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2v0好看的小說 魔臨 起點-第三百九十章 收尾展示-22uc1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和丁亮的会谈虽然达成了双方都满意的共识,但具体的落实,还需要时间。
数十万燕军,分落成好几个部分,楚军各部也是极为分散,还有各地的团练以及义军,想要整合起来,就是单纯地撤退,也不是一件轻松简单的事儿。
只是,
军情如火,一切都要赶快。
这也是双方的基础共识。
郑伯爷想早点结束战争,在燕皇还没驾崩前回国,在燕皇驾崩后大燕国内政权交替动荡前,先将自己的“封侯”和“封疆”的事儿给定下来。
甭管是不是六爷党,
说句比较现实的话,
一旦自己封疆晋东,掌握且消化了这块基础盘,
就是登基的不是小六子,而是太子,亦或者是其他哪位,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撼动自己的位置。
哪怕日后龙椅上的那位想放长线从长计议,
郑伯爷也不怕,
来呗,
比比看谁才是“苟”的祖宗。
再者,早点结束战争,数十万燕军大半可以回晋地其他地方去,甚至是投入到银浪郡一部分,而晋东这块早就被打烂了的地方,也能早点开始休养生息做基础发展。
拖拖拉拉下去,谁知道还会出现什么其他变数。
楚国摄政王那边虽然口头上说的不去只争朝夕了,但想来早点收拾国内因为战争而残破的局面和动荡的人心也是他当下急需要做的。
所以,
在结束完会谈后,
郑伯爷亲自去靖南王待的帐篷那里。
眼下,为了求快,不可能让信使跑去燕京城让燕皇让朝廷拿章程了,毕竟距离实在太远,一来二去的,上头就算再特事特办,但路上的耽搁,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此时只能让靖南王来拿主意。
让靖南王代表朝廷,将和约签下来,接下来,大家该干嘛就干嘛,收拾收拾东西,顺走一些礼物就能回家了。
只是,郑凡在帐篷前被靖南王亲卫拦了下来。
“伯爷,王爷留下话了,说什么事儿,都由伯爷您来拿章程,王令也交给伯爷您了,不用再来叨扰他。”
郑凡点点头,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郑凡的这支兵马,在六公山前又等待了七天,在和约没生效,其他方面动态不明朗的时候,怎么可能把抵在人家皇帝脖子底下的刀给先撤掉?
在这七天时间里,倒是没有楚人的正规军过来找茬,就是哨骑方面,双方都很默契地保持了一种克制。
倒是来了两拨地方勤王的团练兵马,一拨两千余人,一拨四千余人。
都是乌合之众,被燕军一个冲锋就荡涤掉了,燕军将士甚至懒得去追击他们,因为他们的首级不值钱。
慢慢地,北面的消息开始传来。
首先是独孤牧所统帅的那支大军完全闭寨高挂免战牌,罗陵则按照郑凡传达下来的军令,领所部脱离了和独孤牧的接触,绕行八十里后,开始经营退路。
玉盘城的事儿,不仅给楚人敲响了警钟,始作俑者,自己心里也是慌慌的。
又过了近十日,从罗陵那边传来的消息是,年尧大军,已经开始分批次出城了,目的自然不可能是向北,而是向南。
这意味着年尧应该更早地就准备动身了,可以说,从摄政王离开郢都打算放弃皇城后,他就对年尧这一支大军做了安排。
同时,还有各地勤王兵马的陆续赶到,不过他们并没有像头两批那般迫不及待地上来送,而是围绕着六公山安营扎寨,人数,不下十五万。
但这十五万地方兵马,一大半是楚国地方建制,相当于是燕国的郡兵,另一半则是地方官绅豪强自己招募来的义士。
这些兵马,看起来人头攒动,旌旗招展的,但实际上,但实际上,建制杂乱,连最基础的令行禁止都做不到。
虽说外围还不断有勤王兵马赶向这里,但郑伯爷心里真没一点慌乱。
说白了,
精锐铁骑面前,成建制有素质的步兵,还能卡一卡,扛一扛,若是指挥得当,人数占有,运气好的话,不是不能取得一场两场的胜利。
但这群义军,乌央乌央的,就算再有一腔血勇,也不堪一击。
就是自己那位大舅哥忽然反悔了,想调动六公山的兵马和附近的十多万义军来包个饺子,郑伯爷可以当即分兵四万,怼上六公山,不求攻破,但求刺过去。
然后再领剩下的几万骑兵,对着那群义军来个反复冲阵,一次冲不垮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三次不行那就四五六次;
不信冲不垮他们,而一旦冲垮了,可就是十多万的溃军全散。
不过,
很显然,
自己那位大舅哥是个很清醒的人,并没有什么动作。
反而依旧保持着每天给自己送吃食的良好传统,郑伯爷也就受着了。
等到北面的消息再度传来后,
郑伯爷亲自将自己的蛮刀派人送给了六公山上的大舅哥。
反正是自己退下来的装备,送也就送了。
大舅哥也很豪气,送了一把苍弓作为回礼,这把弓也是大有来头,材质也不简单。
最重要的是,它很古朴,一点都不花里胡哨。
不像是自己当初在东山堡外从刺客手里缴获的那件颜色鲜艳的弓,嗯,那把弓好是好,但不符合郑伯爷的审美。
交换完礼物后,
郑伯爷又派人往山上送去了一些鸡蛋糕,四娘在军营里自己做的,反正这阵子也没战事,闲着也是闲着。
不是送给大舅哥的,而是送给丈母娘的,也就是楚国太后。
……
“太后,不可。”
一边的贴身女官见太后真的用筷子夹起蛋糕就要吃赶忙阻止。
太后瞥了那女官一眼,
平淡道:
“哀家就尝尝味儿,再说了,毒死我这老太婆子又有什么意思,丽箐家的那位,是燕人不假,但不是个傻的。
他要是傻的,咱们这会儿怎么会住在这里?”
