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f9f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北頌笔趣-第1025章 亡者氣息分享-huj4p

北頌
小說推薦北頌
寇准等人一直喝到了入夜,一个个毫无形象的瘫倒在了软毯上睡下。
寇季和刘亨二人,带着他们的学生,将他们分别扶到了房里睡下。
安顿好了醉的不省人事的老倌以后。
寇季和刘亨二人就到了老倌们编撰史册的地方,观看起了他们编撰的史册。
寇季仔细阅读了一番,发现老倌们编撰的史册,可以说是精益求精。
在华夏史上,几乎是做到了尽善尽美,他们通过各个典籍,考中了史册中的所有事情,还派人去中原走访,完善整个史册。
华夏史中,不仅囊括了中原史,也囊括了辽国、西夏、高丽、倭国、大理、交趾等等。
依照老倌们的观点,如今这些地方都归华夏所有,那么它们就应该是华夏的一部分,在它们上面发生的历史,就属于华夏史的一部分。
老倌们不偏不倚,将各种优缺点全部录入其上。
寇季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祖父寇准可是一个有地域歧视的人。
他能不偏不倚的编撰华夏史,可以说是难能可贵。
世界史方面,有点粗糙。
老倌们没办法走访世界,也没办法去求证书籍中记载的那些历史。
所以只能照着大食书籍中的一些史料照搬。
老倌们在世界史方面,唯一做出的贡献就是依照新订的历法,将西方的纪年体系重新排列了一番。
一切以华夏为中心,一切以始皇帝嬴政登基为点。
寇季觉得,这就足够了。
一群老倌虽然不敢说完全记录了世界史,但他们却成为了世界史的奠基人。
后世的著史者,只需要不断的往进填充,或者纠正其中一些西方史料中的错误,就足够了。
更重要的是,第一条世界性的规则,从老倌们手里诞生了。
寇季在大书房里翻看了一夜的世界史。
天明以后,就找到了苏醒的寇准,提出要印刷、传播世界史。
寇准大方的答应了。
书著出来就是给人看的,又不是为了专门藏起来。
寇季着急了一大群的匠人,开始印刷起了世界史。
世界史很厚,加起来足足有两百万言。
匠人们细细计算了一下,足足需要印刷三十多册,才能将其印刷完。
寇季那会在乎这个,就一个字‘印’。
又不差钱。
再说了,这东西就是宝贝。
寇季就算用金叶雕刻,也能卖回本。
寇季一边让匠人们印刷,一边让人出去宣扬,说庆国著出了重宝,只发卖十套,仅用于珍藏。
于是乎,一群嗅到了血的鲨鱼扑了过来。
除了刘亨近水楼台先订了一套外,赵祯是第一个派人到庆国的。
赵祯在派遣陈琳了解了情况以后,写了一封千言长序,送了过来,并且愿意用等重的黄金求购此书。
寇季和寇准祖孙,对赵祯的长序嗤之以鼻。
但是其他的那些大儒,却喜欢捧赵祯的臭脚。
寇准和寇季祖孙死活不肯用赵祯的长序。
那些大儒是以死相逼,甚至还放出话,说此书不用赵祯写的序的话,他们就不署名。
寇准不是那种厚着脸皮贪人功劳的人。
最后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赵祯的序。
一帮子大儒才欢欣鼓舞的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书印刷出来以后,寇季果断取了一份放在了庆国内宫镇书房。
刘亨也取了自己那一套,派人火速送去给刘伯叙。
赵祯也派遣了陈琳拿着黄金,买走了属于他的那一套。
值得一提的是,赵祯在拿到了史书没多久以后,就果断的将里面的历法用上了。
大宋的公文里开始出现公元一二六五年、天圣二十三年等字样。
寇季在得知了此事以后,一面怒骂赵祯无耻,一面赞叹赵祯有眼光。
寇季和寇准制定新的历法,就是为了奠定华夏历史在世界历史上的主体地位。
而今时今日,能代表华夏的不是他寇季,而是赵祯。
赵祯果断采用了新的历法,对新历法的推广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也扫除了新历法在世界上推广了一部分障碍。
在赵祯拿走了属于他的史书以后。
种世衡、曹佾、曹利用、张元四人,有先后派人买走了史书印刷版。
随后,朱能、李昭亮、高卫昭,甚至于格格巫,也派人到庆国求书。
除了格格巫没买到外,剩下的人都拿到了。
格格巫没有买到,是因为第一版只印刷了十套。
寇季说十套就是十套,绝对不会参假。
