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1lq精品都市小說 生活系大佬-第七十八章 女裝(二合一)-s29nb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浮华褪尽,人比烟花寂寞。
饱餐过后,思绪也更活泼。
蜷缩在床头的莎莎,思前想后。
种种迹象表明,林宁一定,还活着。
“我知道你在外面,帮我转告林老板,事儿我已经知道了,我需要和她好好谈谈,最好是面对面。”
总这么被人敲晕也不是事儿,心下有了决定的莎莎,高声说道。
威斯特领,威斯庄园。
林海传回消息的时候,林凝正坐在泳池边看荼荼游泳。
酸奶这个游泳老师当的还不错,几日不见,小家伙的狗刨姿势,越发娴熟标准。
“当着我的面,这么欺负荼荼,很有意思吗?”
缩了好几圈的小家伙,看向自己的眼神,别提有多可怜。
林凝身侧,抱着双臂的叶玲菲,淡淡道。
“好意思说我欺负她,就是因为你的无限罐头,她两天胖了三斤。我现在知道荼荼为什么喜欢你了。”
“你想说什么?”
“呵,你在她眼里,就是盘吃不完的猫罐头。”
从小拉扯大的猫,没道理才两天就跟人跑。
想起叶玲菲助理随身带的猫罐头和餐碟,林凝轻哼了声,一点也不客气。
“瞎扯,猫不是狗,如果不是没吃饱,她才不会吃个不停。”
“她没吃饱是因为你那有无限供应的猫罐头,所以她才不好好吃饭,留着肚子等见你呢。”
“她才跟我玩了几天,少给我戴帽子。”
“哼,我家荼荼几点吃饭,几点零食,几点辅食,几点锻炼,几点修毛称重,这都是有女佣盯着的。早不胖晚不胖,偏偏认识你后就胖了三斤,你难道不该检讨下你自己么。”
“无聊,你说这么多,其实就是吃醋,就是嫉妒荼荼喜欢我多一点。”
“那你脸红什么?”
“懒得理你。”
林凝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自知理亏的叶玲菲,捋了把头发,终止了话题。
“无差别格斗的事儿,你最快什么时候能定下来,给我个准信儿。”
沉默良久,撇了眼系统经验栏,林凝轻抿了抿唇,直接说道。
“你很急吗,你可不像是好赌的人。”
林凝对这场赌局的急迫,傻子都看得出来。
叶玲菲眼珠子一转,反问道。
“你想多了,只是提前让约翰搭台子,做准备罢了。”
“是不是想多了,你比我清楚,台子免了,这游泳馆就行,也好判胜负。”
“什么意思?”
“我不喜欢打生打死,谁先掉进泳池,谁输。”
“成交,时间呢?”
规则什么的,不重要。
打定主意派铁憨憨上场的林凝,无所畏惧。
“既然你这么急,那就明天,明天上午我来找你。”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呵呵,你跟荼荼玩吧,我去忙了。”
视线里晃着手机的林红还挺着急,林凝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告别,转身,离场。
“跟我拼武力,呵呵。”
待林凝离开后,叶玲菲笑着掰了掰手指,这才向着偷偷溜上岸的荼荼走了过去。
主楼,书房。
“什么事儿这么急?”
随手给自己斟了杯酒,林凝皱了皱眉,直接问道。
“林海那边传来消息,莎莎的原话是,帮我转告林老板,事儿我已经知道了,我需要和她好好谈谈,最好是面对面。”
再次看了眼手机,林凝正对面的林红,肯定道。
“她能知道什么,猪一样的。”
林凝撇了撇嘴,显然没把莎莎的智商当回事儿。
“嘿嘿,那你要去见她吗?”
“孙凌宇和白杨等下就过来了,给林山说,我晚点过去。”
“哦。”
“还有别的事儿吗?”
“有,有的。”
“有就有,干嘛吞吞吐吐的。”
林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真挺烦人,林凝敲了敲酒杯,没好气儿的瞪了林红一眼。
“杨姗姗最近一直有跟我联系,她跟莎莎的情况差不多。”
“你有跟她说过我什么吗?”
“没有。”
“哦,你说的情况差不多是什么?”
