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d8d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乞活西晉末 愛下-第六百三十九回 踏馬連營讀書-fa18p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玄菟郡,高句丽城,慕容廆首级的出现,非但未能击垮城内守卒的士气,反被慕容翰一声怒吼,激起了慕容大军的哀兵之心。不过,宇文大军毕竟是以五万之数包围着对方的两万,尽管颇有点弄巧成拙,宇文叔侄俩面面相觑之后,犹不甘心的发动了今日的首轮也是最后一轮攻城。
“嘟嘟嘟…”随着号角长鸣,东南北三门,宇文军兵仗着人多势众,呼喝着,叫嚣着,一边凭借飞骑奔射压制城头敌兵,一边向着早没了大门的三个城门洞,发起了汹涌如潮的铁骑冲击。
“杀啊!杀宇文狗贼啊…”城内的慕容军兵,则在慕容翰的调度下,利用预设在城门处的那些鹿角拒马等障碍,利用城头高处的弓箭支援,一步不让的与来敌展开了殊死搏杀,根本就无视围三缺一的那条所谓的西门生路。
战斗从一开始便进入了高潮,但高潮不久,便迎来了谢幕,只因战局根本就是沿着哀兵必胜的方向发展。狭窄拥堵的城门,居高临下的箭雨,更有疯狂复仇的士气,慕容军兵的就城防御,令得宇文大军空有兵力优势却无从下口,反是以三四比一的伤损,维继着这场胜机遥遥的战斗。于是,在三门几乎被尸体填满之后,在一总付出两千多伤亡之后,宇文叔侄俩不得不颓然下达了暂时罢兵的命令。
大军围城,连营扎帐,通往昌黎的西门方向,乃宇文部两万中军所驻。帅帐之内,一干宇文军将无不憋闷,正坐帅案的悉独官,眼珠一阵乱转,蓦地转向拓莫岩,恶狠狠道:“你去一趟,通知马訾水防线的汉人,必须前来支援我等攻城,至少也要送些厉害军械过来!哼,别光想骗我宇文鲜卑打生打死,好叫他们日后渔翁得利!”
显然,之前慕容翰在城头上的规劝言辞,还是影响了宇文悉独官。叫他舍下预定的人财地盘,搁置既往的血海世仇,放弃攻灭慕容鲜卑,尚还远不至于,但是,只要可能,他却是一定要多拉些血旗军前来垫背…
天黑时分,使者拓莫岩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南方八十里的双龙城,血旗北路军的督帅驻地。如今,攻取高句丽的战斗,基本已被移交给了唐生代掌,尚归郝勇掌控的北路军兵仅余六万,其军事重心已然转向了联合宇文部铲除慕容鲜卑。事实上,伴着慕容翰大军前来玄菟,此刻童飞的水四军团已经到了辽河,而骑一军团与半残的骑四军团,则已藏匿于双龙城之北三十里的山区。
中军大堂,听完宇文使者拓莫岩言及慕容翰两度踏至圈套边上却又全身而退,一众血旗军将无不扼腕;再听拓莫岩近乎哭天抢地的赌咒发誓,说什么高句丽城如何的城高墙厚,什么慕容翰如何的狡诈如狐,什么慕容鲜卑如何的决死抵抗,什么宇文大军如何的伤亡惨重,众人则又个个撇嘴,恨不得直接将这个拓莫岩给叉出去。
大家都不傻,悉独官那点心思焉能不知?北路军督帅郝勇,忍不住拍案斥道:“就那么点的一个小县城,墙高不到两丈半,就将你宇文鲜卑给难倒了?尔等这般孱弱的战力,昌黎的棘城还能吃下吗?是不是也要我血旗军替尔等去夺?那么,一应缴获尔等还有资格拿吗?”
“呃,这,这,慕容鲜卑的主力不是都在高句丽城嘛。”拓莫岩也觉有点尴尬,可奉命而来,他只得耍起无赖,嗫嚅着道,“反正你我双方联手摧毁慕容鲜卑,贵方既然颇有余力,总不能一心想要我等流血,万一叫慕容翰的大军跑了咋办?”
郝勇还欲再斥,忽然,一旁的程远一拍案几,惊声叫道:“跑了!?直娘贼,只怕我等便是前去相助攻城,慕容鲜卑也不会给我等机会了。他宇文悉独官此刻竟还想着攻城?哼,以慕容翰今日所展现出的智勇,焉能留给我等进一步合围的机会?若某不出所料,天黑之后,他们就该突围了,甚至,打个措手不及,击溃宇文大军也不无可能!”
