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n87精华小說 輪迴樂園-第五十六章:最強?看書-kky7m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敌方的一众契约者中,奥兰迪位于防线外圈,圣诗位于中心,一里一外,没这两人,敌方契约者们的处境会更加糟糕。
就在苏晓站在升降梯顶观察四周时,巴哈通过团队频道发来的消息,出现在他眼前,这是一个坐标。
确定坐标的方位,苏晓体内的血气爆发出,这次爆发和以往完全不同,血气先向周边扩散,转而骤然回拢,在他周围构成一道似人似兽的虚影。
这血气虚影约有10米高,它形体酷似凶兽·蜚,上半身体似人,左手为狰狞的兽爪,左臂的肘部有骨刺出,臂上生鳞,右臂为人臂,但手上只有拇指、食指、中指这三指,没有无名指与尾指。
这些血气虚影构建成功后,一把血枪在苏晓手中快速构成。
这把血枪消耗了他15%的血气值,是强度与穿透力最高的血枪,外加放逐碎片已融入其中,再次提升飞行速度与穿透力。
苏晓将手中近四米长的血枪抛起,转而,这血枪就到了血气虚影手中。
苏晓取出把里德所打造的超大号强弓,因为灵魂钱币不足,这是赊账打的武器。
苏晓的手一抛,比他身高还高出一大截的超大号强弓,已到了血气虚影手中。
血气虚影左手强弓,右手是4米长的血枪,它把这根血枪当箭矢一样使用,搭弓拉弦。
咔咔咔……
艰涩的开弓声传来,几十米外的战团内,十二‘双刀疯狗’中的六人,立即放弃敌人,向前突袭,原因是,他们感知到,要是这一血枪射来,他们太密集,会被一血枪射爆一串。
苏晓没去关注圣诗那边,他刚才收到的消息,是巴哈感知到了空间波动。
苏晓操控血气虚影,将枪尖对巴哈提供的坐标标点。
几乎是同时,几百米外,十几名契约者围成一团,中心处一名身披白袍的男人半蹲在地,手底按着一张卷轴。
白袍男在激活大范围的传送道具,他要把周边一定范围内的契约者与野猪战士,全部传送到远处,以解决眼下被围攻的绝境。
这种传送众多目标的方式,不提前布设好阵图,激活起来要一段时间,不像单人空间道具那么快。
白袍男聚精会神的激活卷轴时,他紧闭的双眼突然瞪大。
“保护我!”
白袍男断喝一声,在方才的刹那,他的感知力捕捉到致命的危机感,让他喉咙发干,膀-胱发胀的危机感。
听闻白袍男这身断喝,一名手持大盾的猛男坦系当即挡在他身前,露齿一笑的同时说道:“包在我身上。”
听到大盾猛男的这话,白袍男心中一暖,对大盾猛男郑重点了下头。
大盾猛男露齿一笑,还竖起拇指,仿佛再说:‘我们是好兄弟。’
几百米外,血气虚影手中的强弓已拉满,苏晓操纵血气虚影,松开握住血枪末端的三指。
砰!!
音爆乍现,血枪射出时,一股白色气浪扩散开,整根血枪拖出一道笔直的血线。
血枪射出的前一瞬,目标点处。
“拜托了。”
白袍男心中的危机感越发强烈,挡在他前方的大盾猛男,让他安心了点。
“举手之劳……个屁!”