“她也一直没来那个,也没怀孕。。。”
“我去,这也行。”
“她说如果真怀孕,会生下来,会。。。”
“打住,这才哪到哪,等确定了再说。”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关于孩子,林凝现在真不敢有什么奢望。
“哦,我听到孙凌宇和白杨的声音了,他们在会客厅。”
“那就先这样,杨姗姗那边你稳着点,等爵位拿到手我会给她个交代。”
“好。”
一楼,会客厅。
林凝到的时候,孙凌宇,白杨两人,仍是上午的打扮。
一番客套过后,看着对坐的两个倒霉蛋,林凝笑着摇了摇头,没好气儿道。
“让你们早点走,你们到好,走了一整,还是给叶玲菲遇到了。”
“额,我们。。。”
“也别你们了,你先前递的代理申请批了,叶玲菲以后也不会找你们麻烦了。”
有一说一,如果不是要算计自己,就叶玲菲那性子,根本不可能抓着孙凌宇不放。
林凝淡淡的笑了笑,说话的同时,冲着林红摆了摆手。
“谢谢,这是?”
伸手接过林老板助理递来的法拉利车钥匙,孙凌宇挠了挠头,疑惑道。
“给你辆车,这几天带着白杨在威斯特领好好转转,多拍点照片,多发ins,不更新,怎么涨粉。”
ins那边虽然收了钱,但该做的样子还得做。
毕竟一个新作品都没有,就涨近千万粉丝,不用想也知道影响有多坏。
“没问题,谢谢。”
“谢谢林老板。”
林老板的意思不难理解,反应过来的两人,相继道了谢。
“好好发展,ins这个平台对演员的好处不用多说,别让我失望,去忙吧。”
莎莎那边还在等着自己,林凝这会儿也没心思多聊。
既然事情已经安排妥当,该干嘛干嘛就是。
主楼外,停车场。
一眼过去全是稀有超跑的感觉,简直不要太梦幻。
事实证明,男人,就没有不爱车的。
“姐夫?”
不着痕迹的扫了眼身侧带路的女佣,率先回过神的白杨,悄悄的拉了把愣在原地的孙凌宇,低声用华语说道。
“造孽啊。”
回过神的孙凌宇,再次看了眼面前的六辆粉色稀有超跑,给了个发自内心的赞誉。
“先生,女士,你们的车是这辆。”
粉色法拉利拉法前,负责带路的丽莎,笑着说道。
“这是给我的?”
原以为只是辆普通法拉利,没曾想居然是辆拉法。
孙凌宇舔了舔唇,惊讶道。
“没错,是这辆。”
“稍等。白杨,上姿势,拍照。”
常刷抖音的孙凌宇很清楚,在网上,豪车什么的最是博人眼球。
布加迪凯龙,法拉利拉法,兰博基尼毒药,迈凯伦P1,保时捷918,帕加尼huayra。
六辆粉色巨兽就在眼前,没有不拍照的道理。
毕竟林老板前脚才说过,多拍照,多发ins。
二楼,书房。
窗边的林凝,静静的看着不远处正忙活的两人。
不得不说,和聪明人共事,真挺省心。
“让约翰把车钥匙给孙凌宇送去,包括车库那些老古董。给孙凌宇说,这一周内,想开哪辆开哪辆。”
孙凌宇,白杨在努力,自己没道理掉链子。
林凝满意的点了点头,冲着一旁的林红,吩咐道。
“好。刚才孙凌宇还跟丽莎提过,想在白杨的ins上,搞个威斯庄园的探访连载。”
“准了。告诉他,除了我房间,只要对涨粉有帮助,我全力支持。”
“嘿嘿,你很看好他?”
“是个聪明人,就是胆子太小。”
“胆子太小?”
“这是腐国又不是国内,既然喜欢女装,他为什么不穿起来。”
显而易见,孙凌宇先前偷穿莎莎内衣的事儿,林凝并没忘。
“可能是没机会吧。”
“那就给他创造机会。你去给他说,如果想搞探访连载,就穿女装。如果穿女装搞连载,我在沪市那辆法拉利拉法,归他了。”
“额,这,他应该不会答应吧。”
“你问我我问谁,问他本人去。”
“哦,我这就去。”
主楼外,停车场。
林红的速度一如既往的快。
待听过林老板的提议后,刚兴奋了一会儿的孙凌宇,整个人又不好了。
“那个,你们误会了,我姐夫他不是那种人。”
最怕空气突然尴尬,刚刚补过妆的白杨,连忙说道。
“什么叫那种人?那种人很见不得人吗?”
