,三生召唤铃一个,金芒锁魂锁一条,犁云剑一柄,神域百花玉玉座一尊。”
如果说比实力,柳牵浪面对叱姹风云的文阳宫还真没底,但若比宝物,柳牵浪倒是毫不在乎,随便在抉天之境内选了这么十样摆了出来。
前三种是最近新得的,后面那些是古老椰国巫尊和鬼巫中的宝物。
按柳牵浪的本意,此刻还不是显摆自己的时候,此番头一次和各大门派接触,根本不知道对方的水有多深,所以认为还是示弱些为好。
拿出这十样宝物,能把眼前的赌局应付过去就行,输赢都无所谓,即便是输了,自己作为新入玄灵门的小辈,也无可厚非,就算是花钱买平安了。
这样想着,柳牵浪自然就放松了起来。
但柳牵浪突然间的潇洒,可震惊了台上和台下一些资历深厚和有见识的人。
文阳公子的赌注绝对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但柳牵浪的赌注更是令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台上的诸位门派要人都大开眼界。
傲宇真人和火龙真人直拍大腿,暗叹看走了眼,放着这么有钱的徒弟没人要,硬是便宜了拂风那个笨蛋。
艾比斯之夢
但冰魄真人一直比较沉默,除了冷漠的眼神中多了几丝光亮外,别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其他各位峰主似乎突然间都对这位天生阴脉之体的小辈萌生了许多兴趣,尤其是他头上那些鲜得一见的宝物。
台下,宋震看到柳牵浪头上的十种神奇的宝物,扭着黑白二眉,眸中闪烁着异彩,自语道:
“我的三哥,你还是我的三哥吗?我怎么感觉你是财神爷下界啊!”
心里暗自琢磨着,找机会一定要上两件,若是怀里揣着这么一两件宝物,那才底气十足呢。
文阳公子一阵惊愕之后,思绪慢慢稳定下来,凤目几番闪烁,心里便有了计较,故意轻咳了几声,摇着裂云扇,看似轻松的笑道:
“哈哈,想不到,柳代峰主竟然有如此贵重的宝物,在下失敬了!”
柳牵浪闻言,微笑道:
“呵呵,不过是几个平常的物件,让文阳公子见笑了,不知我的赌注和你的相比还算公道吗?”
文阳公子,心里暗忖,何止是公道,简直超出自己数倍,不过嘴上可没这么说,笑道:
“还算公道,如果没意见,可否开始了?”
文阳公子突然看到眼前出现这么多神奇的宝物,而且面对一个实力并不强大的对手,只要自己胜过对方,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了。
總裁住對門:不撩自來 請給我你的大腿肉
如此,文阳宫不仅在四大门派面前更加威风,同时又得了这么多罕见的宝物,岂能不急。恨不得一扇子将对方扇出宇宙。
“哈哈,文阳公子请!”
柳牵浪微微一笑,儒雅的做出迎敌的姿势。
闻言,文阳公子大喜,迫不及待的出招就使出文阳宫的成名神功浪客无极。
只见文阳公子身形轻轻一动,瞬间斗宝台发出呜呜的震颤之声。
接着柳牵浪就看到整个斗宝台一圈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文阳公子的身影,每个身影都是脸上闪烁的诡异的色彩,同时带着邪恶的微笑,一双诡异的凤眼射出无比阴森恐怖的寒芒。
校園藏仙 斷七弦
手上的裂云扇不停地变换着姿势,本来绢白的扇面,此刻化作涛涛狂流,发出震天的吼声,顿时斗宝台上方乌云密布,如一块巨大的黑布压将下来,令人无比窒息。
而裂云扇的条条扇骨忽然变成无数寒芒闪耀的冰剑,沉沉低吟,转眼又幻作条条吐着火红蛇芯的漆黑怪蟒,电射般朝柳牵浪袭来。
与此同时,扇面之上涛涛狂流之中,蓦然窜出无数阴森恐怖的怪兽,长着血盆大口,妖异的腾挪翻滚着。
柳牵浪头皮一阵发麻,暗道文阳宫果然名不虚传,连神功都这么邪门。
但来不及细想,赶紧罩上几层护体罡气,同时催动幽灵舟射了进去,然后催动雾天术等几种隐身之术,朝斗宝台上方蓦然射去。
然而只听咣当一声,柳牵浪连人带幽灵舟一下被弹回了斗宝台上。
柳牵浪抬目看去,正对上文阳公子诡异的丹凤双目,两道浓黑的神光倏地刺入了自己的双目,立时让自己失去了光明。
随即就感到头上有一股锋利的邪风袭来,凭感觉应该是十分锋利的兵刃。
因为眼睛看不见,柳牵浪只好仓促使出挥烟术,将身体化作缕缕青烟,方才躲过这一劫,但是身后传来轰隆隆一阵巨响,震得自己有些肝肠寸断般的难受。
然后迅速躲在一个角落,疯狂催动白光璀钻,这才慢慢恢复了视力,赫然看见刚才自己躲过的地方,已然被剁成了一条深深的大沟。
