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suu精华都市小說 巫在迴歸 txt-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縛,打,屠閲讀-n5yzz

巫在迴歸
小說推薦巫在迴歸
“喝!”
说时迟,那时快。
眼看着烛龙就要被缚龙索绑住的时候,烛龙临危不乱,一声断喝。
铛铛铛!!!
随着一声声响彻洪荒的钟声响起,紧跟着,便见得一口大钟飞了出来。将烛龙护佑在其中。
四海钟!
虽然比不得混沌钟,却也是龙族一宝。
本来是用来召唤四海龙族,鳞甲一族所用,就如同通天教主的天花妙坠旗一样,但是同样防御力不弱。
有了此宝的防御,缚龙索当即便被隔绝在外。
缚龙索虽然克制龙族,到底在品级上,差了一点。和日后土行孙手中的捆仙绳差相仿佛,只是上品先天灵宝而已。
也就是仗着克制龙族这一点,不然,完全不会让烛龙大惊失色。
对于烛龙当下缚龙索,鲲鹏面色没有丝毫改变。
莫道龙王无宝。
这句话别说现在,就是在后世都是赫赫有名的。
可惜因为三仙岛,因为扬眉的关系,君天涯却是放弃了前往龙宫寻宝。
所以,看到烛龙施展四海钟,鲲鹏没有丝毫意外。
毕竟,烛龙本身就不好对付,要是轻而易举的被拿下,鲲鹏反而要疑惑,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不过,虽然烛龙挡下了缚龙索,但是紧跟着,鲲鹏就又祭出了几件让他面色大变的宝物。
铿!
随着一声刀鸣响起,整个四海龙族似乎都浑身一颤。好似有什么大恐怕降临。
跟着,一刀斩落,顷刻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好似被这一刀分割成了两半。
时间被分割,空间被分割,乾坤天地,一刀两断!
时间好似有着一瞬间的停滞,隐隐约约之间,好似看到了无数龙族在哀嚎,化作刀下亡魂。
“屠龙刀!”
看到这一幕,不只是烛龙,还有一直留心着这里的龙母,始龙,祖龙九子等等,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惊呼出声。
如果说缚龙索只是克制龙族,但是只要小心戒备,不要被他偷袭个正着,不要被绑住。
那么此宝的威力自然也就大打折扣。
但是屠龙刀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就和屠巫剑一样,是完全的杀伐至宝,而且是专门克制龙族的杀伐之宝。
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为屠杀龙族说诞生,品级更是达到了顶级先天灵宝的行列。
完全不弱于元屠阿鼻剑之流。
此宝一出,便是烛龙都浑身一颤,整个人的气势在瞬间被削弱。
即便是有着四海钟护佑,但是他依然感到了遍体生寒,似乎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而与之同来的北海龙王等人,此刻更是瑟瑟发抖,好悬没有瘫倒在地,虽然屠龙刀并没有针对他们。
啪!
就在众生还在震惊屠龙刀的出现的时候,虚空之中,又响起了一声响亮的鞭花。
然后,烛龙,北海龙王等人又是浑身一颤,受到了克制。
打龙鞭!
同样是专门克制龙族的灵宝,虽然比不上屠龙刀,却还在缚龙索之上。
可攻可困!
日后的什么打王金鞭,龙头铡,缚妖索等等,几乎都是仿照这三件宝物炼制而成。
而这些宝物,自然也就只有君天涯这个收刮了整个龙凤大劫的战场清道夫才能汇聚得这么齐全。
知道鲲鹏要和龙族交手,所以,君天涯提前将这些宝物交给了他。
果然,不辱使命,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本来以烛龙的修为,即便是伤势还没有好全,但是鲲鹏就算是突破了准圣,想要战胜他,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毕竟,鲲鹏之所以突破,并不是他真的突破了。
只是因为君天涯是准圣,他又是君天涯的分身,所以,临时提升战斗力。
时间一长,就会被打回原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借着这三件龙族克星之宝。
烛龙的战斗力不说十层发挥不出一层,但是也生生的被削弱了三层不止。
尤其是屠龙刀,要是真的被此宝擦着,碰着,绝对是一沾一个准,就算是他那不弱于祖巫真身的肉身,也绝对防御不了屠龙刀。
而且,一旦被屠龙刀所伤,伤口还会阻止自动愈合,甚至持续恶化。端的是歹毒无比。
所以,打起来烛龙自然就束手束脚。
缚龙索和打龙鞭虽然好一点,但是也只是相对屠龙刀而言。
一旦被这两宝捆住,或者抽中了,也绝对是不想看到了。
前者就不说了,后者杀伤力虽然没有屠龙刀那么大。
但是,一旦被抽中,那种滋味绝对是痛彻心扉,深入骨髓,灵魂。就好似十八层地狱中的那些刑罚对灵魂的克制惩戒一样。
所以,这种情况下,烛龙身上虽然还有灵宝,但是却也无济于事,甚至他连本命龙珠都不敢喷出,不然,绝对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相比烛龙的担惊受怕,鲲鹏自然就是另外一个样了。
一时间,但见得他是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刀光挥舞,刀气纵横,身随刀走,意随身动。闪转腾挪犹如闪电瞬移。手中刀芒吞吐不定,瞬间连出千万刀,凌厉霸道异常,逼得烛龙手忙脚乱连连躲闪。
所谓是刚不可久,柔不可守,久守必失。
烛龙也算是厉害了,在三件龙族克星之宝的攻击下,面对鲲鹏这个准圣的进攻,还坚持了一时三刻。
到底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终于一个疏忽,被鲲鹏抓住机会,破了防御。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烛龙的防御被屠龙刀斩破,虽然没有被伤着。
但是躲开了屠龙刀,却被打龙鞭冷不丁的一下子抽中了。
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让所有龙族都感同身受的浑身一抖。
咻!
一步错,步步错!
被打龙鞭抽中,烛龙在痛苦之余,难免动作一缓,紧跟着,就被见缝插针的缚龙索给绑住了。
“给我破!”
看到这一幕,烛龙顿时面色大变,他甚至强行切断痛苦神经,浑身一张一缩,却是想要摆脱缚龙索的束缚。只是却是徒劳。
缚龙索要是这么简单的就被摆脱了,就不叫缚龙索了。
趁他病,要他命!
斩!
鲲鹏一声暴喝,手持屠龙刀一刀朝着烛龙的龙头斩了过去。
一时间,但见得一抹刀光忽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