太后将蛋糕放入嘴里,
点点头,
道:
“嗯,入口即化,倒是件精致的吃食,可惜了,哀家出宫匆忙,也没带上什么好东西。”
说着,
太后就挥手示意将放在自己床下的盒子拿出来,
从里头取出了一件蚕丝衣。
“得,就这件吧,首饰什么的送他不合适,到底是个爷们儿,这件可以,先帝在时每次出宫都穿着它。
他长年打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了它,也能防一些意外。
派人送下去,
别走陛下那儿,
就说是哀家的意思。”
“是,太后。”
女官抱着蚕丝衣走出了殿门,心里,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眼下,那位大燕的伯爷可是打到这里来了,自家太后却担心他会在战场上出意外,直接送出这一件宝贝。
想不通,
是真想不通,
就算真的是姑爷,
但这是一般的姑爷么?
………
“来,四娘,你看看,这件蚕丝衣和你制的金丝软猬甲比起来,如何?”
收到礼物的郑伯爷毫不客气地将衣服丢给了四娘去看。
“回主上的话,这件蚕丝衣材料比奴家用得要好多了,关键是这材料太难得,奴家可以帮主上改一改,更合身,夏天穿在甲胄里,也驱热。”
“好。”
“也是有意思,这楚国太后居然送您盔甲,奴家看,她不是老糊涂了就是太精明了。”
“那你说,是哪种?”
“后一种呗,丽箐这丫头憨是憨了一些,但那是在主上您和在奴家的面前是这般,实际上啊,那丫头骨子里可厉害着呢,再加上摄政王,能生出这一对儿女的女人,怎么可能是蠢笨的?
只是这也实在是有趣,一边生生死死地打着,恨不得分分钟多少条人命就陨于战火,一边,却在家长里短,过着自家人的意思,叙着自家人的客套。”
“对于搞政治的人而言,这种家常客套,就是一块抹布,平日里,懒得瞧一眼,需要时,擦起来比谁都勤。”
“主上倒是一直清醒着的。”
“到底是历练出来了,这世上,我能信任的人,真的不多。”
“丽箐这丫头,奴家能瞧出来,心是在咱们这头的。”
“这是她最大的优点,她很现实,以前我还觉得有些奇怪,但现在看看她哥的样子,只能说怪不得。”
这对兄妹,都是绝对的现实主义者。
但这类人,其实很好相处,那就是你占据优势你风光时,
他们永远会知道如何配合你以获得利益最大化。
简而言之,
就是熊丽箐这丫头,
日后自己若是败了,
她会毫不犹豫地带着孩子回楚国继续当她的“长公主”;
以前她不是长公主的,
现在是了,
因为郢都的一场大火死掉的不仅仅是开局献祭的六个皇子,
还有一众宗室宗亲。
自己那位大舅哥,当真是借燕军的马刀,给自己疯狂减负。
“报!”
一名传信兵进来,将军情信递送上来。
郑凡打开了信封,是梁程和罗陵一起写的。
年尧那边大军已经在过渭河了,燕军也已经开始进驻镇南关了。
在外人看来,
这是大燕国战的胜利,
虽然付出巨大,
远远不是一座镇南关和一个贫瘠的上谷郡所能弥补的,战争效益是巨额亏损;
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大燕胜了,楚人割地求和了。
再者,从长远角度看,镇南关拿下来了,甭管是用什么手段,至少日后镇南关是在燕人掌控中了,再借助上谷郡这块地盘,日后,燕军就相当于悬挂在楚国头顶的一把利剑,战略主动,是握在手里了。
郑伯爷伸了个懒腰,
随即,
一把抱住四娘的腰,
道;
“得,收拾收拾,咱也该回去了,早点造娃,老是给别人当干爹这也不是事儿啊不是。”
“好的,主上。”
“嗯?太公事化了。”
“主上,这大白天的,真是羞死奴家了呢。”
“哈哈,还能再换不?”
“老娘早等不及了!”
“唔……有点虎狼的感觉了。”
四娘笑着依偎在郑凡胸口,
郑伯爷的手在那块浑圆的位置游走,只可惜紧身衣太紧,而且是带连身的,没缝隙可以窜进去。
“所以啊,只希望咱们的燕皇陛下再坚持一会儿,多续一会儿,让我好多歇息歇息,可千万别我一回去就撂挑子。”
“主上可别给自己立旗。”
“我又不是梁程,怕什么,不过,这里的仗打完了,燕京的那场仗,我其实挺期待的,那才是真的精彩。”
“主上觉得小六子能稳赢么?”
“结果不重要,过程精彩就是了,眼瞅着回去就等着封侯了,感觉,就又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