这斗宝台框架虽是古木搭建,但是台面却是精钢所铸,天晓得那是什么武器,竟然将如此坚硬的斗宝台生生的切了一个大沟出来。这要是剁在自己身上,那哪还有活的份儿。
柳牵浪一阵庆幸,化作青烟的身体一直不敢归形,四下打量着周围的情形,发现同样的文阳公子,不下千余个,把自己团团围住,此时各个神态各异,闪烁着诡异的双目正在探析着自己的存在。
柳牵浪暗暗感叹着文阳宫神功的邪异,同时也幸运地感到敛息大法的神奇,对方如此强大,竟然一时间没探析到自己的存在。
趁着对方发现自己之前,柳牵浪大脑飞快的旋转着,同时将目力提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一点点的探析着突破口。
时间一分一秒在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柳牵浪终于发现那一千多个文阳公子的真身所在,而那个真身是突破的唯一薄弱之处。
发现了这一点,突然脑中一派清明,心念之中马上想起界通恩师曾向自己提及这种功法,叫做浪客无极神功。
并且已经将此功法的修炼法门传授给自己,不过因为不是一直向往的玄灵门神功并未修炼。
听师父说,催动此神功,会将身影化作万千,或是将身形幻为风雾云涛,施展出无限神力,可以翻江倒海,十分骇人。
若是不幸被此功法困住,不谙其道,必死无疑。
六指
想到这里,柳牵浪不再犹豫,立刻在心念之境和脑海之境一阵神搜索,很快找到了浪客无极心法的详细修炼法门,一看之下,顿觉浪客无极功法的博大精深,玄妙无穷,无上威力自不在话下。
于是仔仔细细迅速记熟了浪客无极的全部修炼法门,并精确地推敲出一共七重的每重精要,以防文阳公子的进一步进攻。
所幸的是文阳公子只是催动了浪客无极神功的第一重重峦叠影,而且也只是中等境界的水平,另外施加了几种封闭之术,以防自己逃出他的魔爪。
柳牵浪仔细探析之后,还发现界通恩师教自己的混元神功很多地方含有浪客无极神功的影子,而且似乎更高一筹。
有了这些发现后,柳牵浪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身外加上数层防护之后。
神念之体稳稳盘膝坐下,暗暗催动了浪客无极修炼心法,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冲出捆困境。
文阳公子审视着浪客无极重峦叠影重重包围中的每个角落,接连探析了数遍,并未发现柳牵浪的任何信息,而又确保他绝逃不出自己的数层封闭之术的控制,邪恶的脸上渐渐漏出欣喜的色彩。
种种迹象表明,这小子铁定被自己的浪客无极神功无上神力挤压成了粉末。
抬眼望着斗宝台上空一直漂浮的十种诱人的宝物,一脸得意神色。
不过文阳公子向来是一个细心的主,对已经胜卷在握的封闭空间仍旧不放心,又劈了啪啦使出了一连串威力极大的毁灭性的法术。
斗宝台下数万人齐齐看到斗宝台上一会儿烈焰飞腾,一会儿寒风狂卷飞沙,一会儿电光火石,霹雷闪电,一会儿又是万剑齐穿,千刀乱砍的。
看得直让人发毛,任再厉害的人物也躲不过这么折腾,不由得人人都为柳牵浪的小命可惜。
尤其是已经走下斗宝台的方天迎芳,眼中早已是泪滴簌簌,直恨自己没坚持让柳牵浪拿自己当做赌注,也许有仙目龙珠诀的强大威力,就不会出现如此悲惨的一幕。
看到哥们死得如此不堪,宋震扭着黑白二眉,眉头紧皱,心涛起伏不定,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和自己一路患难走来的哥们就这么死了,几次要蹦上去,都被后来的兰双死死地按住了。
宋震长这么大不知道哭是什么滋味,但这次他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个没完,咧着大嘴竟然哭出了声,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远远古木之上,本来苍白的面庞,此时更加的苍白了,肩头微微耸动,脚下一颤差点跌下古木,抬眼望着已是夕阳西下的层层云霭,万念俱灭。
口中呐呐:
“也许这就是结果吧!”然后飘身逝去了。
冰魄真人等诸位峰主等看到文阳公子堂堂文阳宫少主,已是仙界成名之辈,竟然对玄灵门一个新界弟子下如此狠手,不免脸上罩上一层寒霜,随时有看不下去,大打出手的可能,无奈作为东道主的身份,只好隐忍。
左右各派要人,不忍心的,都将目光移到一侧,慈缘大师双手合十,连呼善哉!
