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24n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猛卒 txt-第九百四十章 祕密爭取熱推-g5m81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沧州鲁城县这段时间颇受郭宋重视,倒不是因为盐田产权纠纷,他关注鲁城县,是因为漳河河口的造船场以及码头,尤其是码头,可以说,河口码头是晋国的第一个出海码头,意义非同小可。
他已经责令河北盐铁转运司和沧州官府尽快修缮河口码头,让这座北方第一海港重焕青春。
郭宋最近很注重海港是有原因的,为了攻打河北,朱泚从去年开始增加税赋,以补充日趋紧张的军费,导致了中产阶层百姓大量破产,为了缓解京城的社会矛盾,以及更多的征集税赋,朱泚把魔掌伸向了一向富庶的扬州,开始打扬州富豪的主意,第一批被盯上的家族中就有著名的大海商刘氏家族。
官房内,郭宋在听取独孤立秋三子独孤明礼的汇报,独孤明礼原本是皇宫千牛卫直长,泾源兵变后他就从皇宫里辞职出来,负责独孤家族江淮江南的生意。
几乎所有的皇亲国戚在扬州都有生意,独孤家族也不例外,这些年独孤明礼一直长驻扬州,替家族打点生意,但他同时又是郭宋的小舅子,郭宋封他为市舶署扬州支使,也算是郭宋的手下。
郭宋没有兄弟,而自从郭子仪去世后,郭家对他一直比较冷淡,并不像郭子仪那样把他视为族人,相反,郭家更看重唐朝正统,几乎迁去了成都。
也是这个缘故,郭宋对郭家也没有太多重用,至于灵州郭氏,那更不堪大用。
相反,郭宋却很看重独孤家族,虽然他们是关陇贵族,但这个家族更务实,对自己也比较忠心,独孤立秋的五个儿子个个精明能干,长子独孤明仁已升为太常署署令,主管祭祀。
还有五子独孤谦,主管独孤家族的几大产业,同时还是太学商科外聘教授。
眼前这个独孤明礼是次子,长年在扬州,对海外贸易很熟悉,郭宋便有意将他向市舶署方向培养。
“启禀殿下,刘尚东一直拿不定主意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刘思古力劝朱泚不要竭泽而渔,所以这段时间,扬州富豪的压力又轻了不少,另一个原因是两浙道安抚使韩滉也在劝刘尚东把家族生意转到明州,开出的筹码不低,好像承诺十年内不征税赋,还会便宜卖给刘家一个专用码头,让刘尚东颇为动心。”
郭宋淡淡笑道:“刘尚东虽然动心,却并没有答应去明州,为什么呢?”
“他怕得罪殿下!”
“这就对了,说刘尚东这个人还是有点眼力,我们应该还有机会。”
郭宋负手走了几步,回头道:“你立刻回扬州,告诉刘尚东,如果他的家族愿意来长安长住,我可以卖给他一座三十亩的园宅。
其次,他家的航船可以分为北方航队和南方航队,北方航队放在河口港,如果他们家族的船队能为晋军立功,我甚至会考虑封他爵位。”
独孤明礼挠挠头道:“殿下最好能写一封亲笔信,以书面方式承诺他,我觉得会更有效果。”
“可以!”
郭宋欣然答应,“我马上写一封信给你带去,你辛苦一下,最好今天就出发,这件事不能拖得太长,免得夜长梦多。”
郭宋之所以下血本拉刘尚东,甚至把只有权贵功臣才能居住园宅卖一座给他的家族,主要起到一个千金买骨的作用,吸引更多的扬州富豪来长安定居。
另一个原因是郭宋看中了刘家的数百艘海船,这些海船无论对他攻打辽东,还是夺取泉州、岭南都有重要的意义。
……….
