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ed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txt-1206 南方事看書-7vpgm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快啊,你不憋的…慌…么”
柴绍在帮忙拽出净桶后,就已经自觉的把脸转到了一边。
可是,他站在那里等了半响,也没听到水声,纳闷之下,回头一看,顿时便哭笑不得起来。
“还看!快想办法!真憋不住了!”
萧寒此时的脸已经是青一阵,红一阵了,也不知道是臊的,还是憋的,反正就连声调都变的又尖又细,像是宫里出来的一般。
“哦?好!好!”
柴绍被萧寒一通怒斥,终于忍住了翻腾的笑意,赶紧上来帮忙解开绷带。
他本以为,解个绷带而已,多大个事么?
但是,等上手之后,柴绍才发现,这也不知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人给系的绷带!自己围着萧寒转了转了三圈,愣是没找到开头!
反倒在翻找的时候,不小心碰了那个伤口好几下,把萧寒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大哥,快点,我…我真的不行了!”萧寒这时的嘴唇都紫了,整个人更是和筛糠一样,抖个不停,眼看就要挺不住了!
“再忍一会!我……我帮你把这破玩意给割开!”柴绍此时也是找的心烦,一见都这样了,也顾不上其他,反手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作势就要去割开绷带!
“啊,等等!”
萧寒这个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就看见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朝自己的胯下就刺了过来,直惊的他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硕大的屁股更是一扭,宁愿拼着伤口再次撕开,也得避开匕首!
“刺啦……”
匕首擦着萧寒的屁股划过,在厚厚的绷带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口子。
“乱动什么?难道你还信不过哥哥我?”柴绍也被萧寒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把匕首缩了回来,然后怒气冲冲的瞪向萧寒!
刚刚真的好险,要不是他收的快,这一刀说不定真插他屁股上了!
萧寒听着那丝帛割裂的声音,也跟着出了一头的冷汗,脸颊更是抽搐不已:我这哪是不信你?我这是太不信你了!这要是一个不小心,以后咱哥俩再见面,估计就要在宫中相见了……
“大哥,从后面,后面割!”不敢再耽搁了,萧寒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赶紧扭着屁股,对柴绍示意从这下刀。
毕竟,相对于他小兄弟的安全,一个屁股而已!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哎呀!麻烦!”柴绍嫌弃的瞥了眼萧寒的屁股,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忿,但想到这货是个病号,还是依了他,重新拿出匕首,在那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屁股上比划了两下。
“唰唰唰……”
利刃割破布匹。
紧接着,萧寒那解脱的**声随之而来,与其一同传来的,好像还有些淅淅索索的水声?
许久,许久……
水声渐歇,柴绍一脸古怪的出了房门,左右看看,正看到闻讯赶来的小东,直接一把将他抓了进来。
少时,小东就从卧房内提出一只净桶,费力的提到了外面花园,左右看看没人,一脚将桶踢到了花圃中……
“农家肥最是养花,不可浪费……!”
卧室内,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掏空的萧寒,终于舒坦的回到床上重新趴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房门没关紧,屁股有些凉,还有些痛。
萧寒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屁股上那个还没完全结痂的伤口,在经历刚刚的一番动作后,似乎又开始有血迹渗出。
”又要上药了……”
叹了一口气,萧寒回过头,正看到柴绍也在瞅他的屁股,一张脸登时就黑了,赶紧拉过被子,准备遮住伤口。
“遮什么?!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还怕人看?不知道让伤口见见风,能好的快些么!”柴绍发觉了萧寒的动作,赶忙一把抓着他的手, 同时瞪眼斥道。
萧寒被他抓着无法动弹,只得翻了个白眼,松开被子,嘟囔道:“伤口见风好的快?你听谁说的?照这个意思,我要是晒晒太阳,岂不是好的更快?说不定明天就能骑马了?!”
“这个……”柴绍被萧寒怼了一通,不过他也并不恼火,反而促狭的坏笑道:“你说的这个,我还真没试过!不过明天你可以试试嘛,都是现成的机会,如果真有效,我一定在军中大肆推广,嗯……暂且就叫萧侯晒屁股疗法,或者光腚疗法,你觉得如何?”
“呃……我觉得不怎么样!”萧寒闻言,登时无语。
他就知道,跟这老流氓斗嘴,压根占不了半点便宜!
也不晓得这货在他老婆平阳公主前,是不是也这个无耻的模样!
“不说这个了!两个大男人一口一个屁股,也不怕被别人听去,怀疑你有什么特殊癖好!”
没法子,受伤的是自己的屁股,就算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一万年,吃亏的也只能是自己,萧寒想明白这一点,果断就把话题切了出去。
“对了,我还没问,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去了南边……”萧寒皱眉问道
“嗨!南边早就没事了!”萧寒话音刚落,柴绍就已经接过话头,只见他得意扬扬的拉过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翘着二郎腿道:“我们这次去南边,是有人密报冯盈要造反!再加上陛下这两年的元日大典,也不见他派人来参加,所以陛下就派我们来探查一下情况,如果真有什么风吹草动,也好早做打算。
可是没想到啊,我们前脚刚刚到了广州府,那个冯盈后脚就带着好几个儿子跑去见了我们!
本来,我们还担心有诈,结果这老狐狸立刻把他的长子推给了我们,说什么仰慕京城学识,要这个大儿子跟我们去长安游学几年!回来后,好更好的替陛下牧守岭南。”
“游学?去长安?”萧寒趴在床上听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道:“这不就是投名状么?把自己的儿子当质子,感情这位冯盈大人春秋战国读的不少啊!难不成,他也想让自己的儿子变成子楚那样的人物?”
“Ps:子楚,又名异人,或许他的名字很多人没听说过,但是他的儿子,各位小伙伴一定听过,因为他的儿子就是秦始皇,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