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622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47 雙線扛壓,不知我頂不頂得住讀書-vxt37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李峥,就这么混进了沈家。
屋子虽然不大,但胜在亮堂。
家具虽然不新,但好在整洁。
林逾静一进屋,一抽鼻子,这眼睛就亮了。
“呵呵。”沈越岑走到餐桌前拉出了椅子,美滋滋笑道,“清蒸鲈鱼,刚浇上的油,趁着嫩快吃吧。”
“姥爷最好了!!”林逾静嗖嗖嗖蹿了过去,抱起碗拿起筷子就夹了起来。
李峥也趁机凑到餐桌旁,搓着手道:“沈老师手艺真好啊。”
“不必奉承。”沈越岑瞬间脸一板,“你知道静静为什么学习好么?”
“因为……聪明?”
“聪明自然是聪明,但也离不开小时候的严格教导。”沈越岑哼了一声,负手而立道,“随便举个例子,4岁的静静,是要说出前100个质数才能吃饭的。”
“唔?!”林逾静嚼着鱼骨头惊讶抬头,“有么?”
“有的有的,你当时太小了,还不记事。”沈越岑说着走到另一碗饭跟前,“我小的时候,食物是很短缺的,可就算是这种情况,全国最好的肉蛋奶,也通通供应给了各个高校,一个人想要吃饱,先要证明自己的价值。”
“姥爷……”林逾静见势不对,赶紧吐掉鱼刺说道,“就让他吃吧……”
“怎么?”沈越岑笑道,“你还怕他堂堂数竞亚军说不出100个质数?”
“不是……我怕您……”林逾静说着捂嘴颤笑道,“总之学习上的事,渣猹不太可能吃亏的……”
“哼?”沈越岑闻言就是一阵青筋暴起。
怎么?这还没当上大学生呢,就不拿姥爷当个院士了???
学习上的事,难道你姥爷就吃过亏么?!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像听澜那样惯着孩子们是不行的。
这杀威棒,必须来一下子了。
“既然如此,试试看吧。”沈越岑就此冲李峥摊开右手,“给你两分钟,能说多少就说多少,超过70个就坐下吃饭,说满100个我给你盛汤。”
“那……”李峥抿了抿嘴,正色道,“就只能麻烦老师加些胡椒了。”
沈越岑眼儿一瞪。
李峥也跟着眼儿一瞪。
对沈越岑而言。
2分钟说100个质数,就算特意背过,也需要极限语速才能说完。
如果李峥背过,算他基础扎实,算他走运,允他一碗饭。
如果李峥没背过,但能现场凭直觉推到70个,算他有才,也允他一碗饭。
如果推不出来。
那就让他回家慢慢推去。
自己跟小静静共进午餐~~
嗨,杀威棒不就是干这个的么。
倚老卖老就是爽啊。
对李峥而言。
他认识的人里,恐怕只有归见风有可能完成这个挑战。
如果用常规方法一个个推,别说两分钟,一小时也不一定推得完,而且极容易出错。
可以说,就算是李峥自己,也是不可能完成这项任务的。
除非开加速。
那么,开不开?
废话,当然开!
此时不开更待何时!
这碗汤,我喝定了!
这声姥爷,我叫定了!
“你随时开口,我随时计时。”
然而神奇的是,这一个互瞪之中,迸发出了一种说不清的激情。
是魔的味道。
是学的激情。
二人几乎同时心下一颤。
竟然还有我这种人?
此时,沈越岑也不敢小觑,立刻避开了李峥的目光,低头看起手表:“你随时开口,我随时计时。”
他话音未落。
“2、3、5、7、11……”
“73、79、83、89、97……”
“179、181、191、193……”
“353、359、367、373……”
“喘口气。”
“547、557、563……”
“811、821、823……”
“还没到两分钟么……”
“再喘口气。”
“1087、1091、1093……”
“1217、1223、1229……”
听到不知道第几百个数的时候。
“好了。”沈越岑紫着脸,手一抬,“你坐下慢慢吃,我去给你盛汤。”
沈越岑这便低头猛走,遁入厨房。
“呼哼。”李峥喘着粗气,微微一笑,堂堂正正坐在了林逾静对面,拿起碗筷,“稳的。”
“你……就不知道让着点他,说到100个就该停的……”
“我也想,但我根本记不住说了多少个了。”李峥笑着夹了口鱼。
厨房。
沈越岑听着外面的对话,盛汤的手,愈发颤抖起来。
让着点?!!
