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x5h熱門連載小說 我的一天有48小時-第一百一十七章 深海獵人看書-5g6k3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小說推薦我的一天有48小時
眼见房间内又陷入到了沉默,沈熙熙却是忽然话锋一转,“但是你们说的也有道理,再继续追下去实在太危险了,而且的确意义也不大。”
“所以你愿意停下吗?”兔子欣喜道。
“不,我打算加入深海猎人,跟他们一起出海。”沈熙熙道。
深海猎人并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个新成立的玩家组织,不同于那些公会和商会,深海猎人只是一个临时组织,也不追求长久的存在下去,实际上加入深海猎人的玩家都巴不得深海猎人明天就能解散。
它是由最近才忽然冒头的神秘人类组织守护者牵头创办,其中也不止有玩家,还有一些受过专业训练的普通人,不过不管什么人大家加入深海猎人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冰下城市里的那个东西毁灭世界。
这个不惜一切代价中的代价也包含成员的性命,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个敢死队性质的组织,代表着人类的不屈精神与抗争到底的勇气,同时也承载着人类最后的希望。
沈熙熙之前其实就有考虑过加入深海猎人的事情,但是那时的她并不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那位拉莱耶之主,更不用说出手了,因为对方使用的是张恒的身体。
所以她才选择去追查打击那些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的社团,直到被李白和兔子给挑破,沈熙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只是在逃避而已。用这种看似忙碌和主动的行动来麻痹自己。
不过今晚沈熙熙不想再逃了。
她对兔子和李白道,“你们走吧,加入深海猎人我不能带着你们。”
兔子闻言看起来就要哭出来了,“是因为我们不听你的话了吗,熙熙姐?”
“不,是因为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无论是深海猎人也好,还是诸神那边也罢,之前其实都已经尽力了,但是依旧拿那家伙没有太多办法,这次很大可能也是最后一战了,集中全部的力量,但是说实话我觉得胜算也不大。”
“既然胜算不大,熙熙姐为什么还要加入深海猎人呢?”
“因为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啊。”沈熙熙摸了摸兔子的脑袋,“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让你们跟来的原因,剩下的这些时间回家多陪陪你们的父母亲人吧,珍惜和他们在一起的每一秒钟,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开始后悔。”
沈熙熙说完又扭头对一旁的李白道,“交给你一个任务,你能帮我把她安全送回家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兔子不满道,“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最前线的好吧。”
“我知道。”沈熙熙点头,“我这不是也想让你们能多待上一段时间吗。”
兔子闻言脸色顿时一红,不过旋即又担忧了起来,“你真的确定了吗,熙熙姐,那个……要和张恒哥哥动手?”
“没错,我也想像樊美男和他的父亲那样去相信他,但是我已经等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里我只看到了无辜的人不断死去,看到了对那家伙的崇拜像病毒一样在人类社会飞速扩散,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的内心深处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了。
“——他已经不在了,彻底消失了,那具身体里再没有任何他留下的痕迹,是时候面对这个现实,并且继续前进了。”沈熙熙目光坚定道。
…………
已经下定决心的沈熙熙动作很快,送走了兔子和李白后,她就向深海猎人提交了申请。
不等回复第二天一早直接乘飞机来到了深海猎人在三亚的基地。
她眼前这栋灰白色的七层楼原本是属于一家旅行社,但是后来p2p大热的时候,旅行社老板眼红其中的高额利润,自己也拉了几个合伙人搞起小额贷,最终不幸暴雷,连带着原本生意不错的旅行社也开不下去工资,不得不宣告倒闭。
这栋办公楼随后被守护者买了下来,原本是守护者的一处秘密基地,现在拿出来给深海猎人用,地址却是没有再保密。
沈熙熙看了眼玻璃门上的海锚标志,随后迈开脚步,走了进去,径直来到了前台。
“您好,有什么可以问您服务的吗?”前台的接待员小姐微笑道。
“我是来加入深海猎人的,昨天就已经发了申请邮件。”沈熙熙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好的,能将您的姓名或者代号告诉我吗,我帮您查一下。”
“沈熙熙。”
接待员小姐原本已经拿起电话,听到这个名字后手上的动作却是一顿。
沈熙熙等了大概五秒钟时间,“有什么问题吗,你不是要帮我去询问进度吗。”
“哦哦,”招待员小姐回过神来,连忙将沈熙熙的名字和来意报了上去,而对面的答复也很快,没过多久招待员小姐就将电话重新扣下,对沈熙熙挤出了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抱歉,您的申请没有通过。”
“为什么?”沈熙熙皱眉反问道。
“这个……”接待员小姐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也不想为难你,这里谁管事?”沈熙熙继续问道。
“平时都是弗兰奇,但是今天他还没来,”接待员小姐刚说完就见一个穿着沙滩裤花衬衫夹着冲浪板的男人从外面兴冲冲的走了进来,“今天的天气不错,我打算下午去冲浪!Cindy你要一起吗,咦……”
“巧了,我就是弗兰奇。”花衬衫男人揉着鼻子两眼放光道,“谁拒绝了你,我来帮你做主。”
而他说完这句话终于注意到了招待员小姐脸上的尴尬表情。
“怎么,你该不会想说是我拒绝了她的申请吧?我最近可是就拒绝了一份申请,等等,我知道你是谁了,沈熙熙,你是沈熙熙,张恒的同学和朋友,好像还有点超友谊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