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u6f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超品漁夫 txt-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吞了北川族的東西閲讀-re8y8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下方,山猿的巨大身体消失了,原处只余下一下新鲜出炉的深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石斧大汉戾气遍布的脸上,闪过一抹惊疑,目光扫过,什么都没发现,直接抡斧一顿狂轰乱砸,把山猿消失的地方,轰击得一片狼藉。
然而……什么都没发现!
殷东把顾浚跟两只噬月兽收进了涡墟,再从山洞跟那个深坑相连的裂缝里,潜到山猿身体之下,把它也收进涡墟,自己也躲进了涡墟。
在石斧大汉一顿狂轰乱砸时,那条地底的裂缝更大了,往地心延伸而去,而上方的泥土石块也纷纷落下,把殷东所在位置填埋。
搜索一遍,什么都没发现,石斧大汉还不甘心,却被持矛壮汉拦住。
“行了,别浪费时间了,那只山猿也许有什么遁术或秘宝,它毕竟不是普通山猿,来自……那个地方。”
话里,似有所忌惮,没有点明。
石斧大汉脸上的怒气消失,若所有思的说:“也对。算了,反正它重伤之后,就算拣一条命,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走!”
持矛大汉扛着染血的长矛,腾空纵跃,比不上殷东的龙腾术,但是在这个修炼凶兽之力的蓝幻界,却是很厉害了。
紧随着他的几道身影,也是一样的腾空跃出,很快消失在了山下的莽林中。
吼!吼!吼!
刚平静了没一会儿的山林中,又有着兽吼响起,一头头凶兽从远处呼啸而来,气息强横,比那只山猿也差不了多少。
它们冲过来,山猿气息已经在消散,顿时狂暴四冲,一株株古木崩碎,也不知道是为山猿的死感到愤怒,还是为猿尸消失而愤怒。
殷东打开涡墟,看着横空飞来的一株断树,斜插在前方的裂缝中,而树杈间,还卡着一只山猿断爪。
他身形一闪,把那只山猿断爪抓住,迅速退回了涡墟中。
很快,刚才离开的持矛壮汉一伙,又出现了,惊得群兽疯狂逃窜。逃得慢的一头黑熊,被凌空劈来的一斧,劈开了半边头颅。
持矛壮汉没管那些逃窜的凶兽,手中长矛,朝着殷东刚才出现的地方,闪电般的刺下,“咻”的一道破空声响起,洞穿了一块岩石,矛尖直刺到涡墟入口外。
然而,也仅仅如此了!
就算怀疑殷东匿藏在这里,不擅长空间之道,也不可能发现涡墟的存在,持矛大汉怒睁双眼,目光游移,试图找出蛛丝马迹。
但,他只能干瞪眼,什么都看不出来。
“在我北川族的地盘上,吞了我北川族的东西,也不怕崩了牙?我一定会让你千百倍的吐出来!”
持矛壮汉死死盯着那一片可疑区域,一字一顿的说道,每一个字都是咬着牙根吐出,咬得十分的重。
殷东听到了,没管。
北川城的少城主都干掉了,吞了北川族的东西,算个事儿?
本来是敌对立场,不可能和平共处,他以后还要抢北川族的地盘,价值比一只濒死的山猿可是千百倍都不止。
此时,他还急着抢救濒死的山猿,弄了一个大水坑,灌满了彩石湖的水,掺点星辰液,再折了一根碧桫树的枝条,揉碎了洒在水里,再把山猿扔进水坑里。
顾浚也在旁边,惊奇的问:“东子,这是什么水?”
他也不嫌水里有山猿的血,还掬了一捧水,尝了个味道。
殷东把这一方区域分隔,顾浚看不到彩石湖和星辰液湖,以及那一株庞大无比的远古碧桫树,尝过染了猿血的水之后,他的眼中异彩暴闪。
“能给我一些吗?只要一瓶,不,一杯就够了!”
顾浚迫不及待的问,语气急切,还解释了一下,“我现在的妻子,是桑族的,她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受了伤,损了根基。”
“妻子?”
殷东的嘴角抽了抽,有些恶趣味的想……文子要是知道他有个小后妈,还有个即将出生的弟弟,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他果断决定:“顾叔,您还是找文子要吧,我不方便给。”
顾浚的表情一滞。
那小子知道有个小后妈了,狗脾气不会发作,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吧?
殷东装作没发现他的尴尬,问:“顾叔,你那几个同伴都是桑族的吧?你是先去见文子,还是先送他们回桑族?”
眼下,殷东肯定不能把桑族的人,带去山洞见文子的。
要是顾浚把新娶的女人跟她肚里的孩子,看得比文子更重,要先回桑族,殷东也不会强迫他去见文子,把他送去桑族就离开。
以后,文子愿意的话,就自己去桑族见他爸。
顾浚是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眼睫毛都是空的,一听,就懂了殷东的意思。
他苦笑了一下,说:“你小子不用替文子试探了,我肯定要先看看文子的。天灾降临,我丢下他们母子一走了之,只怕那小子狗脾气一发,不肯认我这个爸爸了。”
殷东也不觉尴尬,一个字都不提顾家发生的事……家事,自然是文子这个当儿子的,跟他爸当面说的好。
等到外面再次平静下来,殷东就出了涡墟,身形如鬼魅一般闪动,沿着来路返回。
经过桑族那些人藏身的大树时,殷东身形掠到旁边的古树上,就听到有压得极低的对话声传了过来。
“三叔,我们回族里吧。”
“等,你姑父一定会带着那位强者回来的。”
“顾浚那个吃软饭的,还能有那个本事?”
“那位强者一见面,就把噬月兽扔给他,你以为是偶然?不,绝不是偶然,他们一定是认识的。”
“真的?那他会不会带一只噬月兽回族里?要是族里有一只活的噬月兽……”
……
对桑族人而言,他始终是一个外来者,从他身上榨取利益,很平常,没什么好气的。只不过,噬月兽,他们就不用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