不过格格巫也不是没有收获。
寇季随后又印刷了第二版。
中间间隔的大概有一年时间。
第二版就是一百套起步。
第二版的买主,在第二版印刷之前,就已经敲定了。
除了格格巫以外,还有大宋各大国学,以及一些府学。
总之,两版全部卖完,寇季确实赚了一些小钱,不过他并没有在意。
他的目的就是将书推广出去,让人适应、应用新得历法。
在第二版卖完了以后,史书的订单不减反增。
大宋其他府学、大宋县学,乃至于一些大学问家等等,都有心购买收藏此书。
寇季却没有再主持此事,而是将此事交给了下面的人。
因为他没有时间继续关注此事。
大宋种植的橡胶树和西天竺国种植的橡胶树,又了收获。
寇天赐在得到了橡胶以后,不会用。
寇季不得不从旁协助,一步一步的协助着寇天赐完善了蒸汽机。
当蒸汽机陪着气、喷着烟,呜呜了足足三天三夜也没有出问题以后,寇天赐差点高兴疯了。
他为此潜心研究了近两年多,终于有了收获。
他怎么可能不高兴。
随着蒸汽机面世,他心中最向往的铁甲船也可以提上日程。
他已经看到铁甲船在向自己招手,他如何不高兴。
寇天赐在经过了短暂的激动以后,又投入到了新的研究当中。
寇季也悄无声息的走进了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研究所。
往后,足足两年时间,父子二人都处在潜心研究当中。
两年时间内,整个大地上的局势几乎没什么变化。
大宋依然是那个大宋。
唯一不同的就是大宋的新都被定在了幽州城,在确立新都之前,赵祯几乎将幽州城的田地、屋舍,购买一空。
在确立了新都以后,大宋就开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进入到了新都营造当中。
大宋皇帝赵祯,就驻在新都边上办公。
迫使着大宋的文武大臣,从汴京城搬到了大宋新都办公。
新都还没营造好,赵祯就从满朝文武身上大捞了一笔。
明明是一大片空地,赵祯一转手,就多了十倍利润。
但最大的赢家,却不是赵祯,而是天赐钱庄。
赵祯在收购幽州田地的时候,天赐钱庄也在收购。
赵祯以十倍的价格出手幽州田地的时候,大宋文武根本没人理会。
他们知道幽州最大的地主是赵祯。
所以想一直等着,等到赵祯熬不住,主动降价的时候。
但是他们没料到,赵祯以十倍的价格出手幽州田地,他们不肯要,天赐钱庄却全部吃下。
然后没过大半年,以二十倍的价格出售。
大宋文武还想继续等的。
可商人们一口气涌入到了幽州,将地价炒到了二十五倍。
大宋文武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出手购地。
而屯了大批田产的天赐钱庄,自然跟着大捞了一笔。
以至于赵祯气的差点动了另择新都的打算。
赵祯最后并没有再另择新都。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寇卉怀孕了。
赵祯看在自己皇孙的份上,捏着鼻子认了孩子他外祖母抢他钱的事情。
大宋没什么变化,庆国也没什么变化。
庆国除了庆都营造完了以外,其他的地方几乎没什么变化。
就是罪籍们少了一些,不是死在了营造道路的途中,就是被送到了北海府去挖煤、锻钢。
除此之外,就是农作物多了一些,除了原有的农作物以外,还多了许多产量高的农作物。
比如土豆、红薯、南瓜等物。
庆国外的北海府、西阳、东阳、流求、东天竺、西天竺等地,都没什么变化。
西方战场上,朱能、李昭亮、格格巫、塞尔柱人和罗马帝国来来往往的僵持了两年之久。
燕山府的高卫昭,在大宋帮助下,重新在燕山府站稳了脚跟。
一切从明面上看,一点儿变化也没有。
可是从暗地里看,却出现了一些变化。
东阳种家、流求曹家、东天竺曹家,第二次派遣去北美洲的人,再次返回到了他们各家,带着一批奴隶,又匆匆离开了。
刘亨闲暇的时候稍微计算了一下,三家前前后后,一共将十三万人弄到了北美洲等地。
十三万人都配备了刀兵。
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不过这一切跟寇季无关。
寇季甚至连门都不想出。
可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到访,让寇季不出门不行。
寇季见到他的时候,他被人抬着,浑身瘦的就剩下了一把骨头,气息虚弱的似乎随时都会死过去。
寇季看着躺在面前的老倌,长叹了一声,“你又是何必呢?”
