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68k超棒的都市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七百零六章 難回頭看書-2wjmg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晴雯听说忠顺王爷已经着手准备接她入王府,一时心里难受后悔异常,深深懊悔自己不该如此莽撞,怎么就一时冲动答应了人家。
可如今再反悔却是万万不能了,况且即便是她真的反悔了又能如何呢,贾府是再也回不去的了,贾琮这里她又怎么能呆一辈子?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平日里再要好,最终也只能各自寻各自的归宿。
贾琮见了晴雯满脸自伤,登时心疼不已,忙就说道:“你若是当真不愿意,我这就和忠顺王爷去说说去……”
晴雯听了忙就摇头道:“别,你千万别去,我算个什么呢,不过就是一个丫鬟罢了。我已经答应了人家,若是现在又反悔,那算什么呢,我也不配……”
晴雯平时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泼辣得很,牙尖嘴利的,可眼前却只见她低头垂泪,楚楚动人,比平日瞧着更是多了几分摄人心魄的滋味。贾琮见了更是心疼得无法,忙就又劝道:“这些你不用管,嫁人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你若是当真不愿意就和我说,我帮你做主,旁的什么也不用想……”
晴雯听贾琮如此一说,登时满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两眼含泪望着贾琮,只觉眼前的少年说不出的俊秀体贴,一如她梦中朝思暮想的情郎一般模样。
她死死咬着嘴唇,泪珠儿滚滚,生怕自己说出那一句‘后悔’来。
此刻哪怕是叫她为贾琮死一万遍,只要能换来和他的片刻温存,那她也是决计毫不后悔的。
可是这少年心里装着的人是林黛玉,也只有林黛玉那样如同仙子一般的女孩儿才能配得起他,自己却是万万配不上的。
晴雯越想越是委屈,忙低下头不敢再去瞧贾琮,生怕再多看一眼就再忍不住要后悔。她一时间泪如雨下,拼命摇头哽咽道:“不……不用……我……我……我……我不后悔……能进忠顺王府……那是我的造化……我……我……”
晴雯越说越觉惨伤,一时忍不住便把头埋在双膝间放声痛哭起来。
贾琮见了越发心疼,正想着要上前去抚慰她一番,猛然却听身后有人柔声问道:“琮儿,你回来了么?那是谁在哭?”
贾琮一听便知是黛玉来了,忙就回头一瞧,果真见是黛玉扶着门框望着自己,美目幽幽,似嗔似怨。
一见了黛玉这副神情,贾琮登时把一切都忘了,忙就几步走过去柔声笑问道:“姐姐,你不陪着老太太说话解闷,怎么到这里来了?”
黛玉闻言一笑:“老太太和我说了半天的话,这时候却是乏了,先去躺一会子,就等着饭好了再起来用饭呢。”
她一行说一行便偏头去瞧晴雯。晴雯一听是黛玉进来了,登时老大的没意思,当即忙就收了哭声,强忍了伤心,一时却不好抬起头来。
贾琮见状忙就笑道:“姐姐,这是晴雯……”
黛玉一听便奇怪道:“晴雯来了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一点子都不知道?”
贾琮听问,只张了张嘴,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晴雯听了忙就胡乱擦了把脸上的眼泪,强忍着窘迫抬起头来笑道:“姑娘,是我,我也离开贾府了,如今也没个去处,只得先暂且在这里落个脚,过两日就走的。”
黛玉一听登时吃惊不小,忙就问道:“姐姐怎么离开贾府了,是遇上什么难事儿了么?你又要哪里去?”
晴雯听问,当即尴尬一笑道:“姑娘还不知道么,太太死活瞧不上我,我还一心赖在那里做什么,不如趁早一走了之,省得她日后再害了我……”
林黛玉一听这话登时就想起平日里王夫人挤兑她的事情来,深知那王夫人是菩萨样儿老虎心,晴雯说得一点儿不错,她对不喜欢的人心狠手辣,绝不次于王熙凤。
可晴雯毕竟是贾府花银子买来的丫头,就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一想到这里,黛玉忙就问道:“好姐姐,你如今走了她们可知道么,万一要是再报了官,那可怎么办呢?”
晴雯听了便苦笑道:“她们自然是巴不得我走的,我既然敢走自然也不怕她们报什么官,我如今……”
晴雯说着说着又哽咽起来,一时也说不下去了。
贾琮在一旁忙就低声说道:“姐姐,如今忠顺王爷瞧上了晴雯姐姐,一直想着要接她过去呢……”
黛玉听了当即失声惊呼道:“忠顺王爷,他……他……年纪都一大把了……晴雯怎么能跟了他……那不是毁了一生么……”
此语一出,贾琮当即张口结舌,晴雯也是尴尬异常,当下便哽咽道:“那又能怎样,我不过是贾府里的一个小丫鬟罢了,人家是王爷,我这已经是高攀了……”
黛玉听了还想要说什么,可一见晴雯低头垂泪,贾琮又在一旁拼命摇头使眼色,她这才醒悟过来,当即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三人尴尬了好大一会子功夫,黛玉这才柔声安慰道:“好姐姐,你若是愿意,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可你若是不愿意,那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大不了就是的罪了他又能如何?你可千万不要一时糊涂误了终身。再则,你若是不嫌弃,就一辈子和我们住在一起也是好的……”
贾琮这时忙就打圆场道:“虽说忠顺王爷年纪大了些,可他对晴雯姐姐倒是实心实意的,今日我去见他,他还和我说起想先帮着晴雯姐姐认个父母,然后再八抬大轿把她抬进府里去,一点儿也不叫晴雯姐姐受委屈的。”
黛玉听了依旧是不放心道:“可那王府里头哪里是好呆的,连贾府都尚且如此,就更别提忠顺王府了。”
贾琮忙又劝道:“晴雯姐姐也是个千伶百俐的人,也不是好惹的。再则她还有咱们呢,若是她在王府里过得好了也就算了,若是不好咱们就接她出来,再也不回去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