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8q火熱連載小說 《重生之激盪年華》-第736章 任憑喜好讀書-iwoud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姐,你去哪儿?我开车带上你,正好我也要出门。”
温春景倒完时差要去见温晓光了,初到北京她也没有交通工具,既然孙梦洁这么说了,那便坐她车子。
这些东西不是温晓光给她买的,现在这年头车子难不倒人。
宝马mini cooper是很多女人的梦想,它的价格20万到30万不等,是很多都市轻女性的偏爱,孙梦洁开的就是这。
模样就是电影《心花路放》里饰演女同的那个长腿美女开的车子。
作为温晓光的表姐,她开这个价位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更贵的,温晓光不让她买。
有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意思。
但温春景从这细节里似乎也能领会到是温晓光对这个孩子有些约束,应该是察觉到她的改变,所以不能放任。
其实开起来也蛮好的。
“你一会儿有什么事?”坐在车里温春景问道。
“我?我要是有工作肯定就不在北京出去拍戏了,最近是休息时间,就一会儿见见导演,或者其他朋友,看看有没有其他机会。”
“我听说,你那些资源也不全是晓光给你找的?”
孙梦洁嘿嘿一笑,“我出去也不是光丢脸的嘛。我发现只要谦虚,别老炫耀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讨厌的。”
听她这么说,温春景也就没再念叨她了。
就是外面堵车有些心烦,前些年听说北京在缓解交通拥堵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但似乎还是很难开,一路走走停停虽然到了,也耽误了不少时间。
更被耽误的还是孙梦洁,她约了人在八点,结果送完温春景都是八点了,真正到场子上都近九点了。
一进屋子就被人起哄,“迟到了,迟到了!整整53分钟,梦洁你自己说怎么办?”
“认罚认罚。我本来下午就起来准备的,没想到我姐来了,陪她吃了个饭,还送了她。”
“哪里的姐姐啊,你都亲自送了?”
“你还有个姐姐呢?没听说啊。”岁数稍大的胡须男没乱叫,捻着花生米嚼着。
这孩子家里的成员,怎么会漏了一个不知道呢。
孙梦洁解释道:“不是亲姐,从美国刚回来的,没车,我能不送么?”
“堂姐表姐?”
这关系有些乱,孙梦洁得好好想想,于是认真掰扯了一番,“我的外公和她的爷爷是亲兄弟。”
哎呀妈,这儿都是混娱乐圈的年轻人,哪里还有这些概念,一听这个脑袋都乱了。
“这么远也能扯上关系了?”
因为温晓光嘛,没关系的都想算出点关系往他身边凑。
她外公就是温晓光的爷爷,这么算起来这个姐姐是二代堂兄妹关系,不算特别近,但都知道温家最亲的就剩一个温晓晓了,其他人都差不多。
“这么算,你这姐姐……可就姓温了呀?”
有个女孩儿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这是起副作用的废话,稍微动点脑子都知道是姓温,但你说出来干什么?
怕是孙梦洁不知道自己不姓温吗?
“我也姓温呀。”
的确有个温姓的,好在有她荡开这一笔,少了尴尬。
“好了,好了。我先把我迟到的酒喝了。”
……
温春景进了一处花园式的会所,夜晚的氛围有些温暖、有些昏暗,藏在绿化带里的灯光像是调皮的眼睛,随着脚步忽闪忽灭,路的尽头一名绅士对她微微鞠躬。
“温小姐,欢迎回国。”
温春景只是冲他摆摆手,并没有说一句话。
小路出来是一片开阔,中央是一处喷泉,在夏夜添了不少清凉的舒爽感。
温晓光就在眼前的东方建筑里。
这里并不对所有人开放,是专门用来招待一些所谓的高端人群的。
驰骋只一次,他也不嫌累,反倒是解压之后更显得放松精神。
“让我特别欣慰的是,这次回国没有铺天盖地的看到媒体报道这件事。”温春景进来开门见山,“这能减少一些麻烦。”
舆论一旦发酵,方向就难以控制。
温晓光的确是套现,但都是逐步,几亿十几亿人民币的规模其他大佬们也常有这样的操作,对新闻媒体来说,这种消息不够有价值。
“辛苦了。”温晓光给她泡了一杯茶,“浓茶喝不惯,简单点。那么多的资金调动,美国那边会不会有麻烦?”
“如果一次性抽调可能会招致一些调查。大额资金的流动在哪里都是会被监控的。所以我们都选择了伦敦、香港等金融自由港,另外,把股票换成纸币这一点意义也没有,要有合理的流动方向,否则也会被解读为非常规的商业投资行为。”
温晓光明白了,“这么说起来,这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
“当然。”温春景道:“针对不同的项目,我会牵头制定一个大约为期一到两年的计划,时间上是不着急的,回来之前我也了解过美股还是会继续涨,下跌的可能性不大,当然,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宝押在一个地方,这也没错。”
富豪嘛,说起来都是这里有房产、那里有收藏,要么就是有产业。
很少就是集中在某一个地方的。
所以温晓光的考量和行为都是有章可循。
不过温春景说的对,美股在涨,倒是不着急。那些科技股股票是很难买的,好不容易才等到。因为都知道涨,所以要卖的不多,毕竟一股几百美元,买得起一万股的必定是有钱人,他们的财务状况稳定得多,散户那几十股、几百股的又都是蚊子肉。
“我是个不太会花钱的人。”自家人,温晓光也就没什么好掩饰的,因为起于毫末,所以对于有钱人的花样了解的有限,大部分的时间用在工作,剩下的时间还得花在女人肚皮上呢。
“你要我说有什么项目嘛……”
温春景道:“不是有投资英超吗?20%有些少,不如收购一家俱乐部,或者其他的体育运动。”
“芬威体育虽然有些精细,不大方,但是运作体育是专业的,没必要去冲击它。”温晓光双手交叉。
“其实你也挺奇怪的,资本家是不爱国的,人家都想着转移资产,你还往回转移。”
“那要么是因为有原罪,要么是属于权利密集型和政府关系撕扯不清,我是在新兴行业。我和他们方向就不同,微拓要开始国际化,而经济的背后都是政治,没有强大的国家支持是不行的。”
尤其是当它肯定会成长到不是简单的企业而是巨头时,那时候离政治更近。
“好吧。”温春景建议道:“其实到这个程度的资本已经很难凭着你的个人喜好去安排了。”
温晓光眉毛一挑,“什么意思?”
“譬如你喜欢足球,那是你的喜好,但一个足球俱乐部20亿英镑了不得了,它放不下那么多的资本。我觉得梦洁今天给我一个很好的启示,文娱产业在总体方向是蓬勃发展的趋势,你确定要仅因为自己没兴趣便放弃大文娱的方向吗?”
温晓光觉得她前面那句话倒有些意思,不能看自己喜欢不喜欢,就像他喜欢买房子,但按这个规模买下去,那其实就是从股市换到房市。
“是不是还真得做些收藏?”
温春景非常赞同的点头,“你知道很多富人即使生意失败,家里好东西卖一卖还是很富有。”
“……好吧。”
比起这个,温晓光家里就是车子最值钱。