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chw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第九百一十三章 娛樂至上四推薦-4zczj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张景山看了好几处房子都不满意,这写房子多是鸽子房,就是那种一个房间分成了好几个小格子间,好几户人家住在里面。而每一户人家也不止一两个人,这下子加在一起,一个房间就几十号人,比在堂伯父家住还不如。张景山如何能能看上这样的房子?
在家乡的时候,虽然住的房子破旧,但他也是一个人住一间屋子。他习惯了大房子,可不喜欢住得这么拥挤,更不喜欢跟一队人挤在一起,都没有私人空间了。
除了鸽子房,其他房子也不理想。虽然有独立的小房间了,却也只是一户人家中的小房间,还是要跟其他人合住一套房子的。
张景山皱了眉头,问李经纪:“没有大点儿的,独立的房子吗?”
李经纪惊讶地看着张景山,将他又打量了一遍。
这人穿着普通,身上还带着从内里来的土气,但人却很精神,没有刚来港岛的人的那种怯弱,而且这人的嘴真的很会说,比他这个地产经纪还会说。李经纪想这人若是做地产经纪,绝对会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成为金牌经纪人。
李经纪心中感叹,开口道:“确实有大房子,不过这样的房子租金都比较贵,还不如买一套房子划算。”
说完他将大房子的租金和买一套老房子的价格分别说出来,给张景山做比较。
张景山想了想,对李经纪道:“你带我去那几处要卖的房子看看。”
李经纪惊讶,这是人不可貌相吗?这人看着不像有钱人啊。他有钱买房子吗?
虽然怀疑,李经纪还是带着张景山去看了房子。
前面几处房子各有不如意的地方,要不是太过老旧就是价钱要得太高。
张景山拉着苏青霓转了一圈,没有表现出对哪一处房子满意,只让李经纪带他们去去最后一处房子看看。
李经纪有些犹豫:“那最后一处房子是个铺子,前面是门面,后面有一间住人的屋子,还分出了一个阁楼,也能够住人……”
张景山听得挑了挑眉毛,道:“听起来还不错,是因为要价太高吗?”
“不是,要价倒是不高,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张景山追问。
李经纪期期艾艾地开口:“那铺子是卖纸扎和香蜡的。铺子的老板想要回老家享福,便想将铺子卖了。只是这香蜡和纸扎都是不吉利的东西,导致了没有人愿意买这一处房产。”
张景山问道:“这处房子要价多少。”
李经纪报了一个价格,惊讶地问张景山:“你真要买这房子?这房子常年摆着香蜡和纸扎,谁知道会不会招惹不干净的东西……”
张景山笑了,道:“我可不怕那些玩意儿了。你忘记我是从哪里来的了吗?”
李经纪呃了一声。是了,张景山可是来自“打破封建迷信”的内里啊!那里来的人长在红旗下,从来不相信神仙鬼怪的存在的。
这样也好,他们百无禁忌,不相信脏东西的存在,脏东西说不得就沾不了他们的身。
李经纪带着张景山和苏青霓去了那处房子。房主已经回乡下了,将房主委托给李经纪全权处理。铺子里面的东西没有卖光,还有一些剩余,全都堆在前面的店面。
打开大门,一阵阴风拂面而来,让李经纪和张景山都不由打了个冷战。
李经纪脸色不由有些苍白,他总觉得这屋子里面有什么,因此能不来这里都不会过来。张景山却没有在意,只以为这屋子关得久了才如此,而且这屋子是背阴的,阳光照射不进来,才会这样阴冷。
苏青霓却是看到了屋子里面的好几个影子,嘴角抽了抽,一伸手,将那几个影子都抓在手中,团吧团吧地揉成几个小团子,放进自己的衣兜里。
没有了那几个影子,屋子里面的温度便升高了。
李经纪惊讶地咦了一声。
这温度变化让他不由想多多,看向张景山的眼神带上了探究和钦佩。
这一位其实是个高人吧?
就因为他的一身本领才在家乡待不下去,才跑到港城来的。
李经纪的态度变得更殷勤了一些。
张景山黑人问号脸。
不过态度改变好啊,这样子还可以让李经纪将房价降低一些。
张景山的视线在铺子里面的商品上一一扫过,没有任何惧怕厌烦,果然是百无禁忌。张景山甚至心中高兴,他都不用去想以后做什么了,这屋子的前任主人已经帮他想好了。
张景山带着苏青霓进入后面的屋子转了一圈,又上阁楼看了看。
阁楼在店面的上方,面积比后面的屋子大了两倍,如果隔开,能够分成两个房间。
不过张景山可没有重新装修的想法,他拉着苏青霓道:“青霓,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地盘了。”
苏青霓适当地露出喜欢的表情,对张景山道:“谢谢爸爸,我喜欢这里。”
“喜欢就好。”张景山说完就转向李经纪,“这房子我们买下了。”
李经纪闻言高兴。
因为房子之前的营生,因为每次带人来看房子时的阴冷气,这房子一直卖不出去,都成了滞销货了。现在终于卖出去了,他不用担心房子砸在自己手中,李经纪很是开心。
张景山又道:“我现在身上只有金条,我们能用金条付账吗?”
“这个……”李经纪想了想,点头同意。
金子可是硬通货,若是拿到银行去换现金,会换得更多呢。
李经纪带着张景山和苏青霓回了他的办公室,让两人在办公室喝茶,他跑进跑出地忙活,办好了房子转让的手续。
李经纪拿着房产证与张景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张景山拿出了三个金条给李经纪。
苏青霓在张景山的腰上扫了扫,知道他将东西藏再哪里了。
张景山发现苏青霓的视线,笑了,问道:“眼尖的小丫头。”
苏青霓笑了笑,问张景山:“爸爸,你戴了玉出来吗?”
“当然。”张景山道,“我带了好几块。玉可是比金子更值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