躺在躺椅上,就剩下了半口气的曹利用,盯着寇季,轻笑着道:“我怕我再不来,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寇季叹气道:“那也不用亲自赶过来,捎一封信,我会去见你。”
曹利用咧嘴笑道:“你是少爷,我是老仆,哪有少爷亲自去见老仆的道理。”
寇季直言道:“你又何必如此妄自菲薄?你如今已经贵为一国国主,纵然是称霸四海的大宋皇帝,也不敢称呼你为仆人。”
曹利用摇头道:“曹家能有今日,都是你给的。你不计较往日的恩情,可曹家得记着。曹家上上下下,欠你一条命。”
寇季摇头道:“我早说过了,还清了。”
曹利用失笑道:“救命之恩,那是那么容易还清的?”
寇季翻了个白眼,道:“你个老家伙,就别在我面前打感情牌了。你豁出命了来见我,无非就是想在临死之前,给儿孙们在博一点家底。
说吧。
要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能答应。”
曹利用也没有含糊,他了解寇季的性格,说一不二。
更重要的是,在寇季面前不能装。
只要你敢装,寇季就敢跟你绝交。
“那片海外之地,可否给曹家留一个落脚之地?”
寇季愣了一下,“你曹家的人,如今在上面已经开始称王称霸了。该是我求你给我寇氏一个落脚之地才对。”
曹利用摇着头道:“曹家没那个能耐。曹家如今所作的一切,不过是在为你铺路而已。”
寇季沉吟道:“何以见得?”
曹利用笑着道:“直觉……”
寇季失笑道:“那东西准吗?”
曹利用直言道:“我觉得准。”
寇季摇头笑道:“我觉得不准。不然你当初也不会被我救下来。”
曹利用暗叹了一声,“你是不打算答应?”
寇季笑道:“不是我的东西,我如何做主?再说你这么说,是不是有些悲观了?”
曹利用感慨道:“那片地方迟早是你的,迟早是你说了算。我之所以求上门,并不是我太悲观,而是曹家后辈没能人啊。”
寇季盯着曹利用没有说话。
曹利用坦言道:“我曹家人,本就不善谋。我不善谋,我的后辈比我还不堪。甚至一些人连武艺都练不好。
曹家如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命。
曹家人可以豁出命去拼。”
寇季笑着道:“只要肯拼命,总会有收获的。”
曹利用摇摇头,“只会拼命,就只有卖命份儿。干其他的,不仅会没命,说不定连老本也得赔光。”
说到此处,曹利用盯着寇季郑重的道:“只要你点头,曹家子弟的命,以后就是你的。你需要谁去死,谁就能死,只要你能赏曹家一口饭吃。”
寇季眉头先是一皱,随后又一展,“何必呢?好待你也是一国之主,说出这种话不合适。”
曹利用盯着寇季,沉声道:“曹家如今只有这些。”
寇季叹了一口气,“我记得我当时告诫过曹湛,你们似乎没听?如今为何又找上了我?”
曹利用感叹道:“我此前被猪油蒙住了心,跟你断了情分。想要重新把情分捡起来,就得付出代价。
曹家前前后后会往海外之地派遣十万人。
十万人会帮你扫清一部分障碍,打下立足的根基。
这就是曹家重拾情分的代价。”
曹利用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寇季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他直言道:“你应该清楚,我不是一个无情的人。纵然曹家和我寇氏已经没有了情分。
我寇氏的兵马以后到了海外之地,也不会占了你曹家打拼出的家业。
我还不至于去欺负一群后辈。
世界大的很,仅凭我们几家,分不完。”
曹利用苦笑了一声,道:“流求曹家和东阳种家,都是野心勃勃之辈。我信得过你,可我信不过他们。
等到真的瓜分海外之地的时候,他们不会跟我曹家共享的。”
寇季疑问道:“所以你想让我扶一把?”
曹利用脸色更苦,“你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带着我曹家一起吗?”
