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7z8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漢明-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要動織造司閲讀-6qbe1

漢明
小說推薦漢明
PS:感谢书友“勇哥”投的月票。
看蒋全义退出,宋安问道,“少爷已经将这批火器许给了钱将军的骑兵,为何又转许蒋全义?”
吴争摇摇头道:“我仔细想过了,钱翘恭的骑兵不适合装备这批火器,轻骑的长处在于速度而非火力,战场上正面硬撼清军骑兵,我很怀疑,风雷骑能不能以正合。既然二者不能兼顾,不如分开来,速度归速度,火力归火力。”
宋安不太明白,随口应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吴争突然问道:“你反对冒襄等人谏言,向民众加征赋税?”
宋安迟疑了一下,答道:“我也不是反对……只是,相较于普通民众,江南有得是富商大户,为何不向那么有钱人多征税呢?”
吴争沉默起来,然后抬头看向窗外,悠悠道:“可惜普通民众,没有话语权。”
宋安急道:“可少爷有话语权啊!”
吴争转过头来,看着宋安道:“如果在平时,我早已一言否之……可眼下,大战将起,不是与他们对立的时候。”
宋安郁闷地嘀咕道:“那不是百姓吃亏了吗?”
吴争突然一笑,“有时吃亏,未尝不是福啊!”
宋安非常不解,“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争神色古怪,摇摇头道:“日后,你就会明白。”
……。
当天晚上,吴争单独召见了莫执念。
“底下异议声不绝于耳吧?”
吴争开门见山地问道。
莫执念微微点头,道:“确实如此,但主要不是对王爷开战有异议,而是对筹集军费的途径有异议。”
“哦……你们商议出什么好方法来?”
莫执念迟疑了一会,抬头看着吴争道:“老朽倒是有个下策……供王爷参详。”
吴争点头道:“此时就你我二人,莫老有话直说无妨。”
莫执念道:“不管是向民众征税,还是向商人、富户募捐,可能都有损王爷信誉,老朽细思之后,想出一权宜之计……再发银元。”
“发银元?”吴争惊讶地看着莫执念,“库里有银子吗?”
“没有。”
“那……?”吴争哭笑不得,只以为莫执念是被逼疯了,与自己开起玩笑来了。
不想莫执念正色道:“之前财政司铸造过三百万银元,推出之后,被坊间一抢而空,口碑很好。所以,老朽在想,何不再制造一批数量更多的银元呢?”
吴争微微皱眉道:“制造银元获利并不多,百中取五已经是极限,想筹措高达数百万两的银子,那得铸造多少银元?不成……大战在即,军工坊不能耗时费力去铸造银元。”
莫执念坚持道:“不,老朽的意思是,铸造假银元!”
吴争大惊,指着莫执念道:“你……你疯了?!”
莫执念平静地道:“此为权宜之计……如今战事在即,库中无银,有道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吴争坚决不同意,“你可知道,信誉得之费神劳力,可失之,就在随手之间?与其造假银元筹钱,那还不如直接征税,至少来得光明磊落。”
莫执念道:“或许王爷没听明白老朽的意思,老朽所说的假银元,是六成真,四成假,以铜铁为心,如此,只要不剖开了看,寻常人是看不出来的。”
吴争摇头,“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被人发现,大将军府的信誉何在?”
莫执念突然笑道:“从三府之地到如今十三府之地,哪年的岁入,可以支撑王爷如此大的耗费开销?王爷一直以来,所使用的银子,何尝不是拿信誉为赌注?”
吴争一愣,辩解道:“这是两回事……。”
“这就是一回事!”莫执念很少主动打断吴争的话,“王爷是想说,之前所用之策,是愿者上钩,而铸造假银元是明抢,对吗?”
吴争无意识地点了下头。
“那老朽有个建议,王爷可以颁布大将军令,将假银元做为一种质押,以等价银两进行流通……同时明示,三年为期,期满之后由大将军府原价赎回,如此,便不算明抢了吧?”
这话让吴争心里一动,也就是说假银元只是一种筹码,以大将军府信誉为抵押,向民间筹款,到期后赎回,这确实绕过了明抢的嫌疑。
吴争问道:“可这样有些画蛇添足之嫌,为何不明着向民间筹款,非要造出假银元来糊弄人呢?”
莫执念摇摇头道:“人性罢了……如果是捐,百姓会舍不得,明明可以出十两的,或许最后只出一两,哪怕咬咬牙,也就是二、三两。可如果以银元为凭,攥在手中,那极有可能出到八、九两。王爷试想,百姓既满足了内心,为北伐出钱出力,又能在三年后换回银两,而不为呢?”
吴争有些郁闷,“难道他们明知银元是假,也不在乎?”
“不。谁说银元是假?”莫执念一本正经地道,“有王爷和大将军府信誉为质,就算是块铁,王爷说它是银子,那就是银子!”
指鹿为马?!
吴争张口一时合不拢了。
莫执念道:“老朽预估了一下,用此策可以筹银不下二百万两。”
“可二百万还远远不够啊。”
莫执念道:“那就再向商会借贷二百万两,我已与席本桢、黄宗羲等人商议过。”
吴争轻吁了一口气,“那就有了五成之数了……接下来的,我来想办法!”
这话一出,莫执念也松了口气,这就是说,吴争同意了他的方案。
可莫执念不明白,吴争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要知道,吴争这些年甚至连俸禄都没领过,唯一拥有的银行二成股份,每次的分红都贴补了财政司。
莫执念也想到了织造司,可刚刚从织造司搞了一百五十万两,哪还有更多的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