大盾猛男显然是感应到了什么,他的一双牛眼怒瞪,以往给他安心感的大盾,此刻就好像纸壳做的一样,没丝毫安全感。
大盾猛男作为一名坦系,他此刻爆发出让敏捷系都骇然的侧扑速度,他扑出的下一瞬,一根血枪已到了白袍男身前。
几百米外,苏晓眺望远处,一声轰鸣后,远处的泥土如河水般飞溅起几十米高,顶部的土末隐隐透红,代表目标已被射杀。
这还不算完,血枪射入地面后,如土龙遁地般,犁起一趟泥土飞溅,所过之处,地面上的野猪战士们被顶到乱飞,当血枪停止时,血气爆炸。
看到这情景,苏晓对新开发的招式比较满意,虽说还有众多不足,但这招有实战价值。
位于敌方的环形防线边缘处,虽被里外夹击,但敌方的契约者们还没失去斗志。
奥兰迪全身浴血,他已经忘记自己击杀多少名野猪战士,虽被称为魔男,可这种体力强度的快速杀戮,让他已有疲劳感,放慢杀敌速度的话,这不行,这片区域就指望他撑着。
奥兰迪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震动,他向前方看去,一只巨兽向他冲来。
这巨兽的形体有点像巨型野猪,但它全身都是黑色甲壳构成的厚重铠甲,这铠甲与它的身体生长在一起,它那双漆黑的竖瞳,只是看一眼,就知道它有智慧,以及它的凶狠与坚定。
这怪物的体长在10米以上,身体高度在4.7米左右,它有六足,每足都生有利爪,但这利爪短而尖,不是用于攻击,更像是用于助跑。
这怪物的头上,有T形撞角,这撞角横向有3.8米宽,厚度在半米左右,内部是高密度骨骼,外部包裹一层10厘米厚的黑色甲壳。
除这些,这怪物还有近4米长的尾巴,代表它能在超高速冲锋时,进行一定程度的转向,这就是重装坦克。
重装坦克六足的短脚爪没入地面,它口鼻中噗嗤一声喷出白气。
在它身旁,一名矮猪人背着个沾满泥巴的大罐子,它把大罐子打开,将里面几十斤兑了活性矿石粉末的烈酒,给重装坦克喝下。
喝下这些烈酒后,重装坦克的六足发力,短脚爪没入地面,它胸腹内的粗重呼吸声,如同引擎在轰鸣,它轰的一声冲出,伴随着它的奔跑,它所途径的地面都在轻震,它就宛如一辆马力全开的活体坦克,向奥兰迪冲碾而去。
看着前方冲来的庞然大物,奥兰迪特别想闪身躲开,但他不能,如果现在闪开,他们的环形防线会被冲断,到时将要四面受敌。
奥兰迪收拳于腹侧,他以快到无法用肉眼捕捉的速度,向前突进了一小段,一拳轰向迎面冲碾来的重装坦克。
咚!!
一股冲击向周边扩散,地上的尸体都被掀起,附近的契约者们,都感觉到耳中嗡的一下。
冲锋的重装坦克,被奥兰迪一拳正面锤到前仰,尾巴朝天。
重装坦克轰然侧倒在地,它的T形撞角开裂,尝试几次爬起身都失败,口鼻淌血。
而奥兰迪,他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在他的右臂上,皮肤与血肉已遍布裂痕,他吐出憋着的气,心有余悸的看向重装坦克,那目光仿佛在说:‘这巨兽,有点猛啊。’
“不愧守望乐园选出的领袖,优秀啊,老哥。”
飞在低空的巴哈开口,奥兰迪看向巴哈,没说话,确认过眼神,是他骂不过的人,所以干错就不自取其辱。
“不过这位老哥,剩下的九头,你再挡给我看看。”
巴哈说话间,远处的九只重装坦克已做好冲锋准备。
看到这一幕,强如奥兰迪,心中都有了骂人的冲动,可他不能骂,并非是素质高,而是骂不过。
奥兰迪的确强,他硬挡三只重装坦克后,再也挡不住,不仅是他的右臂不允许,他的腰也不允许。
“挡住它。”
“你上?”
“我…我……”
十几名契约者看着冲来的重装坦克,放在以往,他们不会这般狼狈,可为了迎击野猪战士,他们的各类能力都用了个遍,现在看到重装坦克,心有余而力不足。
重装坦克冲锋的轰鸣中,一名倔强的持盾坦系,一头撞的坐在地上,重装坦克从他身上碾过,后续几只重装坦克踩过后,这持盾坦系的装备都爆到差不多,大嘴鸭裤头都露出来。
几只重装坦克如入无人之境,在敌方契约者们构成的防线上,切开了一道口子,数之不清的野猪战士,跟随重装坦克一同冲锋,将两侧的契约者隔开。
人海战术的优势越发明显,敌方契约者们已不是双拳难敌四手的问题,刚开战时,己方人数是敌方的280倍。
眼下已不是280对1的问题了,况且并非所有野猪战士都不会战斗,那些多次去狩猎的野猪战士,已凭借「战斗本能」能力,有了些在混战中的本领。
总计6只重装坦克在冲入战场后,不断分割战场,这即将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苏晓站在一只重装坦克的背上,继续这样拖下去,己方必胜。
相比战场上的情况,天启乐园方的世界联络平台内同样热闹,内容为:
鹿弟(散人):“防御区的情况你们看到了吗,我人都傻了,莫雷的老父亲牛哔!”
