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3d8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動漫之邪王真眼-第886章 正史編纂委員會的來電【撲街作者,在線求票求訂( д)】閲讀-uy4x2

動漫之邪王真眼
小說推薦動漫之邪王真眼
秦时然微微一怔,然后问道:“为什么?”
雅典娜平静地看着秦时然,“与妾身战斗。”
秦时然眯了眯眼,不慌不忙地来到床边坐下,翘起右腿搭在左腿,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表现得从容淡定,悠悠道:“我拒绝。”
“……为什么?”
这回轮到雅典娜反问。
“你不也没回答我的问题吗?”秦时然耸了耸肩,嘴角微扬,似笑非笑,“无缘无故的,你让我和你打我就得听?那我多没面子,不行不行……”
“……”
雅典娜沉默了一下,道:“妾身希望洗刷你带给我的失败,这个理由够了吗?”
“够了,但……我不信。”
秦时然的目光变得深邃,“真的只是因为这样吗?”
说实话,雅典娜是秦时然看得还算顺眼的神,虽然也有『不从之神』的通病,高傲自大、自视甚高,但是打了一顿就老实多了,身为智慧女神,比其他『不从之神』更加冷静理性,有商量的余地。
也正是如此,秦时然才网开一面,没有弑杀雅典娜,其他『不从之神』他可是一个都没放过。
『弑神者』和『不从之神』是命中注定的宿敌,不过秦时然自认他和雅典娜的关系谈不上你死我活的地步,他放雅典娜一马,雅典娜助他一次,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相处得比较和谐了,即使不交朋友,也互不打扰。
因此,秦时然理解不了雅典娜突然上门邀战的行为,她说的理由有点可信度,但不足以说服秦时然,应该有更重要的原因。
雅典娜的眼睛变成竖瞳的蛇眸,闪烁着危险的光泽,语气变冷,“你真的不答应吗?”
秦时然摊了摊手,一脸无辜,戏谑道:“我可是个和平主义者,打打杀杀不是我的兴趣。”
he~tui!
雅典娜一口唾沫星子吐……好吧,贵为三位一体的『地母神』,做不出这种有失身份的粗鄙之举,不过还是听得直皱眉,眼中浮现出鄙夷之色。
和平主义者?亏你能说出来,『弑神者』是怎样的存在,心里还没点逼数吗?就算是清心寡欲的隐士,只要转生成『弑神者』,骨子里的战斗欲望就被挖掘出来了,就算表现得再怎么与世无争,也掩盖不了事实。
“哼。”
雅典娜冷哼一声,身后出现黑暗漩涡,起身后退,沉入黑暗漩涡中,清冷的声音飘出来:“等着吧,妾身会让你改变主意的……”
闻言,秦时然挑了挑眉,不过没有出手阻拦,静静地看着黑暗漩涡消失。
——————
翌日,秦时然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家里的座机响起,过一会儿,安娜快步走来,恭敬道:“时然先生,有你的电话。”
“谁打来的?”
秦时然不紧不慢地起身,伸了个懒腰,随口道:“艾莉卡吗?”
安娜摇了摇头,道:“不是大小姐,是甘粕先生。”
甘粕…哦,甘粕冬马啊。
秦时然都快忘了这号人物,上一次联系还是沃班侯爵来的时候,快两个月没见了,加上本来就没多少交集,印象变淡了也情有可原。
齐天大圣·孙悟空事件中,甘粕冬马好像有被派去处理后续事宜,不过秦时然当时已经用【暴风】回家,就错开了。
甘粕冬马打来的电话,那可能是『正史编纂委员会』有什么事情求帮忙,秦时然不禁想到昨天雅典娜临走前的话,莫非是因为雅典娜?
进屋,秦时然接过电话,道:“什么事?”