我轮得到他来让?
失算了……
这是个连质数表都能背下来的变态……
跟自己一样。
这杀威棒角度不对……
再来。
不多时,沈越岑端着两碗汤来到桌前放好。
然后摸出了一瓶白胡椒。
李峥忙起身道:“我自己来就好了。”
“不用,我来。”沈越岑说着,眼儿一瞪,在李峥碗上面狠狠一抖!
嚓!
胡椒瓶盖子掉啦!
1/3瓶胡椒就这么撒到了碗里。
“哎呀。”沈越岑很惊讶地望向瓶子,另一只手又暗中晃了晃碗,“这盖不结实啊。”
李峥硬着头皮上前:“没事,我口重……”
“是嘛,那不好意思啊。”沈越岑笑着把碗推了过去,自己端坐在一旁。
李峥拿过碗坐好,轻抿一口。
而后强行,露出了美味的表情。
“好喝。”李峥死抿着嘴叹道。
“真的么。”沈越岑笑道,“那就都喝光了。”
PlanB。
让李峥涉入过量的调味品,进而疯狂喝水,疯狂入厕,导致整个人都很恶心,被静静远离。
然而,人算,不如静算。
“匀一下,匀一下。”林逾静忽然抱着自己的碗起身绕到李峥旁边,拿起李峥的汤倒进了自己碗里。
但是她碗里的汤也很多,倒了一点点就满了。
“嗯……只能一边喝一边匀了。”林逾静说着拿起碗喝了一口,然后美滋滋递给李峥。
于是李峥也喝了一口,接着又拿起那碗重口味的汤,匀到了林逾静碗里一些。
就这样,一口一口,共碗匀汤。
既不至于口味太重,又充满了递进的享受。
沈越岑目睹着全程。
虽然面不改色。
但心脏已然爆炸。
姓李的!!!!
谁让你用那个碗边喝的!
那是静静的地方啊!!
这跟当着自己的面接吻有什么不同!
啊啊啊啊啊……
两碗汤喝完,二人相视一笑,林逾静才回位坐好,夹了根菜到姥爷碗里。
“姥爷也吃啊。”
李峥也跟着夹了一根:“老师请。”
沈越岑,此时本来刚刚好了一些。
但可怕的事情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两个人的筷子,碰到了一起。
而后同时羞答答地缩了回去。
偷偷对视傻笑了一下……
啊不!!!
这他妈是虐待老人啊!!
我走,我走还不行么!
“你……你们……慢慢……吃……”沈越岑扶着椅背,吃力地站起身来,“没事我就……先回学校了,下午还有课……”
“啊,姥爷不吃了么?”林逾静一阵窃喜。
李峥直接瞪眼起身,喜形于色:“那沈老师慢走啊!”
噗……
沈越岑又在心头喷了口老血。
假装留一下都不留么?
看着兴奋的李峥,沈越岑又是一个咬牙。
我走可以……
但我辛辛苦苦的这一切……
在我的女儿家里。
和我的孙女……
“对了,还有一件事。”沈越岑忽然止住脚步问道,“李峥,你对下学期选择的课程有什么意向么?英培学院的选择空间很大,无论必修还是选修。”
李峥当即点头道:“听沈老师安排。”
“呵呵。”沈越岑回了口血,回身笑道,“很多同学,以为高中毕业就解放了,进大学就是玩,就是谈对象了,这是非常幼稚的想法。对真正有志气的人来说,大学才是学习的开始,所谓的‘解放’,是学校相信你,给你选择的自由,绝非是堕落的开始。”
李峥更加兴奋起来:“沈老师说得太对了,自由地学习,自由地选课,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哦?”沈越岑眯眼道,“那你的志气又有多大呢,甘愿牺牲多少娱乐时间?甘愿牺牲多少谈对象的时间?”
“两不误,两不误!”李峥狠狠点头,“姥爷放心,上大学后,学习和静静我两手抓,两手都硬,绝不会耽误学业,更不会冷落静静。”
“!!?!?!”沈越岑顿时再次青筋暴起。
你丫的激动过头了吧?
