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y7q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飛行生涯笔趣-第332章 無用功讀書-cdmaz

我的飛行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飛行生涯
“我来了。”
到达既定高度,叶剑龙迅速调整机头方向,压杆俯冲加速,把两架歼-11B囊括进了火控雷达的照射范围。
有源相控阵雷达可以同时锁定多个目标。
这种攻击方式不是什么很稀奇的动作,但却是一种很经典的战术动作,名唤“高YOYO”,为国内的飞行前辈所创,曾经在战场上立下过汗马功劳。
“滴!”
空三师的两架歼-11B座舱内顿时几乎同时响起急促的雷达告警声,听在石远与僚机飞行员耳里是如此的刺耳。
双方的距离不算很远,且石远和僚机的注意力大部分是在302歼-10C身上,加上叶剑龙又占据了高度优势,所以叶剑龙锁定起来相对就容易了一些。
但是,锁定了并代表就一定能发射导弹。
两架歼-11B的座舱中的雷达告警声仅仅响了一秒钟,就被石远和僚机给机动规避了,不过两人却并没有放弃追杀302歼-10C的打算。
“注意防御,我们合力先把长机干掉。”石远如是指示。
截杀僚机的机会已经没有了,石远也就顺势准备施行地面商量好的对策,把相对弱一点的长机先干掉。
机动规避了来自叶剑龙的锁定之后,两架歼-11B战机趁着叶剑龙转向时的短暂契机,专心对付301歼-10C。
杨洛的压力徒然一下子增大,机动空间被两架歼-11B一步一步地蚕食,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不得不说,空3师的石远中校及其僚机的飞行技术要比空2师的周墨奇和衷梓阳要强上一筹。
叶剑龙独自面对周墨奇和衷梓阳的尾追堵截,支撑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虽称不上游刃有余,但也勉强能应付。
而现在呢,杨洛也是独自面对两架歼-11B战机,却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险象环生,机动空间被压缩。
单以飞行技术而论,在很多人眼里,叶剑龙是比不上杨洛的,且连叶剑龙自己也是如此认为。
“301,你快点,必须把僚机给拖住……”
一句话没说完,座舱里突然响起的警报声,直接把杨洛的话语打断了。
“靠,我被锁定了。”
杨洛急忙拉杆蹬舵,转向机动,规避来自身后不知道是一架还是两架战机的雷达锁定。
叶剑龙已经竭尽所能了,但是在天上不是自己想怎样,战机就能怎样,必须遵循物理规律。
就比如说转向吧,速度越大,需要的转弯半径就越大,需要的时间也就越长。
当然,也有转弯半径小,耗时短的方式——过失速机动。
但别忘了,这是在战斗中,过失速机动岂能想用就用,就不怕别人抓住过失速机动的缺点对自己攻击吗?
再者说,此时的叶剑龙也不宜进行过失速机动,因为他在攻击的时候可是使用的“高YOYO”机动,用俯冲来增加了速度。
要知道,过失速机动都是急减速的机动,在极短的时间里就会把速度降低至失速的范围,这一减速的过程其过载是很大的。
所以进入过失速机动的速度一般都是在400公里每小时到500公里每小时之间,这样才能确保飞行员能承受得了过载,而不至于使得身体受到伤害。
而俯冲之后的301歼-10C的速度实际上已经超过了700公里每小时,大大地超过了进入过失速机动的速度范围。
这让叶剑龙怎么进入?
强行进入吗?