豪妹(封天公会):“莫雷的老父亲牛哔。”
雨导士(散人):“同上。”
赤笼鱼(幽魂冒险团):“同上。”
莫雷(战斗天使):“你们……考虑一下我的心情。”
黄金伯爵(战争领袖):“似乎是情况不妙。”
鹿弟(散人):“伯爵是什么意思?我们快赢了,那边守下来,胜利唾手可得。”
黄金伯爵(战争领袖):“你们谨慎些,最好先远离交战区,稍有不对,立刻向克瓦勃环城的方向逃,我不可能保护你们每个人,但会给你提出建议。”
沃亚(散人):“疑心真重。”
豪妹(封天公会):“伯爵大佬,明白了,我就在交战区附近,有什么情况会殿后,给这些渣渣争取跑路时间。”
黄金伯爵(战争领袖):“什么手段殿后?”
豪妹(封天公会):“钞能力。”
黄金伯爵(战争领袖):“好。”
豪妹(封天公会):“不过我感觉这次不会有事,伯爵,换做是你有机会发展本土势力,会让其他人一起镇守吗?”
黄金伯爵(战争领袖):“不会,这能获得海量的战功,一人独享更好。”
豪妹(封天公会):“所以说喽,是你担心的太多,你到底被队友坑过多少次,心疼你几秒钟。”
……
世界联络平台内的局面一片大好,一众天启乐园契约者,除黄金伯爵外,其他人已经躺的很平,就等着躺赢了。
苏晓关闭世界联络平台,那边想要躺赢,注定会失望。
战场上一片混乱,喊杀声、爆炸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各类能量混合,外加血腥味与焦糊味后,产生一种很独特的味道。
一名全身浴血,脊背上遍布斩痕的野猪战士已濒临极限,它看着天空中的太阳,下意识就逐渐做出拥抱太阳的姿势,这让它心中变得很宁静。
它的前半生都在昏暗、闷热、逼仄的矿洞或睡槽内度过,但在这一刻,它感觉到了自己活的有意义了,虽然它即将面临死亡。
这名野猪战士眼中的太阳逐渐模糊,黑暗一点点从周边侵蚀它的视线,在这濒死之际,它心中有两种想法,其一为,能信仰太阳,它感到心满意足,还有就是,领主大人给提供的饭食,可真好吃,要是能再吃一顿就好了。
这名野猪战士不知道,今天或许是它的幸运日。
一名名契约者的怒喊传开,战局发展到正程度,继续拖,圣光乐园方与守望乐园方必败无疑。
在十二骑士保护中的圣诗也知道这点,她松开手中的修长法杖,身上由能量构成的金白色衣裙,变得更为华丽,八只炽天使的金色羽翅,在她身后浮现,让她有种不可亵渎的圣洁感。
只见圣诗直冲高空,抵达上空百米高后,她身后的八只炽天使金色羽翅,呼的一声全部展开,金色羽毛翻飞。
她单手上托,一颗金色光球不断在她手中放大,金色光芒开始普照下方的战场。
战场上,所有敌方契约者的速度、力量都暴涨一大截,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愈合,圣光乐园八阶最强大奶妈的奥义技能力,就是这般的强悍。
所有人都没发现,在圣诗方才向上空飞升时,有一根血色羽毛在苏晓身旁破碎,并悄无声息的攀附到圣诗身上。
「血羽·装备效果:恶意伤害(主动),血羽将在短时间内破碎,并附着至敌人体表,效果持续5分钟,在此期间,敌人所释放治疗类技能,将对敌方人员造成等量真实伤害效果。」
在所有敌方契约者,因生命值快速恢复而喜上眉梢时,上空普照而来的金色光芒特性骤变,下一秒,所有敌方契约者都感觉到全身剧痛。
战场上一众契约者的心情,岂止是卧-槽能形容的,他们都懵逼了,这不是治疗能力吗?生命值怎么开始一截一截的滑落了?全身怎么会这么疼?
嘶~
奥兰迪也在‘治疗’范围内,他疼的一咧嘴,看向上空的圣诗,这奶有毒,不,这奶有剧毒!
“圣诗!你不得好……”
最后一个死字还没喊出来,一名暗杀系小老弟就原地暴毙,被活活奶死。
“都向外跑!团长的能力出问题了!”
“让她结束掉这能力!我…我要死了。”
一名守望乐园的契约者绝望怒吼着,可圣光乐园方的几人没理他,其中一人喊道:
“团长,你在做什么啊,团长!”
少年的喊声响彻小半个战场。
其实相比战场上的众人,化身飞天奶的圣诗,比他们更绝望。
也就是说,圣诗并非不想结束掉这能力,始源·炽天使的化身降临,并附在圣诗背上后,她就已经无法结束这能力了,只能咬着牙继续当飞天毒奶。
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此战中,苏晓方的总体输出最高者,一定是圣诗,八阶最强‘战斗奶’,在今天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