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l3a4精品都市小說 神筆聊齋 起點-第六十九章 盈盈之悶分享-0opwr

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大乾王朝开国近三百年,也经历过许多的皇帝,这些皇帝登基上位之后,下面的百姓如何,仍旧如常,而略有不同的,便是有些皇帝行事荒唐,从而影响百姓生计。
聊斋《促织》讲这样一个故事。
宣德年间,皇室喜欢斗蟋蟀,从而在民间征取,华阴县的县官将此事情摊给各位里正,县吏借机会向着百姓们索取,一个蟋蟀,就能够让三四家百姓破产,里正是一个书生,因为没有好的蟋蟀,被逼的想要自杀,而后在巫婆的指引下,方才找到了一个好蟋蟀。
一户人家养着这样的一个蟋蟀,因为这个蟋蟀的缘故,就让里正家的孩子跳在井中,而后变得痴傻,这个蟋蟀最后献给了皇帝,也给里正家带来了富贵,最后孩子复原的时候,言称是自己魂魄化为了蟋蟀,在皇宫里面搏斗。
蒲松龄在文中所说,皇帝所用一样东西,就会被下面的官吏利用,官吏贪婪暴戾,往往弄的百姓们家破人亡。因此皇帝的一举一动,都在影响着下面的百姓。
苏阳的上位,也影响了下面的百姓。
自从苏阳上位之后,以京城开始,百姓们惊异的发现,原本街头巷尾的地痞流氓,横行霸道的官吏全都收敛了,往昔在百姓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官吏,现在除了在衙门处理公事之外,大多闭门不出,便是因为公事牵连到了百姓,百姓们也能感觉到,现在的衙门风气和以往截然不同。
官老爷们不再开口钱闭口钱,开始讲理了。
而后人口普查,土地规划,安置流民,更据说要给百姓们分土地,这桩桩件件的事情出现之后,老百姓们自然感觉到了现在的皇帝和以往的不同。
白莲教的《旧约》也在这时刊行天下,有苏阳在后面,白莲教内部也几经改革,现在已经去了许多弊病,苏阳同百姓们立的契约,也是时候让全天下的百姓们都看看了。
“齐同慈爱,异姓一家。”
“人人之间生来平等,天子百姓无分贵贱,相受共养万物。”
“尊严,公平,正义,和谐。”
“饿者有其食,寒者有其衣,劳者有其息。”
“鳏寡孤独废疾者国家来养。”
“男女平等。”
《旧约》里面的内容林林总总,涉及百姓方方面面,能识字的秀才们就将《旧约》之中的内容提炼一些,这时候的百姓们并不懂得什么是“平等”,佛家所说的众生平等,在百姓们看来,全都是瞎扯,但是饿者有其食,寒者有其衣,劳者有其息这等律令,便让百姓们直呼圣明。
在这等心态下,听到人口普查,土地规划之后,国家会根据人口分配土地,更会有器械,种子分下来供给百姓种植,百姓们对于未来也都开始展望了。
原本对于朝廷失望的读书人,看到了这等境况,对于大乾朝也都有了信心,又开始奋发读书,准备来年科考,而在神京城中,正在准备科考的仕子们,现在反而忧心忡忡,不知这一次的科考会有什么变化。
神京皇城紫气缭绕,五彩霞光渲染诸天。
锦瑟不施脂粉,推门而来,周身不用半点法力,四周云气随她变化,或幻化天宫景象,或幻化阴司百态,这诸多异像到了苏阳身前之时,方才一时全消。
苏阳伸手,自将锦瑟拥入怀中。
自从蟠桃在手之后,已经过了一段时日,苏阳一边处理政务,一边为孙离,春燕,颜如玉,锦瑟,上官香儿护法,让她们先行把蟠桃服用,而服用过了蟠桃,在闭关一段时间之后,锦瑟率先出关了。
“九霄神化内景策文……”
苏阳看着锦瑟,含笑称赞,说道:“娘子是把九霄神化内景策文给修炼圆满,到了炼虚合道这一境界了吧。”
上清一脉和内丹术在修炼之时,大有不同,比如内丹术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而上清一脉则是点燃周身百神,将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两者交融,而现在的锦瑟,就是已经将周身百神全然点开,身体内部百神,同周天运转一体,故而仰摄日华,俯拾月珠,摘天地之琳琅,游宇宙之星河。
“还早呢。”
锦瑟靠在苏阳怀中,嫣然而笑,艳丽绝伦,启唇说道:“不过是身与道同,距离九霄神化内景策文修行圆满,尚且有一段距离呢。”
修道之人,追求的就是身与道同。
身与道同,则无时不存,心与道同,则无法不通。
修行到了锦瑟这个境界,已然是无生无死,存亡在己,出入无间,水火无害。
这近乎是修道的终点了。
“身与道同,这还不是九霄神化内景策文的圆满?”