直接叫姥爷了???
谁要你两手抓了!谁允许你抓小静静了!
静静是你叫的吗!!
更刺激人的,是林逾静低着头,羞答答傻笑的样子。
“喊错了渣猹……是我姥爷……”
“哦,对对对。”李峥连忙改口,“沈老师对于学习的见解太到位了,一时之间情急失语,姥爷见谅。”
还不改了是吧!!
即便此时沈越岑已然动了杀心。
但他知道,当着静静的面,硬干李峥,怕是只有反效果。
青春期的女孩,你越不让她干什么,她就越要干什么。
这种时候硬怼李峥,只会失去小静静的喜爱,亲手将她推向李峥的怀抱。
隐忍。
是唯一的选择。
“可是李峥啊,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很难面面俱到。”沈越岑硬生生抖动着面皮笑道,“你与静静谈对象,是你们的自由,我不便多说,我能安排的,只有学习方面的事宜,从眼下你的表达来看,你是希望学习强度安排得高一些了?”
“对对对,越饱和越好,直接拉满。”
沈越岑对着李峥的侧脸,没有任何变化。
另一边阴影中的侧脸,却已经露出了冷笑。
年,轻,人。
我蓟大的课是你樱湖能比的?
我蓟大的讲师,哪个不是在说天书?
我蓟大的考卷,哪个不是在玩竞赛?
尤其是我们数学院,多少个天之骄子以为自己要来修炼成仙了,最后不还是头破血流,大学四年过的人不如狗。
别说饱和拉满,就算单修我数学大一的课程,都够你苟延残喘的了。
还是太年轻。
“学科方面呢?”沈越岑强挺着,隐忍着问道,“是想主攻一个学科,没那么饱和,还是尽量全科覆盖,博学广识。”
“当然是全科拉满。”李峥想也不想答道,“但这样现实么?可以这么选么?”
“通常不太可能。”沈越岑憋住笑说道,“但跟着我,可以满足你。”
“哎呀,有姥爷罩着就是好啊!!”
沈越岑闻言咳了一声。
我忍……
他这便掏出了手机,点开了那张他精心填满的课程表,递给了李峥。
“这样的课表,意下如何?”
李峥接过手机一看,眼睛直接就亮了。
“妙啊!!!”
“就……没一点点压力?”沈越岑咽了口吐沫,凑到旁边说道,“看清楚,基本每个学院的课都涵盖到了,别说双学位,七学位都够用了。”
“没问题!”
“你……想想清楚啊。”沈越岑脸一僵,李峥脸上的兴奋感让他感觉不太对劲,“必修课选了就不能退的,如果没及格,是要重修的,别的不说,期末考试你都不一定跑的过来。”
“没关系,我提前交卷。”李峥比划道,“三科以内同时考,应付的过来。”
沈越岑看着李峥的样子,总觉得自己好像吃亏了,白给了他很多好处一样。
“有……有志气是好的,但也不要妄自尊大啊。”
李峥自信拍胸:“我基础很好的,大多数课应该不用费什么力气。”
“可不要被盲目自信耽误了啊。”沈越岑僵僵说道,“这个强度,顶不住就说出来,万一因为我帮你选的课导致你没法毕业,这就害了你了……”
“不会的,姥爷,学习上的事再多我也能接住。”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沈越岑这会儿是真的担心了起来。
这种选课强度,这种学科覆盖面,自己认识的人里,能顶下来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自己……
虽然是要给李峥一些压力……
但如果真的上这套课表,很有可能大一就把他学怕了,学废了,甚至会对学习产生恐惧,导致学习PTSD。
至于能否顺利毕业什么的,那就是后话了。
沈越岑想来想去,终是拿过手机摇了摇头:“还是这样吧,缩减1/3的课程。”
“不用减,真不用。”李峥慌忙劝阻道,“实话实说,很多内容这两个月我都预习了,如此选课刚好多挣一些学分。”
“两个月能预习多少。”沈越岑见李峥不死心,随口问道,“微分几何学过了?”
“略懂。”
“简述一下欧氏空间中的等距变换。”
“d(F(x),F(y))=d(x,y),……”
“嗯。”沈越岑又问道,“核物理中,费米子与波色子意义为何,有何不同?”
