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lya引人入胜的小說 宋煦 起點-第三百零九章 宣德門下相伴-uectz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走在去宣德门的路上,蔡卞还在劝说。
“官家,实在太过危险了,放在紫宸殿更有威仪……”蔡卞有些苦口婆心。
在宣德门开会,这是前古未有之事了吧?
赵煦摆了摆手,阻止他们继续劝说。
后世那种热武器都不惧,何况现在是冷兵器。如果在宣德门都保护不了他,今后他干脆别出宫了。
蔡卞见此,只好守住嘴,目光看向宣德门,希望那边能看紧一点。
梁焘就更不说话了。
此时的宣德门外,被空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空地,三条线挡住了不知道多少百姓。
在更远处的路口,衙役,禁卫挨个检查要路过的人,确保他们没有藏任何可以危害赵煦的‘武器’。
不多时,开封府衙役领着一群人,穿过人海,从警戒线进来,站到桌子的不远处。
这些人,有开封府十六县的知县,也有百姓,士绅,商人等,都是在开封府变法中,‘表现突出’的人。
他们都有些不知所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能干站着。
开封府的衙役只是奉命行事,不会多说什么,人带到就退到了一边。
“这是干什么?”
四周的人群看着,越发不解。
“那人,好像是中牟县的知县?”
“那个,好像是李员外,他也在?”
“那个不是陈志豪吗?听说他去年刚在杭州那边包了几座茶山,生意做得很大……”
“那些人好像是种地的,脸上还有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奇了怪了……”
警戒线外的人全都愣住了,来的这些人乱七八糟,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目的。
在人群中的毕渐,同样不解,神色思索。
赵谂也在,他眯着眼,神情嗤笑。
他觉得‘新党’着实可笑,完全不懂民心所向,这般搞下去,迟早会惹来大祸!
人群中还有些曾经的朝廷高官,同样皱眉苦思。
“哼,‘新党’就喜欢搞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完全不顾祖法!”
“宣德门这般重地,岂能如此乱来,皇家威仪还要不要了!”
“不行,我明日,不今日,一定要上书弹劾章惇等人,哼,目无王法!”
他们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身穿常服的年轻人,在众人的簇拥一下,缓步出了宣德门。
那些曾经的高官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们怒睁双眼,不可置信!
出来的,居然是官家!
在他们的记忆中,官家就应该待在深宫里,外人难得一见才对!
还有不少人见过赵煦,他们同样吃惊不已,愕然的说不出话来。
警戒线外的声音,随着赵煦迈步而出,逐渐减小,继而落针可闻!
好一阵子,毕渐看着已经走近桌子的赵煦,心头骤然激动,自语的道:“这就是官家吗?”
关心朝局的人都清楚,近来的一系列剧变,都是因为这位年轻的官家,从他亲政开始!
赵谂则皱眉,脸色有些不好。
他因为苏轼等人被罢黜、流放一直对朝廷心怀不满,对这个亲政后的年轻官家,自然更是没有好感。
人群中的张怀素,一手抚须,一手习惯性的掐着,盯着赵煦,嘴角浮现怪异的笑容。
而警戒线内的各县令,士绅,百姓更是六神无主,呆呆的看着赵煦一群人走近。
等到赵煦到了桌前,有反应过来的知县,忽然噗通一声跪地,大声道:“臣咸平知县包德参见陛下!”
他这一喊,其他人迅速反应过来。
阳武县,中牟县等的知县迅速跟着跪地,高声大呼。
继而警戒线外有人陡然惊醒,也跟着跪地,高呼‘参见陛下’。
警戒线外本就拥挤,这一跪登时一片混乱,还是硬生生的跪了下去。
别人都跪,谁还敢站着?
不多久,偌大的宣德门外,除了赵煦身边的人,只有不远处的禁卫以躬身代礼。
赵煦见着跪了不知道多少人,对这样的场景很是措手不及,但旋即他就恢复如常,微微一笑,摆手,朗声道:“免礼,平身!”
“谢陛下。”
回应的声音十分的不整齐,参差不齐,还是相当的大,在宣德门前回荡不休。
人群慢慢站起来,目光都在赵煦身上,他们心底还是十分的震惊,疑惑,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煦环顾一圈,心里突然也有些紧张,暗吸一口气,目光落在桌子对面的一群人身上,笑着道:“今天,朕是来感谢诸位的,请坐。”
阳武县知县李博知愣了下,抢先抬手道:“启奏陛下,臣等都是本分行事,不敢当官家感谢。”
其他人跟着说话,一些没见过赵煦的士绅,百姓连连点头,紧张,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赵煦微微一笑,拉过一把椅子,率先坐下,看着一众人道:“你们都是功臣,不能站着说话,都坐。”
一众人还是犹豫,他们哪敢与官家平起平坐,何况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蔡卞站在赵煦身旁,面无表情,淡淡道:“需要我给诸位拉椅子吗?”
雍丘县知县郑贺致见着,果断的抬手向赵煦道:“谢官家。”
说完,找到他的位置,神色俨然的坐下。
他身旁的人,稍微犹豫了,只得跟着。
十六个知县相继忐忑落座,其他士绅,百姓只能跟着随大流。
他们这陆续坐下,警戒线外的人群,悄悄嗡嗡嗡起来,不知道在说什么。
赵煦能感觉到他们奇怪的目光,神色不动,等着小吏上好茶之后,这才拿起茶杯,与桌上众人道:“以茶代酒,诸位卿家、民众,为了朝廷大政,辛苦了!”
一众人吓了一大跳,连忙就要起身。
赵煦连忙摆手,道:“都坐下,今天,俗礼都免了。今天不管出什么事情,只要不是拿刀捅朕,一概无事。”
众人犹豫再三,看到蔡卞的肃色,这才谨慎小心的坐下,端着茶杯道:“臣等(小人)不敢当。”
赵煦喝了口茶,等他们相继放下茶杯,面露微笑,斟酌着措辞。
警戒线的衙役,见嗡嗡声渐渐大起来,纷纷厉喝:“肃静!”
这才令宣德门,有了一点安静。
赵煦身体坐直,没有理会外面的人,稍稍沉吟,便说道:“朕就不废话了,直入主题。朕亲政以来,绍述先皇理政之法,力除弊政,以求建立一个清廉,富饶,强盛的大宋。立志于使我大宋所有人都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有书读。是以,在开封府试点,推行‘方田均税法’,一是丈量田亩,二是均衡赋税。但是却遇到了诸多阻挠,朝廷里有,地方上也有。按理说,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为什么那么多人义正言辞,前仆后继的反对?”
赵煦说道这里,停顿了下。
鄢陵县知县葛临嘉似乎觉得赵煦这是问话,当即站起来,抬着手,沉声道:“启奏陛下,根据臣在鄢陵县的推行经验来看,阻碍‘方田均税法’的,莫不是贪赃枉法之人,他们害怕暴露,所以千方百计的阻止,朝廷里出现的多半也是如此。我大宋法度俨然,陛下圣光垂照,岂能容宵小肆意妄行?”
雍丘县知县郑贺致跟着站起来,他脸角刚毅,道:“陛下,葛知县所言甚是。越是遭到抵制,越说明弊政严重,不得不除。‘方田均税法’是治病良方,臣请坚持推行,不可半废!”
其他人似乎是急于表现,继而连三的说话。
那些士绅,百姓似乎很想插一两句,但犹豫着没敢说话。
倒是警戒线外的人,嗡嗡声更加剧烈。
他们哪里能想到,官家居然会在宣德门‘开会’,公然讨论起‘新法’来!
并且,直接将反抗‘新法’归结为‘贪赃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