『秦先生,在您百忙之中来电叨唠,还望见谅。』
甘粕冬马先是客客气气地道了个歉,不过听得秦时然闪过一丝尴尬,百忙之中?他别提有多闲,要不是自己找了点事情做,都能成一条咸鱼了,当然,甘粕冬马这也是客套话。
“说吧,有什么事,正好我有空,不是很麻烦我就考虑考虑。”
秦时然若无其事地回道。
『那太好了,不知能否请您来一趟木更津呢?』
甘粕冬马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地询问:『我们正在挖掘一件神具,希望你能在场,这样我们也能更安心。』
闻言,秦时然心中一动。
神具是什么,不必多说,在秦时然看来,神具大致可以分为两类,道具和信物。
道具指的是『天丛云剑』这样的,虽然有苛刻的要求,但还是能够使用的。
信物则是『戈尔贡之石』这样的,基本就是个摆设,但有可能会引来原主讨要,即吸引『不从之神』降临。
就是不知道甘粕冬马说的是哪一种。
还有木更津这个地方……
秦时然扯了扯嘴角,在日本待过不少时间了,大部分地名都有了解过,木更津是千叶县一个港口城市,面临东京港。
东京港在经历了两次破坏后,现在仍处于重建状态,预计到明年才能恢复原样,只要不出意外的话,为此,当初在东京港打退沃班侯爵后,甘粕冬马还打电话,隐晦地请求秦时然下次换个地方打吧,总是选东京港,重建工作遥遥无期。
木根津市离东京港这么近,作为东京港的破坏者之一,再去那里,秦时然多少有点不自在,不过也没有一口回绝,思忖片刻,回道:“行,什么时候?”
『明天可以吗?我们会派人去接您。』
电话那头的甘粕冬马松了口气,连忙说道。
“可以。”
虽然以【暴风】可以瞬间抵达,但木根津也不是很远,坐车就能到。
也不能过于依赖『权能』,偶尔还是以普通的方式出行。
挂掉电话后,秦时然将这件事告诉了莉莉娅娜,莉莉娅娜自然二话不说提出同行,秦时然也爽快答应了。
一天就这样平淡无奇地过去,到了第二天,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西装整洁的人,短发,戴眼镜,相貌俊美,十八岁左右,第一眼会认成美少年,不过秦时然注意到对方没有喉结,是个外表中性的女子。
女子来到秦时然面前,微微欠身行礼,毕恭毕敬道:“初次见面,秦先生,我是沙耶宫馨,『正史编纂委员会』东京分室的室长。”
“哦?甘粕冬马是你的下属?”
秦时然饶有兴趣地打量了几眼,他隐约记得甘粕冬马给的名片上有“东京分室”的字眼。
“没错。”
沙耶宫馨恭敬地点了点头。
倒是稀奇,沙耶宫馨看着才十八岁左右,这个年纪应该是在上高中,却是『正史编纂委员会』东京分室的室长,甘粕冬马这个奔三“社畜”的上司,除此以外,肯定还有其他年纪比她大的下属。
不过这也侧面反映了沙耶宫馨的能耐,没有两把刷子,当不上这个位置,而且“沙耶宫”这个姓氏,可是日本咒术界『四家』之一,管理『正史编纂委员会』的核心家族。
“有劳了。”
东京分室的室长亲自开车接送,秦时然自然给予基本的尊重。
沙耶宫馨打开车门,鞠躬请进,“不敢当,您客气了。”
秦时然坐到后车座,莉莉娅娜跟上来,不过没有坐到副驾驶座,而是坐在秦时然旁边,靠着车门,作为一名忠诚的骑士,应当时刻在君王左右,遇上突发状况也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秦先生,这次还需要借助万里谷小姐的【灵视】,不介意我绕个路接人吧?”
