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bt1火熱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 愛下-第896章 燃燒的晉陽(完)讀書-4shgi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封建时代的军队,非常难以控制。
限于通信的原始,以及社会制度的不上不下,封建时代的军队,非常依赖于中下级军官的素质。
因为封建社会的制度,不像奴隶社会那样,将领和军官可以对奴隶组成的军队任意打杀,完全用高压军事命令去控制这些人。
又不像后世一样,可以用强大的后勤去保证军纪,用先进的思想去武装军队的头脑。正是这种不伦不类、不上不下的制度,使得封建时代的军队,只要稍稍脱离建制,那些军士就会沦为暴民!
以至于最高长官根本无法限制在城内肆虐的军队。
晋阳六镇的鲜卑军户们,虽然在战场上是强军,然而依然摆脱不了封建军队的陋习。在追击高演和高延宗的过程中,趁机打家劫舍的人比比皆是!
这些人根本没打算去抓高演,就算抓到了又怎么样?难道还能有什么赏赐不成?被封赏的人,乃是少数中的极少数!
其他的人难道就白忙活了?
今年晋阳又是旱灾,又是蝗灾,等冬天到了,要怎么生活?这时候去抢劫那些大户,到冬天了,家中是不是会好过些?
站在晋阳一座寺庙的佛塔顶上,段韶无言的看着乱军在城内肆意劫掠,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相信今日大局已定,高演已经翻不出浪来了。
然而他却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战胜邺城的高伯逸了,为什么呢,正是因为那些在城内抢劫放火的军士啊!
段韶并不是不想去阻止这些人劫掠,而是因为他不能去,更不能制止这些人。如今,军心乃是第一位的。他和唐邕二人上位本来就有些“得国不正”,要是不放纵放纵手下那些骄兵悍将,谁会为他卖命呢?
再说了,晋阳今年是个什么情况,已经明白的展现在眼前,说什么都已经迟了,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了。
佛塔顶上,微风袭来,段韶竟然感觉到一丝凉意。
“要下雨了么?”
段韶感觉这雨水简直是在跟他开玩笑。
今年先是干旱,又是蝗虫,现在又可能会有延绵不断的雨水,秋收的时候要怎么晒谷子呢?
如今晋阳这个惨样,接着很可能是……瘟疫,因为饿死的人太多的缘故,到时候要怎么办?
等瘟疫压下来,冬天就到了,慢慢寒冬,等春季的时候,估计很多鲜卑军户家里连种粮都没有,明年春天春耕要怎么办?
这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让段韶一阵阵的背脊发凉。
但愿唐邕说找突厥“借粮”,可以成功吧。只要秋天借到了粮食,他们就有军粮南下邺城了。等邺城攻下之后,一盘棋就活了,自然没有后续的问题。
晋阳没有粮食,齐国多的是!
晋阳没有土地,齐国多的是!
晋阳官位不够,邺城那边多的是空位!
“但愿一切顺利吧!”
段韶总感觉晋阳这边,缺少了一种名叫“气运”的东西。这边传得沸沸扬扬的,说邺城那边吃蝗虫不会死,说什么高伯逸还当众生吃蝗虫之类的话,让人感觉老天爷都在帮他们。
“大都督,高演带着数百骑,朝着北面草原而去,其余人等不是死了就是被我们缴械。卑职特来请示,需要派骑兵追击么?
如今马儿缺草料,只怕是……”
副将的言外之意,就是穷寇莫追。在晋阳周边,他们是绝对的霸主,然而进入草原之后,可就未必如此了。
“罢了,随他们去吧。你去吩咐段深,让他守好城门,守将一日内轮换两次!还有,派出游骑到周边巡视。若是有人在晋阳城周边晃悠,格杀勿论!”
“喏!”
副将走后,段韶轻叹一声。晋阳今日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然而世道如此,不接受的话,也要学着慢慢适应。
因为只有强者才能制定规则。
……
晋阳宫里,晋阳六镇鲜卑的众大佬,看着大殿内的娄昭君遗体,一个个面面相觑。看到龙椅上的那件丢弃龙袍,似乎猜到了究竟发生过什么事了。
“唐邕,太后是怎么死的?遗体为什么会在这里?”
贺拔仁面色不悦的问道,当然,他这是明知故问。
“我也不知道太后的遗体为什么在这里,但是,大概是长山王将其搬来的吧。”
唐邕面色悲戚的说道。
他伤心么?他恨不得放声大笑啊!这个死老太婆终于咽气了!
当初他跟段韶之妹两情相悦,正要结成连理的时候,娄昭君出手,将段韶之妹许配给高洋!那时候唐邕杀了娄昭君的心思都有!
现在让她寿终正寝,真是便宜这老太婆了。
“哦,原来如此。”
面相粗犷的贺拔仁不置可否的说道,跟几个鲜卑勋贵的大佬交换了一下眼色,又看了看站在唐邕身边,寸步不离的莫多娄敬显,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他喵的就是政变啊,一点都不打折的!
事实是怎么样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如何收拾局面!
“高演做贼心虚的逃走了,大概是有什么阴谋被太后察觉了。此人不可为储!
高隆基乃是高洋苗裔,登基为齐国之君最是合适不过,你们意下如何?”
唐邕的语气,不是在跟这些人商量,而是在说:高隆基上位,我也会上位,现在只是通知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
“名不正言不顺的,杨约呢?他在哪里?让杨约出来说话,告诉我们太后最后是怎么说的?”
“对啊,这份遗诏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之前太后力挺高演,为什么现在又痛斥其为乱臣贼子内,这太奇怪了吧?”
果不其然,这些人没有杨约的背书,一个个都跳出来了。唐邕在心中把杨约骂了个半死,这厮要是现在在场,哪里会有如此多的破事。
此番,只怕要吐出不少利益给这些人了。
“杨约忠心耿耿,只是,怕是此刻已经被高演给害了!杨约派人联络过我,说太后临终前安排了好几位辅政大臣,来协助幼主处理政务。”
唐邕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起大话来!在场朝臣们,呼吸瞬间粗重了许多!
开玩笑,娄昭君怎么死的,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啊?他们一点都不在意好吧!
贺拔仁等人在意的事情是,高隆基若是上位,段韶和唐邕若是上位,他们的利益能不能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