必须说,这年头夜战往往被双方刻意避免,可不像评书中的那么多,高速移动的骑军夜战更少,而即便夜袭,所采取的大多也都是小股精锐以寡袭众。只因夜间作战,军兵们都是两眼一抹黑,以乱打乱,纪律稍差的队伍,自相残杀的往往比死于敌手的更多。这也是宇文大军今次的暗算谋划中,宁愿白日设伏,也不愿夜袭慕容鲜卑的主要原因。可是,换成陷入险地的慕容鲜卑,就未必有那么多顾忌了。
包括拓莫岩在内,堂中众人皆听得一惊,而程远则霍的站起,急声叫道:“或许,那慕容翰现在就已动手了!督帅,支援攻城且搁一边,还是速速调动骑军,前去高句丽城,谨防宇文军有所不测吧!毕竟,现在他们是我等的盟友…”
与此同时,高句丽城外,折腾半天的宇文大兵们,刚刚结束安营扎帐,就着篝火坐倒,直待想用香喷喷的晚餐。至于他们的敌手,瓮中之鳖的慕容军,就且等着明日汉人送来援助,再行攻城剿灭吧。五万对两万,宇文大兵们可没怀疑过自家的战力。
同一时刻,城内西门,一队队鲜卑骑兵已然整装待发。利用宇文军兵们安营扎帐的时间,他们已然水足饭饱,甚至还都小憩了片刻,而他们的战马,则从下午入城之后,就一直在进食养神,精力更是甭提的充沛!
城门不远,慕容翰已然完成战前部署,正在做最后一项交代。冲着面前的十名死士,他沉声道:“诸位皆一人三马,暂先混于各队骑军,一旦有了机会,便自行西去。告诉步卒,血旗军与宇文联手,已然势不可违,即便此战击破宇文军,我慕容鲜卑也难保昌黎。某会带着这支麾下转战辽东,拖住敌方主力,望步卒抓紧时间,尽快西迁,暂去投靠西凉之地的伯父吐谷浑吧。但若某能幸免,自会尾椎会合。”
“诸位,血旗军既与宇文部联手坑害我等这两万大军,想来他们此刻已然派出水军,封锁了我等直归昌黎所必经的辽河下游。然事关部族存亡,一应消息必须尽早送达昌黎,是以,还望诸位冒死横渡辽河,翰愧求诸位了!”颇带歉意的说完,慕容翰对着那群死士信使,深深一躬,继而,他昂首走向大军前队,再不回头…
(注:慕容翰口中的这位伯父吐谷浑,其部族日后成为西部鲜卑的最大一股,正是隋唐之初占据宁夏青海一带,先被杨广征服,后又数度作乱的那个王族姓为慕容的吐谷浑。而其由来,则是又一出慕容鲜卑嫡庶不和闹分家的典型案例。当然,藉此也说明了慕容鲜卑这几代的英才辈出,更是印证了一句,胡人不可怕,最怕胡人有文化!)
《晋书·四夷传》有载:“吐谷浑,慕容廆之庶长兄也,其父涉归分部落一千七百家以隶之。及涉归卒,廆嗣位,而二部马斗,廆怒曰:「先公分建有别,奈何不相远离,而令马斗!」吐谷浑曰:「马为畜耳,斗其常性,何怒于人!乖别甚易,当去汝于万里之外矣。」于是遂行。廆悔之,遣其长史史那蒌冯及父时耆旧追还之,未果。”
“吐谷浑谓其部落曰:「我兄弟俱当享国,廆及曾玄才百余年耳。我玄孙已后,庶其昌乎!」于是乃西附阴山。属永嘉之乱,始度陇而西,其后子孙据有西零已西甘松之界,极乎白兰数千里…其部官置长史、司马、将军,颇识文字…”
书归歪传,就在高句丽城外的宇文军兵们正在忙活晚餐之际,西城门洞的一应路障忽被迅速搬开,伴着蹄声隆隆,足有三千的慕容骑兵前驱,以慕容翰及其亲兵精骑为核心,从城门鱼贯而出,借着月色,悍不可挡的扑往二里之距的宇文中军大营,以及一众猝不及防的宇文军兵!
连营围城,工程量不小,细处的防御工事难免粗陋。慕容翰的先导骑队又搬又圈又拽,几乎没费什么时间和功夫,就已在宇文军兵反应过来之前破营而入。接下的,不是可劲杀伤,也非夺路而逃,而是制造混乱,可劲的造!
兵分数股,三千慕容前驱并不硬冲猛打玩硬扛,却于大营中四处奔突,或马踏营帐,或肆意点火,或羽箭纷飞,或驱动惊马,直叫宇文中军大营好一片鸡飞狗跳。更有慕容翰艺高人胆大,率领五百亲骑直突中军大帐,纵被越聚越多的宇文骑兵死死挡住,可他的一根劲矢,却也射翻了宇文悉独官的纛旗,直令宇文军兵们更加慌乱。
“快!吹号!各部自行聚集,并向中军靠拢!”悉独官衣甲散乱,咆哮连连,“慕容翰,你丫有种别跑,老子这就来会你!”
毕竟有着两万大军,很快,宇文悉独官的身边便汇聚了三千多兵马,并且仍在源源不断的增加。举起战刀,指向慕容翰适才遁去的方向,悉独官正欲爽爽的吼一嗓子喝令追击,偏生就在此时,大地上传来了一阵别样沉重的轰鸣,令悉独官不由一滞。
下一刻,悉独官耳中传来宇文屈云那声嘶力竭的惊吼:“重骑!慕容部竟然还有重骑!快,避开,万不可被那玩意儿撞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