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809人氣言情小說 重生棄少歸來 txt-第3680章夏王朝熱推-penwz

重生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重生棄少歸來
“小环,你在哪里听的这个笑话,太笑人了。”一名挽着发髻,约莫二十岁出头女子吃着干果,笑呵呵的问道。
旁边还有一个丫鬟正在给她说笑话听,看的出来女主人很平易近人,丫鬟跟她很亲切,坐在石凳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说道:“昨天城里有一群外乡来的耍杂技的,我买菜顺道路过,去凑热闹,听他们说的。”
“杂技班走了吗?我也想出去瞧瞧热闹。”唇红齿白的发髻女子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估计还没走吧。”小环想了想说道。
一主一仆聊得正开心,谁也没发现,一团肉眼看不见的灵光钻入了挽着优雅发髻的女子肚皮里。
“哎呀!”卢雪捂着肚皮,放下手中的干果,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吓得丫鬟小环一哆嗦猛地站起来,掺扶着卢雪,“大小姐,你怎么了?”
“肚子疼,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肚子。”卢雪捂着肚皮,痛苦道。
“大小姐,我先扶你去屋里休息,我马上去请周郎中过来,然后通知老爷。”小环赶紧扶着她回了房里。
周郎中是这条街最有名的医生,约莫五十岁左右,留着一咎胡须,跟着小环快步走进宅院替卢雪诊脉。
律律律……
大宅门口,一名英武不凡的青年,身穿银色铠甲,拉住缰绳喝令马匹停下,翻身下马,将手中一杆银枪扔给身后的侍从。
俊朗青年走入宅院,身后跟随着一队侍从。
“小环,夫人怎么了?我还在军营突然收到飞鹤传信,立刻赶回来了。”青年皱眉问道。
“我和夫人在吃干果聊天,夫人突然抱着肚子说疼,我已经请了周郎中来给夫人瞧病了。”小环站在一旁,双手交叠放在身前,对俊朗青年很敬畏。
俊朗青年一皱眉,“怎么会突然肚子疼,你是不是又在外面买了什么小吃偷偷给夫人吃?”
“奴婢不敢。”小环吓得连忙低下头。
这时,周郎中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见到俊朗青年后,满脸笑容,拱手道:“恭喜侯爷,夫人有喜了。”
“你说什么,我夫人有孩子了?我要当爹了。”俊朗青年哈哈大笑,“小环,给周郎中赏钱,府邸内所有仆人都发一个月的月银,是我赏给他们的。”
“谢谢侯爷。”周郎中笑道。
“好,我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小环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难掩的欣喜。
俊朗青年正是这座侯府的主人,大夏王朝的‘崇骏侯’叶晏,老侯爷过逝后,世袭爵位便落到了他身上。
“娘子。”叶晏快步走进卧室,见到卢雪躺在床榻上,盖着被子,鬓角还有些汗水,粘着细细的虚发。
“相公,周郎中刚才给我把脉,说我有喜了。”卢雪笑了笑,脸庞露出娇羞之色。
叶晏坐在床边,拉住妻子的手,“这是咱们侯府的好事,我就要当爹了。”
“瞧把你高兴的。”卢雪撇了撇嘴巴。
叶晏道:“我要当爹了,怎么能不高兴?你现在有身孕,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准备,多炖一点补品,我最近得到几块灵石,去买几颗仙丹回来。”
“我不想吃什么补品,仙丹也不要,你去隔壁街给我买一串糖葫芦回来。”卢雪说道。
“怀了孩子,还吃糖葫芦?”叶晏皱眉。
“不吃糖葫芦我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孩子也会跟着我心情不好。”卢雪象征性摸了摸肚皮。
叶晏皱着眉头,一脸没奈何,“行吧,我去给你买糖葫芦。”
自从崇骏侯府传出侯爷夫人怀孕的消息后,便有络绎不绝的富商、朝中官员来侯府拜访,送了不少礼物。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到了冬季,厚厚如鹅毛的雪花纷纷淋淋的落下,铺满大地,压弯树梢,空气中也多了一丝冷意。
侯府院子里,卢雪穿着一件灰色大氅,肚皮鼓得圆圆的,一只手扶着后腰,慢慢吞吞走到亭子里坐下。
“孩子都快生了,你怎么还往外面跑,冻凉了怎么办?”叶晏关切道。
石凳上垫了一个柔软的棉花蒲团,卢雪扶着腰慢慢坐下,“我没那么娇生惯养,这点大的雪还冻不着我。”
叶晏非常疼爱自己妻子,见卢雪这么说,他也没办法,只是怔怔望向北方。
“又在担心昆仑山的战事?”卢雪问道。
“嗯,天气一冷,作战的士兵都会受到影响,倒是那些生活在昆仑山的妖魔,皮糙肉厚,根本不受天气影响。”叶晏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这一天傍晚,天气阴沉的厉害,寒风呼啸。
叶晏焦急的站在门外,房屋里传来妻子沉闷的声音,而后一声清亮的哭啼声响起。
这一天侯府内欢天喜地,而在凌州城内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崇骏侯多了一个儿子。
“爹希望你以后做一个谦谦君子,就叫叶君好了。”叶晏一锤定音为小侯爷取了名字。
五年时间一晃而过。
在这方世界,是修真者掌管王朝,十数个王朝称霸大陆,而崇骏侯所在的王朝,名为‘夏王朝’,王朝的统治者则是一名金丹期的修行者。
崇骏侯这几年一直在北凉和昆仑山与妖魔作战,一年都很少回家一次。
这一天,在侯府的练武场上,卢雪牵着叶君的手,走到练武场。
这里已站着五个人,四男一女,个个气息非凡,显然也是修真者。
“君儿,你年纪不小了,我请了五位师傅教你武艺,你看看想学什么?”卢雪眼中满是关爱看着儿子。
一名手臂肌肉虬结,身材粗犷的壮汉站起身来,双臂展开抱起练武场上一块千斤巨石,“小侯爷,我是搬山一派的修行者,跟我修行,可力大无穷。”
叶君摇了摇头,显然不喜欢这种蛮力修行。
另外一名中年男子站出来,手掌隔空一吸,从兵器架上吸来一杆长枪,舞动间罡风阵阵,枪花如寒芒闪烁,青石地面留下一道道凌厉的痕印。
叶君还是摇摇头。
五人中,一名女子走了出来,穿着红蓝色一群,柔顺的头发扎起一个高高的马尾,从背后取下一柄长弓,食中二指引动弓弦,缓缓拉开,一道青色灵气凝聚成箭矢,咻的一声射出。
前面一排有六根木桩,纷纷爆裂成木屑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