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2jf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線上看-第九百六十七章 我中獎了閲讀-7j3ih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恩师,爷爷。
樱武岚要见的这个人是谁已经不用多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想隐世,最好不要把自己住在哪里告诉家里人。
否则的话,在之后的日子里,小辈们会一直提着保健品往你家里跑,完全不管你受不受的了,搞的你想一刀捅死他们。
当然,樱武岚和之前的樱武云不同,理论上来讲,他的状态和他爷爷是一样的,都是不为名利,只为自我认可。
….
根据樱武岚本人所说,他的刀术遇到了瓶颈,有一些比较深奥的东西需要和爷爷探讨,看看能否寻得突破。
这番说法把夏风听的嘴角抽动,都这么牛批了还有瓶颈,那等突破了岂不是要上天?
正在这时,空太惊魂未定的声音从从远处传来。
刚刚樱武岚的表演太过震撼,将礁石区正在抓螃蟹的空太都给吓傻了,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
空太背着小箩筐,身边跟着风宝,一边朝他这边跑来一边喊道。
“夏风哥,那个海怪………被砍死了!”
夏风冲他朝了朝手,安慰道。
“别害怕,已经没事了,从今往后,我们就有吃不完的沙虫了,哈哈哈…..哈哈…..哈……”
夏风的笑声越来越小,因为他忽然发现旁边的樱武岚在用一种仿佛见到鬼了一样的眼神在看他。
樱武岚瞪大双眼,紧紧盯着他。
“刚刚那个孩子叫你……夏风?”
夏风被这家伙莫名其妙的反应给弄傻了,下意识回道。
“没错,我是叫夏风啊。”
樱武岚从祭台边站起,看着夏风没有任何鬼族特征的外观,他沉声继续质问道。
“你不是东国人,你来自哪里。”
“我…..来自维多利亚……”
说完句话,夏风才反应过来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刚刚樱武岚提到的“一剑劈开一座城的人”,尼玛该不会真的是自己吧。
…..
事实证明,他中大奖了。
这真的应了那句话。
我本与世无争,奈何时事逼人。
无缘无故,莫名其妙,他成为东国刀神的挑战对象,原来强大也是一种错。
随后,确认了樱武岚要找的人就是他,夏风立刻极尽所能的解释道。
“兄弟,你好像误会了,我坦白,半年前的我确实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一剑劈开了伦蒂尼姆,但你也知道,人和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自那之后,我就失去了那种能力,现在的我就是个小垃圾。”
樱武岚眯起眼睛,洒脱的表情第一次变的十分严肃。
“失去了那种能力?”
夏风摊开双手。
“是啊,我不骗你,你想想,如果我还像从前一样强,用的着一直被那只海怪困扰么。”
“我不信,你在掩饰。”
“我掩饰个毛线球啊,我是真的变弱了,不信你可以试试。”
….
说出最后这句话时,夏风的声音很坚定,但是内心却有些发虚。
其实樱武岚说的没错,他确实在掩饰。
黑色力量并没有消失,消失的只是白色力量,客观来讲,只要有源石,他还是可以和之前一样强大。
只不过,这种强大会如昙花一现般不可逆转,是燃烧生命的死亡自爆。
但是他不敢说出这个事实,樱武岚既然想挑战他,就说明这个人已经不怕死了,连自己的死活都不在乎的人,又怎么会在乎别人的死活?
….
天空沉闷的雷声阵阵传来,暴风雨已经越来越近。
樱武岚轻轻闭上了眼睛,像是在用心眼分辨着什么。
良久,他面无表情的睁开眼睛。
“你住在哪里。”
为了防止这家伙做出什么极端的行为,夏风老实回道。
“我就住在南野村附近的樱花林。”
“樱花林么。”
“是……”
问完这个问题,樱武岚没再说什么,而是直接离开了。
很显然,他知道那片樱花林,因为他本来要找的爷爷也住在那里。
走远之后,樱武岚的背影忽然传来一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与此同时,一道闪电在天空划过,炸雷之声与狂笑之音交织在了一起。
夏风静静的看着樱武岚的背影,伴随着传来的狂笑,他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这件事,恐怕要比他想像的复杂。
…..
没有心情继续抓沙虫,在暴风雨降临之前,他带着空太心事重重的回家了。
回到家后,夏风面无表情的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内心,远比平静的外表复杂一万倍。
就像一场冒险游戏一样,他在心里将各种支线全部预想了一遍,最后,他得出了自认为最正确的选择。
不管樱武岚同不同意,他都不会应战,如果非要强行和他对决,那他就故意认输。
就算樱武岚恼羞成怒,打算将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杀掉,他也不会引出黑色力量。
没错,他在赌。
他赌樱武岚不会将没有到达最强状态的他杀掉,因为如果他死了,追求“天下第一”的樱武岚就永远不会得到自我内心中的认可。
这是与此生无憾截然相反的结局,对于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刀神”来说,会遗憾终生。
…..
中午,酝酿的大雨倾盆而下。
一场秋雨一场凉,这场雨过后,冬天就不远了。
沿海的天气总是飘忽不定,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傍晚,天空中的阴去便已经散去大半,透过云层,隐隐可以看到一丝火红的晚霞。
整整一个下午,夏风都睁着眼睛面无表情的躺在地板上。
“汪!”
直到外面的风宝发出凶狠的叫声,他才终于起身,左手,抓起了放在旁边的神月刀。
院子内。
樱武岚踏着木屐,叼着草穗,蓝色长衫下的身材消瘦而挺拔。
看到夏风从屋里走出,樱武岚轻轻扫视了一下种满瓜果蔬菜的院子。
“在维多利亚创下那般成就的人,居然会归隐于这种地方,夏风,你还真是一个特别的人。”
夏风的心里很无奈,说真的,他很不擅长应对这种局面。
“人各有志,有些东西外人永远无法理解,就像我不理解你为什么非要找我的麻烦,你是闲的蛋疼吧。”
樱武岚的心态稳如泰山,轻声道。
“我下午和爷爷交谈过了,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他很惊讶,但他和我说,你不是我的对手。”
夏风一拍大腿。
“这就对了嘛,我跟你说,你不能总是听信传言,有些东西越传越夸张,樱武老前辈的判断肯定正确,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
“呵,但我不相信。”
“得,你爱信不信,我懒得和你废话。”
樱武岚直视着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