文阳宫向来以温文尔雅,行事低调文明,虽然几乎垄断着修仙界一大半的丹药和仙兵锻造的生意。
但以前一直是公平行事,为各派称颂的。但最近百余年来,文阳宫突然变得飞扬跋扈,全然不把其他各派放在眼里,如此场合,欺负一个小辈,实在有些过分。
火龙真人,傲宇真人,紫霄真人三位峰主向来霸气环宇,英气横流,虽然看不上拂风真人窝囊的样子,但也决不允许文阳公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对自己门下的弟子如此放肆,这岂不是在扇玄灵门的耳光。
三人彼此看了一眼,然后齐齐看了一眼掌门师兄冰魄真人,冰魄真人微微点了一下头。
三人会意,蓦然身形一晃,就要扑向文阳公子。
但就在这时,只见文阳公子突然一个趔趄,歪歪斜斜向斗宝台太边缘飞身倒退而去,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推力,接着听到嘁啦咔嚓,一阵破裂之声,然后自斗宝台中央团团翻滚的烟雾之中,慢慢露出一个摇摇欲坠的身影。
众人看去,正是那柳牵浪。只见他浑身上下,衣衫七零八落,汩汩殷红血迹,不停地自体内流出,远远看去好似个血人。
清醒紀
在夕阳的余晖里显得更加凄惨不堪。但令所有人震惊的是,他却高昂着头颅,双目射出异常清澈的眼神,血迹斑斑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微笑。
见到死而复生的柳牵浪,台下一阵骚动,片刻后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绝。
文阳公子见到毅然站在那里的柳牵浪,死也不倒下的倔强身影,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此一个小辈竟然能逃过文阳宫的浪客无极神功,况且自己还加了足足五层的封闭法术,同时施展了若干灭魂法术!
文阳公子强自控制住身形,险些跌倒台下,愣愣的审视着眼前的怪物,一时心里竟有些发颤,这种感觉还是头一次才有。
柳牵浪身后,正欲出手的傲宇真人,火龙真人和紫霄真人同样受到一股强大的冲击力,稳住身形,定睛一看乐了,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柳牵浪竟然还活着,只要柳牵浪不死,那文阳公子就算栽了。
对于一个新入山门的小辈使出文阳宫最为强横的浪客无极神功,竟然没有得逞,这传扬出去,岂不是天大的丑闻。
于是收了身形,重新又落了座。其他众人除了同感之外,不由暗暗佩服柳牵浪的坚韧和倔强机智。
台下的宋震此时那还管那么多规矩,一阵风似地射向了斗宝台,连呼三哥,继而方天迎芳也惊喜交加的飘身而至。
但柳牵浪慢慢抬起手,示意二位闪退一旁,摇晃着向前迈了两步,拱手哑声道:
“多谢文阳公子承让,在下认输。”
说完,终因体力不支,咣当一声栽倒了。
引来台下嘈杂混乱之声,同情柳牵浪的也有,羡慕文阳公子的也有。
心里一直嘀咕的文阳公子,见到柳牵浪不动了,立刻又来了精神,暗叹原来这小子逃过一劫,也许是身上还有其他什么宝物,凭借宝物侥幸逃脱罢了。
于是,稳了稳身形,摇了几摇裂云扇,机警的审视了一会儿柳牵浪,朝台上台下拱拱手尴尬的笑道:
“哈哈,那本公子就不客气了,说完裂云扇划了两道优美的弧线,一直漂浮在斗宝台上的两方宝物,都一并纳入了怀中,然后小心的绕过柳牵浪,坐回了原位。
恰在这个时候,夕阳最后一抹余晖已经没入了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