寇季坦言道:“破镜没办法重圆,我只能看在你的面子上,扶他们一把。你可以派遣更多的子弟到庆国学习,相信总有一日,你曹家不用再低头求任何人。”
曹利用点点头,“我明白了……”
寇季感慨道:“说实话,我以为你会用残躯,向我求取火器,没想到你居然没要火器,反而让我扶曹家一把。”
曹利用一脸感慨的道:“你说话向来说一不二,你说会将火器的锻造之法教给我们,那就一定会交给我们。
在此之前,我们怎么求,也不会求到的。”
寇季笑着道:“其实你求火器的话,我说不定会给。”
曹利用失声笑道:“你不会给……给了你就不是你。”
寇季哭笑不得的道:“你还真了解我。”
曹利用淡淡的一笑。
寇季问道:“打算怎么回去?你这副身躯,怕是撑不到回东天竺的时候。”
曹利用一脸洒脱的道:“不回去了,就留在此处。昔年借你圣手,向天讨了二十多年命,现在也该还给你,还给天了。”
寇季脸色微微一变,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必呢?”
曹利用是想把命留在庆国,让寇季一直记得昔日的情分。
曹利用淡然一笑,“没办法,儿孙没有儿孙福,只能给儿孙做牛马。我厚着脸皮向你讨要一块埋骨之地,你不会不肯吧。”
寇季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言语。
曹利用就这么在庆都留下了。
每日里被儿孙们抬着,在庆国四处晃荡。
去过藏有万卷书的白石楼,去过文昌书院著名的四季院,听过文昌书院大儒讲课,参观过寇天赐的研究院。
也在新营造好的庆都里吃过酒。
最后留在了那个四季如春的温室大棚里。
他大概是在交趾、天竺等地待久了,习惯了交趾、天竺四季如春的气候。
所以喜欢温室大棚里的气候,也喜欢温室大棚里那种勃勃生机。
曹利用最终在温室大棚里待了一个月。
当寇季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
躺在软榻上,几乎说不出话,嘴唇一张一张的,发不出声,需要别人翻译。
曹利用再次看到寇季的时候,双眼亮晶晶的,曹湛就跪在曹利用身边,曹利用嘴唇一张一张的。
曹湛哽咽着翻译,“我祖父说,这辈子最大的幸事,就是被你所救。”
曹利用含着笑意,再次张了张嘴。
曹湛继续翻译,“我祖父说,给你卖命,比给赵恒、刘娥卖命强多了。”
寇季叹了一口气。
曹利用又张了几下嘴。
曹湛眼圈一红,低声道:“我祖父说……少爷,用之先走一步了……”
曹湛复述完了曹利用的话,曹利用脸上流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意。
笑容挂在了曹利用脸上,再也没有消散过。
曹利用死了。
脸上带着笑意死的。
死的很突然。
但寇季却并不觉得突兀。
因为寇季在很早以前就知道曹利用身子骨有问题,恐怕命不久矣了。
当曹利用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看到了曹利用的样子,寇季就知道曹利用活不长。
如今曹利用走了,在寇季的意料之中。
曹利用想要埋在庆国。
寇季没办法反对。
曹氏子弟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曹利用身为一国国主,丧失办的很草率。
似乎是曹利用交代过的。
曹利用的子孙没有大操大办,只是邀请了一些在庆国的熟人,参加了一下曹利用的葬礼。
然后挖了一个简单的陵寝,将曹利用埋了进去。
陵寝的封土堆不高,根本不符合曹利用国主的身份。
想必也是曹利用事先交代过的。
曹家子弟在埋了曹利用以后,大部分人返回了东天竺,只留下了曹湛、曹勇两兄弟,守在了曹利用墓前。
寇准、寇季、柳永、刘亨等人参加完了曹利用的丧事以后,都没有言语。
不是他们不想言语,而是他们不知道说什么好。
曹利用的一生,真的可以说是跌宕起伏。
不好做评价。
说他忠,他并没有忠心耿耿的侍奉大宋皇帝。
说他奸,他也没有做出什么为祸大宋的事情。
虽说跟丁谓勾结过,也效忠过刘娥,但一直充当的是一个打手的角色。
没干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情。
后半生隐姓埋名。
虽然身具高位,却一直在锦衣夜行。
死后也没有修巨陵,也没有铭刻什么彰显着不凡身份的墓志铭。
所以不好评价。
或许是被曹利用的死亡气息感染了。
在曹利用走后,庆国出现了很多病故的往着。
居住在文昌书院里的大儒们,走了三位。
他们三位还准备回大宋呢。
可最终还是死在了庆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