那等于在自找麻烦,甚至是找死。
以700多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进入过失速机动,其瞬时过载起码达到9个G,甚至超过10个G都有可能。
9个G的过载,绝大部分的飞行员都能承受得住,但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了。
10个G的瞬时过载,也有可能承受得住,不过很大可能会带来后遗症,最常见的就是黑视,也有很小可能会是更严重的眼球被拉出眼眶,甚至于脑出血昏迷等。
而超过10个G的过载没有飞行员能承受得住,而且连战机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住。
因此,纵然叶剑龙心急如焚,也不敢冒险进入过失速机动,只能使用正常的机动方式来进行转弯。
说起来慢,但其实叶剑龙花在转弯的时间并不多,仅仅寥寥数秒钟的时间,就转向成功。
不过,这是在空战,一秒钟就有可能决定胜负的空战,必须是争分夺秒。
叶剑龙完成转向之后,马上就投入到战斗中去了。
由于对方的两架歼-11B相隔的距离比较远,叶剑龙没有办法一下子同时用火控雷达照射,因此他只能放弃其中一架歼-11B,选择专心地追杀另外一架。
叶剑龙的目的只是要干扰对方,减轻杨洛的压力,所以攻击一架还是同时攻击两架,并不是很大的关系。
当然,若是让他寻得机会的话,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按下导弹发射按钮。
和对方选择追杀长机放弃僚机的战术一样,叶剑龙也选择了一上来就把攻击对准了对方的长机身。
这样能最大限度地减轻杨洛的压力。
嗯,正常来说,长机的飞行技术要比僚机的强一些。
叶剑龙来的正是时候,在他用火控雷达照射石远所驾驶的歼-11B战机时,正是石远锁定住了302歼-10C准备发射导弹的时候。
听着急促的警报声,石远刹那间就做出决定,放弃攻击,先规避锁定再说。
在石远的视角里,飞301歼-10C的是杨洛,就算此时他发射导弹击落了302歼-10C,自己势必也会遭到导弹的攻击,他可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规避掉导弹,纵使他还有红外干扰弹可以用。
一换一,让僚机独自面对杨洛,他觉得胜算渺茫,所以他必须先保全自己。
不过呢,东边不亮西边亮。
在石远放弃攻击的一秒之后,被他的僚机给寻到了机会,把杨洛给锁定住了,进而发射了导弹进行攻击。
看到一丝微弱的火光从僚机的机翼下一闪而逝,接着雷达上多出了一个信号,叶剑龙明白这是攻向302歼-10C的导弹,顿时不由得懊恼地一拍脑袋,后悔没有攻击僚机。
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还以为自己犯了个错误。
“302,有导弹对着你过去了,注意规避。”叶剑龙提醒了一句,对石远的攻击变的更加凌厉起来。
他不知道杨洛最终是使用何种方式才能规避导弹,是干扰弹起作用了,还是被迫要使用过失速机动来规避。
但不管杨洛用何种方式,不能让对方的长机有进行补刀的机会。
“我已经知道了,听,警报正在响着呢。”杨洛回答道,呼吸显得急促,但声音却很沉稳。
还真别说,叶剑龙还真的通过无线电通信听到了302歼-10C座舱内响起的急促警报声。
杨洛当然不会把过失速机动当作规避导弹的首先方式,这种方式还是有缺点的,正是来自过失速机动本身的缺点。
若是对方没准备还好,一不留神对方就会冲到前面去;若是对方早有准备,跟着减速的话,在自己规避导弹的时候就是一个活靶子,对方很轻易地就能补上一刀。
干扰弹,才是遭到导弹攻击时的第一选择。
第二选择是进行连续的大过载机动。
过失速机动是最后没办法了的时候的选择。
“砰!”
一组红外干扰从弹仓内激射而出,掠向空旷无垠的高空,在空中艳丽的燃烧,释放耀眼的红色光芒,产生极为强烈的红外辐射特征,吸引导弹的注意,仿佛在招着手说:“来啊,快活啊!”