“我。。。我没有歧视的意思。”
原本和颜悦色的林老板助理,语气突变。
意识到问题的白杨,弱弱道。
“他不是的话,那你告诉我,你姐夫为什么要偷穿行李箱里的衣服。真丝睡裙,蕾丝内衣,真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啊?”
“我尼玛。。”
林红语出惊人,白杨,孙凌宇,仿若雷击。
愣在原地的两人,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
“对不起,整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的恶作剧。我姐夫当时开行李箱的时候晕了,他并不知情。”
一人做事一人当,无视孙凌宇劝阻的眼神,白杨深吸了一口气,表情诚恳。
“那为什么换行李箱的时候不说,为什么还要把穿过的衣服放回去。”
“是我的主意,我当时想着没人知道,图省事儿,所以就放回去了。。。对于我的所作所为,我深表歉意,我愿意为此负责。”
白杨都可以站出来,自己又有何不可。
孙凌宇一边说,一边鞠了个直角躬,做了就是做了,勇于承认,没什么不好。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响起,三人身侧,不知何时走来的叶玲菲,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到还像个男人,我们两清了。”
“喵喵喵。”
叶玲菲怀里,荼荼还挺配合。
“无聊。”
叶玲菲身侧,林凝撇了撇嘴,搞了半天居然是自己一厢情愿,真挺扫兴。
“呵,怎么了,看起来还挺失望。”
“啪,等你的飞机去吧,老女人。”
翘臀,玉手,一巴掌。
不等叶玲菲有所反应,一击得逞的林凝,瞬间开溜。
“你。。。”
屁股火辣辣的疼不说,脸颊更是烫的厉害。
回过神的叶玲菲,狠狠的揉了把荼荼的大脑袋,愤愤的上了一旁的电瓶车。
“夫人,叶女士把荼荼抱走了,我没拦住。”
约翰的新信息,意料之中。
布加迪副驾的林凝,笑着舔了舔唇,抱了我的猫,早晚是我的姑娘。
“我怎么感觉她俩这是有故事?”
粉色拉法驾驶位,孙凌宇捏了捏自己的下巴,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打情骂俏,这还不明显吗?”
副驾的白杨,笑着捋了把头发,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登陆自己的ins。
“也是,那么强势的女人,被人打了屁股第一反应居然是脸红,啧啧,难怪人说是贵圈,原来是那个柜啊。”
“话不能乱说,万一被人听到了,不好。”
“这么大的路,周边一个车都没有,真以为有顺风耳啊,呵,敢做就不要怕人说。”
“好吧,说真的,我现在还没想通,林老板到底是怎么知道你穿人衣服的。”
“想不通就不想,都过去的事儿,还想他干嘛。”
“哦。”
。。。。。
童话镇,某高级公寓。
特意在商场换了辆车,换了身衣服的林凝,为了见莎莎一面,也算是煞费苦心。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身披小西装,腿裹丝袜的莎莎,林凝的火气,蹭蹭的直往上冒。
“小西装,丝袜,高跟鞋,你穿成这样是要干嘛,家里没衣服吗?”
随手拽下莎莎的西装,林凝眯了眯眼,没好气儿道。
“我,我是没衣服啊,我行李箱里面只有丝袜,两件外套,一条裙子。”憋着嘴的莎莎,委屈的不要不要的。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偷内衣睡裙,也是没谁了。
“裙子呢,不是还有条裙子吗?”
“我,我昨天睡醒的时候裙子和丝袜都烂了。”
“笨的跟猪一样,睡个觉都能把衣服睡烂。”
“我。。。”
“你什么你,说你蠢都不带冤枉的,没衣服不会找林海要,家里是买不起还是怎么着。”
“我。。。”
“行了,见也见了,谈也谈了,安心待着吧,衣服回头有人给你送来。”
“我,我还没谈呢。”
“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