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ui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華山神門 線上看-第4912章 來自仙界老祖的攻擊和法則的較量閲讀-4ftnv

華山神門
小說推薦華山神門
上次,余宇进入到光蛋世界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大阵的运作,所以这次再进来,他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了。
当那股光进入到光蛋世界之后,余宇立刻察觉到了一股力量。这股力量来自四面八方。跟之前他遭遇的那股力量,如出一辙。
之前他将自己的意识进入到光蛋和那些光线内部的时候,就是这股力量在对抗自己,并打击自己,第一次的时候,余宇觉得自己的脑子像是被人拿着大锤子狠狠的敲击,不得已只能退出。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
上次他进入到光蛋世界内部的时候,是自己的一缕意识进入其中,而且,只能进入到其中的一点,一个很小的点,深入其中。
这次,这股光是全面的将这个光蛋世界给包围了,全面笼罩并覆盖了这个光蛋世界。这股光,从全部的方位进入到了这个光蛋世界的内部。
两股力量,立时便形成了对抗,全方位的对抗。
但余宇自己并没有任何用力的感受,他自己并未使用任何力量。这个过程,跟他预料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他引入的这股光,其实就是来自天道的某种运作法则,他希望能借用这股光,将这个光蛋世界内部的某种力量运作,逆转过来。
如果将至逆转了,布置与光蛋世界内部的大阵也就是会崩散。这是一个必然的逻辑。
事实也是如此。
余宇能明显的察觉到来自另外一个人的意识的追查,像是某种精神力在他的身上扫来扫去。他知道,这就是那个仙人的意识投影。
但却对余宇并无伤害。
因为,余宇进来的所谓的意识,其实也只是投影,是个影子。你无法伤害影子,只要本体还在,影子就是无法伤害的。
所以余宇只是能感受到那股精神力在自己的身上扫来扫去,但就是不去管它,他也不敢去看它。
余宇知道,或许对方就是在等待自己去跟他对视,或是跟他的意识发生什么关系,只要自己的意识,跟对方发生交集,说不定,他的意识就会立刻崩散,进而危及到自己的本体。
因为这个仙人,他的境界,已经不是简单的普通仙人了,他能做到什么,余宇不明白,也不可能明白,保持些距离,是余宇唯一能做的。
两股力量在光蛋世界内部,以飞快的速度形成了交叉,这个过程跟余宇预料的也不是完全一致。
他本来认为,自己引入的这股光芒,也就是来自天道的这股法则的力量,可以很快将这个暗藏于光蛋世界内的大阵力量摧毁,但此时看并不是如此。
余宇引入的,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力量。这是基本的逻辑,因为他是这个世界的一员,而他是天场源,也依旧是这个世界的天场源,他引入的,不管是什么法则都一定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他就是用这个世界的法则来对抗大阵。
本来,余宇认为自己引入的法则,应该对这个大阵的力量有绝对的碾压效果,但此时看,也不完全是。
这个大阵的力量,似乎有某种自己意想不到的变化。
它像是能跟自己引入的这个法则力量形成某种纠缠,进而慢慢的影响自己引入进来的这股力量。
余宇有些急迫,但却也帮不上什么忙,他只能靠自己的念头,去引动这股力量,按照他的想法,跟对方的大阵力量进行对抗。
这个过程,余宇能做到的就是这些,至于太具体的细节,余宇是无法掌控的。
他此时能做到的唯一的额外的辅助就是求神拜佛保佑自己的想法能成真。
“你是谁……”余宇忽然间发现自己像是听见了一个声音一样。这个声音冷漠到让余宇心神猛的震动,他有些无法自持了。
“坏了……”余宇心念急转,知道不好,自己可能是被这个仙人以某种自己是不知道的方式又给锁定了。
余宇那里敢回应他。
别说是回答他,就是吱一声,余宇都不敢。
也没有那个必要。
余宇丝毫不理会,他加紧转动自己的念头,深入到光蛋世界的那股银白色的光芒,猛的旺盛了起来。
“人间居然有你这样的人物……”那个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
余宇觉得不行了,自己的意识似乎马上就要崩溃了。他觉得自己像是被那股声音给笼罩了,他有一种错觉,自己像是被那股声音罩在了某个缸里面,而缸的外面,不断的传来一个几声音,这个声音说不上来是什么,但就是不断的往里面传送。
余宇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不清醒了。
“他要打断我……”余宇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所有行为,对方应该是看在眼里的,毕竟他面对的是一个来自仙界的老祖级别的人物。
这样一个人,能看不透余宇在做什么吗?
余宇相信,他开始的时候或许还不是很清楚自己的动机和过程,但时间稍微拖长一些,他一定能看懂。
不过这个人依旧无法直接对抗来自人间的法则。这是他做不到的。这个法则,更加接近于人间的天道。他不可能跟天道对抗。
唯一的办法,就是打断余宇的念头,这就等于是打断了余宇施法了。
余宇也不敢动用本体的力量进行回击。
“他怎么了?”戒指内部,慕容容等人看着余宇的头上泛起一股淡淡的白色的光芒,那些光芒像是荧光一样,不断的往外飞去。
有点像是从余宇的头里飞出去很多白色的萤火虫,而这些光点一旦飞出去,很快就消失了。他们什么都看不明白。
而且,这些光点,本身并无任何力量波动。
“这……有点类似某种法则的东西……”老狮子到底是这些人里面见识最多的,也是修为最精深的“我见过类似的东西,不过我也不是很理解……”
“余先生看起来很痛苦啊”木人皱着眉头说道。
“这个过程一定不是简单的”真元子凝目说道,大家围着余宇,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眼看着余宇的额头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豆大的汗珠子,但却无计可施。
“他的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慕容容面色沉重的说道。
“可能是到了关键处了”老狮子说道。
“这次跟上次大不一样”有人道“上次他进入这个状态的时间很长,而且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这次刚刚进入,这……这变化就这么大了。”
其实,余宇遭遇的这个过程,时间上很短很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