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i2k都市小说 《明天子》-第五十四章 吳士漣的絕望與希望鑒賞-lrk4w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五十四章 吴士涟的绝望与希望
吴士涟听说朝廷大灾的事情之后,简直欢喜万分。
他自然要衡量一下大明损失多少,才好讨价还价。
吴士涟在浙江就看到了灾民遍地的情况,不过总体上来说浙江受灾不深,真正严重的地方,就长江沿线。
只是吴士涟所见的,也不知道该喜该忧了。
灾情一起,李贤的处置就很得当,免除江南大部分钱粮,并让曹鼐主持救灾事务。吴士涟在衙门口看榜处,看得清清楚楚的,却是朝廷如何减免钱粮,还有何处领取赈灾粮等等。
更让吴士涟吃惊的是,看榜上有一张明报。将一个月之前京师种种写了出来。
而今最大的事情就是各省灾情与赈灾,已经与赈灾的各种讨论,甚至有人建议再次纳粟入国子监。
自然有人旗帜鲜明的反对。
吴士涟从来没有见过,他不是不知道邸报,但是这种情况的邸报,却是没有见过。
在衙门外面两侧墙壁之上贴出各种榜文,就好像后世报栏一般,这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太祖皇帝的时候,就特别规定了。
朝廷有诏令,都要公之于众,有什么新发的法令,也是要公之于众之后,才算是有法律效果的。
这一件他早就知道了。
但是明报内容,却是刚刚知道了。
他立即收集了各界明报。
而今的明报虽然还不是固定的,但是最少五日一刊,从去年到而今也有很多刊了。吴士涟用一夜看过之后,只觉的心凉了半截。
暗道:“北朝诚不可争锋。”
从去年年中到而今的热点问题,有这样几个,第一个就是大明会典的修缮,为朱祁镇争夺了变法的主动权。第二个就是徐有贞清理积案。
徐有贞因为明报一篇文章上位的,他迅速明白了明报的用法,故而将他对刑部的清理活动包装了一下,全部上了明报。
这也是明报这个新生事物,很多人不知道该怎么用的缘故。
当然了,徐有贞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的,清理积案本身与徐有贞清理刑部掌控权力的行为是互为表里的。
想想就知道,徐有贞将之前的冤案沉冤昭雪之后,朝廷岂能不追责,这个案子是谁办的,牵扯到谁?
如是等等。
那个庙门没有冤死鬼?在朱祁镇一次又一次的清理官场的行为之下,大明官场风气整体来看,还是可以的。
但是具体来说,却不敢保证一个冤案都没有。
刑部大牢之中,自然有无数喊冤的人。如果细细查下去,岂能没有收获?
而徐有贞人品如何,暂且不去说,他绝对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抽丝剥茧之下,将很多案子给反了出来。
一时间将刑部乃至的地方牵连到案子里面的官员,也纷纷下马。
刑部各个山头自然知道该怎么办,徐有贞完全掌控了刑部的同时,也一连发出十几冤案的反案纪录,顿时天下人都视徐有贞为当代包青天。
甚至有很多人觉得有冤屈的百姓,都拦徐有贞的马车喊冤。
不过,徐有贞最重要的事情,是向朝廷提出了废除刑部胥吏,并建立起专门的查案子的刑名学堂。
主要是他看出来,其实刑部之中大部分官员是不错。官场风气之下,很少有人是主动想办冤案的。
有些是能力不足,看不出下面的鬼蜮伎俩。
还有更多的是被胥吏蒙骗。
而且徐有贞看得出来,朱祁镇似乎用意将用各学堂的学生代替胥吏,毕竟顺天府各种胥吏都是读书不成童生担任了,已经有好多年了。
这么多年,顺天府因为少府的产业扩张,以及京师的政治作用,聚集了更多的人手,但是顺天府依旧是天下最富的府衙,每年除却田赋之外,过手的银两有十万两上下。
正是有这十万两,顺天府才能用能力做很多事情,比如修缮城中道路,比如清理下水道,修建城外河渠,给顺天府之内一些水利工程补贴款子等等。
并非顺天府的繁华,真比得上南京与苏州,而是朱祁镇当初通过于谦建立的这一套体系,已经有他的生命力。
当然了,同样的问题,那就是顺天府也是养活吏员最多的府衙,在顺天府的编制之中,发俸禄的吏员已经超过两千人了。
这个模式很多看不明白是好是坏。
看上去很好,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是顺天府的,单单发吏员的俸禄都要每年一两万两之多。
只是徐有贞知道自己已经皇帝船上的人了,自然要投皇帝所好。
而在徐有贞之后,大部分朝臣都知道明报该怎么用了,那个时候明报上内容纷乱之极,但是到了去年年底的时候,就集中在了安南之战上。
其中遍数安南之罪,要讨伐安南的文章不知道有多少。
在徐有贞之后,很多小官都学会了揣摩皇帝的意思,毕竟皇帝对安南的敌意,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外人知道了。
他们自然知道该怎么说。
但是很快,在今年年初,关于安南的话题,被救灾的话题所淹没了。一直到现在。
吴士涟看完之后,有一种沮丧之感。
如果一般人或许看出去其中差距,但是吴士涟乃是安南士林领袖,更是一等一的大学问家,备受后世越南人推崇的历史学家。
见微知著的本事还是有的。
明报上面各种争论都有,却不见皇帝有什么反应,就看得出来,当今这位陛下,为人宽厚,善于纳谏。
而且徐有贞清理刑部积案的事情,吴士涟虽然品出一些别的味道,但是更看出来,这是大明政治清明的表现。
就安南的情况,大贵族子弟所犯的事情,还少吗?怎么没有见过有人翻案,甚至这些案件牵扯不少有后台的人,徐有贞依旧绳之以法。
而更让吴士涟绝望的事情,乃是赈灾。
吴士涟本以为大面积天灾,能让大明焦头烂额,从而放宽了对安南的处置。让安南祈求和平的意图,能够达成。
但是看到大明朝廷赈灾,免除去的钱粮,与发放的赈灾款。
这个数目乃是安南朝廷想都不敢想的数字,最少是超过了千万石之多。
虽然安南的红河三角洲,乃是一处粮食产地,但是安南朝廷手中的粮食并不是太多的。历史上在黎圣宗年间就发生过一件这样的事情。
大明在广东运粮船有六艘,遭遇了风暴偏离了航线,跑到了安南,然后被安南人给抓住了。
安南朝廷商量来商量去,黎圣宗最后决定扣留这六艘船,并将六艘船上的船夫变成了安南的屯丁。
如此处置这里不少,但是史书之中却专门说明了,这六艘船的粮食去处。还解了当时后黎朝军粮的问题。
且不说六艘船能转载多少粮食,一般往大的估计,也不过是万余石而已。
对大明来说,就是九牛一毛,但是在安南就是一笔不可放弃的财富。
至于大明不能完美的将这一次大洪水给赈济下来,却是吴士涟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花费如此之多,足够打一次灭国之战的粮食,如果不能将灾情稳定下来,才是咄咄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