扬州自从被朱泚军队占领后,便开始走下下坡路,一方面是朱泚征收高额商税,还有架间税、盐税、酒税等杂税,使扬州百姓和商人税赋压力很大。
另一方面,朱泚对扬州商人进行隐形剥削,比如朱泚在扬州采购货物,付钱很慢不说,而且都是用新钱支付,这种新钱含铜量只有六成,而且是法定货币,商人们不接受也得接受,但商人们都不愿意保存这种货币,会想法设法换成黄金白银,或者换成老钱,这就导致商人在货币上又会亏损两成左右。
如果只有这两方面的盘剥,商人们能忍就忍了,但让扬州大商人们害怕的是,朱泚看中了他们的财富,将用明抢暗夺的手段将大商人们的财富洗劫一空。
去年十一月,扬州商人圈中就秘密出现了一份名单,一共二十户大商人,传闻将是朱泚掠夺的第一批人家。
但传闻很快变成现实,扬州著名绸缎大商人程定国被控告私通李纳,程定国被抓,家族三座府宅和二十几家商铺都被抄,光上等绸缎就被抄走三十万匹,还有数不清的黄金、白银和铜钱,以及大量的玉石珠宝等财物。
程定国的遭遇使扬州富豪们纷纷恐惧起来,千方百计转移钱财和资产,刘尚东的十艘八千石海船就在这个背景下卖给了独孤家族和窦氏家族。
八千石的绝对属于军队的战略资产,前年朱泚征用了刘家二十艘海船给朱滔送货,结果船只被朱滔扣押,实际上就是被霸占了。
刘家害怕重蹈覆辙,便将十艘八千石的船只便宜出售,被独孤家族和窦氏家族以八千贯每艘的价格买了下来。
刘尚东今年约五十余岁,十几岁就跟随父亲出海贸易,直到十年前接任家主之职后,他才不再出海,算起来,他出海足有三十年,练就了一身的胆识。
刘尚东和别的豪门一样,都已决定举家离开扬州,至于离开长安去哪里,大家都没有想清楚,有人想去苏杭,有人想去长安,也有人想去成都。
但所有人都在犹豫观望,最近朱泚缓和了高压措施,使大家稍稍喘了口气。
刘尚东最初是想把家族迁去杭州或者越州,把船队迁去明州,这是个很好的方案,大部分家人都比较支持,刘尚东忽然又变得很犹豫,因为郭宋也在招揽他,使他不敢轻举妄动,他可不想得罪晋王,将来给自己家人带来灭顶之灾。
这天下午,刘尚东在书房看报,他喜欢看《长安快报》,尤其第二版有一个讲玉的专栏,一个叫做安西美玉的作者在讲玉的各种玩法。
刘尚东极为痴迷于玉石,他收集了大量玉石,看完专栏,他才知道,安西的玉和中原的玉不太一样,辽东产的玉叫做岫玉,东海产的玉其实是水晶,四大名玉中,只有安西于阗镇河里产的玉才是真正的羊脂美玉,带有丰富漂亮的外皮。
刘尚东这才意识到,他收集的几千块玉几乎都是辽东岫玉、南阳独山玉以及蓝田玉,唯独没有于阗美玉,这让他心中颇为遗憾。
这时,管家来报,“独孤公子又来了!”
刘尚东一怔,独孤明礼又来做什么,难道船只的资量不合格?对方要退货?
但一转念,他就明白了,刘尚东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晋王还真不肯罢休。
他连忙令道:“请他到贵客堂稍坐,我马上就过来。”
不多时,刘尚东来到了贵客堂,贵客堂上独孤明礼正在喝茶,他风尘仆仆,刚进城就直接赶来了。
虽然长途跋涉很疲劳,但孤独明礼内心却很兴奋,他能感觉到晋王对自己的信任,晋王对他推心置腹,把拉拢刘家的真正用意也告诉了他,要把扬州的富豪引到长安去,只要刘家成功了,后面的人自然而然就会跟随。
独孤明礼对这一次的说服充满了信心,晋王拿出了诚意,相信刘家不会再像上两次那样态度含糊不清了。
“咳!咳!”
堂下传来两声重重的咳嗽,刘尚东负手走进大堂,独孤明礼连忙起身陪笑道:“小侄又来打扰世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