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后,沙耶宫馨一丝不苟地询问道。
“没事。”
听到万里谷祐理也要一起去,秦时然稍稍意外,随后了然,神具其实和一般的考古文物没什么不同,都需要请专家鉴定,而精通【灵视】的万里谷祐理是最好的专家。
在【灵视】这个领域,万里谷祐理是巫女中的佼佼者,莉莉娅娜虽然也学过【灵视】,但水平远不如具备天赋优势的万里谷祐理,莉莉娅娜不止一次羡慕万里谷祐理。
欧洲的魔女、华夏的巫、日本的媛巫女……都是神祖的后裔,不过媛巫女比较特殊,在达到一定年龄时会觉醒某种天赋,万里谷祐理体现在【灵视】优于常人,万里谷光觉醒【祸祓】的能力,清秋院惠那觉醒【神灵附体】的体质。
相对之下,魔女并没有,只是能够学习寻常魔术师无法学习的魔女术,这对比一般魔术师是优势,但其他神祖后裔的巫女都可以做到,因此也不怪莉莉娅娜会羡慕万里谷祐理了。
驾车来到七雄神社,万里谷祐理事先接到通知,已经在路边等候多时,上车时,沙耶宫馨有意无意地提议万里谷祐理不如坐在后座,万里谷祐理纠结了一下,才微微红着脸,坐在后座另一边,紧挨着秦时然。
于是就成了秦时然在中间,左右挨着莉莉娅娜和万里谷祐理。
沙耶宫馨不动声色地看了一下后视镜,发现秦时然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一紧,强装平静地说了句“那就继续上路了”,安安静静地开车。
『正史编纂委员会』到现在还没放弃拉拢秦时然,只要能让秦时然一直待在这里,那就不必担心无法应对『不从之神』或其他『弑神者』来袭的事件。
尤其是失去猿猴神君——即齐天大圣·孙悟空后,『正史编纂委员会』就更加迫切希望秦时然留下来了,原本只要有万里谷光接任西天宫的媛巫女位置,就能再次求助猿猴神君出来抗敌,但现在猿猴神君已被诛杀,只能仰仗秦时然这位暂居于此的『弑神者』了。
为此,『正史编纂委员会』不断讨论着对策,沙耶宫馨让万里谷祐理和秦时然坐一起,也是为了让万里谷祐理多多接触秦时然,最好能让秦时然增加好感,说白了,就是靠献身来挽留人。
万里谷祐理不止一次受到明示暗示,但她很排斥被利用,所以始终不愿接受,不过也没有坚定拒绝。
沙耶宫馨只当是秦时然看出了她的小算盘,一路上都很安静,不敢多言,专心开车。
秦时然闭目养神,莉莉娅娜和万里谷祐理偷偷地看着秦时然,时不时瞄了一眼后立刻挪开视线,然后又忍不住偷瞄。
【邪王】这个能力虽然如今和【少年】融合成为了【王】,但那股让异性提高好感的吸引力始终在生效,即使没有发动【王】,照样如此,相当于一个永久状态了,也就不难理解莉莉娅娜和万里谷祐理会偷瞄。
沙耶宫馨还好,只是初次见面,好感在一个比普通高一点的程度,而莉莉娅娜和万里谷祐理都是熟人了,影响自然大一些。
不客气的说,照这个势头下去,她们自我攻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秦时然总算有资格说自己没有沾花惹草,但是却变成了招蜂引蝶……
到达木更津时天色已晚,车子在一个高级旅馆前停下,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甘粕冬马,还是那张丧气脸,穿着西装也没法增加一点精英气质,看起来就是那种加班加点、被尽情压榨的社畜。
另一个人倒是蛮意外,是清秋院惠那,还是学生制服打扮,身后背着装在剑袋里的『天丛云剑』,在秦时然下车时,剑袋里的『天丛云剑』主动收敛了所有气息,仿佛担心引起秦时然的注意一样。
看来上次的暴揍,给这个从属神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恭迎您的驾到,秦先生。”
甘粕冬马熟练地弯腰鞠躬,自觉放低姿态。
清秋院惠那倒是比较随意,抬起手挥了挥,大大咧咧地笑着打招呼:“唷,好久不见啦各位。”
“惠那,你也来了?”
万里谷祐理既惊讶又欣喜,清秋院惠那点了点头,爽朗笑道:“回本家关禁闭反省,前几天刚出来,被派来当一段时间护卫,对了。”
说着,清秋院惠那笑嘻嘻地看着秦时然,满怀期待道:“王,上次问你,你说下次再说,那可以告诉我,我能够当你的侍从吗?”
秦时然看到清秋院惠那满脸期待的样子,不由打趣道:“急什么,这不是还没到‘下次’吗?这次是这次,下次是下次。”
???
清秋院惠那一脸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