不过呢,这枚导弹有些傲娇,不为所动,视干扰弹为无物,直接把他们给忽略了,双眼一直紧盯着302歼-10C的菊花。
在抛出干扰弹之后,杨洛继续在大过载机动,一方面是担心干扰弹不起作用,另一方面则是不能再一次被锁定攻击,若是再来一枚导弹,铁定玩完。
“果然,还是没能奇作用。”
听着座舱内导弹逼近告警系统一直持续不断的警报声,且频率还有加快的趋势,杨洛不由得暗道了一声。
杨洛觉得干扰弹对他充满了恶意,对他来说,这东西简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别人使用干扰弹,是一个概率事件,能规避掉导弹和不能规避导弹的概率一样,对半开,各50%,实际上的成功率还要略高一些。
而他呢,是一个必然事件,基本上都是无效,使用干扰弹十次只会偶尔成功那么一两次。
所以,这次的干扰弹不起作用,杨洛毫不奇怪。
“只能是靠真本事了。”
杨洛眼中精光一闪,脸色凝重,右手中的操纵杆前压,左手前推节流阀,顺势开启了加力,右脚重重地蹬在方向舵上,左脚也做好了随时蹬舵的准备。
换成了叶剑龙的302歼-10C,杨洛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应,毕竟是同一个批次的同型号战机,只不过是刚开始的时候略微有点生涩的感觉,如今飞了这么久,已经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和飞自己的301歼-10C时一样的感觉。
302歼-10C很好地给出了回馈,机头猛然朝下俯冲加速,并同时疯狂地做着防御滚筒机动,翻滚着往下掉。
这一幕通过杨洛飞行头盔上摄像头呈现在大礼堂屏幕上,就是高速的天旋地转,如果是普通人看到,要不了一会儿,必然会头晕目眩。
“这机动方式,太疯狂了,速度快要进入超音速了吧。”衷梓阳看得目瞪口呆。
薛飞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才哪到哪,在杨洛身上这不算什么,更疯狂的我都见过,要不然他怎么会被我们亲切地叫做疯子呢。”
“这过载得差不多有9个G吧?都到极限了。”衷梓阳咂舌道。
开启了加力装置,又是俯冲状态,其速度增加的可不是一般的快,高度在断崖式的下跌,速度却是在飙升,而过载也不是一般的大。
要想规避导弹,就必须是连续的大过载机动,才有一定的可能性。
注意,是连续,而不是间断性的。
也就是说,杨洛此时承受的不是瞬时过载,而是每分每秒都处在9G的极限过载中,这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是相当高的。
纵然身体承受得住,但疼痛可不会跟你客气。
由于过载的原因,身体里的血液并不能像正常的时候流动到身体的各处,而是需要靠穿着的抗荷服挤压来实现。
有的地方缺血,会痛;有的地方血液太过集中,也会痛;抗荷服的挤压,还是痛。
因此,现在的杨洛因为身体各处的疼痛,非常的难受,表情是异常的狰狞。
纵然很痛苦,杨洛却不得不这么做。
一是看这样的大过载机动能不能让战机脱离导弹引导头的视界,从而把导弹给规避掉。。
二是他现在缺的就是速度,必须为等下的爬升积蓄足够的能量。
302歼-10C的空速很快就迫近了音速,杨洛却没敢让战机进入超音速中飞行。
因为进入超音速后没法机动,而导弹的速度又比战机快了好几倍,被命中是必然的事情。
在即将进入跨音速区域时,杨洛手疾眼快地向后拉杆,中止了302歼-10C俯冲的态势,转而机动向上爬升。
一下子由向下俯冲,变为向上爬升,速度的方向改变了,带来的结果就是过载的方向也跟着改变,幸好改变的角度不算很大,过载只是堪堪迫近了10个G。
但这依然让杨洛因为头部缺血出现头昏眼花,但好在马上就恢复了,并没有发生黑视的情况。
然而,跟在302歼-10C身后的导弹却如附骨之疽一般,尾随着转变了方向,依然瞄准着302歼-10C。
在导弹的眼里,302歼-10C的菊花,就是他这短暂一生的宿命。
302歼-10C的座舱中,导弹逼近告警系统的警报声,其频率越来越高,几乎快要拉成一条直线了,这说明导弹的距离很近,十分的危险。
杨洛知道,自己之前的大过载机动,所做的努力都是白费的,自己做了一番无用功,
做了才知道。
不做?
谁又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呢?
“看来,还是不得不使用过失速机动了,不过……”
杨洛皱起了眉头,心思电转之间有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