“自旋为半整数的粒子为费米子,包括电子,中子……”
“分子生物学中,双向凝胶电泳的过程?”
“相互垂直的两个方向上,分别……”
沈越岑问一个,李峥就瞬间答一个。
就有种抬杠赌气的感觉。
沈越岑被搞的越问越着急,越问越生气。
李峥则是越答越来劲,越答越上头。
对他而言,这种涵盖全科目口的头考试,太香了!
再来点。
不知不觉,两个人像抬杠一样,就这么对垒了20分钟,搞了30多道题出来。
搞到最后,沈越岑急了。
毕竟数学以外的科目他自己也就是瞎学而已,问不出太深的。
情急之下,沈越岑已经忘了李峥是谁,只瞪眼怒问。
“抽象代数有限域中,设F是一个域,Char(F)≠2,那么任一域的二次扩张K,可以通过连接一个平方根……那么【F(δ):F】=2————证明它!”
李峥瞪着沈越岑,几度要开口。
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这他妈的是什么?
林逾静终于受不了了。
“姥爷!!”林逾静放下筷子道,“这是研究生后面才会学的吧……”
“是么?”沈越岑揉了揉额头,“抽象代数和有限域,那么靠后么……”
“渣猹!!”林逾静拿起碗瞪向李峥,“干嘛非较劲啊?”
“面对学习问题,就是习惯性的……”
“那你们继续吧,我吃饱了。”林逾静拿起碗便走向厨房,“我睡觉去了。”
“别啊,静静……”
“别啊,静静……”
二人同时伸手。
紧接着又是一个学魔对视。
“……”
“……”
这大概就是,两败俱伤吧……
嘭。
静静关上了卧室的门。
“唉……”沈越岑一软,瘫坐在了椅子上,“我确实失态了,你有资格报这些课。”
“唔……”李峥脱力入座,“沈老师说的对……两手抓,可能真的做不到啊……”
“倒也不见得……”沈越岑揉着下巴道,“如果我想的话,可以给你选几门静静也会修的课。”
“哦?那姥爷……”
“除非。”沈越岑点了点桌子,不再隐忍,“开学之前,解出来我给你出的抽象代数题。”
“!”李峥立刻作揖,并将饭碗和筷子重新送到了沈越岑面前,“姥爷,您吃饭。”
“嗯。”
刚刚那一番对峙,虽然两败俱伤。
但一老一小,又何尝不学魔惜学魔呢?
李峥被沈越岑那磅礴的学力射了一脸。
沈越岑又何尝不是拼尽全力,酣畅淋漓呢?
再这么斗下去,只会都丢了静静。
没办法,只能和谈了。
关于静国如何瓜分的问题。
于是。
李峥先让了一步。
“姥爷这两天辛苦了……”李峥恭恭敬敬说道,“明天中午我就不打扰了,您做静静的份儿就可以了。”
“是么……既然这样,我下午还有课。”沈越岑抬手夹了块鱼尾,“吃过就走,不在这里碍眼了。”
“怎么是碍眼?您如此渊博的知识面,我巴不得您多出一些题呢。”
“谬赞谬赞。”沈越岑抬手笑道,“多做一份饭菜也不费力气,你明天也是可以来的么。”
“哦?那恭敬不如从……”
沈越岑眼儿一瞪:“等等,我突然腰疼,进屋躺会儿吧……”
李峥一缩:“啊,明天中午有要事,我怕是来不了了。”
沈越岑一让:“嗯,学校这边催我过去了,打基础的数分课怠慢不得啊。数分你学了么?”
“略懂。”
“哦?那请问……”
时间,再次过去。
绝顶情人什么的,并没有机会出现。
只是与沈老师怼了两个多小时的题罢了。
最终,两个人谁也没有碰到静静。
反而一起被静静骂去刷碗。
骑车奔赴考场的时候,李峥的大脑有些混乱。
静静却笑了。
“渣猹还挺讨姥爷喜欢的嘛。”
“这叫喜欢?”
“嗯嗯嗯!姥爷对学生折磨得越凶,就越喜欢。”
李峥默默咽了口吐沫。
学骋四方的他,头一次怀疑起自己。
与归见风对线的强度就已经很大了……
将来,还要双线扛压姥爷。
不知,我顶不顶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