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kb7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討論-第0545章 小學課本上的數學題(第一更)閲讀-uejh2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陆绩被人踹倒在地之前一连遭遇了:一剑封喉、梅开二度、三羊开泰、四喜临门、五星双龙。
五个连招下来,陆绩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就坐在黄土地上,久久不愿起来!
这些人为何对自己前恭后倨?
想不明白!
难道就因为只有他败了,其余三人都是平局,甚至张承很有可能赢的局面吗?
因为在中间看着旁人比试的时候,张承安慰自己,他会拿出家族藏书当中残篇当中的一道没有答案的题来让关平做答。
此等难题,晾他也不会轻易做出来。
“三哥,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张温在一旁为他打气。
张承点点头,表示让他放心。
黄盖重申了一下如今的局势,关平一胜三平。
陆绩等人一负三平。
第五局就是赛点,若是关平赢了,那便是赢局最多,可获胜。
若是关平输了,那他们一比一平,便是不分胜负!
若是这局双方又平,那便是关平最终一胜四平取得最终的胜利。
张承先是抱拳行礼:“听闻关小将军算学天赋出众,我这里有一道题,乃是残篇。
至今不知答案,就请关小将军代为解答,不知可行!”
在古代出现残篇的时候很常见,关平只是点点头应下。
最不济,他也能继续控场,把这局变为平局,保准自己出的题,张承他答不上来。
难为人,自己可是有一套的!
张承静了静嗓子,直接说道:“今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
关平当即愣在原地,这不是著名的鸡兔同笼的问题吗?
第一次正式出现是在孙子算经里,具体大概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以后,作者为无名氏。
而且这道经典的题,当真是在小学课本上作为课外题练习过。
别看如今是大汉时期,但自从商朝出现《周髀算经》以及从战国流传至今的九章算术,到东汉才正式成书的《九章算术》。
仔细研读下来,从小学到大学的阶段,在里面都囊括了一部分数学知识点。
等到魏晋南北朝,有了赵爽等人的标注,为古代数学体系奠定了理论基础。
听到这道题,赵爽也立即陷入了沉思,该如何解决这道题。
“夫君,你能算出来吗?”
市楼之上的小乔听到题目,也是一副皱着眉头仔细思索的模样。
她今日皱眉的次数比寻常可多上许多。
“这种题,我倒是不擅长。”周瑜指了指站在台阶上的赵爽道:“那个才是算学大家。”
“嗯,我想不出来!”
小乔叹了口气,随即道:“我觉得关平也~想不出来!”
张承双手背后,略微得意的道:
“关小将军,可差人叫来笔墨,半个时辰之内能解出来,我就认输。”
“这也太难算了,谁知道鸡兔有多少只?”
此时此刻,押了江东五才子的人已经不抱希望了。
反倒是押了关平赢得的人,开始发声,为关平打抱不平。
还是家族藏书,寻常人上去看去啊!
“你看连赵大家,都在仔细思索,可见这道题有多难!”
“是啊,关小将军他这局可千万不能输啊!”
张承瞥了一眼人群当中的少数人,哼了一声。
想要解出来这道题,就算再给关平一个时辰,他都不一定能够做出来。
“兔子有十二只,鸡也就是雉,有二十三只。”关平用一元一次方程,略微一算就得出了结论。
张承脸上得意的神情还没有退却,就听到关平给出了答案,关键他还不知道对不对!
这可就太操蛋了,人家给出了答案,他不会判卷。
“你确定?”张承迟疑的问了一句。
“有赵大哥在这,你还不清楚真假吗?”关平随即认真的问道:
“你不会连代入结果算一算正确与否,都不会吧?”
张承听到关平给出的答案,紧接着就把结果代入进去,他发现关平的答案是对的。
赵爽紧接着点点头:“没错,关小兄弟所说的答案是正确的。”
他利用的九章算术当中的第八章方程组算出来的,也就是二元一次方程的解法。
至于一元一次方程,在九章算术当中并没有被更好的运用起来。
但并不耽误他给出正确的答案,数学大家就是如此的自信。
赵爽暗暗跺脚,关平多好的算学天赋啊!
若是自己的妹妹嫁给他,将来生了孩子,一定能够把算学发扬光大!
小乔张大嘴巴,瞧着自家夫君:“关平他如此之快就算出来了。”
周瑜长叹一口气:“此子着实让人看不透啊!”
出现的这五首诗都是极好的,而且可以说都是现场所做,并没丝毫多久。
他对于星象稍有涉猎,对于孝经以及君子六艺等等一概不知。
周瑜觉得这很正常,毕竟关云长他也不是世家子弟,如何能让后代接受到这般的教育呢?
再加上关平还狠年轻,将来成长的空间很大。
兴许就是第二个关云长,或许比关羽更难对付!
“我们走吧!”
“夫君,结果还没有出来,兴许张承也能解出来关平的难题呢!”小乔一脸的不解。
“无论张承解不解得出来,关平都已经赢定了!”
周瑜拉着小乔的手道:“难不成你还能解出来?”
“哦!”
小乔顺从的跟着周瑜离去,说实在的,这场热闹她还没看够呢,毕竟一点都不常见。
“赢了!”
那些冲着刘皇叔面子赌关平赢的人开始大笑。
江东五才子已经没有翻身的余地了,无论张承能不能答得出来,就算是平局,关平都赢了。
周鲂微微一笑,看着一旁的庄家道:“侥幸侥幸!”
庄家先是有些气恼,紧接着便是恭维道:
“公子的眼光相当毒辣,敢问如何如何笃定的?”
“我家少将军让我买他赢得。”周鲂笑嘻嘻的说了一句。
庄家当即一愣,本想套近乎摸摸底,看能否吞下,反正是临时的盘口。
结果一听这话,当即收了心思,怕了怕了,是惹不起的大佬!
在庄家看来,关平可是他的财神爷,因为押江东五才子赢得的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