苏阳讶异说道,他修炼九霄神化内景策文,自觉这本经书的最高境界,就在身与道同。
“你可知道九霄神化内景策文的来历?”
锦瑟含笑问道。
苏阳听闻此言,略微皱眉,这九霄神化内景策文是苏阳在沂水之时所得,用云书所写,里面字迹缥缈,全是苏阳不懂的文章,是神笔开译,方才让苏阳修行了此等经卷。
但是这本书的来历,苏阳一直不知,不过在聊斋《席方平》里面,羊家的人通达幽冥,让城隍,郡司,阎罗都为羊家站台,是二郎真君出面,方才为席方平扫清冤屈,这里面少不了就是此书功劳。
“请娘子解惑。”
苏阳揽着锦瑟说道。
锦瑟眉眼扫过苏阳面孔,唇齿含笑,说道:“此书是玉宸道君所作。”
“玉宸道君?”
苏阳皱起眉头,他当然知道这一位是谁,只是穿越以来,不曾听到这一位的传说。
“不怪你这般惊异。”
锦瑟瞧着苏阳,笑道:“元始天王尚在之时,玉宸道君应迹显化,多有灵验,而等到元始天王消失之后,玉宸道君也久不出世,世上还有传言,据说玉宸道君就是元始天王的化身。”
“……”
苏阳闻言,砸了咂嘴,不怪这世间有这等传言。
玉宸道君这个名字,兴许有许多人不知道,但是玉宸道君的另一个名字,说出来就大名鼎鼎了……上清灵宝天尊,或曰上清高圣太上玉宸元皇大道君。
这一位的名头,只要说出来,就无需赘言。
若说此人是元始天王的化身,却也有可能,毕竟一气化三清,谁知道现在的太上老君,以前的元始天王,还有这个灵宝天尊是不是一个人的不同马甲,毕竟在神话传说中,这三者可以为三,可以为一,均是道的化身。
“怪不得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苏阳说道。
这本书能够让阎罗王为羊家撑腰,惊动二郎神,还让锦瑟这一位转轮王府的小姐蹲守沂水,果然不凡。
九霄神化内景策文,苏阳在修炼了五脏之神后,又兼修了五脏庙法,主修了玄真经文,让这一法门属于半途而废,将全部的能量都转为到了内丹上面,故而没有体会到这经文顶峰奥秘,此时锦瑟靠在苏阳怀中耳语,也让苏阳别开生面,再度感受到了上清一脉经文奇异之处。
“好了。”
锦瑟站起身来,催促苏阳起身,说道:“我现在已经出关,你赶快去将蟠桃服下,你的修为,才是重中之重。”
苏阳手中揽着锦瑟,并不起身,而是对着锦瑟笑道:“不急,这修道讲究一个守【盈】,盈就是满,满就是损,因此修道之人,不能自满,现在你我夫妻在一起,正当申我泱泱之情,舒我盈盈之闷……”
锦瑟和苏阳本是夫妻,早知此间乐趣,也知不可避免,并不推攘,而是伸出一指点在苏阳头上,嗔道:“知道易信道难,行道易得道难,得道易,守道难,守道不失,身长存也,而修道的这诸多难处,妻妾牵绊,排在第三。”
苏阳笑着说道:“道本就在方寸之间,只是有些人心不坚定,躲在山林之内,划分躲在山林中的困难,只是他们失了真意,就算是排除万难也难有成就,来,我告诉你这方寸之间,究竟是在何处。”
灵台方寸,斜月三星。
修道就在一心。
锦瑟当然知道苏阳道心之坚。
雨散高唐,云归楚岫,苏阳为锦瑟整理了发鬓,锦瑟为苏阳扯平衣服,苏阳手拿蟠桃,径直到了景山,驱散了那里的宫女之后,看着眼前蟠桃,张口服下。
醇正的仙气带来了无穷的生机,而苏阳将这蟠桃服下之后,近乎无穷尽的法力从丹田之中涌了上来,这股法力精纯,轻灵,广大,无穷,在苏阳吞服下去之后,仙力便在苏阳身体之中蕴养,刹那之间,苏阳的五脏五行之神再度凝聚,而后再度融化,最终成为无穷的能量,尽皆融入到了泥丸宫中的内丹之上。
炼神还虚,炼的就是泥丸宫中的内丹。
这无穷尽的法力涌入其中,也让内丹迅速得到了温养,提升,而在这温养提升之时,天空之中忽然阴暗起来,在这幽暗之中,牛郎星在天空中大放光明!
刹那间,苏阳感觉到了泥丸宫中的内丹出现了许多纹路,这等纹路就像是天之轨迹,像是日月轮转,诸天星宿的轨道,而这等轨道运转,和苏阳内丹法力运营息息相通,诸天变幻,一时全在胸中。
轻轻的一呼吸,天庭之中的仙气落在了苏阳身上。
牛郎星,天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